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章 侠骨仁心

章节字数:4106  更新时间:19-08-14 20: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州双雄是江南武林有名的豪杰之士,兄弟二人姓陆,哥哥叫陆廷飞,弟弟名陆廷龙。他们二人的府邸紧紧相连,占地足有十几亩之多,府内有几十名家丁、丫环侍侯,这几年兄弟二人已很少在江湖中行走,多是在家享着清福,偶尔的在府邸接待下来访的江湖人士。

    他兄弟二人平时待人和善,平常与周边居民也相处甚是融洽,谁也没怀疑过他们真正的身份,所以苏州府衙官差也没有去留意过他们的一举一动,谁都想不到他们是燕王派在苏州的奸细。

    这日,铁震终于赶到陆氏双雄的府门外,敲了门点名要见陆氏兄弟,家丁知道二位老爷平常也常有江湖来客拜访,忙进去通传。

    不一会,家丁过来请铁震进内,穿过了府邸的院子才到了府内的正厅。

    陆氏两兄弟正坐在正厅的主坐位子上,见到铁震进来了,忙起身相迎,大哥陆廷飞问道:“一眼瞧见阁下便知是江湖中人,今日大驾光临敝府,我兄弟二人实在是荣幸得很,但请恕在下眼拙,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弟弟陆廷龙却注意到了铁震背上缚着的那把宝剑,见那剑柄上纹有一条极是逼真的青龙,不由得大惊道:“飞龙剑?难道阁下就是名满天下的第一剑客‘一剑飞天’铁震铁大侠?”

    铁震道:“正是在下。”

    陆廷飞大惊道:“在下真是眼拙,竟然不识得天下第一的当世大侠,看来这些年是白在江湖中混了。铁大侠竟然亲临敝府,我兄弟二人实在是三生有幸。来,来,铁大侠快请坐。来人,快去沏上最好的茶来。”

    陆氏兄弟忙将铁震迎到宾客位子坐下。很快家丁端上茶来,陆氏兄弟向铁震敬了杯茶,大哥陆廷飞问道:“铁大侠乃当世高人,平日里江湖上的人都难得见到您的侠影,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您亲自来见我兄弟二人,想必是有甚么事关系到我兄弟二人吧?有甚么事铁大侠尽管直言,我兄弟二人只要能办到的,必全力以赴。”

    铁震道:“陆氏双雄果然仗义,难怪在江湖中侠名远扬,铁某佩服!”

    陆氏两兄弟忙谦虚道:“铁大侠过奖了,比起铁大侠在江湖上的侠名,我兄弟二人差得远了!”

    铁震道:“铁某今日冒昧来访,的确是有事要找二位,铁某人心中有一疑惑,特来请二位帮着释疑。”

    陆廷飞问道:“哦?铁大侠还有不明白的事情需要问我兄弟二人?好,铁大侠有何事要问,只管说来,只要是我兄弟二人知道的事情,我兄弟二人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铁震道:“好,如此铁某便直接说了。二位在江湖中向来行侠仗义,为人光明磊落,铁某只是好奇二位是如何识得燕王手下的大将朱能,与燕王朱棣又是何关系?”

    陆氏兄弟震惊不已,心想他们与朱棣和朱能之间的关系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得知的?看来这铁震果然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大哥陆廷飞道:“铁大侠真乃神人也,既然铁大侠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多年前我兄弟二人武功未成之时,受到仇人追杀,差点丧命,幸得燕王殿下路过救下我二人。燕王殿下于我二人有救命之恩,我二人当誓死效命于燕王。朱能当时还是燕王殿下手下的一名副千户,我兄弟二人与朱能都是性情中人,正是兴趣相投,遂结为至交好友。”

    铁震道:“原来如此,受人大恩理当报答。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若是朱棣要你兄弟二人做有悖江湖道义之事,要你们杀不该杀之人,你们又当如何?”

    陆廷飞道:“燕王之命不可违,若是他要我们杀谁,我们便只好杀谁。倘若被杀之人确是不该杀之人,我兄弟二人便以命偿命,以死赎罪!”

    铁震叹道:“陆氏双雄果然是忠义之士!铁某从心里佩服。”说罢从怀里掏出朱能写给他们的信交与陆廷飞。

    陆廷龙凑了上前看信,兄弟二人看罢,叹道:“这一天始终是来了!看来铁大侠此行的目的是要阻止我二人行事吧?”

