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八】集市生事

章节字数:3052  更新时间:19-09-01 08: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嘉禾看了眼孕妇的交通工具——两轮自行车,忙摇头:“南瓜沉,你这车筐也放不下,我天天就在这卖,你放心,我家一地南瓜,一两天绝对卖不完,还是等大哥来买吧。”

    孕妇明显是脸红了红,旁边一大姐有点儿不信:“真有这么好吃?还专门出来找着买。”

    孕妇一副不允许别人质疑她的唯一指定口粮的样子,恨不得给周边所有人安利:“我一夏天都没正经吃过一顿整饭,天天躺着没力气,昨个吃了他家菜胃口大开,人都精神了,从昨晚到现在,就想再吃口这南瓜粥,馋的我在家坐都坐不住。”

    这番说辞把大家伙都逗乐了,那大姐笑着说:“想吃饭是好事,能吃才健康!哎?给我来俩茄子,我也尝尝这“仙丹”啥味儿。”

    嘉禾苦笑着去称菜,嘴上讨饶:“姐姐们,可别捧我了,它就是好吃出花儿来,也是一把绿色菜,哪能说是‘仙丹’,小心我这菜摊被打假协会给端咯。“

    嘉禾年纪小,人嘴又甜,小模样逗得阿姨奶奶都乐的不行,一时间摊子那笑语阵阵,还真吸引了更多的人。

    傍晚的时候,菜都不新鲜了,嘉禾直接掏出笔在纸板后边写上两个大字:“打折”,打折后的价钱与市场价钱持平偏低一点,反响还不错,回家的时候平板车上只剩了两个大南瓜,其他菜空空如也。

    所以即使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路要走,嘉禾也充满了干劲,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感觉是他从没有体验过的新奇,一路是哼着歌回了家。

    刚到村口就看见了李银秀的身影,就坐在大树底下拿着篮子择青菜,看见嘉禾忙迎了过来。

    “累坏了吧?”

    嘉禾摇摇头,抹了抹头上的汗,李银秀把他肩上的拉带取下来他也没拒绝,任由母亲把平板车接了过去,因为他,是真的顶不住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回了家,桌上已经摆上了饭,拿网盖扣着,嘉禾手都没洗抓了个馒头,动作过快让他嘴里没忍住嘶了一声。

    他怪异的动作引起了李银秀的注意,过去把儿子领子一拽,果然看见了肩上磨的都渗了血,还起了两个大水泡!

    这可把李银秀心疼坏了,找了白药给儿子撒着,自责道:“就不该听你的,让你自个去拉车,我今儿担心了一天,就怕你累着,唉,我早上真是脑子混了,才让你自己去……”

    这熟悉的语调,让嘉禾不由背起来学生时代的一篇课文:一个中年妇女双眼无神道:“我真傻,真的……”

    嘉禾大口咬着馒头,觉得嘴里没味儿,下手抓了个腌好的小辣椒塞嘴里,任由头顶上无尽头的念叨,虽然重生一次他是更爱他妈了,但是这念叨吧,听多了还是有点儿……

    看他妈准备收药盒了,嘉禾咽了馒头:“左肩也有,也来点儿药。”

    然后静气凝神,果然,新一轮开始了:“俩肩膀都祸祸完了,我就不该让你自己去……”

    等李银秀小心的上完药,嘉禾也吃饱了,抱着碗把一碗温热的稀饭干肚子里,一擦嘴,冲出门了:“我去地里看看菜去。”

    李银秀在后边叫都叫不回来,气他不爱惜身体,叹了好几口气,只得让他带着手电筒,走路慢点儿。

    晚上筋疲力尽回了屋,一天下来,兴奋劲儿过了,各种疼痛感汹涌而至,嘉禾毫不节省的从空间取出半盆灵泉水,擦了全身,最后也没浪费全倒菜园子里了。

    让嘉禾有一点儿想不明白的是,他的血好像治愈过小黑,可怎么治愈不了他自己呢?按理说灵泉水在他自己的身体里,应该对自己也有好处才是,可事实是他需要和别人一样,借助外用内服才可以生效。

    嘉禾摇摇头,这种复杂的事还是不要钻牛角尖了,且看看今天一天成果才是要紧事。

    掏出他妈缝的小布袋,把毛票钢镚哗啦一下全倒桌子上,数完之后嘉禾沉默了,晃晃脑袋又数了一遍,还是那个数——八块六。

    也就是说,一车蔬菜+他四个小时的负重步行+两肩上的水泡+灵泉水=八块六?

    怪不得说农民才是最辛苦最值得尊敬的人,嘉禾从来没有对这句话有这么深的认识过。他一向对于每种职业都是抱着平等态度,认为大家都是拿钱工作,甚至觉得一些被网上歌颂的“外卖小哥,快递员,清洁工等”职业被褒扬过度了,如今他才体会到,这干的与收入真不成正比啊!

