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芥末味儿的Omega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一章 我,AO授受不亲

章节字数:2635  更新时间:19-08-13 1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直觉这两个脑子有坑的混蛋又要一言不合掐起来,连忙举起我另一只惨白惨白的爪子心力交瘁地阻拦道:“行了,我他妈都快死了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会儿!”

脑子有坑者之一颜九霄垂眸一看,惊叫一声“哎呀,快上救护车”,抱着我撞开我哥急匆匆地踏着那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冲出了酒店的大门。

等我们两个气喘吁吁地在救护车上坐定,我那满身寒气冷若冰霜掐架从不看场合差点置我于死地的Alpha哥哥林靖宇林大老板也打开车门走了上来。

刚才还言笑晏晏给我哥递台阶的颜九霄不知脑袋又抽什么风突然伸出一脚狠狠地把我哥踹了出去。

“不好意思,赶时间!”颜九霄随便给了个理由“嘭”地一声关上了车门,连声催促那救护车司机赶紧开车。

我惨白着一张脸进气少出气多吃惊地问又开始给我扎针的颜九霄:“你、把我哥、踹出去了?”

“我们这不是赶时间嘛。”颜九霄面无愧色一脸坦荡光明正大地把他刚才那蹩脚的理由搬出来甩给了我。

“行吧,你、自求多福。”我生无可恋地预感到这两个一言不合就掐架丝毫不顾及时间地点场合的Alpha极有可能像孙少则和我妈一样轰轰烈烈地开展一场掐架大戏,然后相看两相厌相厌两相战大战两百回合之后各方损伤仍然为零,但最后我却莫名其妙地成了受害人,损失惨重一命归西。

想到这,我只觉得全身无力眼前发黑脑袋发懵心脏一阵一阵不正常地抽搐,我再没有心思顾及我那暗淡到看不到一丝光亮的前途,闭上眼睛顺天应命静静等待那封印了我通往幸福婚姻之路的老天爷再次伸出魔爪封印我这具差不多快要凉了的躯体。

“你哥是不是经常欺负你啊?”马达的隆隆声和救护车的鸣笛声里我隐隐约约听到颜九霄问。

他才不敢欺负我,都是我欺负他。

我心里想着,两片干燥的嘴唇却像被我那祸国殃民的Omega小外甥女玩的万能胶水黏在一起了一样怎么也开不了口,迷迷蒙蒙恍恍惚惚隐隐约约地,我似乎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然后那声音越飘越远越来越轻最后乘风而去我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阳光灿烂岁月静好眼前却是一片惨白。

我吃惊地睁大了眼。

我他妈该不会已经躺在灵堂里准备入殓了吧?

我迅速爬起来向四周一看,目光触到那洁白的窗帘洁白的衣柜洁白的沙发和床边那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洁白的仪器,我才稍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我没有在灵堂诈尸,我还在医院。

我心平气和地躺下,却在躺下的同时隐隐问到一股淡淡的芥末味。

我——

我立刻又坐了起来,抬起胳膊使劲嗅了嗅,毫无意外地发现这芥末味正是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眯起我那双不知道是不是还是乌漆墨黑的眼睛凝神一想,果断地推测出我那威力无比的芥末味信息素又回来了,昏倒之前之所以没有散发出来,大概是因为抑制剂打多了造成了暂时性的失调。

我有些郁闷。

啊不,我不能郁闷。

我必须心如止水。

神知道我郁闷起来我这看起来恢复正常的芥末味儿信息素会不会再次像暴走的野兽一般熏晕整栋大楼。

孙少则那小王八蛋已经够我受了,而且我现在也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让市政府再罚我款了,就连欠下酒店的那桌满汉全席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还呢。

我心如止水地掐指一算,我觉得我应该找我哥商量商量,要么让他借钱给我,要么我就从他那个半死不活藏头露尾全靠我的稿费支撑的小破公司里撤资。

我正想着,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哟,醒了?”穿着一身白大褂看起来人模狗样满面春风言笑晏晏的颜九霄老颜同志向我走了几步,忽然系统紊乱了一样定住了脚跟,他表情变幻莫测欲言又止地看了我几眼,眼神一亮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

