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只身报仇

章节字数:4380  更新时间:19-08-16 0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唐赛儿和铁青带着教中弟子分头赶往山东各地通源米行的分行查探,二人约定五日后到滨州白莲教分舵会合将所查结果告知教主骆文龙。

    铁青带着一众白莲教弟子来到了济南府打探。手下弟子查探回来禀报,说是发现了锦衣卫指挥使纪纲一大早带着两名随从去往了通源米行总掌柜刘善的府邸。他在那呆了近一个时辰,后来出了刘府又去往了济南府最大的酒楼“味香阁”。此时他正与他的两名随从在那喝着花酒,听着曲儿。

    铁青听罢,命手下弟子密切注意“通源米行”总掌柜刘善的一举一动,务必要查出他收购的赈灾粮食藏于何处,还有他采购赈灾粮的账目,查明了这些证据设法要让司礼监首领狗儿知晓,这样才能将柳升和纪纲定罪。

    手下的弟子听从副教主的命令又去暗中调查刘善。

    此时济南分舵内只剩下铁青一人,铁青暗思:“纪纲就在眼前,此时又只有他和两名随从,并无大队官兵随护,正是杀他为爹爹报仇的最好时机,如此良机,我岂能错过?”思罢正要起身赶往味香阁,突然心中又想到师父的话,此时若是杀了纪纲势必会惊动朱棣,会连累到白莲教弟子,想罢又重新坐回了位子。

    铁青内心矛盾痛苦,忍不住仰天一阵大声嚎叫,又低着头闭目思索,脑中闪现父亲惨死的景象来。她大声痛苦愤怒地叫道:“纪纲,我要杀了你!”

    铁青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她决心孤身一人去往味香阁杀了纪纲,为不连累到白莲教,她随身带上了蒙面巾,打算拼着一死也要杀了纪纲为父报仇。

    纪纲和两名随从此时正在味香阁吃着酒,品着味香阁的佳肴,对面歌女正抚着琵琶,唱着小曲,纪纲怡然自得地跟着曲调哼着。

    此时铁青正赶到味香阁,她蒙上了面冲了进去,见到纪纲二话不说拔起背上大刀便向纪纲砍去。

    酒楼里的客人见状都吓得纷纷往外逃命而去。

    纪纲大惊,忙闪身避开,随即拔出腰间宝剑与铁青展开拼杀。

    纪纲拆招之余问道:“姑娘是何方神圣,为何蒙着面不以真面目示人?又为何要对在下痛下杀手?”

    铁青怒道:“纪纲,你杀人无数,仇家遍布天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纪纲惊道:“你知道我是谁?看来你果然是冲着要杀纪某而来。但纪某杀人无数,天下有不少人要找纪某报仇,可纪某到今天还是好好的活着,而要杀纪某的那些人都去见了阎王,可知纪某岂是那么容易被人杀得了的?”

    铁青边战边道:“我知道你武功了得,但今天我就是拼了一死也要杀了你。”说罢加快出招速度,刀刀砍向纪纲身上要害处。

    纪纲见她刀法了得,又如此不要命的打法,不敢有半点大意,当下使出南宫剑法“追星赶月”全力应敌,双方打斗了数十招不分胜负。

    纪纲手下的两名随从知道纪纲向来自负,不敢上前相助,只是观望以待其变。

    纪纲见对方越拼越凶,自己的武功虽然不弱于对手,但对手如此疯狂的刀法招招要置他于死地,着实让他有些胆怯害怕。当下纪纲顾不得颜面,喊道:“你们两还在那看着干嘛,还不快来助我?”

    两名随从听到指挥使大人的命令,赶紧的加入到拼杀中,此时纪纲这边以三敌一,铁青很快便处于下风,但她本就抱着必死决心,面对三人围攻自己,杀得更是眼红,手上的刀越砍越快,双方四人又战了数十招,铁青渐渐体力难支,很快一不小心便被纪纲刺中了右肩一剑,整个右肩顿时为鲜血染红。

    纪纲见对手已不足为惧,自己向后退开歇了一会,由自己的两名手下应敌。

    纪纲缓过一口气,突然从怀里掏出一陶埙来吹响了几声,酒楼外突然围满了大队官兵,跟着有十多名锦衣卫进入酒楼内,他们将蒙着面的铁青团团围住。

    纪纲得意的笑道:“女贼,你中了本指挥使的计了,还不束手就擒?乖乖的供出你的同党,或许本指挥使会考虑饶你一命。”

    铁青怒道:“我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只恨不能杀了你这奸贼,我没有甚么同党,你休要借机残害无辜。”

    纪纲大笑道:“你以为你说的我会信么?本指挥使早就查觉到有人跟踪我,故意不去揭穿跟踪之人,目的就是要布下天罗地网引你们上钩。说,你究竟是谁,是谁派你来杀我的?”

