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三】睡了别人的床

章节字数:3087  更新时间:19-09-06 22: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啊?等会儿你舍友回来了,添个我会不会不太方便?要不我还是出去找个地方住一晚?”

    刘天野生怕自个儿不能招待老同学,连忙解释:“方便方便,他们今晚看场子,都不回来,你放心住。”

    嘉禾维持着脸上的平静,等刘天野一走,他立马出了这间要命的屋子。

    环顾了下四周,确定没人,他从水缸里舀了一舀子水,谨慎的用衣服挡住,加了灵泉水进去,喝完反胃感瞬间被压了下去。

    一想到刘文野的热情,他感觉头又晕了起来,灵泉水都没用了,他想起来前世的新闻,一人因为经常闻臭袜子肺部感染了。如果今夜真要睡在这里,他第二天会不会因为吸入过多毒气染上细菌病?

    暗叹自己太多矫情,大老爷们的,忍一忍算了。

    灵泉水虽然不能让他脑震荡瞬间就好,但效果已经慢慢显现了,精神好了很多,闲着也是闲着,正好看见开着的厨房门,作为回报刘文野的好心,他应该主动做点儿什么。

    厨房倒是出乎嘉禾意料的整洁,倒不是有多干净,实在是和刚刚的屋子对比起来,已经算是称的上正常人类活动区域了。

    估摸是他们其他屋子的人有比较讲卫生的吧?

    只是他把炉子上的铝水壶提下来,看见冰冷的炉灶,才发现自己想多了,原来整洁,是因为根本没人做饭……

    得,他已经构画出这群男人们的形象了:糙、懒、不讲卫生、邋遢。

    嘉禾叹了口气,幸好基本的调料刀具还是齐全的,幸运的是都没过期,也没发霉。

    苦菊、生菜、西红柿、黄瓜、生花生、小青辣椒,他车上现成的,佐以糖、醋、酱油、盐,拌了个酸甜口的凉菜。

    前世偶尔健身的时候会吃蔬菜沙拉,除了糖基本就是这么个做法,做的还算可口。

    嘉禾把菜端院子的石桌上,主人不在,他也不好先吃。

    呆坐在院子里望着月亮,眩晕劲儿突然涌了上来,嘉禾用手撑住了额头,一时有些困了。

    “谁在那?”

    院子的灯不太亮,刚好照清厨房门口的石桌,声音是从门口黑暗处传来的。

    ——估计是院子里的住客。

    嘉禾蹭的直起身子,有些紧张,借宿的时候朋友还不在,很尴尬。

    “我是刘文野的朋友。”

    “哦。”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是你啊。”

    嘉禾其实不太认得这个人的脸的,但他近乎完美的身形和低沉的嗓音,瞬间让他回忆苏醒了。

    “项雷?”

    项雷眉毛微挑,但脸上神情依旧淡淡的,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你今晚住这?”

    嘉禾已经尴尬到死了,他感觉到这人好像不是太欢迎他。

    “是,不好意思了。”

    嘉禾坐着,那人站着,就这么站在他不远处,也不过来,也不进屋,突然就不说话了。

    气氛冷到了极点——当然,这是嘉禾自我感觉的。

    “为什么不好意思?”

    嘉禾舔舔干涸的嘴唇,这人的气场太强势,不只是他站自己坐的缘故,总感觉被人从上到下压制的死死的,整个人都像是暴露在X射线下一样。

    嘉禾很久没这么紧张过了,他不知道要怎么往下接话:“嗯……打扰你们了。”

    “不会。”

    这次倒是接的很快。

    他怎么还不走?

    嘉禾内心有些暴躁,面上还要和人客气。

    “还是要再谢谢你们了。”

    又不回话了,嘉禾顺着他的视线到了桌子上的大碗,立马识相道:“那什么,你吃饭了吗?我刚做的,要不要尝尝。”

    项雷收回了视线,淡淡道:“吃过了。”

    嘉禾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他也不是太想和这个人单独相处。

    “那我先进屋了,你早点休息吧。”

    嘉禾抱着碗,逃也似的进了那间毒气室。

    还是没那个勇气关上门,怕被熏死在里面。

    “哎?老大,你怎么回来了?”

    是刘文野回来了。

    “唔,拿点儿东西。”

    “啊,老大,我给你说点儿事儿。”

    刘文野怕嘉禾听见,特意跟着老大出了门,报备了嘉禾住这的事儿。

    “他一病人,我也不放心,我寻思今晚请个假,我先不跟你去场子上了,免得他晚上身体再不舒服。”

    项雷面无表情的盯着刘文野,把他看的直发毛。

    “咋了老大。”

    “你们关系很好?”

    “那可不,老同学了,好多年没见,正好我俩叙叙旧!”

    刘文野一脸兴奋,看的出来是真高兴。

    “我屋子空着,可以借给他住。”

    刘文野愣了:“啊?”

    项雷语气毫无波澜:“大柱不喜欢别人睡他床。”

    刘文野挠挠头,看不出来啊,大柱一糙老爷们心眼儿还挺小,还占地盘呢?

