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回头是岸

章节字数:5514  更新时间:19-08-18 07: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阴风怒嚎,尘沙漫天,好个恶劣的天气,然而此时应天城通往刑部刑场的大街上此刻却被围得水泄不通,长长的数里路挤满了提着脖子垫着脚观看的老百姓。

    这时的大街上是格外的喧闹,人人议论纷纷,人人拍手称快。究竟是甚么事值得老百姓在这糟糕的天气下还这么的乐意的等着?

    只听站在人群后面的一位老人和另一名老人在谈论:“所谓恶有恶报,种恶因必得恶果,这天杀的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也会有今天,真是老天爷开眼哪!”

    那另一老人道:“老哥说的是,这魔头不知残害了多少忠良和无辜的百姓,听说连我大明朝的第一大儒方孝孺先生都是他杀的,还有那尽忠为国的铁铉铁将军也是惨死在他的手上。他甘心做永乐皇帝的刽子手,到头来也要死在皇帝的手上,这就叫做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恶人当有恶人报啊。”

    那老人听他说着这话,赶忙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小声地道:“这里人多耳杂,你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若是传到朝廷那儿,那可是杀头之罪。”

    另一老人吓得脸顿时惨白,连声道:“对,对,瞧我这张臭嘴。”

    人群突然更加的躁动拥挤,叫骂声连成一片,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牵着父亲的手叫道:“爹爹,是不是那个大坏蛋来了?”

    旁边的父亲噙着泪水哽咽道:“对,是那大坏蛋来了。孩子,你一定要记住这个大坏蛋的名字,他叫纪纲,正是这个畜牲害了你娘,可怜你娘她······她才上吊自尽的。”

    小男孩也算懂点事了,恨恨的道:“这么说我娘是被他害死的了?好,待会他到了我面前,我一定要扔石头砸死他。”

    大街两旁站满了持着兵器维护现场秩序的士兵。一辆囚车驶了过来,囚车上的犯人蓬头垢面,胡须老长,若不是他的一双眼还是那么的凶狠恶毒,谁能想到这犯人竟是昔日永乐皇帝跟前的大红人,天下第一刽子手,锦衣卫指挥使纪纲?

    两旁的老百姓纷纷向囚车内的纪纲扔东西,有人用石头扔去,有人扔烂菜叶,有人扔臭鸡蛋,甚至还有人包了一大包屎向纪纲头上扔去。纪纲蓬乱的头发,脏稀稀的什么都有。

    他身旁押着囚车的几名士兵都用一只手捂着鼻子,因为纪纲身上的臭味实在是太难闻了。

    曾经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自认为风流潇洒的纪纲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既没有愤怒,也没有羞愧,整个人此时便似失了魂魄,只剩下了那副臭皮囊。

    百姓们一边用东西怒砸纪纲,一边口里诉说着这恶魔的种种卑劣、无耻、凶残的恶行。

    纪纲终于被押送到了法场,打开囚车,两名士兵押着有气无力的纪纲往断头台而去。

    纪纲走了几步,突然瘫软在地,两眼无力的看着这两名士兵。

    一兵狠狠的踢了他一脚,骂道:“作死啊,快给我起来。”

    纪纲有气无力的道:“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劳烦二位抬我过去好么?”

    那士兵怒道:“去你的,再不起来我现在就砍了你。”

    纪纲道:“那这样吧,你把我身上的镣铐去掉,这样我的身子就轻松了就能走动了,那也就不用劳烦军爷抬我过去了。”

    那士兵道:“说的也是,好,我这就给你去掉身上的镣铐。”说着蹲下身取了钥匙正要打开镣铐。

    另一名士兵叫道:“慢着,使不得。你不怕他脱了镣铐逃跑了吗?你、我都是小兵,担得起这个责任吗?万一让他逃了,那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

    那士兵吓得不轻,再不敢开锁解纪纲身上的镣铐。

    纪纲无力的道:“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力气逃跑吗?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们,就请你们去禀告下监斩官大人,说这是我纪纲死前的最后一点心愿。”

    那兵想了想,道:“好罢,我去问问监斩官大人。”

    那士兵朝监斩官去了,说明了纪纲的要求,监斩官瞧着纪纲半死不活的,量不是装出来的,又念在往日与纪纲同朝为官一场,遂道:“依刑场法规,死囚犯可以交待些遗言,能办到的我身为监斩官总要尽力去满足死囚犯的临终所求,也算是积点阴德。好罢,你便替他解开了镣铐。”

    那士兵依言过来为纪纲解开了镣铐。

    纪纲松了松手脚,道:“这样就舒服多了,谢谢啊!”