    农民嘉禾当场自闭。

    这样下去可不行,地里的菜卖光了估计也挣不了上百,虽说对于这个年代来说已经算是菜农的巅峰收入了,但对于嘉禾来说远远不够。

    嘉禾此时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但这需要时间来准备,在此期间还是先卖着菜,保证收入不空档才是。

    第二日李银秀说什么也不肯放嘉禾自己走,俩人早上摸黑摘了最新鲜的菜,直接沿着小路奔县城里去了。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不仅出发的早,脚程更是快了很多,到集市上不过六点多,俩人也没去集市中间的热闹位置,依旧选择了偏僻的老位置。

    主要是怕前两日的老顾客找不到他们,嘉禾还有更深的顾虑,毕竟他们明码标价比别人的贵,嘉禾也不懂同行间的相处之道,怕不知不觉得罪了别的菜贩,索性躲开点儿,图个清静。

    一连几天,嘉禾的卖菜之旅都很顺利,偶尔有次晚到了会儿,还有人在那等着——宁愿等几分钟也不去别人家买。

    李银秀更是惊奇,她觉得菜卖这么贵肯定卖的不好,谁知不仅人越来越多,还都买起来眼都不见眨的,不少人根本没把多出的几毛钱当回事。

    这其实就是李银秀自己穷苦惯了,眼界窄,她很难想象有钱人甚至稍微富足些的家庭是怎么消费的,直到这她才开始真正的信了儿子的话,他真的没有胡来!

    这日,隔壁刘小华母女俩正在擀面做饼,已经有几个人在排队等着买了,嘉禾今儿起的早,肚子这会儿又饿了,因为仓促,他们来的时候只带了几个馒头和咸菜,看他妈也被香味吸引的看了好几眼,嘉禾直接过去买了五毛钱的大饼。

    这刘小华看着人脾气不怎么好,不过干活是真利索,瞅见是嘉禾,还往袋子里给他塞了包小辣条。

    嘉禾笑着举了举袋子表示谢意,李银秀有些肉疼:“这饼子有啥好吃的,咱家自己也会烙。”

    嘉禾示意他妈小点声:“这估计以后就是邻居了,咱们也得给人家捧下场不是?”

    李银秀赞同的点点头,这才毫无负担的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刘小华家的饼子做的好,金黄的大饼不同于自家做的是干硬的,她们家的饼软且筋道,饼面有一层油乎乎的粉状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大饼出锅手起刀落,利索的切成小块,论斤称,要多少给多少,吃完让人唇齿流香。

    是以母子二人很快就分食完了。

    早上是买菜的好时机,小青菜嫩嫩的,还挂着露珠,晶莹剔透的让人怜爱不已,每种蔬菜都仿佛张着嘴大喊:“买我!”

    嘉禾收钱收的手软,这几日往往到不了中午就能卖完,能早点儿收摊让他的工作量减轻了很多,是以他又劝回了李银秀在家,变成了他独自摆摊。

    “喂,那瘦鸡仔,你这菜怎么卖。”

    嘉禾正埋头吃从家里带来的大包子,听见这不怀好意的用词,皱了皱眉抬起头。

    眼前一行人有四五个,为首的又矮又壮,枯草黄的头发向上竖着,不知抹了多少发胶,一缕红色的长发从头顶伸出来,油腻的贴着头皮,后边几个大致也是这种风格,不是刘海盖着眼,就是头发像带着一顶大帽子,五个头五个色,赤橙黄绿紫,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杀马特?

    嘉禾保持专业卖菜人士的镇定,尽管对这群人没好感,依旧好脾气的问了句:“你说哪种?牌子上写着。”

    绿头发的甩了甩自己的刘海,叫嚣道:“什么意思啊?瞧不起我们哥几个不识字?找事儿是吧?”

    嘉禾收了笑意,这是来者不善啊。

    “要买菜我欢迎,要找茬我这忙的很。”

    “你算什么东西,还忙?你信不信老子让你立马清闲。”

    说着绿头发的就要去掀平板车。

    嘉禾蹭的站了起来,那红毛虚拦了下绿毛:“哎,别这么粗暴。”

    “小伙子,我们也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别紧张啊。”领头笑了笑,一脸横肉显的有些可怖,他把手伸出来,“介绍下自己,我们是这个集市管理处的,你在这摆摊,需要交一下管理费和占地费,这月十块钱。”

    嘉禾一愣,一时分不清他们说的真假,这不是自由集市?

    看嘉禾不上道的样子,后边几个小弟蠢蠢欲动,恨不得立马给这小白脸一个教训,那红毛倒是不生气,走到刘小华母女那,傲慢的伸了手过去。

    刘小华母女俩低着头,面无表情,递过去了一张十块钱。

    

    

    作者闲话:

    早上来一发,事后空虚寂寞冷,需要读者小可爱的枝枝填满一下(我在说什么??)说好的参赛加更来了,长章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