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帝王权术

章节字数:5123  更新时间:19-08-17 08: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应天城繁华似锦,永乐皇帝朱棣面对繁华热闹的京城却高兴放松不起来,他一直在忧心着山东的灾情,此刻他正高坐龙廷,面对着文武百官的朝拜,却是一脸的忧愁。

    这时钦天监大臣匆匆来报,说是山东下了一场大雨,旱情已经得到缓解。

    朱棣心中大悦,情不自禁地道:“苍天在上,佑我大明,定是我皇考在天有灵在保佑朕啊!”

    此时又有小太监来报,说道司礼监首领太监狗儿已经将犯官柳升和纪纲以及涉案的山东粮商刘善和济南府知府张天成及一干贪污赈灾钱粮的山东大小官员一并押到京城,司礼监首领狗儿已经查明柳升和纪纲贪没赈灾钱粮之事属实,正押着柳升和纪纲在殿外等候皇上处置。

    朱棣听到柳升和纪纲押到了殿外听候处置,又不禁大怒,道:“将这两个混蛋给朕带上殿来。”

    小太监领命下去。不一会,狗儿在前,柳升和纪纲二人分别由两名锦衣卫押着进了金殿内。

    狗儿、柳升和纪纲三人向着朱棣行过君臣之礼,朱棣说的一声:“平身。”

    三人正要起身,朱棣喝道:“柳升,纪纲,朕有叫你二人起身吗?”

    柳升、纪纲吓得忙又跪下。朱棣冷冷道:“好个柳升、纪纲,你们可真对得住朕啊?”

    柳升、纪纲吓得忙连连磕头,道:“罪臣罪该万死。”

    朱棣道:“你二人有何罪过,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给朕说个清楚。”

    纪纲抢先说道:“罪臣有负皇上圣恩,不该和安远侯一起贪污赈灾的钱粮,实在是万死难赎己罪。但罪臣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这一切都是受到安远侯的胁迫才使罪臣犯下如此杀头死罪,求皇上明查。”

    安远侯柳升朝着纪纲怒道:“纪纲,你这小人,含血喷人,本侯何时胁迫你了?分明是你胁迫于本侯,如今倒恶人先告状了?”

    纪纲道:“安远侯,你位高权重,下官怎么可能胁迫得了你?”

    柳升向着朱棣连磕头道:“罪臣悔不当初啊,实在愧对皇上的信任,有负皇恩,虽万死难赎罪臣之罪过,罪臣因为在查抄前朝吏部尚书钱德源家产之时,一时利益熏心,私自贪污了五万两银子,这事被纪纲查到,他便以此要胁罪臣一起贪污赈灾钱粮,罪臣所说句句属实,望皇上明查。”

    朱棣怒道:“柳升,你身为钦命的赈灾钦差,深受朕的信任和器重,却胆敢辜负朕的信任,与纪纲狼狈为奸,无视山东灾民之苦,公然将赈灾粮食卖给不法奸商,你可真对得住朕,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不成?”

    柳升连连磕头,道:“罪臣有负皇上,实在罪该万死,甘愿受死,只求皇上念在罪臣过往对皇上的忠心,饶过罪臣的家人不死。”

    朱棣道:“你此时知道有罪了,可是已经晚了。你虽然立下赫赫战功,于我朝有功,但你犯下如此大罪,朕却不能饶你性命。不过你放心,你虽然有负于朕,但朕却始终记得你的过往功劳,朕答应你只杀你一人,不会连累到你的家人。”

    柳升感激的涕泪不止,又连连磕头谢恩。

    在朝的文武百官猜到了皇上不忍心杀掉柳升,纷纷跪地求情,恳求皇上饶柳升一命。

    朱棣怒道:“尔等休再为这贪赃枉法的贼人求情,再敢求情连你们一起治罪。来人,将柳升打入死牢,听侯朕的旨意再行处斩。”柳升被两名锦衣卫押了下去。

    朱棣又朝纪纲大喝道:“纪纲,你身为锦衣卫指挥使,此次协同柳升赈灾,朕本是希望你能从旁协助办好赈灾之事,谁知你竟胆大包天,利益熏心,竟抓住柳升的把柄以此要胁与你一起贪污朝廷的赈灾钱粮,你实在是可恶至极,朕岂能饶你,来人,拖了下去即刻行刑问斩。”

    纪纲吓得忙磕头求饶,道:“皇上请暂免罪臣一死,罪臣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禀明皇上。”

    朱棣道:“你有何秘密?”

