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劫富济贫

章节字数:3362  更新时间:19-08-15 2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唐赛儿经过几天的辛劳奔走,终于回到了家乡蒲台县。

    家乡的山水依旧,只是阔别六载,昔日的玩伴早已长大成人,再见面时怕是都认不出对方是谁了。想起儿时快乐的光景和当时的玩伴,唐赛儿的一颗心早已飞到了家。

    家乡的小路依稀还记得,顺着小路走她终于远远的看见了自家的屋子,依稀间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显得更加破旧了。

    这时路边有一小伙子扛着一捆木柴从她面前而来,那小伙子甚是热情,见这姑娘长得陌生,放下手中的木柴,道:“姑娘是不是外地人,是要问路么?这儿我最熟了,村子里的人没一个我不认识的。”

    唐赛儿疑道:“你是村里的人?”

    那小伙子道:“哦,我不是,我是邻村林家村的,叫林三。”

    唐赛儿猛一吃惊,端详着眼前之人,问道:“你······你是林三?三哥?”

    那小伙子更是吃惊,问道:“怎么,姑娘你认得我?”

    唐赛儿暗喜,笑道:“我当然认得你,你猜猜我是谁?”

    林三仔细的看了又看,突然高兴的跳了起来,雀跃般开心的叫道:“你是赛儿,你,你回来了。天哪,这可太好了。”

    唐赛儿笑道:“总算你还记得我这个儿时玩伴。喂,林三哥,我家这几年还好么?我娘的咳嗽好了没?”

    林三支吾道:“还,还好,你······你·······”

    唐赛儿心中突然有不祥之预感,急问道:“是不是我家里出了甚么事,林三哥,你快告诉我啊!”

    林三道:“没,没事,都好着呢。”

    唐赛儿知道林三打小是个老实人,平常只要一说谎话就支支吾吾的,她急道:“到底我家发生了甚么事,你快说呀?”

    林三打小一直顺着唐赛儿,不敢再隐瞒,道:“我,我说,婶·······婶子一个月前病死了。”

    好个睛空霹雳,唐赛儿心里陡然的如锥在钻痛,泪水如雨般流下,发了疯似的直往家里奔去。

    林三也顾不得木柴,将木柴丢在地上,跟在她后面追着。

    唐赛儿到了门口推开大门,便见正堂几案上摆放着灵位,她冲了进去,跪在灵位前,只是不停的放声哭泣,却说不出半句言语来。

    她本心中有千言万语要对娘亲说的,她要诉说这六年的思念之苦,讲诉她这六年的习武生活的点点滴滴,然而此刻她却与娘亲天人永隔,纵有千言万语又诉与谁听?正是伤心人断肠,此刻又能用什么来形容她此时的痛苦心情呢?

    林三轻轻的走到她身后,轻拍着她的肩膀,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

    唐赛儿“嗯”的一声,抹了眼泪道:“我没事,林三哥,你快去忙你的去吧,我想一个人好好的陪陪我娘。”

    林三支吾了一阵,道:“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你一路奔波劳累,看来也饿了吧?我········我给你弄点吃的来。”

    林三正要去厨房,唐赛儿道:“不,不用,我不想吃东西。对了,我爹呢?”

    林三道:“大叔去地里看庄稼去了,那······那我去叫大叔回来,你等着啊。”

    林三飞奔着出了屋去往地里。

    唐赛儿跪在娘亲灵位前又不知哭了多久,耳边传来一苍老凄凉而又熟悉的声音:“赛儿,你回来了?是你么,这是真的么?阿爹不是在做梦吧?”

    唐赛儿听到声音,猛然回头,见来人正是分别六年的老父亲,乍一见到爹爹,看他两眼深陷,布满血丝,额头上皱纹一条条的清晰可见,头发胡须皆已花白,身子瘦骨嶙峋,背也驼的像一张弓。

    唐赛儿见到爹爹这般模样,心酸难过,爬过去抱住爹爹的双脚,哽咽道:“女儿不孝,没能在你二老身前尽孝,连娘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我猪狗不如,枉做你们的女儿。”

    唐父抚着唐赛儿的肩膀,柔声道:“好孩子,不怪你。别难过了,你娘在天有灵看到你这个样子会不安心的,她只要你开心,她才安心。”

    唐赛儿抬头凝望着爹爹,道:“爹,你老了好多,都是女儿不好,没能侍奉在你们身边,不然娘也不会·······”

    唐父道:“孩子,不要再自责了。当初爹和你娘忍痛让你跟着‘无忧仙子’前辈去学武,为的就是图你有个出息,练得一身好武艺,这样地主老财就不敢再欺负咱还有乡亲们了。你娘若是知道你学成归来,真不知会有多高兴,唉·······”

    唐赛儿道:“爹,你放心,从今往后地主老儿再敢欺负咱,我打得他满地找牙。”

    一旁的林三道:“赛儿,你学得一身好武功,以后可要教教我哦。”

    唐赛儿道:“林三哥只要肯学,我当然愿意教。”

    唐父道:“赛儿,你学艺这几年也多亏了林三这孩子帮忙,你娘死的这些日子来更是他上上下下的帮忙打理后事。这孩子也是个苦命人,去年他爹因生病没钱医治死了,如今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你爹与他爹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你还没出生时我们两家便已订下了亲事,林三也就是你将来的丈夫,以后你要好好待他,不许欺负他。”

    唐赛儿陡闻此言,惊道:“什么?林三哥做我丈夫?怎么您以前从来没跟我提起过?我······我不同意。”

    唐父道:“当时你年纪还小,我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怎么,林三这孩子不好么?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跟他一起玩么?”

