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愤而援手

章节字数:5331  更新时间:19-08-15 07: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铁震等人策马两个时辰有余,终于来到了一个小小的集镇上。奔波拼杀了一天,大家都又累又饿,商议之下只好冒着风险进客栈先饱吃一顿再说。

    铁震将众锦衣卫分成四批,分别先后进了一家客栈,挑了不同位子的四张桌子坐下。

    铁震暗里观察了下客栈内的所有客人,看看有没有可疑之人。这一观察他留意到了对面桌上的一位年轻姑娘。那姑娘独自一人坐在一张桌子上饮酒,桌上放着几碟小菜。瞧她模样甚是清秀,十八、九岁光景,淡妆素抹,没有刻意的打扮自己,她的穿着更是朴素,几近寒碜,粗布裙上没有绣一朵花儿,但她的腰间却佩了一柄剑。

    铁震心道:“这姑娘也是习武之人?”再暗里细看之下,只见她双眼发亮有神,精气十足,见她饮酒如同男儿般豪爽,更胜过七尺男儿,铁震心道:“这姑娘果然会武功,而且功夫必定不弱,铁某差点看走眼了。瞧她一介女流,竟喝酒这般的痛快,真乃女中豪杰!若在平日,铁某人少不得要交一交她这样的朋友。”

    铁震等急急的吃着饭,不敢多耽搁在客栈,饭刚吃饱,正要起身结帐,门外突然一阵喧哗,来了许多的官兵,有好几十人。

    为首一人拔刀进了客栈内,大声道:“所有人等不得离开客栈半步,军爷我要细细的盘查。”

    掌柜的忙上前小心的问道:“军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那官兵一把推开了掌柜,喝道:“多嘴,军爷我怀疑你们客栈里进了反贼奸细。来人,给我一个一个的查仔细了。”

    这为首官兵首先留意到腰间佩有利剑的那喝酒姑娘,见她腰佩利剑,上前问道:“姑娘,你一个女子,为何佩有利剑?是不是反贼奸细,快快从实招来?”

    布衣佩剑少女道:“如今兵荒马乱的,小女子带着一把剑防身,怎么就成了反贼奸细了?”

    那为首官兵道:“休得狡辩,总之本百户怀疑你就是反贼奸细,跟我们去衙门一趟吧!”

    那布衣佩剑少女冷冷道:“我若是不跟你走呢?”

    那为首百户怒道:“你敢拒捕?看来你果然是反贼奸细,好,既然你公然拒捕,就休怪本百户不客气了。”

    那百户当即拔刀要缉拿她,那少女突然起身,以迅雷之势用右手扣住了那百户要拔刀的手腕,那百户手腕被她拿住,只疼得他“哇哇”痛叫不已,冷汗直冒。那少女右手用力抓住那百户的手向后使劲的一甩,那百户整个身体甩出老远,那百户跌在地上又是一阵痛叫。

    那百户朝下属怒叫道:“还看着干嘛?来人呀,给我拿下这反贼。”

    几十名官兵上前围住了那少女,大家都见识到了她的身手不凡,一时之间却没人敢先自动手。

    那少女道:“好啊,想不到本姑娘竟然莫名其妙的成了反贼了,既是如此,各位军爷还不赶快拿下本姑娘立功领赏?”

    一兵壮着胆子道:“女贼,你已被我们包围,还不赶紧得束手就擒,否则········”

    那少女道:“否则怎样,本姑娘倒要看看你们能把我怎样?”

    那兵支支吾吾道:“否则,否则········你就是死路一条。”

    那少女又说的一声“好”,身形闪动,剑影划了一道圈。等在场所有的客人反应过来,她已坐回原位,而这几十名官兵的上身衣服竟被划得稀八烂,简直比乞丐还要糟糕。

    官兵们狼狈至极,恼羞成怒的拔刀就要砍向那少女。

    那少女说的一声:“慢着。”官兵们又停住了脚步不前,那少女接着道:“划破你们的衣服只是给你们小小惩戒,难道要逼本姑娘在你们身上刺几个窟窿不成?”

    官兵们惊得退后了几步,这姑娘出手之快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让人害怕,听了她的这番话,所有人都不敢再上前。

    那少女喝道:“还不快滚?”