    纪纲道:“既然是秘密,还请皇上容罪臣单独向皇上禀明。”

    朱棣心道:“难道纪纲这厮查到了允炆小儿的下落不成?这事当然不能让满朝的百官知晓。”

    朱棣命百官退朝,只留下纪纲一人,朱棣道:“现在你可以向朕说说你知道的秘密了吧?”

    纪纲道:“此次罪臣奉命去山东赈灾,无意中打探到了一人,此人对皇上来说可是重要得很。”

    朱棣道:“你果真查到允炆小儿的下落?他在山东?”

    纪纲道:“罪臣所说之人不是建文皇帝,而是逆贼铁铉的余孽,铁铉一门竟还有漏网之人没有诛杀干净,此人正是铁铉的女儿。”

    朱棣惊道:“你说的可是真的,铁铉竟还有一个女儿尚在世上?那你可有将她就地逮捕,她是否还有其他同党余孽?”

    纪纲道:“罪臣无能,本来已经将她擒住,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他的师父,此人武功深不可测,罪臣连同数十名锦衣卫部属合力斗他都不是他的对手,眼睁睁的被他将铁铉之女从我们手中救走。本来罪臣已命山东各地府县全城搜捕这二贼,奈何罪臣刚巧被狗儿大人拘捕押回京城,这事也只有做罢,让这二贼逃脱。”

    朱棣道:“你可知道她的师父是谁?此人的武功当真如此了得?”

    纪纲道:“此人当时是蒙着面的,所以罪臣无法看到他的真容。但有一事罪臣可以确定,就是他们定有不少同党,在山东境内必定有一股铁铉余孽在伺机而动,随时会对朝廷不利。”

    朱棣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朕估且当你说的话是真的,待查明了是否真如你所说再定你的罪,暂且留你一条小命。”

    纪纲忙磕头谢恩。朱棣命人将纪纲收押入牢,这才满怀心事的回到后宫。

    朱棣听闻铁铉尚有一女在世,而且她的师父武功深不可测,他在想此人究竟是谁,在山东境内难道真有铁铉的余孽在伺机谋反?他越想越是不安,命人传司礼监首领太监狗儿前来。

    狗儿奉旨而来,见到朱棣行过君臣大礼。

    朱棣忙伸手扶起了他,道:“狗儿呀,此次你奉命到山东监督柳升和纪纲二人,做得很好,不但及时查处惩治了柳升、纪纲二贼,而且即时的将赈灾钱粮追回,很好的安抚赈济了山东灾民。你可是劳苦功高啊,这满朝的文武百官也只有你才是最忠心的,朕要好好的奖赏于你。”

    狗儿忙道:“为皇上效力分忧实是狗儿应该做的,狗儿不敢要皇上的奖赏。”

    朱棣道:“你如今已是司礼监的首领太监,身份不同往日,再不能让满朝的文武大臣们狗儿狗儿的叫着了,今朕便赐你一名字,叫王彦,如何?”

    狗儿惊喜的跪地谢恩,道:“多谢皇上赐名,从此我就叫王彦了。”

    朱棣命他起身说话,接着道:“柳升、纪纲二贼,朕对他们极是信任,这才委以重任,哪知他们不思报效朝廷,不知感念朕的恩德,却只想着自己,可见朝廷中的大臣没有几个是真正忠心于朕的,他们一个个各怀心思,欺瞒犯上,这就难保有些大臣背地里不图谋不轨,今朕特封你王彦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官至正二品,协同宰辅一起参与朝中所有事宜,另外命你成立东厂,专门负责监督满朝的大臣,臣子们若是对朕忠心耿耿,自然不用担心甚么,但若是有人胆敢对朕有二心,仗着自己手中的权力敢欺压百姓无视王法,朕便教他人头落地,九族受累。”

