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之是输出不是奶

热门小说

轰定干戈  第59章 我爱小狐狸

章节字数:3209  更新时间:19-08-18 2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绮罗生无奈的带着自己的‘兄弟’踏上了去看情缘的路。

    看着身边几乎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绮罗生发现了疑点:“小雾,你的身高……”似乎长高了?

    女子骨架纤细,衣衫能够遮掩,但是身高这东西是天生的,似乎不能拔高吧?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做到的?

    花非雾勾起唇角,与绮罗生九分相似的面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好友啊,你要明白,对于女人来说,只要是能够增加美貌度的东西,没有什么是我们做不到的,不就是身高吗?内增高这种东西女人可是非常懂的。”

    绮罗生:“……没听懂。”

    花非雾满脸可惜的模样,撩起衣摆,示意他看自己的鞋子~

    绮罗生顿时明白了女人对于美的执着,太可怕了。

    其实易容术不稀奇,稀奇的是能够扮演的人看不出来,才是最高境界。

    若说世间有什么易容术能逃过先天之人的眼睛,恐怕不是弃天帝那种,就是眼花。

    但从未有人想过能靠着女人的脂粉与眉笔能做到如此地步。

    没有功力附着,只靠着纯粹的技艺,就在短短的时间内转换成另一个人,加上五毒独特的收敛气息之法,要不是知道九千胜此刻在最光阴那里呆着,绮罗生真的以为旁边的是九千胜而不是花非雾。

    不过说真的,花非雾的进步让他心惊不已,虽然不知道城主是怎么训练她的,不过能够做到这样,绮罗生还是感谢城主的,毕竟他的朋友不多,放在心里的朋友更不多,花非雾算交情深厚的,他不希望她有事。

    “对了,看完意琦行要不要去看一趟定禅天?”想起那个意外的孩子,绮罗生觉得有些心疼:“毕竟也算是你的孩子,如今没有记忆,重新开始,于情于理,你去看看他也无妨。更何况,魔皇……”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树枝碎裂之声,将交谈的俩人惊醒。

    绮罗生立刻住了声,看看花非雾,后者也看向她,都不明所以。

    花非雾好歹是个五毒,她给绮罗生递了个眼神,绮罗生极有默契的继续刚才的话题,只当不知后面有人跟踪,只是一些细节的东西隐藏了。

    “如今孩子的身体很健康,并未受到之前之事的影响,菩萨说未来有可能想起来。”

    花非雾悄悄放出蛊虫监视后面的动静,察觉到是陌生的气息,在对方情绪不稳的时候,她也不好贸然动手,只能继续与绮罗生逼逼。

    “那样也好,只希望他能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他的诞生出乎我的意料,但怎么说都是诞自吾的血脉,未来我也会将他当成自己的孩子看的。”

    回想起野胡禅曾经说过的故事,花非雾不禁唏嘘:“众生愚昧,不知人心可怖,往往伤害的都是一心为苍生的好人,你说他们后悔吗?”

    绮罗生不知道,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模棱两可:“也许你拿这个问题问不同的人,会得到几十种的答案,有好有坏,便如众生一般,百态繁杂,谁能保证是正确的答案呢?”

    “说的也是!”花非雾笑了笑,绮罗生也露出了笑意,这或许便是朋友交心的感觉,那种默契相合同步,难怪有知己之说。

    他们这边笑的开心,后面跟踪的人嫉妒心已经快要将心捏碎。

    “心奴最爱的九千胜大人啊,为何要对其他露出这么醉人的笑呢?这样的笑容只给心奴一个人看不好吗?”杀气已经毫不掩饰,魔鬼贪婪的眼神放在相似的两个人身上,不论是哪一个,都想得到!

    “心奴只是离开九千胜大人你一点点时间,九千胜大人就连孩子都有了,心奴很生气呢!”

    偏执的眼眸中是浓浓的黑暗,不见天日。

    “心奴不开心了,九千胜大人要怎么补偿心奴呢?”狰狞的笑意爬上恶魔的嘴角:“用那个孩子的血来抚平心奴的怒气可好?~”贪婪的舌舔了舔唇:“再加上最光阴的命如何?只要九千胜大人的目光永远注视着心奴,无论是什么目光心奴都全~盘~接~受~呢~”

    终于等到了跟踪之人露出踪迹,绮罗生与花非雾眼神一对,默契的转入树林。

    “阁下跟了这么久,是不是太过失礼了?”

    绮罗生艳刀已然出鞘,空气中的杀气已经浓郁到无法忽视。

    花非雾想拿虫笛出来的,不过想想自己现在顶着未来儿婿的脸,还是给他留点形象吧。于是毒姐掏出了喵萝的双刀!

    绮罗生满心惊奇:“你会刀?”

    花非雾一脸严肃的告诉他:“我会暗沉弥散!”