    几十名官兵吓得赶紧退出了客栈,但不到顷刻间,客栈外又闹哄哄一片,很快客栈内又进来了好多的官兵,外面还有不少官兵把守着。那适才被打的为首百户毕恭毕敬的陪着一身穿白色长袍,手执长剑,身材高大,样貌俊朗的留有一小撮胡须的人进来。

    铁震仔细注意到这英俊年轻人,心道:“这里所有的官兵都对他恭恭敬敬,这人的官职定是不小,瞧他年纪不过三十出头,但看他烁烁有神的眼睛,气势不凡,武功定也不错,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这英俊年轻人眼光一扫客栈内所有人,竟然盯住了铁震,心中暗想:“此人中气十足,气定神闲,武功绝不在我之下,会是什么来头?小小客栈居然卧龙藏虎。”

    那为首百户指着那少女道:“禀指挥使大人,这女子就是反贼,适才她公然拒捕,还打伤了我们不少官兵,大人,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那指挥使大人这才注意到那少女,淡淡道:“小小一个集镇,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客栈居然藏着高手,好不简单,姑娘师出何门,还望相告,免得本指挥使误伤了好人。”

    那少女道:“本姑娘师承何门用得着告诉你吗?怎么着也得看看你有何本领,看你够不够资格问我的来历。”

    那指挥使笑道:“好,那本指挥使便领教一下姑娘的武功,看看够不够格。”他说话间长剑已然拔起,直刺向那少女。

    那少女矮身避过,知道面前对手非比寻常,再不敢小觑,也拔剑相拼。

    那指挥使好剑法,倾刻间已向那少女刺出十多剑,每一剑都刺向她身上的要害处,这位指挥使大人显然是要置那少女于死地。

    那少女也是艺高人胆大,面对敌手凌厉的剑法竟毫不慌乱,每次都能惊险的避开刺来的剑,差得分毫便要中剑受伤了。

    铁震虽然佩服他二人的武功,心里却是吃惊不已:“这将军的剑法路数怎么是南宫世家的绝技‘追星赶月’?他和南宫世家有甚么关系?南宫世家乃是江南两大武学世家之一,这将军的剑法已得其精髓,难道他是老庄主南宫灵的亲传弟子?但南宫灵素来不愿与朝廷打交道,他的弟子怎么可能又在朝为官?这将军的剑法确是‘追星赶月’无疑,想必这当中必有不为人道的秘密。而这少女的武功更是了不得,她小小年纪竟能与南宫世家的弟子打成平手,瞧她的剑法路数像极了一个人,但这位前辈早已绝迹江湖二十余年,而二十年前她便已年过古稀,算来如今已近百岁了,难道她还活在世上?二十多年前的江湖第一奇人‘无忧仙子’真的还在世上?不错,这少女的剑法便是从‘无忧仙子’的‘拂尘十四式’中演变而来的,想必她是因为某种机缘拜了‘无忧仙子’为师,这可是旷世奇缘啊。他二人其逢对手,难分胜负,但男女体力毕竟有别,再斗下去这少女气力必然不足,必然败于这将军之手。这将军本来必是冲着我而来,铁某人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少女命丧于此。”

    那将军与那少女拆过百余招仍不分胜负,不免都暗自佩服对方的武功,只听那指挥使道:“小小丫头竟能接住本指挥使这么多招,倒是了不起,但你既是反贼,就休怪本指挥使手下不留情了。”

    那少女嗔道:“休得啰嗦,本姑娘虽也佩服你的武功,但朝廷鹰犬本姑娘平生最是痛恨,休想教本姑娘饶你一招半式。”

    那指挥使大笑道:“好大的口气,教你见识见识我纪纲的真本事。”

    铁震乍听到“纪纲”二字,杀机不由生出,眼中怒火快要喷出,几乎忍不住马上要出手杀了纪纲这贼厮。

    你道铁震为何如此仇恨这纪纲,原来纪纲自接任朱棣任命的锦衣卫指挥使以来便乱杀无辜,残害忠良,不少建文朝旧臣都是死在纪纲手里,而方孝孺、铁铉二人也是惨遭纪纲的直接杀害。正是仇人相见,份外眼红,铁震此刻恨不能生啖其肉。