    王彦再次跪下谢恩,朱棣双手扶他起来,接着道:“纪纲那贼厮向朕言道,说是铁铉尚有一女在世,而且她还有同党在山东境内,企图对朝廷不利,此事究竟是否属实,还须查明,所以朕命你亲自再去一趟山东,将这件事查个清楚,务必要将所有前朝余孽斩尽杀绝,不留后患。”

    王彦领圣命而去。

    朱棣见到王彦下去,心中还是无法平静,思虑万千,突然想到有一阵子没去瞧瞧国舅了,这口怒气正好撒在他头上。

    魏国公徐辉祖当日应天城破,不幸被俘,关押于大理寺大牢内。

    朱棣顾念他是皇后长兄,当朝国舅,虽然心中恨透了他,却也拿他徐辉祖没辙,不知该如何处置他才妥。朱棣此刻心情烦闷糟透了,正要拿徐辉祖好好羞辱一番。

    很快他独自一人到了大理寺衙门,大理寺官员见到皇上亲临,忙出外跪地相迎。

    朱棣径自往关押徐辉祖的牢房而去。徐辉祖被关押在一间很大的牢房内,房内样样俱全,有卧房,有书桌,这正是因为他是当朝国舅的身份,才会与其他犯人不同。

    朱棣本想见到徐辉祖将他狠狠的大骂一番,但见到徐辉祖之时,却看到他面容憔悴,消瘦了许多,早就没有了往日的那股意气风发的豪气。朱棣想起儿时自己与徐辉祖、增寿两兄弟,还有皇后徐妙云四人在一起快乐的玩耍的情景,不由得心软了下来,心中的气愤也全在此时抛到九霄云外了。

    朱棣道:“国舅,朕来看你了!”声音极是柔和。

    徐辉祖这才注意到朱棣,哈哈笑道:“老子道是谁来了,原来是你燕庶人啊!”

    朱棣不以为意,笑道:“正是朕来看你了!”

    徐辉祖道:“好不知耻,都改口自称朕了。”

    朱棣道:“承蒙诸位本家王爷和朝中大臣们的一致拥护,朕才不得已勉为其难的承接大位,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倘若建文皇帝还在世上,这个千斤重担也无须压在朕身上了。”

    徐辉祖怒道:“厚颜无耻,你篡夺神器,必遭天遣,那些个死去的冤魂会找你索命的。”

    朱棣听罢不寒而栗,喝道:“够了,朕就是不明白,朕可是你的亲妹夫啊,你为甚么偏偏就要跟朕作对?允炆小儿他给了你甚么好处,值得你为他誓死效忠吗?”

    徐辉祖道:“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老子就实话告诉你吧,先父随太祖皇帝打下大明江山,是我大明的开国元勋,先父一生对太祖皇帝忠心耿耿,我徐家子孙当世代为忠臣,太祖皇帝临终遗命令皇太孙承继大位,我徐辉祖自当忠心于建文皇帝,而你燕庶人本应该遵从太祖遗命,效仿先贤周公辅助成王,这样才不负太祖皇帝遗命。可你却不忠不孝,阴谋篡位,试问你这种卑鄙小人又如何能让老子看得起?可恨我徐家也出了个不肖子孙,增寿竟然与你燕庶人狼狈为奸,做下叛逆朝廷的事,结果落得身败名裂,身首异处,却也是活该应有此报应!”

    朱棣喝道:“够了,朕不许你污辱增寿,他是你的亲弟弟,你竟如此狠心,果然是铁石心肠。”

    徐辉祖哈哈大笑道:“好个铁石心肠,建文皇帝可也是你的亲侄子,他对你可谓是仁至义尽,若不是建文皇帝太过心慈,念你是亲皇叔,始终不忍心下旨杀你燕庶人,今日你焉能篡位成功?你燕庶人对建文皇帝下手毫不留情,欲除他而后快,你可有顾念半点血肉亲情?”

    朱棣恼羞成怒,大喝道:“你真以为朕不敢杀你吗?”