    唐赛儿道:“可我心里一直把他当哥哥看待。爹,娘才刚刚走,您就不要跟我提这个了,好么?女儿还小,还不想谈婚论嫁。”

    唐父道:“你都十八了,该是到婚嫁的年龄了。林三这孩子忠厚老实,把你托付给他爹才放心,爹老了,没有几年好活了,就是想着在死前能看到你成家,生几个娃娃让爹抱抱,这样爹就没什么遗憾了。”

    唐赛儿哽咽道:“爹,您不要尽说不吉利的话好么,您一定长命百岁,女儿这一辈子也不嫁人,只愿守在爹的身边照顾您下半辈子。”

    唐父苦笑道:“傻孩子,尽说瞎话,女大当嫁,爹岂会留你,再说你要留在爹的身边又不是不可以。林三这孩子没了爹娘,我们三个一起过,这不是很好么?”

    唐赛儿心里难过委屈,泪水又滚滚直下。

    林三看着她既心疼又心酸不已,说道:“叔叔,婶子才刚过世,赛儿妹子心里难过,我想这婚姻之事还是不要再提了吧?”

    唐父无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永乐元年,四海动荡不安,偏逢天降灾难于人,山东境内干旱极为严重,竟然三个月滴雨未下,眼见颗粒无收,真是愁煞了可怜的佃农们,佃农们租种了地主老儿家的田地,碰上这等天灾,那是再也无法交出租粮的了。

    地主们无道,硬是逼着佃农们交租,可怜佃农们忍气吞声,交不出粮食便要挨打,有人竟被活活的打死,还有人被逼得卖儿卖女,弄得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有人因为实在饥饿难忍就去挖树皮,啃草根填肚子,最后连树皮、草根都没有了吃,实在没办法竟拿观音土充饥,结果因为无法消化撑破了肠胃而死。

    唐赛儿为人行侠仗义,爱打抱不平,她平日也经常的暗中为老百姓做些力所能及的好事。

    这日,依旧是烈日当空照,天空中灰尘满天,田间看不到一滴水,干得裂成了一块一块的,此时正值稻谷受粉结果的时间,由于缺水,长出来的全是秕谷,佃农们只能坐在田间伤心的哭泣着。地主老儿才不管佃农们的死活,软硬兼施逼着佃农们交租。

    佃农张老实由于交不出田租,又心疼闺女跟着挨饿,只好忍痛将个如花似玉,年仅十五岁的女儿嫁去给王老财这年过花甲的老头子做小妾。

    王老财送了聘礼过来,欢欢喜喜的管四十多岁的张老实为岳父,选了个黄道吉日便要娶过门来。

    迎亲的吉日到了,行过夫妻仪式之礼,眼见入了洞房,王老财掀开盖头来,却发现此新娘不是张老实的女儿,大惊之下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便遭到此新娘的一顿毒打,“可怜”王老财一把老骨头差点没被打散了。

    那新娘自报姓名,原来是邻村令所有地主老儿头疼出了名的唐赛儿。

    唐赛儿将王老财拳打脚踢了一顿才算出了口恶气,喝道:“王老财,你听好了。今后不得再找张老实的麻烦,聘礼也别指望退回来了。今年闹旱灾,你也别想再去收其他佃农的田租。你若敢再强行收租,那就等着买好棺材给自己收尸吧。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就多积点德,若是日后再听到你娶甚么三房、四房,你且瞧着姑娘如何对付你,可别指望像今天这般幸运。”

    王老财早就听闻了唐赛儿的各种对付地主的手段,吓得忙连连答允,说道以后再也不敢。

    唐赛儿又道:“本姑娘扮作新娘忙活了一天了,又累又吃亏,你得给我五十两银子当作补偿。”

    王老财那敢不从,忙连声道:“我给,我给,这是姑娘你应该得的。”当下从柜子里取出银两交与唐赛儿。

    唐赛儿拿了银子便出了门外,身子轻轻一纵便消失于王老财的宅院。

    唐赛儿心里高兴,乘着兴致跃上一户人家的屋顶,掀开了瓦片,见这家屋内极是简陋,一个小女孩正坐在一张破椅子上啃着糠饼,瞧那小女孩的脸上神情,仿佛这糠饼便是人间的极品美食。

    唐赛儿心里一阵酸楚,心想:“咱穷人家的命为甚么这么苦?”当下从怀里取出来几两银子从瓦缝处小心的扔了下去,接着将掀开的瓦片重新盖好。

    她一个飞身又到了另外一户人家,转眼间五十两银子全部给散尽,唐赛儿这才回家而去。

    

    作者闲话:

    喜欢历史武侠的书友多多关注,感谢阅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