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三,壮士断腕

章节字数:2569  更新时间:19-11-14 0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三,壮士断腕

    平阳县令徐映台此时处境十分微妙。

    他已经知道关于平阳“民变”之事,闽浙总督派来复查的百龄已查出是个假案,并且十分恼火。但他不明白,百龄与总督阿林保为什么依然还是继续按“民变”的调子上报给朝廷呢?自己私加田粮的事情,也已戳穿,闹得沸沸扬扬,但却没人过问?这样大的事,上面只是将自己以对“民变”之事“失察”议处。这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既猜不透,不明白,也不敢问。

    越是这样,他越是不安,总有种不祥预兆压在心里,惶惶不可终日。他觉得庄以莅、许鸿志一日不死,他一日不得安生。

    这天,徐映台正在平阳县衙内室伏身扒在桌上,仔细地打着算盘算账。

    董世斗走进来,兴奋地对他说:“大人,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徐映台直起身,问:“哦!什么好消息?”

    董世斗:“大人,刑部关于处决庄以莅、许鸿志的批文到啦。”

    徐映台长出一口气,顿时浑身一阵轻松:“啊,谢天谢地!”

    董世斗:“这一下,大人的心腹之患就永远除去啦!”

    徐映台站起来,把手一挥,说:“好!哼,庄以莅啊庄以莅,许鸿志啊许鸿志。我叫你们跟我作对!我砍你们两人的头!哼哼,看谁以后还敢跟我过不去?”

    董世斗提醒说:“大人,庄以莅不能砍头,只能用绞刑。”

    徐映台不解地问:“绞刑?那还得专为他花钱搭个绞架,这多麻烦?为什么不能砍他头?”

    董世斗:“庄以莅有功名在身,按律得保全尸。”

    徐映台这才明白,不好意思地说:“哦,是,是这样。那,那就按律办事,处以绞刑。你给我筹划一下,争取尽快行刑。”

    董世斗:“好,我们大张旗鼓在平阳县城里搭个刑场,满大街都贴上处决庄以莅、许鸿志的告示,狠狠刹一下那帮穷小子的威风。”

    徐映台摇摇头,说:“不,这件事情还是别张扬,先不出告示。行刑的地点,最好安排到灵溪大门村,完事后他们家里的人就能收尸安葬。咱们事后再贴个告示,走一下过场。唉,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要越少越好。”

    董世斗纳闷地问:“为什么?”

    徐映台叹道:“唉,上面不是不愿意再提”民变”的事情了嘛。听说知府杨大人为这件事也被百龄狠狠训斥了一顿,咱就别再招人不快啦。”

    董世斗茅塞顿开:“哦,我知道了,就按大人的意思办。”

    徐映台不安地问:“你说,上面已经知道”民变”是假的,并且十分恼火,但总督大人为什么依然还继续按”民变”上报给朝廷呢?我加征田粮的事情,也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但却没人过问?你说上面这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董世斗:“民变是大事,就是错报了,也只能将错就错,按错报的办。要不然,官府认错,岂不是要威风扫地、脸面何在?日后还怎么对老百姓发号施令?但官府找老百姓多要点钱是小事情,上面心照不宣,问不问两可,不重要呗。”

    徐映台不无担忧:“理是这个理,唉,可我总有种不祥的预兆压在心里啊。”

    董世斗:“庄以莅、许鸿志一死,我们就安生了。”

    徐映台茫然而无奈地点点头:“还有,为了以防万一,你给温州府写个公文,届时请州府派兵保护刑场,防止暴民和死刑犯许鸿志的徒弟们胆大妄为,在刑场劫持案犯。”

    董世斗:“是,大人所虑不差。”

    ·

    平阳监狱牢头禁子王大麻子,在大狱一进门的牢房旁边看班的房间里,半靠在床头上喝酒。

    他在床前放了一个凳子,凳子上放着一把酒壶,一只酒杯和一盘花生米。

    董世斗走进来看见,笑道:“嘿,王班头好雅兴啊。”

    王大麻子自顾喝酒,懒得理睬他:“雅兴?我才没雅兴呢,我这是酒兴。”

    董世斗笑笑说:“酒兴也是雅兴嘛。”

    王大麻子:“是吗?真抬举我,再说下去,兴许我王大麻子比美女都好看,是不是?”

