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男主总想弄死我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章 温若之死

章节字数:3424  更新时间:19-08-02 21: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人顺着岩缝爬了出去,纵身一跃,落在了山洞里。

    还没站稳,呼啦啦一阵爬行身声传来。

    抬眼看去,自天坑上开始涌入无数血色藤蔓,铺天盖地的朝两人袭击过来。

    宁不笙连忙挥剑挡住攻击,却被那气势汹汹的藤蔓击退好几步。

    楚星河侧身快步躲开数条破空而来的藤蔓,原本柔软的藤蔓带着破军之势,直挺挺的扎进了他身后的石壁里,看得那边的宁不笙一阵后怕。

    抬手一个剑诀砍断几根藤蔓,宁不笙运起灵力,浑身青光流转,与漫天的藤蔓缠斗在一起。

    楚星河则踩着扎进石壁的藤蔓,飞速的一路往上。

    手中淬火剑红光明明灭灭,看准时机,纵身一跃,居高临下狠狠朝水池劈了下去。

    火红的剑光一路劈开无数前来阻挡的藤蔓,淬火剑横扫千军的威势笔直刺向水池中那颗大树。

    却在即将打中时,砰地一声,被一道透明的结界连人带剑弹飞了。

    水池中的血树扭曲着肢体,看上去似乎很愤怒。

    霎时,四周的藤蔓一顿,齐刷刷的都朝着楚星河攻了过去。

    楚星河眉头紧皱,拽住一根藤蔓稳住身形。

    三两步踩着那柔软的藤蔓一蹬,脚步诡谲莫测,瞬间便化作一道幻影,消失在了空中。

    空中蠕动的藤蔓失去目标,一时间有些盲目,随后便都朝着宁不笙汹涌而去。

    唯独水池中那棵血树,扭曲着躯体射出一道血色残影,打向什么也没有的石壁。

    那个方向……

    “星河!”

    宁不笙目眦欲裂,眼睁睁看着隐匿在空中的楚星河被那道残影打中,钉在了石壁上。

    “噗——”

    楚星河喷出一口鲜血,那道残影是一条发着红光的藤蔓,从水池中那颗血树上伸出来的。

    此刻直挺挺的穿透了楚星河腹部,把他钉在石壁上无法动弹。

    宁不笙怒极,又是心疼又是愤怒,只感觉丹田里有什么东西隐隐松动。

    下一刻,被压抑在筑基期初期的修为突的开始暴涨,瞬间便冲破了金丹期。

    轰的一声,一阵金丹期的能量威压从他身上炸开。

    顷刻间,宁不笙浑身金光大盛,灵力流转。

    披在脑后的长发无风自动,脚下生风,一个跨步便瞬移到了楚星河面前。

    只见他手中清雨剑一横,运起万千流光,以雷霆之势劈斩而下,切断了那条藤蔓。

    被切断的藤蔓转瞬便化作飞灰。

    没了禁锢,楚星河身形一晃,从石壁上落了下来,被宁不笙一把接住,拉进怀里。

    “你没事吧?”

    动作轻缓带着人的落在地上,宁不笙关切的询问道。

    楚星河伤的很重,浑身灵力散乱,连温若身上这样平和的灵力都无法接纳。

    温若不敢轻易运转灵力介入进去,怕适得其反。

    只得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颗药丸,给他喂了下去。

    楚星河意识不清的咳嗽了一声,把那药丸吞了下去。

    一时间只觉得五脏六腑都不是自己的了。

    又闷又疼,仿佛被生生碾碎。

    浑身像是被某种强盛的灵力冲击得粉碎再重组,疼痛不堪,且沉重的厉害。

    蠕动的藤蔓又袭击过来,宁不笙只得把怀中少年放在地上。

    执剑转身,眼神坚决。

    长啸一声,挥剑替他挡住所有攻击。

    宁不笙突破压制,修为大涨。

    清润的眼中一片血光,招式凌厉。

    一道道金光交织成网,封死退路,齐刷刷切断了数不尽的藤蔓。

    打的原本气势汹汹的吸血藤节节败退。

    这边水池中的血树感觉到楚星河的血液不凡,一时间兴奋极了。

    扭曲着身躯射出无数条血色藤蔓,交织成漫天红色残影,朝着毫无反抗能力的楚星河刺了过去。

    漫天的红光汹涌而来,映在楚星河的眼中。

    楚星河睁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些宣判他死刑的光芒,心中一片空白。

    只有巴蛇那句死亡预言,在他脑子里不停反复。

    怀里温若送的玉佩已将断成了两截。

    很明显,刚才的那道残影,攻击力已经超出了出窍期。

    若不是那玉佩化解了一部分力量,只怕自己此刻早就死透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炼气期的秘境里,会有出窍期的魔物。

    但他知道,那巴蛇的死亡预言,怕是要成真了。

    “楚星河!”

    宁不笙瞪大了眼,叫声凄厉,惊惧交加,划破了整个山洞。

    不行,他绝对不能死!