    “你今儿既然请假,就把屋子卫生打扫下吧。”

    “自然自然,老大你不说我也会收拾的。”

    项雷“嗯”了一声,径直往巷子口走去,没走几步,刘文野刚好进了院子,他收了脚步停了下来,往院子方向看了一眼——

    少年揉着脑袋抬起头,眼眸中尽是朦胧之色,白净的脸上还有一道子红印,显得可怜兮兮的。和他对视上的时候猛然清醒了一样,云雾突然散去,傻愣愣的盯着他看了好久。

    ——项雷脖子上的喉结不自觉收缩了一下,低咳了一声,随即收回那种不该有的眼神,大步向前没入了黑暗。

    这边嘉禾坐在门里的小板凳上,紧贴着门,希望能多呼吸一点儿外边空气,怕别人瞧见说他嫌弃屋子,特地黑了灯。

    他看着项雷走了,才放心大胆的去了院子。

    没一会儿刘文野进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篮子。

    “等时间长了吧?我回县城还没进过家门呢,我妈拉着我多说了会子话,饿坏了吧?来,我妈刚烙的饼子,多加了俩鸡蛋呢!”

    饼子还热乎着,一开袋子鸡蛋味儿就飘了出来,给嘉禾馋死了。

    刘文野也是饿了大半天,俩人风卷云残般,吃的渣都没剩,连拌菜的酸甜汁都被刘文野喝了。

    “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

    嘉禾自知是自家菜的功劳,不敢托大,谦虚了几句。

    得知自个儿要去睡项雷的屋子,嘉禾心里一跳。

    “真是项雷说的?”

    “那可不,我家老大说了,大柱不喜欢别人睡他床,让你睡他屋里呢。”

    嘉禾想起那个男人浑身黑压压的气势,像草原上的狼,淡漠,危险。

    睡他的床?嘉禾打了个冷颤。

    刘文野看嘉禾默不作声,疑惑道:“咋,你不想去?”

    “不,不,就这么安排挺好的。”

    开玩笑,他才不去刘文野宿舍。好歹项雷屋子里也没人,那个人就是再可怕,他的屋子也不过是一间睡觉的地方,有什么好怕的?

    因着脑震荡是有可能造成当时的记忆短缺,嘉禾也确实对发生的事有些模糊,俩人闲聊了会儿,这才知道今发生的事的原原本本。

    刘小华母女好不容易逃脱了,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该找谁求救,依稀记得她哥说打算回家投奔一个朋友,是给人看场子的,也是退伍兵,可惜具体的地址她俩谁也不知道,只知道大概的区域。

    没想到这么幸运,正好碰见出来买饭的项雷和刘文野。

    刘文野是刚下火车,他向来不麻烦家里的两个女人,只告诉了老大来接他,老大带他熟悉环境,就碰见了他亲妹妹。

    刘小华嘴快,几下就把事情说清了,先劝刘母回家休息,三个人气势汹汹的就去了集市。

    “后面你就知道了,那群小混混不成什么气候,你放心,以后我罩着你,看他还敢露头试试。”

    “那就承蒙你关照了。”

    “嗨,啥关照不关照的,我就在住着,晚上上班,在豪门夜总会看场子,你随时找我就行。不过你也快开学了吧?考的哪的大学?近不?”

    嘉禾露牙一笑:“没考上。”

    “不可能!”刘文野大叫,“你初中可是第一名啊?”

    “这有啥的,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初中跟高中这都多少年了,人是会变的。”

    刘文野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没考……不说了不说了,你还病着,早点休息哈。”

    嘉禾倒是无所谓的样子:“我觉得卖菜也挺好的,指不定也能卖菜卖发达呢?”

    刘文野哈哈一笑:“那行,等你发达了,照顾照顾老同学。”

    嘉禾煞有其事道:“那肯定,菜给你管饱。”

    刘文野身上还有任务,得去收拾屋子去,又因为嘉禾病着,不让他帮忙。

    嘉禾自然只能回屋睡觉,要踏进项雷的屋子,这心里还真有点儿说不上来的感觉。

    屋子很简洁,单人床、地上的小矮柜子、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再无他物。床单一丝不苟铺开,连丝褶皱都看不见,书桌上的书整齐的码在架子上,整个屋子跟他的主人一样,透露出一种硬朗、不近人情的味道。

    刘文野说过,他们都是退伍兵,怪不得,军人应该在部队里被训练过,只是没想到出了部队,还能如此保持,到让嘉禾对他刮目相看。

    嘉禾精神确实也乏了,睡别人的床也就没脱衣服,把鞋蹬了,也没盖被子,几秒钟就呼呼大睡了,丝毫没有认床的意思。

    不过这床,可真硬啊。

    

    作者闲话:

    “硬吗?”

    “硬。”

    “哪个更硬?”

    “????”

    (我在讲什么骚话哈哈哈,周五快乐,加班的,补课的,写作业的也快乐~长章送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