    只是他此刻要以大局为重,知道对方来的人各个武艺高强,极有可能都是纪纲亲点的锦衣卫精英。对方人数不下五十,要一举歼灭倒也不容易,拼斗之下自己的手下人必有损伤,需想个万全之策,攻敌以不备。

    铁震向部下锦衣卫们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借机捣乱,分散敌兵的注意力,一锦衣卫明白了铁震的意图,当下他假装害怕发抖,手中的碗筷乘势飞了出去正向一兵脸上打去。

    那兵惊慌之下本能的要闪开,但终究还是慢了半步,瓷碗从耳边擦过,一只左耳已然鲜血淋淋,那兵吃痛叫的一声,不免大怒,冲了上前一把揪起那名锦衣卫。

    那锦衣卫“啊哟”的一声,大叫道:“军爷饶命,军爷饶命。”

    那兵怒道:“岂有此理,老虎头上你敢拔牙,便教你见识见识军爷我的厉害。”说话间他一个巴掌扇向那锦衣卫的脸上,那锦衣卫左脸顿时印上了一个巴掌印。

    那锦衣卫痛得嗷嗷惨叫,大声道:“军爷打人啊!”惨叫呼喊的同时,那锦衣卫乘那兵不防备,狠狠的向那兵的肚子上踹了一脚,将那兵踢翻在地。

    那名锦衣卫跟着又大叫道:“官爷要拘捕拿人啊,大家伙赶紧的快逃啊!”他自己第一个往门外乱冲,客栈内所有的客人惊慌之下也是往门外乱窜逃跑。

    外面的官兵赶紧的堵住门口拦截,客栈内的官兵也上前围住。铁震再向锦衣卫弟兄使了眼色,锦衣卫们与官兵开始动起手来,官兵们见有人敢反抗拒捕,都恼羞成怒拔刀便砍。

    这时整个客栈乱作一团,惨叫声连连,分不清是官兵们的叫声还是客人们的。铁震乘此大乱之机,身形一闪,向人群中的官兵逼去,只一瞬间数十名官兵顷刻间无声不响的倒下。有几名官兵正要逃出门外,刚跨过门槛,也在瞬间倒下。

    这时铁震的身影已在纪纲身后。纪纲与那少女正杀得难解难分,浑然不知自己大难临头。

    那少女终究是女流之辈,加之年纪尚小,内力修为显不如纪纲,这时她已然累得香汗淋漓,渐处下风。

    铁震乃是当世大侠,为人光明磊落,面对血海深仇的仇敌也绝不做背后伤人之事。这时他大喝一声道:“纪纲,你算得甚么男子汉?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竟斗不过一个小姑娘,你羞也不羞?”

    纪纲被他这一大喝声吓得分了神,只这一刹那,他左肩立马被那少女刺了一剑,顿时鲜血如泉涌染红了整个左臂。

    纪纲忍痛向后跃开,目光盯住了铁震,心里却开始紧张害怕。他故作淡定道:“阁下果然是高人,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铁震道:“杀你的人。”

    纪纲心下发冷,强笑道:“纪某与阁下素未谋面,阁下为何要杀我?”

    铁震正义凛然道:“似你这等大恶之人,天下人人得而诛之。”

    纪纲强自笑道:“这天底下要杀纪某的人多得很,却都反被纪某所杀,可知我纪某人不是那么容易杀得了的。”

    铁震大笑道:“是么?我十招之内便可取你性命,你信么?”

    纪纲听他这么说心里更是害怕,寻思着:“这人究竟是谁,怎的如此自信?纪某自认为在江湖中也算得是个人物,这江湖中人又有谁能在十招内取我性命?”

    纪纲再次暗中打量着铁震,见铁震太阳穴高高突起,双眼如炬,显然内力深不可测。他暗自一一在脑海里想着江湖中有名的那些顶尖高手,又见铁震腰间佩着的那把剑,突然想到了一人,心里更是不由得直发冷。

    他心里想到的那人正是天下第一剑客“一剑飞天”铁震。纪纲也曾耳闻铁震与方孝孺乃是多年至交好友,与铁铉更是结义兄弟,而这二人正是死在自己的手上。倘若眼前这个人真是铁震,那自己真的是大限已到,小命休矣。

    纪纲暗自思索保命计策,表面上倒也沉着淡定,道:“阁下好大的口气,倘若阁下十招之内不能取纪某人的性命,那又如何?”