    铁青怒道:“我没有甚么同党,休想再污陷其他好人。纪纲,废话少说,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铁青挥着刀向围上来的锦衣卫奋力砍去。

    纪纲吩咐道:“留下她的性命,本指挥使还要从她口里查出幕后的同党主谋。”

    十多名锦衣卫听到纪纲的命令不敢对铁青痛下杀手,只是围着她,试图能够夺下她手中的大刀将其活捉。

    双方又斗了快一个时辰,铁青终于累得筋皮力尽,手中的大刀被其中一名锦衣卫的长剑挑落,锦衣卫们乘机上前拿住了她,两名锦衣卫扣住了她的双手,使她动弹不得。

    纪纲上前将铁青的蒙面巾摘去,见到铁青的容颜,惊道:“没想到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刺客,说,你究竟是谁?”

    铁青朝纪纲脸上吐了一口唾沫,纪纲忙闪避开,终是慢了一点,有部分唾液溅在他的脸上,纪纲恼羞成怒给了她一巴掌,顿时铁青的脸现出一道巴掌印来。

    纪纲擦去脸上的唾液,怒道:“说,你究竟是谁,为甚么要杀我,你还有哪些同党?”

    铁青怒道:“狗贼,今日不能杀了你为我爹爹报仇,一死而已,只恨不能手刃了你这奸贼。”

    纪纲道:“你是要为父亲报仇才来杀我?你究竟是何人,你爹爹是谁?”

    铁青道:“今天我落在你手里,没想着要活命,我就不妨告诉你,我就是铁铉的女儿,你杀了我爹爹,我纵是做了鬼也要找你报仇。”

    纪纲大惊,道:“原来你是铁铉的女儿,没想到啊!今天你落在纪某的手里,就送你去见你爹,让你一家团聚,也算成全了你。纪某只是有一事好奇,你这一身的武功从何而来,你师父是谁?”

    铁青怒道:“奸贼,休想知道我师父是谁,我死了,我师父自然会为我报仇,杀了你这恶魔。”

    纪纲道:“本指挥使有的是手段对付你,我就不信你不会说出你师父来。”

    铁青道:“奸贼,你太小看我了,有甚么残忍手段只管使出来,我若是皱一下眉头,喊一声痛就不是我爹的女儿。”

    纪纲领教过铁铉的硬骨气,心想她既是铁铉之女,一定也是一样的性格脾气,要教她屈服,实在难于上青天,当下喝道:“将她带走!”

    味香阁的屋顶上突然传来声如洪钟的长啸声,震的人两耳欲聋。

    纪纲大惊道:“是何方高人,还请快快现身。”

    屋瓦上突然破了一个大洞,从上面直坠下一蒙面人,那人尚在半空中便向押着铁青的两名锦衣卫连施出两掌,那两名锦衣卫受到掌力的袭击竟当场吐血毙命。

    纪纲大骇,来人的武功实在是太可怕,当下忙拔剑应敌。

    那蒙面人顺势一手将铁青拉到身边,另一手拍掌迎向攻来的一名锦衣卫,那锦衣卫受了他一掌整个人向后飞去,口里吐血,哼了一声便自毙命。

    纪纲见这蒙面人倾刻间连毙自己手下的三名锦衣卫,心下震惊,暗道:“此人究竟是谁,武功竟如此的可怕?纪某若是与他过招,只怕走不出十招便要丧命,此人的武功当真的高得不可思议,当今世上看来只有那一剑飞天铁震才能与他匹敌,他到底是谁?”

    那蒙面人朝铁青道:“青儿,你不碍事吧?”

    铁青道:“我没事,师父怎么会来的?”

    那蒙面人正是神刀骆文龙,骆文龙道:“此事容后再说,先救了你出去。”

    骆文龙朝纪纲道:“纪纲,你不是要问她的师父是谁吗?我如今就在你眼前,有胆的便与我较量一二。”

    纪纲哪敢上前与他过招,忙大声道:“你究竟是何人,有胆的快报上名来。”

    骆文龙道:“凭你还不配问我是谁,先接得住我十招再说。”

    纪纲道:“本指挥使不与你这无名之辈动手,来人,给我拿下这两名贼人。”

    剩下的十来名锦衣卫将骆文龙和铁青团团围住,酒楼外的官兵这时也全都进来了,有近百名官兵,他们全副武装的又将骆文龙和铁青围得严严实实。

    骆文龙心想:“要杀了这里所有的官兵也非难事,但如此一来在此拖的时间长了怕会惊动到济南府的大队官兵,如此要全身而退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何况青儿受伤不轻,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得先拿住纪纲才能安稳的全身而退。”

    他打定主意,身影一闪直逼纪纲身前,纪纲大骇忙持剑向骆文龙刺去。骆文龙便如鬼魅般忽左忽右,轻而易举的避开了他刺来的剑,只三招便夺下了纪纲手中的剑,而纪纲的剑已在骆文龙手中,此时却架在纪纲的脖子上。

    纪纲惊得冷汗直冒,问道:“你待怎样?”

