正文  一百零一、还钱

章节字数:2469  更新时间:19-09-15 21: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余嫂细心照顾下,林母恢复得很好。其间,舒南呈来过一次看望她。

    “南呈,这段时间太麻烦你了。”林母客气得有些疏远。

    “伯母,这是我举手之劳,你就别给我客气了。”

    “这人情是我欠你的,与子茵没关系。以后我康复了,有什么我能代劳的,你尽管吩咐。”知道他与女儿之前的关系,不想欠他人情。

    “伯母,你这就太见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见她疏远的态度,舒南呈收住戾气,皱起额头。

    “我女儿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她最怕欠外人的人情。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这个情我一定还。”林母的话,没之前的亲热劲,疏远而见外,让舒南呈很意外又不适应,蹙紧眉头。想起之前自己对子茵的所作所为,现在也算是吃下自己酿的恶果。他的心揪成了一团。

    想起母亲住院时,那笔钱还是杨晓峰垫的。这天下了班,子茵从刘聘婷那里要来他的电话。

    “杨老师,你今天有空吗?”子茵拔了过去。

    杨晓峰一听是子茵的声音,很惊异,也在预料之中。子茵约他吃饭以示感谢那天他的帮助。

    杨晓峰默默期待着与她的再次相遇,对这个女孩,有种说不出缘由的喜欢。她的善良与美丽,很像他心里一直思念的那个人,只是那人早已远离他,不知去向。

    杨晓峰办完事,迫不及待地开车来到和子茵约好的地方,一家西餐厅。子茵早就坐在那里等他。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怕自己迟到,今天她破例乘了一辆出租车过来,速度是要比平时坐的公交车快很多。

    “杨老师,在这里。”子茵看见站在门口左顾右盼的杨晓峰,站起身来向他招手。西餐厅里人虽然不多,但在公共场所大呼小叫总是不好,这样对别人也不礼貌,更会影响别人用餐。她干脆连走带跑地从座位上疾走过来,轻声呼着他。

    杨晓峰看到一团藕白色衣裙的人儿向他飘过来,看清来人。嘴角上扬。这不正是几天不见的林小姐吗。

    “你母亲身体怎么样?”还未坐下他就直问。

    “谢谢你关心,她恢复得还可以。就是现在腿还不能动。”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个好得慢,急不得。”杨晓峰脱下外套,叠好放在沙发背上。露出一件灰色毛衣。他虽已上了点年纪,但任是气宇轩昂,风度不凡。

    “就是呀,家里没人,都不知道怎么照顾好她。”子茵有点伤感,也很无奈。

    “要不然,请一位护理来昭顾。”

    “舒。。。。。。我已请了一位。就是费用太高。”子茵想到家里的处境,她们哪能长时间请护理。这个余嫂是舒南呈请的,当时她要给余嫂结算工资,她就是不要。说舒总已预支了费用。后来她去医院打听了,一个熟练护理,一天费用至少三百多,这样算下来,她赚的还没一名护理多,她哪能请得起。

    想起余嫂的费用,都是舒南呈帮着支付的。现在她和他的关系,不冷不热,说不清道不明,不可能长期让他来付吧,这种便宜她可不想占,这样显得自己太没骨气了。

    “如果你有困难,可以给我说,如果我能帮上一定尽力帮。不要自己一个人硬扛。”杨晓峰看着眼前的女孩,一股怜爱从心里溢出。看着她单薄的身子,倔强的小脸,他很想保护她,关心她。

    “谢谢你,已经够麻烦你了,我怎么能再麻烦你呢。”子茵连忙说。“对了,那天你垫的那一万块钱,我带来了,真是太感谢你了。”子茵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打开袋子,里面包着一叠整齐的钞票。她把它推到杨晓峰面前。

    杨晓峰看着眼前这位坚强而倔强的女孩,有一股冲动,想保护她,可又怕她不接受。

    “如果现在钱不够用,你可以缓一些时间给我,我不急着用。”他缓慢地小心地说,生怕说错一个字伤害她的自尊心,从而破坏两人刚建立的融洽关系。

    “够了,够了。”子茵急急地说。生怕对方误会。“我还有一点钱,能够度过这一关的。谢谢你。”

    杨晓峰炯炯地看着她,因刚才急于解释,原本白皙的脸颊此刻嫣然绯红。

    她趁着中午下班时间,拿着上次吴总给她的卡,到楼下银行。结果发现里面真的有二十万。她擦了擦眼,又数了一遍零,真的有五个零在贰的后面。原本她不想动这笔钱,但想到母亲还躺在医院,人穷志短,在贫穷面前,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底气来大谈志气。犹豫了半天,最终她还是取了一万出来。

    一天,杨晓峰又来到医院。病房里只有林母,余嫂去洗衣间洗衣服去了。

    林母看见一位陌生男人走了进来,以为是别的病房家属走错了门。

    “先生,你找谁?”她住的单人病房,这个陌生人肯定不是来探望自己的。

    “你就是林子茵的母亲?”陌生男人看到吊着石膏的女病人。

    “你是?”林母惊讶地问。看清来人,一丝异样浮于脸上,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王金凤?我总算找到你了。”

    “你找我有事?”林母感到非常的震惊,微抖着喉咙。

    “林子茵,是你女儿?”男人直盯着床上的女人。

    “你如果找她,很遗憾,她不在。”她故作轻松地说。

    “我不是来找她,是来找你的。”杨晓峰直言。

    “找我?”

    “林子茵,是你亲生女儿?”男人又反复问一遍,双眼直盯着她,一眼不眨。

    “你什么意思?”听到他的话,让林母猛地升起一股怒意,但又有一种害怕。“她,她当然是。”

    “穆瑶现在在哪里?”

    “你找她干什么?”林母心里一诧,脸上一阵紧张。

    “你快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男人一把抓起林母的手,焦急地问。

    “我都有好多年未见她,怎么知道她在哪里。”林母有一丝慌乱,想摔开他的手,但碍于他抓得太紧。

    “你一定知道,你俩关系那么好,她的行踪怎么会不告诉你的。快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林子茵和她是什么关系?”杨晓峰抓住林母的手,紧紧不放。双眼瞪得通红,像一头发怒的狮子,额头冒起一股股青筋。

    “你,你抓痛我了。”林母惊得说话吞吞吐吐,像断了线的珠子。

    杨晓峰松开手,扶了扶额头。“求你快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找了她二十多年,就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她,她已经去世了。”林母终于吐出这个一直埋藏在心里的秘密。

    “死了,不可能,她那么健康的一个人,怎么会死?一定是你骗我的。”杨晓峰松开手,紧绷的身子一下子颓废地瘫软。“你在骗我。”

    “这么多年,你到哪里去了?现在人死了才来找她。”林母鄙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瑶瑶一直深爱的男人,最终辜负了她,另娶他人。林母愤怒地说。因心里升起怒气,牵动了腿下的伤,一阵巨烈的痛疼传来。她咧紧牙,强忍着。

    “我当年,对不起瑶瑶。”杨晓峰哽咽着。眼泪从手指缝中溢出。都说男儿的泪不轻弹,可这时他哪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管让它们肆意流出来,也好缓解自己长期压抑着的痛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