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一路凶险

章节字数:4632  更新时间:19-08-14 22: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铁震等人所行的一路上全是哀鸿遍野,哭声不断,过往灾民口中哭诉的尽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惨遭遇。

    铁震所料果然不错,很快便有近百骑兵追赶而来,为首者是位将军,看他目光烁烁,必然是身怀武艺,是个久经战阵的人。那将军喝道:“你们这一群人是干什么的?”

    铁震道:“大官老爷,瞧您满脸的慈祥,就可怜可怜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灾民吧。您大发慈悲,赏口饭给我们吃,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那将军道:“听起来倒是蛮可怜的,我问你们,你们是哪里来的灾民?”

    铁震心道:“这将军果然是个厉害人物,他是想从说话口音当中发现什么,看来我可不能随意胡编了。”

    铁震道:“不瞒大官老爷,我们这一群人都是应天府的人,只因战事连连,朝廷到处抓男丁,打仗可是要死人的,所以我们也只好逃了出来,落难至此。”

    那将军道:“原来是这样。”心下又想:“纪纲纪大人通令全国,任何可疑之人都不能放过,这群难民既然是从京城逃出来的就更不能轻易的放过了,宁可错杀了他们,也不能让自己背上渎职的杀头之罪。”

    那将军笑道:“很好,原来你们是从应天府逃出来的。”他突然一改笑脸,喝道:“来人,给本将军拿下这群反贼。”

    官兵们纷拥而上,围住了铁震等人。

    铁震心想:“若是任由他们押了回去,那可就死路一条了,既已到此地步,不如放手大开杀戒,将他们统统杀尽。”

    铁震大声叫道:“乡亲们,官兵不给我们活路,我们跟他们拼了。”他自己先自动手,看似笨拙的打法,实则暗藏高深的武功招数。

    锦衣卫们听到指挥使铁大人的命令,一齐动上了手。铁震冲上前便去拉住那将军的脚,实在像极了泼皮无赖打架。

    那将军见状,忙提刀直砍向铁震的右肩。

    铁震大叫道:“不好了,官老爷要杀人了。”说话同时,左手不知以何手法硬是夺下了那将军手中的大刀。

    那将军恼羞成怒,喝道:“果然是群反贼,那就休怪本将军大开杀戒了。”

    铁震拿着刀一阵乱砍,毫无章法可言,竟然逼得那将军从马上跳了下来全身心的应付,但却还是只有招架之力,而无半点还手余地。

    铁震假装累得气喘吁吁,手撑着刀歇了一会,那将军缓过气来,使出太祖长拳,倒也打得虎虎生威。

    铁震连连踉跄后退,一个不小心摔了个跟斗,手中的刀顺着飞了出去。说来也奇,那大刀竟直飞向那将军直插向他的胸膛,大刀飞去的速度极快,那将军闪避不及,大刀穿胸直入,顿时他的胸前喷出一道血来,他的眼睛瞪得圆圆,眼神里尽是惊愕。

    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他至死也不明白他怎么就会死在一个不会武功的难民手上。可是他若是知道这个难民竟是名满天下的当世第一高手铁震,那么他死得也算其所了,也能瞑目了。

    官兵中一骑兵正提刀砍向稍远处的建文帝朱允炆,铁震右脚踢出一块石块,石块飞速飞向那名骑兵,正中那骑兵的脑门,那骑兵被飞石打中当场脑袋流血落马而亡。

    那不远处的建文帝见状吓出了一身冷汗。

    铁震飞身过来,双手扶住了建文帝,道:“应能,让您受惊了。”

    建文帝道:“若不是你即时救我,此刻我已然成为刀下亡魂了。”

    这时近百名官兵全数被锦衣卫们歼灭,所幸锦衣卫们无一人死伤。众人过来拜见建文帝,道:“臣等保护不周,令皇上受惊了。”

    建文帝忙叫他们起身,又问铁震道:“铁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铁震道:“后面必然还会有追兵赶来,我们得快马兼程的赶路。”

    众人骑上了官兵们的马匹,几十人策马奔逃。突然听到身后“啪”的一声响亮,铁震等回身看去,只见空中腾起了一团烟雾,原来近百名官兵当中竟还有人没死透,临死之时还放出了连络用的烟雾信号。

    铁震大叫的一声:“不妙。”他对众锦衣卫道:“追兵马上便会赶来,我们得想个应对之策。”

    众锦衣卫道:“全凭指挥使大人吩咐。”

    铁震道:“待会追兵若是赶来,若只有小队人马,我等务必要在顷刻间将他们全部杀死,以免时间拖的长了又有追兵赶来增援。若是来的是大队官兵,那就由我假扮成皇上,将大队人马引开,而皇上就由几名锦衣卫兄弟护送设法先行逃离,到时铁某人再设法与皇上会合。”