    徐辉祖道:“这天下还有哪个人是你不敢杀的?老子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你要杀便杀,何必惺惺作态?”

    朱棣气得是直发抖,道:“若不是瞧在皇后的份上,朕早就将你千刀万剐,实在是可恨,可气!”

    徐辉祖道:“你早该将老子千刀万剐了,老子心里早没有她这个妹妹了,更没有你这样的妹夫。哈,哈,有一件事老子必须要告诉你燕庶人,别以为你篡夺了皇位从此便可稳坐龙廷,高枕无忧了。哈,哈,建文皇帝尚在人世,还有他身上的传国玉玺,待时机成熟,只要建文皇帝振臂一呼,天下人必如影追随,那时便是你燕庶人的死期。”

    朱棣听到从徐辉祖口中说出建文帝尚在人世,震惊万分,他虽然一直怀疑建文帝没死,但这话从徐辉祖口中道出,那便是事实。

    朱棣颤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胡说,朕早就下令全国各处严加盘查,他若真的活着,早就应该被人发现,你分明是在撒谎。”

    徐辉祖冷笑道:“你真以为你朱棣无所不能?你可知道随身保护建文帝的人是谁吗?说出来怕也吓你一跳。”

    朱棣忙问道:“难不成他是大罗金仙?”

    徐辉祖道:“你可知道当今天下第一剑侠的名头?”

    朱棣惊道:“一剑飞天铁震?不可能,此人据传早就退隐江湖不知所踪,他岂会重出江湖来搅这个浑水?”

    徐辉祖道:“铁大侠乃当世大侠,他岂会任由你残害忠良,祸害天下百姓而不管?再说你杀了他义兄铁铉,还有方孝孺,他又岂会饶你?哈,哈,你便等着他来取你性命吧!”

    朱棣听罢心里发冷,强笑道:“区区一个江湖中人,朕又岂会惧他?如此说来是他在保护着允炆小儿,那么允炆小儿究竟去了哪里?”

    徐辉祖道:“你真当老子是三岁孩童?莫说老子不知道,就是知道又岂会告诉你,好让你去加害于他?可能他去了海外吧,也可能他正在全国各地招兵买马,甚至有可能他此刻便在你的皇宫之内,总之建文皇帝是无处不在,而你却不知道他在哪里。哈,哈,你燕庶人从此只怕都要寝食难安了!”

    朱棣喝道:“说够了没有?你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吧,你若是肯臣服于朕,仍旧做你的魏国公,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徐家子孙也可以世代承袭爵位,若是再执迷不悟,休怪朕不念裙带之情,便是皇后也保不了你了。”

    徐辉祖道:“朱棣啊,朱棣,你太小看我徐辉祖了,也小看了你自己,徐辉祖岂是贪图富贵之人,又岂会向你这小人低头?”

    朱棣怒道:“好,那你便在此好好的呆着吧。”

    朱棣忿然离去,心中却一直在想:“朕乃是一国之君,岂能再受这贼厮这般的羞辱,依着他的性格脾气是不可能屈服于朕的了,既然留着他没用,只有·······但皇后那边朕又该如何交待是好?允炆小儿尚在人世,目前知道这事的就只有朕和徐辉祖,万一允炆尚在的消息传至大臣们的耳朵里,势必会引起朝野动乱,对朕的江山安稳实在不利,惟今也只能将徐辉祖······可是皇后那边······皇后跟朕患难与共,夫妻情深,若不是皇后,北平早被铁铉攻陷,而允炆的削藩之举便成功了,朕可能已经性命不保,更别说如今坐拥整个大明江山。朕可不能对不住皇后,但徐辉祖就好比一颗毒瘤,不除掉他对朕的江山实在是个威胁,左右是为难,朕该如何是好?”

    朱棣思虑间不觉已回到了皇宫内,又到了御书房,他坐下随手翻看了一全书,却哪有心情去看,看不到一页便将书扔在一旁,心情实在是烦燥,徘徊难定,正自为如何处置徐辉祖而神伤,脑中突然灵光一现,不禁大叫的一声:“妙。”跟着仰天大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