    骆文龙道:“怎么,你也怕死了?放心,今天我不会杀了你,你的狗命且留待他日再取。”

    铁青从地上快速的捡起了她自己的大刀,提着刀朝纪纲砍来。

    纪纲惊得心都快跳了出来,暗叫道:“我命休矣!”

    骆文龙大声喝道:“青儿,住手。纪纲此时还杀不得,你忘了师父说过的话了?”

    铁青提着的刀停在半空许久,最终无奈的放下刀来,痛苦地叫道:“师父。”跟着泪水滚滚而下。

    骆文龙知道她心里的委屈和痛苦,道:“青儿,你要以大局为重,你放心,你爹的仇为师总有一天会为你报,暂且让纪纲这奸贼多活几日。”

    骆文龙朝着纪纲道:“纪纲,你若还想活命,便叫你的人全部退开。”

    纪纲保命要紧,那敢不从,忙大声道:“全部给我退出去。”

    十多名锦衣卫和近百名官兵见指挥使大人被人擒住,哪敢不听命,纷纷退到酒楼外面。

    骆文龙押着纪纲和铁青一起出了酒楼外,又走出了好远的路,这才一把将纪纲推开,骆文龙将剑抛向纪纲,道:“还了你。”

    纪纲接过剑脚下却是不敢动得一动,骆文龙拉着铁青的手驾着轻功飞快的消失在纪纲的视线范围。

    纪纲见人已远去,这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向着赶来的官兵走去。

    纪纲命人传下自己的命令,调动全济南府所有官兵,严查所有关口来往之人,发现可疑之人就地逮捕,若有拒捕者,就地格杀。

    传完命令,他自己带着几名锦衣卫回到济南府衙。

    刚到济南府衙,一大队官兵向他围来,纪纲大惊,喝道:“你们这是要做甚么?”

    大队官兵后面走出一人,朝着纪纲道:“指挥使大人,别来无恙啊?”

    纪纲见到来人,更是吃惊,道:“原来是司礼监首领大人,下官失礼了。不知大人怎么也来了济南府?”

    来人正是司礼监首领太监狗儿,狗儿道:“本官自然是奉了皇上之命才会来到山东。纪大人,你和安远侯负责山东赈灾一事,劳心劳力,实在是辛苦了。”

    纪纲忙道:“不敢,不敢。为皇上办事乃是做臣子的本份和福气,下官一点也不辛苦。”

    狗儿突然冷冷道:“好一个为皇上办事乃是做臣子的本份和福气,敢问指挥使大人,你可有尽了做臣子的本份?”

    纪纲吓得不轻,颤抖着道:“下官对皇上忠心耿耿,有甚么不对的地方,还请大人明示。”

    狗儿道:“皇上心系天下万民,体恤山东灾民之苦,令你与安远侯共同负责赈灾一事,可见皇上对你和安远侯是何等的信任和器重,指挥使大人,你又是如何对皇上忠心耿耿的?赈灾一事究竟办得如何?在本官面前还不如实说来?”

    纪纲听他语气充满了愤怒,知道大事不妙,忙向狗儿跪下道:“大人明查,纪纲一向对皇上忠心耿耿,此番协同安远侯负责赈灾一事,自问是尽心尽力,不敢有负皇恩,定是下面的官员有人胆大妄为,竟敢贪污赈灾钱粮,待下官查明,绝不姑息这些个贪官污吏,定严惩不贷。”

    狗儿冷笑道:“好个清廉正直的纪指挥使,你是奸是忠,是贪是廉,还是到皇上那去说个清楚吧!安远侯已经先你一步去了京城,等到了金殿之上,你二人再向皇上表明忠心吧。来人,拿下纪纲。”

    两名司礼监小太监上前夺去纪纲身上的佩剑,将他押着关上囚车。狗儿等人领着一群官兵押着纪纲往回京城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百姓听说是负责赈灾的大官因贪污赈灾粮被朝廷押往京师受审都愤怒无比,纷纷朝着纪纲的囚车扔东西砸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