    铁震大笑道:“倘十招内不能取你性命,便饶你这一次,不过你休想存着侥幸,当今天下还没有几人能从我手中走过十招,便是南宫灵老庄主也不能。”

    纪纲听到南宫灵三字更是心里直发颤。你道是何原因,原来纪纲这人残暴嗜杀,毫无人性,平生也只有师父南宫灵他才有所顾忌,但就在十多天前纪纲回到南宫世家拜见师父,南宫灵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指责他乱杀无辜,残害忠良,实在是有辱师门,纪纲当面悔过,并向历代祖师灵位磕头谢罪。谁知道当晚他竟乘师父睡着不加防备,竟一剑割断了师父的咽喉,可怜一代宗师南宫灵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惨死逆徒之手。而纪纲又将杀师之罪名巧妙的嫁祸给二师兄,结果弄得二师兄身败名裂,全家五口无一幸免,而纪纲不免做贼心虚,每每想及恩师,多少有那么一点愧疚,更害怕他的鬼魂来找他索命报仇。

    铁震说道:“出招吧!”

    纪纲发一声喊,执剑使出“追星赶月”,顿时他的人和剑化作一道影直逼向铁震。

    铁震喝道:“来得好!”只见他身形一闪,右手两指竟向来剑夹去,但听“铛”的一声,接着一声“啊哟”痛叫声,铁震说的一声道:“一招。”

    纪纲的利剑竟被他手指夹断,纪纲感觉虎口震痛无比才忍不住痛叫一声。纪纲惊得脸色惨白,心下害怕无比:“这厮的武功果然名不虚传,只怕我纪纲在他手上连三招也过不了便一命乌呼!我纪纲正年轻,大好的前途和眼前这花花世界岂能甘心就此断送,我该如何才能保住一命?”

    纪纲主意尚未想出,铁震人影已逼向他,说道:“第二招了。”

    纪纲大骇,忙急闪躲开这凌厉霸道的一招,但铁震出手何等的神速,纪纲终究是慢了不少,手中断剑脱手而出,人也如断线风筝般冲破屋瓦直飞而出。

    铁震双脚轻轻一点,朝着屋瓦那道破口飞身而出直逼纪纲。

    纪纲从半空摔落重重的跌在客栈外的地上,一声惨叫,他口中吐了一口鲜血,待想强自起身,怎奈身子竟动弹不得半分,看来他已成待宰之羔羊,唯坐以待毙而已。

    铁震身子轻飘飘地落在纪纲面前,冷冷道:“起来接招吧。要么便自行了断,要么我送你一程。”

    纪纲眼见死到临头,危急关头突然福从心至,他大声道:“慢着,你凭甚么杀我?”

    铁震道:“我这人向来言出必行,你既在我手上过不了十招,那就只有受死。”

    纪纲强自笑道:“你凭甚么说我在你手上走不出十招?”

    铁震怒道:“那便站起来再接我一招。”

    纪纲冷笑道:“乘人之危,算甚么本事。”

    铁震道:“乘人之危?你倒说说我如何乘人之危?”

    纪纲道:“若不是纪某人与那姑娘打斗时耗了不少气力,你十招之内焉能败我?”

    铁震心头一震,心道:“这贼厮好不无耻狡猾,想我堂堂男子汉岂能占人半分便宜,这贼厮虽千刀万剐亦不足泄愤,但铁某此刻却不能杀他。好,天涯海角,纪纲你休想在我手上再活命。”

    铁震道:“好,便饶你这一次。”

    纪纲道:“纪某必铭记阁下今日不杀之恩,他日必定十倍偿还,还请阁下道出尊姓大名。”

    铁震道:“好,也让你明白你的仇人是谁。我就是铁震。”

    纪纲虽然早已猜到,但此刻亲耳听到还是暗自吃惊害怕,说道一声:“后会有期。”人赶紧的强自用力站起,夹着尾巴逃去。

    

    作者闲话:

    喜欢历史武侠的朋友多多关注,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