    铁震道:“二位都是侠义中人,铁某想请问二位,姚善主政苏州这么多年,官品如何?”

    陆廷飞道:“一代廉吏,一心为民,不愧有青天美名!”

    铁震道:“二位为了报答朱棣的救命之恩,便忍心杀了这样的好官?”

    陆廷飞道:“我说过燕王之命不可违,燕王既命我兄弟二人将黄子澄、姚善二人杀之,我二人惟有遵命行事。姚善是个难得的好官,杀他之后,我兄弟二人必自杀以谢罪。”

    铁震道:“我知道二位忠义,但忠义也分小忠和大忠,效忠于个人是为小忠,心存天下百姓方是大忠,杀一个百姓心中的青天,便是有负于天下百姓,实为天下之共贼!还望二位三思而后行。”

    陆廷飞道:“多谢铁大侠的好意相劝,但我二人不知道甚么是大忠大义,我二人此生只知效忠于燕王,便是为天下之共贼也在所不惜。”

    铁震知道无法劝动他二人,只好道:“铁某既然插手了此事,就不会由着你二位去杀姚善,不要逼铁某出手。”

    陆廷飞道:“久闻铁大侠剑法无双,飞龙剑当世神兵,我兄弟二人能够死在飞龙剑下,倒也死得值了!”

    铁震道:“在下这么多年早已不用剑,带着飞龙剑在身,只不过是因它是铁某最心爱之物。”

    陆廷飞道:“我兄弟二人武功虽然不济,但铁大侠不用剑便想阻止我二人,未免太看不起我兄弟二人了吧?”

    铁震道:“非是在下狂妄,当今天下还没有几人能令铁某出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武功练到一定境界,飞花落叶皆能伤人性命。”

    陆氏兄弟知铁震所言非是狂妄托大,心内大惊,知道铁震的武功已达巅峰化境,他兄弟二人联手纵是兵器在手也远非他对手,陆廷飞道:“能够死在铁大侠手上,亦是一件荣幸之事。请,就让我兄弟二人领教下铁大侠的武功。”

    陆廷飞命家丁取来二人的兵器,陆氏双雄使得是九环大刀,刀背厚重,整个刀足有二十斤重,看来兄弟二人的力气颇大。

    陆氏双雄将铁震请到院子的空旷处比试,铁震让他二人先自出招,陆氏双雄也不客气,当下提刀双双攻向铁震,二人脚下的速度甚快,大刀向铁震砍去,眼见大刀即要砍中铁震的胸口,铁震一闪身,身形如同鬼魅般闪开,轻易的避开了砍来的大刀。

    陆氏双雄一刀落空,忙变了刀法招数,改为左右夹攻铁震。铁震此时竟不闪避,两手分别向砍来的大刀抓去,他以血肉之手去抓大刀,莫不是疯了?

    哪知他的两只手快要触碰到大刀的时候他突然瞬间用两手手指在两把九环大刀的刀面上用力一弹,劲力全贯注在手指之上。陆氏双雄突感握刀的手虎口震痛无比,手中无力,大刀脱手掉在地上。陆氏双雄沮丧无比,败得是一败涂地!

    陆氏双雄心灰意冷道:“我们败了,铁大侠给我们一个痛快的吧!”

    铁震道:“二位都是英雄豪杰,是难得的忠义之士,铁某从不杀好人!”

    陆氏双雄惨然道:“铁大侠不愿杀我们,但我兄弟二人却无颜苟活世上。既然无法完成燕王之命,惟有一死谢罪,燕王救命大恩只有来世再报了!”说罢竟双双用掌劈向自己的天灵盖,双雄双双毙命。

    铁震阻止不及,心中惋惜不已,自觉有愧双雄,毕竟他二人身亡因他而起。铁震见二人死去,知朱棣派不了陆氏双雄还会派其他人去杀黄子澄、姚善二人,惟今也只有通知黄、姚二人知晓朱棣的阴谋,要他二人加强防范才是,想至此,他急急出了陆府直往苏州府衙而去。