    董世斗大笑:“哈哈,你可真逗!”

    王大麻子:“董师爷,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你就直接吩咐吧。”

    董世斗:“是这样,你提前准备一下,按照刑部的批文,县里要在八月十八日处决庄以莅、许鸿志。法场设在大门村,徐大人说了,有你专责行刑。当然,事后徐大人对你额外另有赏赐。”

    王大麻子一愣:“哦。”

    董世斗:“另外,庄以莅因为有功名在身,得用绞刑,你得提前到大门村去安排一个法场,还得准备一个绞架。”

    王大麻子:“知道了。”

    董世斗:“好,这事要抓紧办,行刑大事,不能马虎。”

    王大麻子:“你真啰嗦,我又不是没杀过人。”

    董世斗:“是是,你是老侩子手了。我多说两句,也是例行公事。我走了。”

    王大麻子起身送走董世斗,坐下想了想,骂道:“什么世道!真他妈的是坏蛋能霸道,好人没好报!善人不长寿,恶人活千年。”

    王大麻子一把抓起酒壶,咕咚咚把酒全部灌下肚。

    喝完酒,王大麻子坐到床上,向外大声喊道:“小憨子——小憨子在吗?”

    “来啦!”狱卒小憨子跑进来,问:“麻叔,你找我?”

    王大麻子:“是啊,不找你我喊你干嘛?”

    小憨子:“你找我什么事?”

    王大麻子问:“小憨子,我问你。你说我这个人对你怎么样?”

    小憨子:“麻叔,你对我好,我当然知道。前年大灾要不是你收留我,我就饿死了。”

    王大麻子:“你知道好歹就成,来,今天麻叔要麻烦你帮个忙,给我办件事情。”

    小憨子:“成,你吩咐吧。”

    王大麻起身下床,伸手从地下检起一根木棍递给小憨子,然后他在床边蹲下,把自己的左手小臂悬空担在床沿边上,闭上眼,说:“来,你使劲用棍子把我的小胳膊给砸断。”

    小憨子木然接过木棍,惊问:“什么?你疯了?”

    王大麻子骂道:“你爹才疯了。”

    小憨子:“你叫我做什么?”

    王大麻子:“将我胳膊砸断。你砸啊!”

    小憨子拿着木棍,问:“我疯了没有?”

    王大麻子:“我们都没疯。”

    小憨子:“那你要我干这疯子才干的事?我能干吗?”

    王大麻子怒问:“你砸不砸?”

    小憨子:“不。”

    王大麻子伸出右手猛然夺过小憨子手中的木棍,一咬牙,狠狠用木棍砸向自己的左手小臂。“嘎吱”一声,木棍断了,他的手臂也断了。

    小憨子大惊:“啊,天啊!”

    王大麻子疼得满头是汗,说:“你别他妈的乱嚷嚷,好不好?”

    小憨子哭道:“麻叔,我是心疼你,我也是害怕,你这是做什么啊?”

    王大麻子:“你哭什么啊?是你爹死了?还是你娘死了?”

    小憨子止住哭:“到底出了什么事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王大麻子:“今晚你就在这陪我喝酒,服侍我。明天早晨,你到县衙找董世斗去给我告假,就说我昨天夜晚酒后失足,摔断了手臂,病情严重,无法操刀行刑。”

    小憨子把王大麻子搀扶起来,问:“啊,他们要你杀谁?”

    王大麻子呲牙咧嘴扶着断手臂,坐到床上:“朝廷下文,要处决庄以莅、许鸿志!”

    小憨子大惊:“啊!”

    王大麻子:“那个姓徐的赃官要我来行刑。妈的,你说,老子能去杀这两位英雄好汉吗?”

    小憨子:“不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