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真诚所至

章节字数:7119  更新时间:19-08-16 22: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山东的旱灾终于因为一场暴雨而得到缓解,而朝廷也将柳升和纪纲押回京城受审,通源米行总掌柜刘善以及山东各地贪污赈灾粮食的大小官员都被押送至京城一同受审问罪,朝廷的赈灾粮食和银两都顺利发放到灾民的手中,灾民们无不感恩戴德,感念皇恩浩荡。

    白莲教在此过程中暗中出了不少力,虽然因此让朱棣的名声大好,非白莲教所愿,但看到灾民们终于重获新生,所有的人都是心情大好,唐赛儿亦是如此,她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这日,唐赛儿去了一趟白莲教总坛商议事情,待事情商议完便往回家的路上。

    半路上见到了匆匆来寻她的林三,瞧着林三焦急万分,双眼红肿,她急问道:“林三哥,你这是怎么了?你找我有甚么事?”

    林三焦急地道:“可终于找到你了,你········你快回去吧,叔叔怕是不行了。”

    唐赛儿大惊道:“你说甚么?”

    林三重复了一遍道:“叔叔怕是不行了。”

    唐赛儿惊吓得忙飞奔回去,林三在后面跟着跑。

    唐赛儿到了家门口,直往爹爹房里冲了进去,见爹爹竟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她吓得呆若木鸡许久,实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她突然扑向床头,叫道:“爹,爹。”她抱住了父亲,眼泪如雨般直下。

    唐父缓缓睁开了眼,瞧见是女儿,勉强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嘴唇一张一合的说着甚么。

    唐赛儿凑近耳根去细听,只听得父亲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道:“赛儿········人·······人都有一死,你不要难过·······爹爹只是放心不下你······只,只求你一件事。”

    唐赛儿哭着道:“您说,女儿在听着呢。”

    唐父道:“三儿·······这·······这孩子是个好孩子·······爹,爹要你答应嫁给他,爹·······爹才能安心的走。”

    唐赛儿好生为难,痛苦的叫了一声:“爹。”这一声叫出了她的万分无奈和不情愿。

    唐父突然拼尽力气叫道:“你要让爹死不瞑目吗?”

    唐赛儿痛哭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就是了。”

    唐父终于松了最后一口气,闭上了眼,脖子一歪,安然西去。

    唐赛儿紧抱着父亲的遗体嚎嚎痛哭,她的心已碎,肚肠寸断。

    林三终于赶到,站在她身后,眼里直落泪,见到打小疼他视他如子的唐叔叔就这么的走了,心里万分的难过。

    好久,林三才止住了泪,轻拍了一下唐赛儿的肩头,哽咽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难过了。”

    唐赛儿凄然道:“我爹早上还好好的,怎么才半天不到······”

    林三道:“中午时,叔叔突然从椅子上摔倒在地上。大夫来了说是中了风,已经没办法医治了。”

    唐赛儿听罢又忍不住悲声痛哭起来。

    烈日如焰,尘沙满天,万物死寂,人鬼哀号,山野荒草间又多添了一处新坟,坟前跪着的正是唐赛儿和林三。

    唐赛儿面色惨白,两眼布满了血丝,身形消瘦了许多,整个人全无半点精神,一副病态。

    再看林三,也是憔悴不已,虽是如此,但他却在旁边一直安慰着唐赛儿。

    唐赛儿与父亲从此人鬼殊途,不能再见慈容一面,是肝肠寸断,伤心无比,她沙哑着声音对着坟头道:“爹,您放心,我会照着您的心愿去做,嫁给林三哥的,您泉下有知就安息吧,女儿一定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

    她口中虽是如此说,心内却是凄苦委屈万分,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那是甚么心情,她在心里道:“爹,您给女儿的是多大一个难题啊,铁大侠,今生我是再不能见到你了,更别说·······”

    林三哽咽道:“唐叔叔,您在天有灵若是能听到我说的话,就请您不要难为赛儿妹妹,请您答应解除我们之间的婚约。林三不过是一个山野村夫,无学无术,身份卑微,自问配不上赛儿妹妹。我心里知道她从来都是只把我当哥哥看,并没有半点男女之情。我若与她结合,只会令她终生不得幸福,我林三宁愿孤独终老一生,也不愿看到赛儿妹妹有一丁点的委屈和不开心。”

    唐赛儿擦去眼角的泪水,道:“三哥,我知道你人好,我既然答应了爹爹,就绝不会反悔,这辈子我只嫁你一个,你难道不想娶我么?”