    宁不笙握紧拳头咬了咬牙,抬手弃了清雨剑,崔动瞬步隐现而去。

    下一刻,那个红着眼眶的白衣少年闪身出现在了楚星河面前。

    一身金光耀眼得几乎刺破天际,生生挡下了所有的攻击。

    剧烈的撞击带着荡平山海的威势打在宁不笙背上。

    沉闷的疼痛来不及传开,宁不笙就生生被冲击得失去了意识。

    “咔——”

    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响起。

    宁不笙脖子上的长生锁应声断开。

    这是温若的护体法宝,可抵挡出窍大圆满境界的致命攻击。

    里面藏着一股暴戾的合体期灵力,在主人遭受致命攻击,玉锁破损时,会将伤害数倍反弹回对主人造成伤害的目标处。

    一股霸道的强盛灵力从玉锁里升腾而出,朝着水池中的血树激射过去。

    “轰隆——”

    一声闷雷般的撞击声响起,漫天的红光从宁不笙身后炸开,刺得楚星河险些睁不开眼。

    在他的视线中,白衣黑发的少年双目紧闭,缓缓后仰,倒在了漫天红光之中。

    楚星河眯了眯眼,满目凶光乍现。

    吃力的撑着手想站起来。

    砰地一声,爆炸后的威压横扫而过,震得楚星河浑身经脉具裂

    身上并不见明显的伤口,血液却渗透皮肤,蔓延了一地。

    他抬了抬手指,最终在浑身像是被碾碎一般的剧痛中,失去了意识。

    山洞再一次恢复了平静,满地狼藉中,躺着两个血流不止的少年。

    ——————————————————

    秘境森林中日月交替,两人已经在传承之地昏迷了整整一天夜。

    随着昏迷,宁不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而另一边的楚星河,浑身透着暗红色的气劲,经脉在不断的自我修复。

    浑身像是被碾碎再组合起来,没有一个地方不疼。

    宁不笙的意识渐渐在这种疼痛中回笼。

    越清醒,痛便越尖锐。

    “啊!”

    终于,宁不笙难以抑制的痛呼出声,睁开了眼。

    入眼一片血色,隐约看得清是之前那个山洞的轮廓。

    宁不笙伸手揉了揉眼,把眼眶四周的血擦拭干净,视线才开阔了起来。

    他强忍着剧痛,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颗青色药丸吞了下去。

    随后就地盘膝打坐,运转着灵力在身体里磕磕绊绊走了一圈,疼痛才轻缓了些。

    伤的很重,离死不远的那种重法。

    还好,没死成。

    只要不死,洞里的天材地宝那么多,要救他一条小命还不容易?

    他颤抖着手撑着自己站起来,步履蹒跚的走向躺在地上的楚星河。

    扶着石壁靠在他身边坐下,伸手拂过少年的脉门。

    楚星河身边全是血,触目惊心一片,已经凝结成了黑色。

    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看着跟死了没两样。

    原本以为他比自己伤的都重,结果这一查看,才发现人家经脉俱全,气血充沛。

    甚至比落进黑河之前还好上几分。

    心底默默吐槽主角的变态血脉,从储物戒指里拿了件斗篷给楚星河盖上。

    又闷头独自打了好几个时辰的坐,浑身的剧痛才总算缓过来劲儿了。

    看不到天色,也不知道他俩到底昏迷了多久。

    楚星河还没醒,宁不笙也不去吵他,径自走向那方水池。

    水池周围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原本流光溢彩的宝物此刻都蒙了尘,变得晦暗。

    池中的血树已经碎成了无数片,毫无光泽的漂浮在水上。

    天坑上垂下来的血藤也枯萎在地,没了生机。

    脖子上的长命锁断了,里面还遗留着一股强大的灵力威压,他昏迷之后的事情并不难猜测。

    宁不笙缓缓蹲在水池边,弯腰将漂浮在水中的血色果实捡了起来。

    忽然,身后一阵微风掠过,宁不笙顿了顿,转头看过去。

    是披着斗篷的楚星河。

    脸色森白,一身血腥气。

    宁不笙弯唇笑了,吃力的站了起来,将手中的果实递给他。

    “我就知道那条蛇,是在胡说八道……”

    宁不笙轻声呢喃着,终于放了心。

    虽然他很难理解,剧情里那棵枯树为什么打了鸡血一样这么厉害。

    但是此刻四周一片宁静祥和,所有的危险都被他的护身法宝清除干净了。

    他在巴蛇的死亡预言下,活了下来。

    脸色苍白的少年白衣染血,一头长发散乱的披在脑后,笑盈盈的望着楚星河。

    孱弱的仿佛大些的风,都能刮走一般。

    楚星河沉默着看他,眼中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他终于忍不住,再一次问出了那句盘旋在心底的疑问。

    “温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天坑上投下来的光落在黑袍少身上,给他整个人镀上一层柔和的光,看不清神色。

    宁不笙愣了愣,弯着唇垂下眼睑。

    “星河,……我心悦你。”

    少年的声音有些沙哑,透着三分羞怯,七分坚定。

    沐浴在光芒下的少年双眸一眯,杀意顿现。

    藏在斗篷下的淬火剑锋芒毕露,寒意凌冽,直挺挺的朝宁不笙刺了过去。

    “嗤——”

    一声利器刺破血肉的闷响。

    宁不笙不敢置信看着穿透自己腹部的淬火剑,颤抖着抬头看向那个面色阴寒的少年。

    “你真恶心。”

    主角低咒一声,满目的嫌恶与冰冷。

    “你……唔……”

    宁不笙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

    那少年一转手中长剑,淬火剑红光一闪,将宁不笙腹部的金丹搅了个稀碎。

    剧痛袭来,宁不笙红着双眸呕出一口血来。

    一句为什么不甘的喉间哽住,却因为剧痛,如何也问不出来。

    意识逐渐抽离,宁不笙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从我见你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你别有用心。”

    楚星河弯腰凑到他耳边,语气阴冷嘲讽。

    “我讨厌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所以无时无刻不想要你的命。”

    说着,少年笑了出来。

    “剑很顺手,谢了。”

    宁不笙缓缓垂下眼帘,扑倒在了楚星河怀里,彻底绝了气息。

    

    作者闲话:

    开胃菜一回目圆满落幕,接下来就是正菜了!求枝枝求收藏求推荐!嘤!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