    绮罗生是这个表情:“→_→”

    对面的孩子不开心了:“亲爱的九千胜大人,多年不见,心奴可是真想你啊~”宛如蛇类阴暗的舌舔舐面颊,那双充满死亡与黑暗的眼睛盯着绮罗生与花非雾,让他们心头一凛,而对面还未停止:“九千胜大人啊,心奴想的你头痛,心也痛,痛到恨不得将吾最爱的九千胜大人一口一口吃下去,这样九千胜大人就能永远陪伴心奴了。”

    还没有笨到忽视来人的自称,花非雾此刻的声音与绮罗生无比相似,本来她扮演的就是九千胜,加上空间之力的纯粹,除非是像时间城主那样的存在,否则旁人很少能探出她的虚实。

    而此刻,来人就没看出她是假扮的。

    花非雾不确定的看着对面着装宛如葬爱家族在世的人:“暴雨心奴?”那个八爪鱼的头饰真的挑战了毒姐的眼睛。

    不过:“绮罗生,他……还不错……”

    深知花非雾尿性的绮罗生顿时面瘫脸,他无奈道:“城主刚说让你别看脸,当心回去挨罚。”

    毒姐姐委屈,毒姐姐要说出来:“喜欢美好的事物又不是错,干嘛不让看!”直接呛绮罗生道:“你们这是霸权主义!”

    “好友,这话你留着回去告诉城主吧,你看城主还让不让你出门。”绮罗生对于她的性格是真无奈了:“你喜欢城主和最光阴也就算了,如今他们都是你关系亲密的人,可要是这么看一个迷一个,估计城主能杀出时间城。”

    毒姐顿时光棍了:“我也喜欢你呀~我还喜欢意琦行呢,素还真……这个就算了,他太折腾,别把我拖下水就谢天谢地,难不成陵光还能吃所有人的醋?那我估计他是不想睡床,改睡地板了。”

    这边吵的热闹,旁边,不经意听到毒姐爆料的熊孩子炸了!炸的彻彻底底!

    “九千胜大人,心奴以为一个最光阴已经够多了,心奴只是离开了千年时间,九千胜大人的身边居然多出了这么多碍眼的渣滓,心奴很不开心呢。”冲天杀气爆发:“为什么九千胜大人的身边要有碍眼的存在呢?只有心奴一个人不好吗?”

    顿时,病态的暴雨心奴成功吸引了两只的注意力。

    鉴于自己现在就是‘九千胜’,而毒姐并不了解暴雨心奴,很多都是听城主说的,所以她只能摸索着应对。

    “不好!”花非雾学着绮罗生拿起折扇装逼:“只有一个人陪伴太过无趣了,吾喜欢大家一起,这样才开心。”

    不知是哪里戳了熊孩子的兴奋点,杀气居然稍稍收敛了:“九千胜大人的‘大家’也包括心奴吗?”

    花非雾顿时语塞,她自己肯定是包括的,冲着这张脸她绝对敞开怀抱,但是老狗嘛……

    “吾与汝的交情还无法称之为‘朋友’,别忘了,千年之前你对最光阴所做的一切,都担不起吾将汝视为朋友。”递个眼神给绮罗生:老铁,我这话没毛病吧?

    肯定有毛病啊!

    绮罗生开了口:“千年之前,你陷害最光阴,伤害九千胜,此仇不可消,吾等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此话一出,仇恨值可谓是满满的。

    “绮罗生吗?心奴知道你~九千胜大人的半身,可是,心奴不想喜欢你呢~九千胜大人的美是无人能够替代的,只有九千胜大人的心跳能让心奴陶醉。”

    绮罗生也傻眼了:“……谢谢你不喜欢我。”他苦着脸看向花非雾:好友,吾怼不过,还是你来吧。

    花非雾只能叹气:“我一点都不想背这个锅啊……”

    就在绮罗生即将与暴雨心奴兵戎相对的时候,突然一声婴孩的啼哭声传来。

    “快来看看他怎么了!从之前起就哭个不停!”话音落下,半空中,老狗带着孩子强势登场!

    花非雾眨眨眼,看看场中顿时卡壳的气氛,看着老狗头也不抬,手忙脚乱的抱着婴儿版九千胜。

    然后,他在花非雾接手的时候抬了头,顿时被吓了一跳:“你怎么这副打扮?!”

    还没等花非雾开口,旁边的暴雨心奴进了老狗的眼,顿时……

    “暴雨心奴!”呒狗利直接出现!

    而早在老狗带着孩子出现,到花非雾接孩子的空隙,暴雨心奴的怒气值已经达到了满值:“最光阴,以往你站在九千胜大人身边抢走心奴的位置也就算了,而如今你连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女人都看不住,居然让人有机可乘生下了这个孽种,最光阴!你不可饶恕!”

    直到俩人打成一团,花非雾看看怀里含着奶瓶吃的香甜的婴孩,对绮罗生道:“为什么我感觉膝盖有点痛呢?”

    绮罗生难得满脸严肃:“这大概就是中枪的感觉吧。”拍拍花非雾的肩:“扛着吧,都是自家的。”指指她怀里的九千胜:“反正也是你儿子。”

    话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暴雨心奴和最光阴打的更凶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