    林三含着泪道:“想,我想,连做梦都在想,可是我不能让你受半点委屈,我知道你心里没有我,我又怎能只为了自己而牺牲你的终生幸福呢?”

    唐赛儿道:“你知道我是最重承诺的人,我既然答应了嫁你就一定嫁你,你给我些时间,让我为爹爹守孝满三年再跟你成婚,行么?”

    林三泪水直下,连连点头。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过了半月有余,这半个月来唐赛儿每天不是去爹爹坟头说说话便是没日没夜的练剑习武,近乎发狂。

    她整个人一天比一天的消瘦,林三瞧在眼里,疼在心里,知道她是因为丧父而心伤,借着习武练剑暂时忘却痛苦,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之间的婚约,他心里清楚的知道唐赛儿心中根本就没有他,这令林三心疼中又多了几分心酸和自惭。

    这日一早,天还未亮唐赛儿便起床去练剑,林三做好了早饭,便要去叫唐赛儿回来。

    这一大早的天气比往常要更加的闷热,瞧着天空中的云在翻腾着,西边角上一团乌云迅速的爬了上来,很快的蔓延开遮住了半边天,黑压压的直压向人的头顶,云层越来越低,不一会,风刮了起来呼呼作响,到处是飞着泥沙。

    林三知道又有一场暴雨要来,对于久旱的山东来说,这场即将来临的暴雨无疑是场即时好雨,林三心中高兴,突然想到唐赛儿还在外面练剑,她可没有带伞在身上,万一淋湿了身体可要伤了身体,弄不好要淋出病来,想至此,林三匆匆的回头到家里拿了伞便拼了命的跑了起来,他心里只是不停的祈盼着雨儿能慢下的半刻。

    暴雨还是提早下了,如泼一般直下,伴着狂风。

    林三心焦如焚,也便在这时,“呼”的一声,他手中的伞被狂风吹向了半空,很快他的全身被雨淋的湿透。他也顾不上自己的衣服湿透了,冒着雨狂奔。

    林三终于见到了唐赛儿,她竟还在雨中练着剑。

    林三心疼万分,叫道:“赛儿,你别再折磨自己了,好么?雨下的这么大,你快随我去避避雨。”

    唐赛儿嘶叫道:“你来作甚?为甚么要管我,便让这场大雨将我淋病了不是更好?病了慢慢的就会死去,死了也就能见到爹爹和娘了,这有多好?”

    林三心痛道:“傻丫头,说的甚么胡话,你这个样子唐叔叔和婶子在泉下有知该会有多难过。”

    唐赛儿道:“他们泉下真的会知道么?女儿有多想你们啊,多想能再见见你们。”

    唐赛儿突然放声嚎哭,哭了好一会,又开始练起剑来,她一个飞身在半空中翻腾转得太急,脑中突然的感到昏沉,眼前金花四冒,“嗖”的手中的剑脱手而出,跟着“嘭”的一声,整个人从半空中摔了下来,竟昏死了过去。

    林三惊叫道:“赛儿。”冲了过去扶起唐赛儿,见她昏去,吓得赶紧探了探她的鼻息,见她呼出来的气都是烫的,又赶紧的摸了下她的额头,只觉烫的厉害,吓得他自语道:“这可怎么办?”

    此时他也顾不上甚么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甚么的,抱起了她,又去不远处捡起了唐赛儿最心爱的飞龙剑。

    他抱着唐赛儿急急的奔跑着往家赶,到了家时已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小心翼翼的将唐赛儿放到床上,见她全身湿淋淋的,很快便把床上的被子给湿透了。

    林三心想:“她全身湿透了,得马上换掉湿衣服才行,可是赛儿她昏迷未醒不能自己去换衣服,而我一个大男人又不能给她女儿家换衣服,这该如何是好?我还是去叫王大婶过来帮忙?王大婶家离这有半里路之远,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去叫她她肯来么?就算她肯来帮忙,我这一去来回也要耽搁很长时间,赛儿烧得这么厉害,若不即时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只怕病会更加的严重,怎么办?怎么办?”

