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零四、她的身世

章节字数:2739  更新时间:19-09-18 14: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病房里,舒南呈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门口,清冷的目光扫过屋子,落在林母身上。

    余嫂正帮着林母擦脸,看到舒南呈有事找林母,自觉地退出去,带上房门。

    “你怎么又来了。”林母分明有些不悦。自从她知道舒南呈和子茵的关系之后,她就对舒南呈有很大的成见,由之前的喜欢变得讨厌。觉得他就一纨绔子弟,是个不负责,没有担当的人。

    舒南呈早已感觉出林母的排斥和疏远,目光深邃,剑眉拧成一团,也不在意诚恳地说:“伯母,我和子茵的事,你应该也略知一二吧。之前,确实是我对不起她。当时也是事出有因,出国时不知道她已有身孕,后来我回国也曾找过她,但有人说她已结婚生子,我那时真傻,没经过深入调查就信以为真,根本就不知道那孩子就是我的,还以为她背弃了我们的誓言,抛弃了我与他人结婚。而一直责怪她,我真混蛋!”

    舒南呈懊悔的表现,以及他真诚的诲意,让林母减轻了对他的成见。

    “你也不要过多责备自己。过去的都过去了,我只是希望小茵以后能幸福。”林母叹了一口气,神情坦然。

    “伯母,我会给小茵幸福的。请你相信我!”舒南呈信誓旦旦地说,“今天我还有一事相问。”

    “什么事?”

    “柳韵芝你认识吗?”舒南呈目不转睛地看着林母。

    “柳韵芝,不认识。”林母思索了一刻,根本就没这人的一点印象。

    “伯母,你仔细回忆一下,也许这个人和小茵有什么瓜葛。”舒南呈不会放过一点蛛丝马迹,哪怕与此事有一点点关系的,他都不会放过,慢慢梳理其中的关系。

    林母沉默了一会,摇摇头。

    “子茵,真的是你的孩子吗?”过了半晌,舒南呈突然问。

    林母一听,神色有一丝慌乱,转瞬即逝间又立刻恢复了平静,脸色有些恼怒。“她当然是我的女儿。”

    “伯母,你别生气,我没别的意思。小茵肯定是你的女儿。”舒南呈看她激动得脸色发白,眉目拧成一团,胸口上下起伏。“我必须得知道她的身世,这样才能帮到查出元凶。”

    “元凶?什么元凶?”林母狐疑地看着他,不解地问。

    “说来话长。”舒南呈就把之前他们因打架而引起火灾,子茵坐牢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气得林母心都要炸裂。

    “这事就是柳韵芝搞的鬼,我不知道她与你们有什么过节,她为什么要针对小茵。所以我必须得搞清楚小茵的身世。”舒南呈双眼盯着林母,那眼神盯得林母头皮有些发麻。

    “你什么意思?什么小茵的身世。”林母荒乱的目光落入舒南呈的眼里,他沉稳而持重。

    “伯母,你与去世的伯父血型都是B型,不可以生出A型血的女儿吧。”

    “你说什么?”林母心里猛地震惊,看舒南呈镇定自若的神态,原来他早已在怀疑她。

    “医学常识不需我过多解说,你应该明白的。现在这个秘密你也瞒不了,尽早小茵都会知道的。我不是逼你,而是事关紧要,请你说出她的身世,因为有人要整她,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林母抽搐着嘴唇,因过于激动脸变得苍白。她小心地挪了挪身子,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点,慢慢抬眼看着舒南呈,给他讲了自己的事。

    在林母很小的时候,父母早亡。她是在孤儿院长大。那时,和她一起在那里生活的还有一位女孩,女孩与她同病相怜,也是她生命中唯一的朋友——穆瑶。

    林母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接着讲起。

    “穆瑶漂亮、善良,最关键的是她歌唱得好。后来考上了省里的文工团。那时追求她的人很多,但她一个都看不上。有一天,她给我写信说,她恋爱了。我问男方是谁,她说是位天底下最优秀的男子。我知道,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很低,就取笑她,天底下最能干的是上帝,只有他才能拯救人类,普通人哪有她说得那么的能干。有几次她放了假,就来幼儿园找我,我们都会谈论她的那位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那时我们真快乐,无忧无虑,纯真美好。”