    建文帝道:“铁卿这么做那你自己不是很危险?朕不能因为要保全自己的性命而不顾铁卿的生死啊,朕绝不答应你这么做。”

    铁震心中感动,笑道:“皇上大可放心,纵是千军万马杀来,臣也能全身而退,只要皇上安全了,臣便无后顾之忧了。”

    建文帝见铁震说的轻松,知他武功盖世,所言不假,也就放心答应了。

    铁震又与锦衣卫们商议具体的应敌之策,商议好后,这才继续策马赶路。

    追兵过了一个多时辰果然杀到,这次来的竟有四、五百人之多。为首的将军生得高大櫆梧,满面虬髯,目露凶光,他脸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更显得他狰狞可怕。他身披黑色披风,穿着盔甲,手执长长的软鞭子,极是威风。

    “刀疤”将军大声喝道:“一群不知死活的反贼,竟敢杀我官兵,连本千户手下的百户也敢杀了,真是无法无天了。”

    铁震道:“原来是小小的千户,官威倒是不小。”

    那“刀疤”千户道:“大胆反贼,好大的口气,竟敢跟本千户如此说话,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史俊是什么人物,就是这的县太爷见了本千户也要上前鞠躬行礼。知府大人也要给我三分薄面。”

    铁震怒道:“好大的官呀,小小千户只不过区区六品小将竟敢在我面前放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史俊怒不可遏,道:“岂有此理,竟敢藐视本千户,我非亲手宰了你们这群逆贼不可。”他人飞身下马,手中的长鞭甩出去直打向铁震。

    锦衣卫们忙上前挡在铁震身前,一锦衣卫手抓住鞭子,叫道:“快,护驾,护驾,保护皇上。”说话时已用力夺下史俊的长鞭。

    铁震怒道:“小小千户,竟敢如此大胆,朕非灭了你九族不可。有谁不怕死的尽管上来,朕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子。”

    几百名官兵闻言忙都勒住了马缰,史俊冷笑道:“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反贼,竟敢冒充当今皇上,真不知道你们有几个脑袋可以砍?”

    铁震喝道:“大胆,朕乃当今皇上建文皇帝,你小小千户竟敢质疑朕的身份,所有官兵听着,给朕拿下这个不知死活,欺君犯上的逆贼,朕给你们人人加官封赏,今后功名富贵享之不尽。”

    史俊听他自言乃是前朝皇帝建文帝,心中窃喜,心想若是能活捉这位建文皇帝,那自己便是永乐朝的第一大功臣了,到时候封王封侯都不为过,荣华富贵那是享之不尽,也可光宗耀祖了。

    史俊大声道:“诸位将士们听着,朝廷已颁下全国通缉令,缉拿建文旧朝的叛逆。锦衣卫指挥使大人纪纲纪大人有令:凡是活捉自称建文皇帝者,赏黄金万两,官封一品,位居王侯。凡擒杀者,赏白银万两,连升三级官职。所有参与逮捕建文旧朝叛党的人都有功有赏,诸位还要犹豫什么,还不拿下这个自称建文皇帝的人?”

    功名利禄之下谁不拼命,四、五百名将士争先恐后的提刀、执枪直逼铁震而来,谁都想要活捉到这个建文皇帝立下头功。

    铁震大叫道:“这群人要弑君造反了,快,快,快为朕护驾。”

    锦衣卫们护着铁震杀开一条血路,追兵穷追不舍,谁都不想错过这立功的好机会。

    铁震由近二十名锦衣卫护着往西北方向逃命,剩下四名锦衣卫护着建文皇帝和王钺。

    建文帝看着官兵追着铁震远去,自己这才安全无事,叹道:“铁卿舍己救朕,朕好生愧疚,但愿他能平安无事,不然朕········”说罢竟自哽咽落泪。

    王钺道:“皇上且放宽心,铁大人才智过人,武功盖世,相信他一定能安然无恙。”

    建文帝心中稍安,由四名锦衣卫护着继续北上鞑靼。

    铁震等人将追兵引至十数里外,这里荒草一片,远近不见人烟。铁震一声令下,近二十名锦衣卫全部勒住马缰停下。

    铁震大声道:“兄弟们,既然这些官兵不知死活,那咱们便成全了他们,将他们杀个干干净净。”

    铁衣卫们道:“一切全凭大人指挥。”铁震放低了说话声:“待会你们出手,我在马上静观其变,必要时我会暗中施以援手帮助。”锦衣卫们点了点头。追兵很快赶上,将他们围住,史俊笑道:“你们是逃不出本千户的手掌心的,还不束手就擒,免得枉送性命。”

    铁震怒道:“一干不知死活的逆贼,胆敢对朕如此无礼,还想着要弑君,来人,给朕杀了这些个逆贼。”