    他拍着自己的脑袋,又想:“再不能耽误的半刻了,还是我给她把衣服换了,我把自己的眼睛蒙上不去看她不就行了,她要是误会怪罪,至多我以后永远不见她便是了,反正我问心无愧。”

    林三想定好,忙从衣柜中取出一套她平时穿得旧衣裳来,咬一咬牙,说的一声:“罢了。”

    又找到一块黑布将自己的眼睛蒙上,摸着过去到了床前,手紧张的抖动着小心的为唐赛儿脱去湿衣服,自己的手一不小心碰到唐赛儿的臂膀,与她肌肤相碰,吓得他脸上顿时发烫,紧张不已,心里直道:“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

    林三又格外小心的为她换上那套旧衣裳,给她换好了,这才敢将蒙着眼的黑布摘下,他长吁了一口气,见唐赛儿身下的被子也已湿透,又忙去取了一床干的被子来将湿被子换掉,此时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身上也是湿透了,不待换过干衣服,他又匆匆的奔出了屋外去三里外的乡镇上去请郎中来。

    大雨仍然在瓢泼般直下,道路泥泞难行,一路上林三摔了好几跤,这才终于到了郎中家门前。

    林三敲着郎中家的门,声音喊到嘶哑,好久屋内才终于有人开门,开门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郎中,那郎中没好气的道:“叫甚么叫,你回去吧,下这么大的雨我如何出得了门?”

    林三肯求道:“您发发慈悲,我妹妹发烧烧得厉害,迟了怕是要出人命,求您就跟我走一趟为我妹妹医治吧?”

    那郎中道:“这么大的雨你叫我去给你妹妹医治?只怕病人没死,老夫倒先死在路上,你走吧,你也可怜可怜我好吗?”

    林三“扑通”一声跪倒在那大夫面前,哭着道:“求求您了,医者父母心,我求您就跟我走一趟吧,我给您磕头了。”说罢连连向那郎中磕头。

    那郎中忙扶他起来道:“别,别,老夫可受不起。你也不要为难老夫了,你还是快走吧。”

    林三急道:“您身为郎中,难道就真的见死不救?”

    那大夫听他这么说,顿时生气了,怒道:“你是在责怪老夫咯?走,走。”说罢将林三一推,“呯”的将门关上,拴好了门。

    林三敲了几下门,见屋内的人再也不理会他了,只好伤心的离开。

    林三走在路上,口里直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心里也在想:“赛儿不能这么一直烧下去,可是大夫又不肯出门来医治,我到底该怎么办?”

    林三心焦之下思虑万千,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高兴的一拍后脑勺,叫道:“我怎么给忘了,大夫不肯来医治,我难道不会自己上山去采摘草药么?”

    要知道当时穷人命苦,多数人付不起看病的药费,遇到头疼脑热的常见病,很多百姓便自行上山去采摘退烧解热的草药回家来煎服。林三小时候常随父亲到当地的山林中采摘草药,知道退烧的草药长的什么样子。

    他喜极之下又是一阵狂奔,好久才跑到了山林中。

    山林中的路本就崎岖不平,此时正下着大雨,更是难行打着滑,一不小心便会滑倒摔跤,甚至滚下山去。

    林三小心的在山林内走着,眼睛细细的盯着地下寻找草药,找了好长时间才终于发现不远处小山坡上赫然生长着他所需要的草药。

    林三奔了过去爬上山坡去采摘,坡很陡又滑,刚采得一株,突然脚下一滑,人跟着滚了下山坡撞在山林中的一个小木桩上,这一撞刚好划破了他的右脚,一道血痕顿时现了出来,林三痛入心肺的连声的痛叫,好一会才缓过痛来。

    林三强忍着脚痛又继续爬上了山坡去采摘草药,待采得够了林三才将草药捆绑好缚在背上一拐一拐的奔回家去。

    林三到了家里又匆匆的烧火煎药,好一会药才煎好。药味熏着他的鼻子,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流出一把鼻涕来,他伸手去擦鼻涕,才发觉自己脸上也是烫的厉害,受伤的右脚这时突然感觉钻心般的痛,差点竟站不稳跌倒在地,他低头往脚下一看,被划的部位竟然在流着血。