    说到这时,林母长叹了一声。

    “有很长一段时间穆瑶都没来找我了,我终于等到学校放寒假,就起身去省上她工作的单位找她。那天她带我去参观了文工团的舞台,那个舞台足足有我们镇上那个台子的三倍大。她在台上给我跳舞,唱歌。真像百灵鸟一样婉转的歌声。”

    林母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颤颤巍巍地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

    “分别时,我们到照像馆去拍照。长这么大,我都没照过像。不是镇上没有照相馆,而是小时候没有钱,后来参加工作了,我唯一的朋友又离得远,身边又没有值得一起照像留恋的朋友,所以我都一直没去照过。她送我到车站。我笑着说,下次来,让她把男朋友给我瞧瞧,我帮她把把关。她微微一笑,说下次一定让我们认识。”

    舒南呈听着这个故事,一个与他问的问题毫无关系的故事。他紧蹙眉头,不忍打断她的话,拉过椅子坐下,忍着性子听。

    “后来,她把照片给我寄来。并附了一封信,说自己身体不好,今年我的生日就不来看我了。本来我们约好我生日那天,她要来陪我一起过。我看到这封信觉得很奇怪,上次分别时,她都好好的,怎么几天不见就病了呢。在那个周末,我请了一天假,乘车去她单位找她。在她住的宿舍里,看到了她。她躺在床上,我问她怎么了,她只是哭,不说话。后来问急了,她才哭泣着说自己怀孕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说那就去找她那男朋友,两人赶紧结婚,这一切都可以挽救。那时如果有人未婚先孕,不仅工作会被搞掉,周围人的唾沫都会把你淹死。她直摇头,不肯去。不管我怎么劝说,她就是不肯去。被我问急了,她才说那男人马上就要结婚了,可未婚妻另有其人。这下我可急了,怎么碰到个渣男,那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如果去做人流,一当被别人发现,穆瑶的人生也毁了。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肚子大起来。”

    舒南呈好奇地问:“后来你们是怎么解决的?”

    林母叹口气,接着说:“我们那时都太年轻,没经历过事,也找不到一个成熟的人来商量。我叫她打掉,她坚决不肯,说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我就把她接到乡下来,这里的人都不认识她,看着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后来就把孩子生下来,是个漂亮的女孩。可穆瑶的状态越来越不好,整天呆在房间,人也恍惚,萎靡不振。我知道她所受的打击很大,我也努力想办法开导她。可她精神面貌越来越不好,那时我们都不知道还有产后抑郁症这个病,如果知道,穆瑶也不会自杀。”

    “她自杀了?”舒南呈狐疑地问,一直紧闭的薄唇也惊得微微张开。

    林母点点头,“那天早晨我去给她送饭,发现她不在房里。孩子倒是睡得香,房间里很安静。我在屋子周围到处寻她,都没看到她身影。最后迫于无奈,去问周围邻居,问他们是否见过她。他们只知道她是我一位远房表妹,其他的都一概不知。其中一位邻居说天还未亮时,他起来割牛草,看见她朝河边去,还以为她去洗衣服。于是大家都往河边去寻找,来到一个悬崖处,发现了她的一双鞋。她扔下孩子自尽了。后来的情况不用我说,你就会知道,孩子跟着我长大。”

    林母表情平淡,沒有一丝波澜。如经历一场终端痛苦之后的平静。

    “孩子妈妈尸体找到了吗?”舒南呈不放过每一丝蛛丝马迹。

    “找到了。三天之后,尸体浮上来。后来大家帮忙,匆匆埋葬在河边。那时我真穷,连一口好点的棺材都买不起,可惜呀!”

    “这些,小茵知道吗?”

    “不知道,从未给她说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