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芥末味儿的Omega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一章 我,心如止水

章节字数:2520  更新时间:19-08-04 0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林靖和,一个才华横溢肤白貌美的Omega男青年,沧闵国第一金融巨头林氏集团林董事长林懿明的小儿子,此刻正坐在闹市里一家沿街小餐馆靠窗的凳子上,抱着从我那已经嫁做商人妇的Omega姐姐那里淘来的精致化妆盒,像修补稀世珍宝一样慎重而严谨地往自己脸上点雀斑。

小餐馆仅有的那位服务员已经拿眼刀削了我这个把他们餐馆当化妆间的家伙快半个钟头了,前来就餐的客人也对我占着茅坑不拉屎,啊呸,占着餐桌不点餐的行为深恶痛绝,但我依旧心如止水地坐在我那高低不平的凳子上,盯着镜子里肤色蜡黄满脸雀斑的我仔细端详,认真地研究这些小斑点呈现的排列组合,慎重地斟酌它们是否能最大程度地表现出我的平庸,以求能配得上那位已经迟到半个小时的Beta君。

这位四十分钟以前就一直飘在路上姗也不来可劲儿营造神秘感的Beta君齐先生,是我邻居的大姑的妹妹的闺女的丈夫的小三的哥哥最近刚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

据那位小三哥哥,啊呸,据那位小三的哥哥讲,这位神秘的齐先生是一位芳龄34岁的自行车修理工,他家就住在距离小餐馆步行10分钟的一条胡同里。

我猜这位Beta君四十分钟也没能从他家赶到小餐馆,要么是爬着来的,要么就是坐轮椅来的。

不过我并没有因此感到半分不耐,毕竟我的四轮车比他的两轮车多了两个轮子,而且我能否在三十岁生日之前成功脱单,避免被我那不靠谱的Omega母亲把我的名字钉在家谱的耻辱柱上,眼下就全靠这位一直在路上的Beta君了。

我心如止水地看了一眼时间,打开手机翻出相册再一次试图记住这位毫无特点可言的Beta君的长相,以求人来之后不会因为认错而产生令人发指的尴尬。

从那位小三哥哥,啊呸,从那位小三的哥哥给我的照片上看,这位神秘的齐先生长得相当平庸,比一般的Beta还要平庸一个档次,更不用说与那些天生就自带高贵气场的Alpha相比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前来赴约的决心,毕竟我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更不会像那些没有见识的蠢货一样因为自己是天生高贵的Omega就去歧视天生平凡的Beta。

为了避免我的美貌对这位齐先生造成任何心理上的伤害,我非常贴心地把自己化妆成了与他般配的模样,而且为了效果更加逼真,我掏空了我那小小年纪就开始臭美的Omega侄子的化妆盒,非常仔细地把自己的脖子、手、腰等一切可能暴露在外的皮肤也都扑了厚厚一层蜡黄色的粉。

我像画遗照一样,啊呸,我像画插画一样,默默在脑海里刻画了一刻钟的齐先生的长相,又对着那鸭蛋大小的化妆镜仔细数了数脸上的雀斑。

98颗?好像有点美中不足。

我拿起从我那Omega姐姐那里淘来的半截浅褐色的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笔,盯着自己像生了麻子的脸斟酌了片刻,在鼻尖点上了第99颗象征完美的雀斑。

第99颗雀斑不仅是完美的象征,似乎还给我带来了好运。

因为那爬了差不多五十分钟的齐先生,啊不,齐先生的电话,终于来了。

我兴致勃勃,不,我不能兴致勃勃,我只能心如止水,天知道我特么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然违反了进化的规律,被老天赏了一身芥末味的信息素,而且只要我的情绪有任何形式的波动,它就会自作主张地释放出来。

我不能让它释放出来,毕竟,我现在是一个以Beta身份与人面基的Omega。

而Beta是没有信息素的。

我心如止水地接起了电话,然后听到电话里和小餐馆的门口同时响起了那嘶哑且洪亮的男中音:“我到了,你在哪呢?我怎么看不到你?”

我默默地看着门口那位满面油光肥头大耳大腹便便贼眉鼠眼的地中海中年男子一边大着嗓门打电话一边摇头晃脑地满屋子找人,又默默从脑海把那位齐先生的遗照,啊呸,齐先生的照片拖出来以一百八十迈的速度一个毛孔一个毛孔地扫描了十八遍,心如止水地得出一个令所有人都不意外的结论——这位齐先生并不是长得没有特点,他只是把他的特点给P没了。

不过有没有特点并不重要,长相平庸也不重要,以我横溢的才华和殷实的资产,只要他愿意,我随时都可以把他打扮得人模狗样,塑造成比Alpha还要Alpha的Beta神。

当然如果他只想做一个比一般的Beta还要平庸的Beta,我愿意顶着这蜡黄色的粉和满脸的雀斑和他一起平庸到白头。

——只要他肯在我三十岁生日之前向我求婚,让我免受被钉在家谱的耻辱柱上的屈辱。

大腹便便的齐先生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瞪着小眼把他那浑浊的目光从我头顶掠过,我透过人群的夹缝,看到他那便便的大腹上沾了一大片黑漆漆的不知道是汽油机油还是地沟油的污渍,连忙从我姐姐那精致的化妆盒里翻出一只不知道干什么用的黑笔,浓墨重彩地在自己嘴角上方点了一个大大的痦子。

齐先生如此不拘小节,我自然也不能落了俗套。

一切为了和齐先生完美匹配!

我从接到齐先生的电话开始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搞定了自己的妆容,把化妆盒放到地上往墙根一踢,伸出我那扑满了蜡黄色粉末的爪子向摇头晃脑四处找人的齐先生挥出了尔康手。

“齐先生,我就在靠窗的位置上,您看到我挥手了吗?”

齐先生那浑浊的目光三番五次掠过我挥动的爪子和我旁边那三个空位,在沸反盈天的小餐馆里转了七八个来回,才难以置信地锁定了我那挥手挥得像在散播毒气的蜡黄色爪子。

我看到他一脸便秘地挂了电话,低下那油光发亮的大秃头,伸出粗糙黝黑的手指在手机上划了两下,然后一路挤过餐桌走到我面前,把手机屏幕竖到距离我鼻尖上的雀斑一厘米的位置,嘶哑着嗓子声音洪亮地问道:“这是你?”

我的视力是极好的,但这么近的距离也大大超出了我的眼睛可以调节的焦距。

为了防止脸上那不知是不是假冒伪劣产品的黄粉像雪崩一样脱落,我小心翼翼地向后倾了倾脑袋,看了看他那布满了划痕和尘土的超大个手机屏幕,啊不,是他手机里的那个皮肤白净乖巧可爱的14岁Omega小男孩。

我郁闷地,啊不,我不能郁闷,我只能心如止水。

我心如止水地意识到,这事肯定是我那不靠谱的Omega母亲干的。

因为这张照片只存在她手机的加密相册里,就连作为正主的我也没有备份。

我不明白她把这张照片发给这位贼眉鼠眼的齐先生是想成全我还是想毁了我。

我只知道托了这张照片的福,我精心准备盛装出席耐心等候了近一个小时的相亲肯定要黄!

不过,作为一名29岁还没嫁出去的高龄剩男Omega,我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地想挽救一下。

我缓缓点了一下头,以最小的幅度张开嘴,心如止水地回答道:“啊,是我,不好意思,长残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