    他忙找了一块布草草的裹上右脚的伤口。

    林三等药凉得差不多了,他这才端进房来用勺子小心的将汤药喂到唐赛儿嘴里喝下,待将一碗药全部喂她喝完,他这才稍稍安心。

    林三这才想起自己来,去到衣柜拿了唐叔叔留下的衣服换上,又到厨房将锅里剩下的汤药盛完自己喝下了,这才又焦急的坐在床头看着唐赛儿等着她醒过来。

    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唐赛儿终于苏醒了过来,见自己躺在床上,身上换过了另一套衣服,又见到那身湿衣裳挂在床前的椅子上,见林三换了她父亲的衣裳正坐在床头看着她。

    唐赛儿心感不妙,羞怒道:“下贱,无耻,你对我做过了甚么?”

    林三本就是个老实人,被她这一喝骂,支吾道:“你衣服湿透了,我·······我帮你·······”

    林三话还未说完,唐赛儿一个巴掌掴了过来打在林三的脸上,她流着泪道:“你无耻,连你也欺负我,连你都不是好人。”

    林三支吾道:“我,我没有·······”

    唐赛儿嘶叫道:“你走,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林三起了身,泪流满面的道:“好,我走,我只请你相信我,我·······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说完转身一拐一拐的出了去。

    林三出了屋外,这时雨已然停下,林三心中懊恼委屈,浑然忘却了脚下的伤痛不停的快步走着,他心想以后还是一直呆在林家村,再不要见唐赛儿了。

    他走了半阵子路,心里又开始不安起来,想道:“赛儿妹妹还生着病,得需要人照顾才行,怎么办,我还是回去算了?不,不,她现在见了我恨不得要杀了我,我·······我还是不要惹她生气的好。那不回去又该怎么办,谁来照顾她?对,对,去找王大婶帮忙照顾下。”想到这,他忙回头去了王大婶家。

    王大婶正好在家,她正在门前清理着积水,见林三来了,笑道:“三儿,你怎么有空来了?”

    林三道:“我来是求婶子一件事,想请您帮个忙。”

    王大婶道:“你要我帮你甚么忙呢?”

    林三道:“赛儿妹妹发烧生病了,我请您帮着照顾一下她。”

    王大婶道:“傻孩子,你自己照顾她不是更好吗?这也能增进你和她之间的感情啊。”

    林三哽咽道:“我跟她发生了一点小误会,现在她是不理我了,所以还请婶子多多帮忙,照顾下她。”

    王大婶道:“好吧,三儿,我会帮你照顾好她的,你放心。我一定在她面前帮你多说说好话。”

    林三道:“那就多谢婶子了。”说罢向王大婶鞠了一个躬,告辞而去,一拐一拐的往林家村而去。

    王大婶见林三拐着脚远去心里甚是疑惑。

    唐赛儿自将林三赶出了家门,许久心情才渐渐平复,冷静下来。

    她暗自思忖着林三平素是再老实正直不过,对自己更是敬若神明,难道是自己错怪了他?可是他一个大男人为我女孩家换衣服,这让我今后还怎么做人,太也无礼了。

    唐赛儿又记起自己当时好像昏迷了过去,当时正下着好大好大的雨,那必定是林三背着自己回来的,他眼见我全身湿透了,定是怕我生病,这才·······难道他不知道叫邻家王大婶来帮忙吗?不对,不对,那么大的雨谁都是自顾不暇,谁还肯冒雨前来?看来我是真的错怪了林三哥了,可我还打了他一巴掌,将他赶走,他离开时是那么的委屈,显然是我冤枉错怪了他,我竟然还以为他对我·······想到这,她忙撸起了袖子见臂膀上师父为她点上的守宫砂尚在,才知自己真的冤枉了林三,这下她心里不安中更多了万分的愧疚。

    唐赛儿强自撑着起床,见床头桌前放着一个碗,碗内尚有药的残渣,一股草药味扑鼻而来。

    唐赛儿心道:“他为我去请郎中了?这么大的雨又有哪个郎中还会管穷人家的死活呢?”

    她似乎想到了甚么,人冲进了厨房,眼见到厨房灶上还放着鲜活的草药,心中更是感动难过:“他为我冒着大雨去山上采药了。”手捧着草药,一滴滴的眼泪溅在草药之上。

    她移步灶下,蹲身看着地上,更是心惊,只见到地上竟有一滩凝固了的鲜血,她惊叫道:“他的脚,他的脚······”

    唐赛儿冲出了门,发疯似的狂奔,半路上正好碰见了赶来照顾她的王大婶。

    王大婶关切的问道:“病好些了没,你怎么跑出来了呀?”

