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零三、找你有正事

章节字数:2512  更新时间:19-09-17 0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舒南呈开着一辆蓝色骚包跑车过来。引来周围的人一阵围观。子茵不懂车,看周围人的眼光,也明白这车应该价格不菲吧。

    舒南呈习以为常地下车,为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子茵却有些矜持地红着脸,在众人的围观下坐了进去。

    “找我什么事?”一上车,她就问。

    “住在什么地方?”舒南呈扭头看着她,俯身过来帮她拉过安全带。短短的碎发扎在她脸上,痒痒的。一股清香的男人体味扑过来,让她女性霍尔蒙瞬间爆发,身子微微颤动。

    她向后仰着头,让出更大空间让他操作。舒南呈慢调斯理地拉过带子,再慢慢地插入锁孔。感觉到她僵硬的身子微微抖动,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终于插好安全带,子茵长舒一口。舒南呈脸停在她胸前,子茵近距离地看到他的脸,无限放大。

    他轻轻一笑,嘴就覆上来。

    “唔,唔。你干嘛!”子茵一把推开他,朝车外瞧瞧。还好车窗关上了,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景。

    看她腼腆又有些狼狈,他呵呵地笑了笑。问她要了地址,抿嘴不言,专注着开车。

    一路上两人无语,他点开车载音箱,选了一首舒缓的音乐。子茵托起下巴,不再理他,做着很认真地听音乐,心里却乱七八糟。

    “又不高兴了?”舒南呈轻笑一声。

    子茵不想说话,正怄气呢。谁让他一上来没经过她同意又来亲。不过细细回想,哪次他不是这样,对她招之既来,挥之既去的,越想越生气。扭头装着欣赏外面的景色。

    来到她租住的公寓,因为车子太大,根本就开不进那条巷子。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子茵跳下车,一手拉着手把,身子斜靠在车门上。看到都到家了,他都不开口说,于是忍不住再次问。想到上次母亲住院,他帮着支付的住院费。他不来找她,她都会主动去找他,把那笔钱还给他。最好两人互不相欠,做不了恋人,就做陌路人吧。

    “先上去。”舒南呈关好车门,过来帮着关好这边的门,伸手拉着她直往单元里走。“住的几楼?”

    子茵见他执意要上楼,心里有些抵触。

    “放心吧,今晚我不吃你,真的找你有事。”舒南呈似笑非笑,俯下身,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子茵往后退一步,步子夸得太大,差点摔倒。舒南呈一把扶住她,“这么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看来我得考虑改变主意了。”轻声笑出来。

    暂切相信他一次。子茵打开门,让他进来。

    舒南呈跨进屋子,打量了一番室内的摆设。房间虽小,但布置得很温馨,就像她人一样,精致典雅。

    他一屁股坐在屋里唯一的一张沙发上,因他的重量,沙发凹下许多,布面皱巴巴的。

    “老婆,我饿了。”他双脚放在茶几上,放松身子,斜靠在沙发里。

    子茵瞪了几眼,“我又不是面包,朝我喊饿没用。”嘴是这么说,还是朝厨房走去。

    舒南呈看着她的背影,嘴角上扬,眼里噙满柔光。就知道她心特别软。

    不一会,一碗鸡蛋面条端上来。“家里就只有这个。”

    香味扑鼻。舒南呈脱下外面的西装,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衫衣。挽上衣袖,拿起筷子。

    “去洗手!”子茵忍不住嚷道。

    “遵命!还是老婆最关心我。”舒南呈乐颠乐颠地朝厨房走去。

    他风卷残云地把一碗面吃光,满足地靠在沙发上。

    “现在吃饱喝足,该说正事了吧。”子茵收拾好碗筷。

    “你坐过来。”舒南呈拍拍只剩下一点点的位置,看着子茵一直站在,她不累自己都觉得累。

    “我站着,你说就是,我听得见。”子茵才不想过去,离他那么近,谁知道他又要干出点什么来。

    “你这样站着,给我太压抑了,讲不出来。”舒南呈妖异的眼神,一丝邪魅闪过。

    子茵只好挪过去,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仅剩的一点位置上。

    舒南呈哪会放过这机会,一把抱起她,放在自己的怀里。子茵早有预感他有这一手,在他怀里使力挣扎一番,再怎么用力也无济于事。

    “你再这样扭来扭去,我先把你奸了再说。”舒南呈感觉身子里有一股火直往下坠,下面有一个地方烫得难以忍受。

    子茵听见,不敢动了,乖乖地坐好。

    “老婆,别动,请我抱抱。”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抱着,过了好一会。

    子茵身子一直在颤抖。

    “对不起,都是我误会你了。”舒南呈喃喃道。他把脸贴在她脖子后面,吸着她的头发的香味。热气直喷到脖子上,让人既痒,又舒服。他身上的男人独有的体味,紧紧缭绕着她,刺激着身上最敏感部位,引发体内荷尔蒙爆发。

    过了半晌。两人都克制住,平静下来。

    舒南呈掏出手机,“这个人,是不是来找你的那位律师?”

    子茵看着照片,那人就见过一面,虽然时间有些久远,但她对那事所有的细节,在记忆里是非常深刻。就是他,没错。当天他穿了一件蓝灰色的衣服,头发很少,有些秃顶。

    “就是他。”

    舒南呈长吁一声。一切都已明白。欠她的,他会一一帮着要回来。

    “柳韵芝,你认识吗?”舒南呈一脸正经。

    子茵摇摇头。“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又从手机翻出照片。

    “这是杨林林的妈妈。”子茵惊得呼出来。今晚在商场里见过,一眼她就认出来。

    “杨林林,是谁?”舒南呈清眸紧蹙,一脸茫然。

    “就是我的一位同事,今晚上和我一起吃饭的那位。你见过,在医院。”经子茵提醒,他想起当天和吴总一起过来的是有一位年轻的女孩,只是当时没注意。

    舒南呈才细细给她讲起这段时间以来,他调查的结果。

    当年他们在酒吧,因为起争执,而引来火灾。那火来得蹊跷,根本就是人为事故。火并不是他放的,因为那时他根本就没那个时机。那火是谁放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正是利用那场火,把她锒铛入狱。而那个酒吧的老板也死于非命。这个律师是个关键人物。他让袁之焕查到,这个律师是一家影视公司的法律顾问,而这家影视公司的老板就是柳韵芝。

    “杨林林的母亲?”子茵听得云里雾里,迷惑不解地看着他。

    “我见过这位律师,他只说当年是柳韵芝安排,让他想办法让你吃一点苦头。他还推托责任,说是你自愿去自首。当年我家已和酒吧老板谈妥,支付他成本的二倍把这事私了。可这律师又怎么跳出来要你去承担这些事情?他可是抓住了你的善良和单纯,还有对我的爱。真是可恶!”他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这股怒火串到胸中翻腾。

    原来当年还有这么复杂的背景,她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不小心,把火引燃,烧了酒吧。

    “柳韵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子茵疑惑地问。

    “这也是我要寻找的答案。她和你有什么渊源?”

    “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和她有什么仇。”

    “你放心,我会给你查清楚。”舒南呈看着怀里的人儿,幽幽的灯光,落在她黑亮的头发上,忽时忽暗的阴影,让她整个人显得柔美得楚楚动人。

    回想以前的历经,那份辛酸和坎坷,她都已淡然。而此刻,他温暖的怀抱,能带给她一种温暖,一种慰藉,和一种希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