    夜已很深,苏州府衙的后衙书房内依旧在亮着油灯,苏州知府姚善还在灯下批阅着公文,心中想的还是白天招募兵勇的事情。

    铁震飞身入了衙内到了书房窗前,轻轻的用手指捅破了窗纸露出一个小洞来。铁震透过小洞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书房内坐着一中年人,长须飘飘,他穿着朴素的灰布衣,见他面带愁容,眉头紧锁,正在书案上看着公文,又似在思索着什么。

    铁震心道:“此人想必就是苏州知府姚善姚大人,深夜至此,他还没有休息,依旧在操心着公事,果然是勤于政事的好官。”

    书房内的姚善突然抬起头来,凝神的望着窗口处好一会,大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铁震大是吃惊,没想到自己的动静声音极小,居然能被房内的姚善察觉,这姚大人实在是不简单!铁震索性推开房门进了内,道:“在下深夜冒昧前来打扰,耽误了大人办公实在是报歉。”

    姚善端祥了来人一会,见来人面貌慈祥,并无杀气,心里放下心来,道:“阁下能在我府衙内来去自如,想必是江湖中的高人?”

    铁震道:“姚大人好眼力,在下正是江湖中人。没想到姚大人一介文人,竟然也深藏武功,了不起,了不起!”

    姚善道:“老夫早年曾有幸随江湖高人学得一招半式,谈不上有多高深的武功。倒是阁下,想必是江湖中很有名的人物吧?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铁震道:“姚大人也对江湖中的事知道一二?”

    姚善道:“老夫虽身在公门,但平日里喜结交朋友,认识的江湖朋友也有不少,所以对江湖中发生的事也知道一点,江湖中有哪些鼎鼎大名的人物老夫也知道听说过不少。”

    铁震道:“原来如此,那在下就坦言相告了,在下铁震,不知姚大人可曾听过在下的名字?”

    姚善听到铁震的名头,忙起身走了上前,拱手施礼,喜道:“原来是名满天下的一代剑侠铁大侠,老夫失礼了,恕罪,恕罪。”

    铁震拱手回礼,道:“姚大人客气了,铁某深夜来访,实在是有大事相告于姚大人。”

    姚善惊道:“是何大事,竟劳烦铁大侠亲自前来?”

    铁震从怀里掏出那封朱能写给苏州陆氏双雄的信来交与姚善,姚善看罢,怒道:“朱棣狗贼,明里奈何不了老夫,竟派杀手来暗杀老夫,真是卑鄙小人。没想到苏州双雄竟是朱棣派在苏州的奸细,看来是老夫大意了。”

    铁震道:“苏州双雄乃是难得的忠义之士,他们因为朱棣曾救下过他二人的性命才会听命于他,但双雄也知道姚大人是个难得的好官,他们是左右为难,朱棣的命令难以违抗,而大人这样的好官也杀不得,他们二人最后竟然选择了自杀,实在是令人惋惜,佩服。”

    姚善听罢,叹道:“苏州双雄陆氏兄弟,壮士也!”

    铁震道:“陆氏兄弟既死,想必朱棣还会派其他的杀手来刺杀大人,铁某这才来告知大人,望大人加强防备,不让刺客有可乘之机。”

    姚善向铁震深鞠了一躬,道:“铁大侠高义,老夫感激不尽!老夫有一不情之请,还望铁大侠答应。”

    铁震道:“姚大人请说。”

    姚善道:“铁大侠武功盖世,若是能助老夫一臂,相信必能将朱棣叛军杀个片甲不留。待平定叛军,铁大侠就是朝廷的功臣了。”

    铁震忙推脱道:“请恕在下不能从命,在下志不在当官,江湖草莾之辈,闲云野鹤惯了。再说朱棣与当今皇上之争实为他朱家自己的事,铁某犯不着去管这闲事。此番前来相告于大人,实是因为大人是个好官,在下不忍看到像大人这样的好官被害,这才破例管上这事。”

    姚善知道铁震的心意,不再强求,只好道:“那好,如此老夫也不勉强了,哪日铁大侠能够回心转意,望随时来找老夫。”

    铁震拱手道:“多谢大人抬爱,此间事已了,铁某也该告辞了,就此别过,珍重。”

    姚善拱手道:“铁大侠也是。”铁震出了房门飞身而去,姚善出来望着他的身影离去,长叹了口气回了书房。

    

    作者闲话:

    喜欢历史武侠的朋友多多关注,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