    唐赛儿焦急的问道:“婶子,见到我林三哥没有?”

    王大婶道:“他刚来过我这,说你生病了,这不托我来帮忙照顾你呢。林三这孩子心地好,赛儿呀,咱们做女人的能碰上这么个心疼自己这么个好心眼的男人那是自己的福气,你可要好好珍惜,不要错过了林三这么个好孩子。”

    唐赛儿道:“谢谢婶子,那您知道他去哪了吗?”

    王大婶道:“瞧他去的方向,应该是回林家村了,对了,他的脚不知道怎么了,走路一拐一拐的。”

    唐赛儿道别王大婶,飞奔着直往林家村,到了林三家门口,见他家的门果然是开着的,知道林三回到了家。

    她进了门,耳听到房内“啊哟”的呻吟痛叫声,便急急的奔了进去,眼见到林三躺在床上,神情极是痛苦,心痛地道:“三哥,苦了你了,对不起。”

    林三见是唐赛儿来了,心中高兴,强忍住疼痛,勉强笑道:“你来了?”待要起身坐起来,只疼得又“啊哟”惨叫,却是动不得半点身子,额头顿时渗满了汗水。

    原来林三全凭一口气支撑到了家,一到床上躺下便浑身无力,那受伤的右脚更好比锥刺骨般痛。

    唐赛儿柔声道:“你躺着,别动。”她坐在林三的床头,用袖子为他擦拭汗水。

    林三怯怯地道:“你,你不怪我了?”

    唐赛儿道:“是我不好,是我错怪了你,你·······你能原谅我么?”

    林三道:“我怎么会怪你,你肯来见我,我······我比甚么都开心。”

    唐赛儿道:“三哥,你真好!让我看看你的脚怎么样了。”

    她拉起林三的裤脚,将那块浸透了鲜血的包扎着伤口的布小心的解开了,只见到右腿小腿上一道很深很长的口子,周围都肿了。看那口子似乎已经长了脓,唐赛儿道:“你忍着点啊。”

    唐赛儿说罢去林三厨房内找了把小刀来,又点着了油灯,将小刀在油灯上烤了一会,这才拿小刀在伤口上轻轻的割开一个小口,林三痛得又是一阵大叫,这时伤口处留出许多脓水来。

    唐赛儿小心的将脓水挤尽,又低下头去吸吮伤口将里面的脓血全部吸出方才作罢。

    唐赛儿朝着林三笑道:“好了,这样就没甚么大碍了。”

    林三心里感动无比,泪水夺眶而出,道:“你为甚么对我这么好,真不值得。”

    唐赛儿道:“你对我不是更好么?傻瓜,我不对你好还对谁好?”

    林三听到这话心里比吃了蜂蜜还要甜,脚上的伤痛一时也忘记了痛了,傻笑道:“我不懂你说的意思,你为甚么只对我好?”

    唐赛儿羞嗔着道:“真是个傻哥哥。”说完抿嘴一笑,又到厨房去取了酒过来给伤口消炎,这才找了块干净的布将伤口重新包扎好。

    唐赛儿坐在床前看着林三,林三也痴痴的看着她。

    唐赛儿羞红着脸道:“你这样看着我干嘛,还没有看够吗?你给人家换衣服,连人家的身子都看了,叫我以后该怎么办?”

    林三慌道:“我·······我没有,我给你换衣服时是蒙着眼睛的,你·······你要相信我,我真的甚么也没看到。”

    唐赛儿心里更是感动,心想林三哥真的是正人君子,是真正的好人。

    唐赛儿笑道:“瞧你慌成甚么样,我当然相信你,真是我的傻哥哥。可是你一个大男人为我女儿家换了衣服,这辈子我也只能赖着嫁给你了,三哥,你愿意娶我吗?”

    林三大喜道:“愿意,愿意,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唐赛儿道:“不是做梦,这是真的。”说完埋下了头将整个脸蛋藏入林三怀里。

    林三壮着胆子搂住了她,此时天地似乎便只属于他二人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