我双眼一眯,心如止水地猜测,这个智商忽高忽低时不时脑子短路的家伙肯定是出门忘了带脑子走了一半又回去找去了。

十分钟后,病房的门再一次被人从外面打开,我心如止水地看到刚刚出去找脑子的颜九霄端着一个餐盘走了进来。

餐盘上是清汤寡水的两碗小米粥两盘小菜两个馒头两个汤匙和两双筷子。

我心如止水地向四周扫了好几圈,没看到第二个病人也没看到第二张病床。

我不解地问:“怎么是两份?”

“咱俩一人一份啊。”颜九霄冲我粲然一笑,泰然自若地撑起我病床上的桌板,泰然自若地把餐盘往桌面上一摆,泰然自若地坐在了我病床的床尾。

我不知道医院里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有了这种主治医生和病号一起吃饭的陋习,我只知道在这个没有第三个人存在私密性极高疑似重症监护室的病房里,孤A寡O共处一室做一些治疗和被治疗之外的事似乎不大妥当。

不过更重要的是,除了我那更加不靠谱的Alpha父亲和我那毒舌腹黑又护短被称为我妈的小棉袄的Alpha哥哥,我还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Alpha一桌吃过饭,更别说是孤A寡O在同一张病床上四目相对气息相缠杯盘相撞。

这哪里是吃饭,这分明就是相亲嘛!

我莫名有些紧张。

一紧张,我那芥末味儿的信息素就脱缰的野马一般不受控制地四处乱窜。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原本充斥着消毒水和各种药味儿的病房里就非常明显地充满了浓浓的芥末味儿。

“你怎么不吃?不饿吗?”前一天还眼神不好鼻子挺灵的颜九霄老颜同志竟像没闻到一样,面色如常地抬起一双迷倒众生的桃花眼不解地问我。

我看了看面前的餐盘,纠结了一下,尴尬道:“你有没有闻到,病房里……”

颜九霄疑惑地看了我几秒,放下筷子皱起鼻子在病房里走了一圈,回来又坐到我的床尾,更加不解地问:“病房里怎么了?有什么异味儿吗?”

我欲言又止地看了他好几眼,心如止水地断定,这个脑子有坑鼻子挺灵的Alpha大概是由于某种我所不知道的原因突然鼻子失聪了!

这是个好事。

不过,我还是不能和他一起吃饭。

毕竟孤A寡O共处一室做一些治疗和被治疗之外的事有些伤风败俗,更何况这个除了脑子有坑各方面看起来都挺不错的Alpha应该已经积极响应那违背历史潮流的早婚早育风结婚生子成家立业儿女满堂家庭幸福指数飙升到无人企及的高度了。

作为所有Omega坚实后盾的我可不能撬人墙角夺人所爱被人戳脊梁骨然后遗臭万年。

正所谓Omega何苦为难Omega。

虽然不知道我一觉醒来为什么没看到我那爱子心切坑子如敌自己病到一塌糊涂也会坚守在我床边的Omega老母亲,但我觉得照顾我吃饭这件事还是由我的家人来做比较好。

于是我悄悄深吸一口气,心如止水地问道:“我妈呢?”

“你妈面壁去了。”颜九霄面色坦荡地拿起我面前的汤匙舀了一勺小米粥递到我面前,“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两天我来照顾你。”

面壁是什么鬼?

我吃惊,啊不,心如止水地问:“面壁?面什么壁?为什么要面壁?”

“先吃饭,吃完了我慢慢给你讲。”颜九霄举着汤匙又往我唇边递了递。

我受宠若惊,啊不,心如止水地退到了墙边,抬起自己那扎了好几根针管的右手谢绝道:“没没没没事,我我我我自己来。你先说,为为为为什么我妈要面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