    锦衣卫们拔出了刀和佩剑与官兵拼上了。官兵虽然人多,但终不是武功高强的锦衣卫们的对手。锦衣卫以一敌十,交战之下丝毫不落下风。

    史俊自以为人多势众,居然骑在马上静观打斗。双方杀了近半个时辰,锦衣卫们毕竟人太少,渐呈败迹,眼见很快体力不支撑不下去,见此状史俊更是得意满满,望着铁震不怀好意的一直奸笑。

    铁震见部下即要落败,他手指轻弹间即有好多的官兵兵器莫名的抓不住了而落地。锦衣卫们缓过气来,逐渐的扭回败势,又稍占了上风。

    史俊自然怀疑不到是那位不会武功自称是建文帝的人,这下他开始先自慌了,右手一探,从怀里抛出一把东西向一锦衣卫掷去。

    铁震何等眼力,眼见暗器即要打到那名锦衣卫身上,他右手向马下一探,手中抓了一把烂泥,这一过程便在电光火石之间,烂泥抛出刚好打落了暗器。

    史俊莫名不解,心道:“再这样下去吃亏的反倒是我们了,正所谓擒贼先擒王,我只要拿住了这个自称是建文皇帝的人,其他人还不束手就擒?”心思打定,他纵马直逼向铁震,手里长鞭甩出,直击铁震的面门。

    铁震何等人物,他假装慌张了把头一撇,轻易的避开了这一甩来的鞭子。他“慌张”之下人从马背上栽了下来,就地几个打滚缠住了长鞭。

    史俊使出全力往回收鞭,硬是拉不动。铁震突然向外滚开逃脱了鞭子的束缚,史俊却收力不及,从马背上跌落下来在地上连滚了好几圈。

    铁震笑道:“千户,千户,摔在地上,痛得直哭。”

    史俊听得他嘲笑言语,肺都快气炸,他何曾受过今日这等耻辱,愤怒之下鞭子如毒蛇般直打向铁震身上各处要害,此同时,他左手一掏,又从怀中挥出一把暗器直打向铁震。

    铁震心道:“堂堂一个千户竟专门使这下三烂的暗器,铁某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袍袖一挥,暗器竟回身飞向史俊,同时铁震右手轻轻一拿便抓住了甩来的长鞭,只微一使力长鞭便从史俊手中脱出。

    史俊惊魂尚未定,突然眼前亮光一闪,他跟着连声惨叫,原来所有暗器全打在他的脸上,此时他的脸像极了刺猬。

    史俊痛得直入心肺,心里却在此时雪亮明白过来:“这人深怀绝技,武功深不可测,他绝不是什么建文皇帝,但他既自称建文皇帝,那他想必一定知道真的建文帝的下落。唯今之计也只有请派援手,方能逮住此人,逼问他建文皇帝的下落。”思定好计策,他忍痛迅速的又从怀中掏出一物抛向空中。“啪”的一声一团烟雾笼罩了半边天。

    铁震暗叫不妙,心中后悔:“铁某人只顾着拖延时间好让皇上尽量安全,却不料这刀疤千户竟识破了我的身份,如此一来后面追兵必然会更多,皇上岂不更危险?早知这样,铁某一上来便毙了他,唯今只有将这干官兵尽数杀尽,尽快找到皇上才是。”

    铁震大喝道:“全都拿命来。”身影闪动,快若鬼魅。顷刻间史俊先自毙命。史俊他自己都没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那活捉建文帝立大功的美梦就只有留待阴朝地府去做了。

    铁震杀意既起,挥手投足间便有许多官兵顷刻间丧命。这时所有的官兵都吓破了胆,见到千户大人稀里糊涂的便死了,他们所要捉拿的所谓建文帝就像变了个人,突然之间就在瞬间杀了十多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开始纷纷调头逃命,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锦衣卫们乘势砍杀,瞬间官兵们所剩无几,面对满地的官兵尸体,看着剩下的官兵拼了命的逃跑,铁震一时不忍心再下杀手,道:“让他们走吧。”

    一锦衣卫道:“大人,万万不可留他们活口逃走,那样等于是要咱们自己的性命。一旦他们逃回去必然引追兵前来追杀我们,更有可能引来朱棣大军的追捕,我等生死是小,但若是连累到皇上,那我等就是大明的罪人了。”

    铁震心里一颤,他没有考虑到这严重的后果,经这名锦衣卫点醒,才狠下心来,道:“杀,一个活口都不许留。”他飞身直追逃兵,挥掌之下剩下的逃兵全数丧命。这时敌兵援军尚未赶来,铁震略微松了口气,命锦衣卫们策马逃离此危险是非之地,寻着建文帝而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