    他一双眼突然的明亮有了精神,哪里还像个有气无力的垂死之人,他本来僵硬的身体突然的灵活起来,一双手掌拍出分别击向那两名押着他的士兵的胸口,那两名士兵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便受了重掌口吐鲜血当场毙命。纪纲踩着两名士兵的尸体轻轻的一纵,整个身子便轻盈的飞出了几丈远,跟着又是飞身连跃,朝着人群较稀的地方逃去。

    监斩官见犯人逃跑急命所有官兵捉拿死囚,但纪纲早已经逃得远了,不一会便没了踪影。

    纪纲拼了命的飞奔逃命,闯进了一户人家家里,见到屋主惊恐的询问于他,他二话不说将这一家四口人杀了个干净,接着关上了大门在屋内厨房找了一桶水胡乱的冲洗了下身上,找了件合身的粗布衣换上,又到厨房找了些吃的,这才匆匆的逃离了去。

    好不容易到了城门关口,见城门前有近百名士兵把守盘查,知道硬闯不行,又折回来找到一户农家,又是二话不说将屋内的所有人杀了个干净,在屋内找了把剪刀将胡须剃了干净,又将头发齐根剪掉,俨然是一个出家的僧人,他还是担心被人认出,又去灶头抓了把锅灰往脸上一抹,这才重来到城门口。

    整个应天城已贴满了通缉告示,各城门关口都有大队官兵严查盘问,但纪纲此时已然改头换面,很容易的便混出了城去。纪纲虽然逃离出了应天城,却逃不出大明朝的广阔疆土,天下之大,他又能容身何处?他并没有去多想这些,此刻他心里想到的还是他的权力和欲望。

    纪纲小时候家境贫寒,但他从小就不甘于现状,是个极有野心欲望和妒嫉心的人。他看到邻居地主家跟他年纪相仿的小少爷穿的是狐裘大袄,身后有一大群人簇拥着,一副耀武扬威神气十足的样子。纪纲便在心里想:“有朝一日我也要穿上狐裘大衣,也要有一群人在身后服侍。”

    当天晚上深夜,他偷偷的从狗洞口钻进了地主家里,小心的蹑步走到小少爷的房内,将那件狐裘大袄偷偷的取下来,拿到一边扔在地上使劲的用双脚踩踏着,又在大袄上面撒了泡尿,方才觉得解气痛快,他小心的将狐裘大袄重新挂回原来地方,这才得意自满的从狗洞口钻了出来回去,而那年他才只有九岁。

    纪纲长到十三岁时,父母相继病逝,从此他成了孤儿,过起了行乞,偷盗的日子,这样的生活直过了四年。

    他十七岁那年的一天,因为肚子极饿,忍不住进了一家客店内叫了几个菜吃,要了两大碗米饭。吃饱后,他因为身上没有钱付账,便偷着溜走,结果被小二发现,店内的其他伙计一起拥上来将他打个半死这才作罢。他躺在地上“啊哟”痛叫着。

    这时店内有一名带刀客吃饱喝足了便径自离开,客店的伙计自然上前找他要饭钱,那名刀客二话不说便动手将几名伙计打倒在地,完了扬长而去。

    纪纲看在眼里,心里道:“人善被人欺,要想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从此不被人欺负,那就要变得比别人强才行。就像这名带刀客,因为他强,所以他吃饭不给钱没事,而我却要被这帮伙计打个半死。”

    纪纲心下发誓要学得一身好本事,他忍痛一拐一拐的出了客店,离开了他自小生活的家乡,从此到处寻访打探哪儿有能学一身好武功的地方。

    纪纲十九岁时,他打听到江南武学世家——南宫世家庄主南宫灵又要广收弟子。

    一道授徒告示已然传遍了整个武林:蒙天恩之浩荡,敕封南宫世家为武林四大武学世家之首,古人云:受人点滴当涌泉相报,况当今圣上恩泽于我南宫世家,敢不为天子尽心效力呼?今但求天下一、二习武之才能尽得余之粗浅武学,待他日学成能为国为民,报效于圣天子,则余心愿足矣!落款正是南宫灵三字。

    纪纲问了几个武林中人方才得知这告示的意思,心道:“南宫世家庄主南宫灵可是武林中响当当的大人物,我纪纲若是能拜在他的门下,得其武功的一半就知足了。南宫世家与朝廷大有渊源,只要能够拜得南宫灵为师,就有机会出人头地,甚至为朝廷效力,今后还不平步青云,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看谁还敢瞧不起我纪纲?”

    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拜南宫灵为师,他便向人打听南宫世家在何处。

    见识多的一位老者告诉他:“小伙子,你怎么连南宫世家都不清楚,也难怪你太年轻了。当年太祖皇帝与陈友谅争夺天下之时,在鄱阳湖展开生死大战。太祖皇帝得到南宫老庄主和现任庄主南宫灵的相助,一日,太祖皇帝由南宫老庄主和其公子南宫灵护着独自涉险打探敌军消息,不小心为敌军发现,南宫老庄主为保太祖皇帝安全,一人力战陈友谅的三百水师,结果力竭战死。南宫灵庄主拼死保护太祖皇帝,这才使得太祖皇帝化险为夷,成就日后一统天下的不朽霸业,而正因此南宫世家才成为武林四大武学世家之首。”

    纪纲并不想了解南宫世家的辉煌过去,他只想知道南宫世家究竟在哪,于是含含糊糊的点头,等这老者好不容易说完了才问道:“那南宫世家在哪里,您知道吗?”

    这老者这才道:“这个老夫当然知道。南宫世家的府邸本在江南繁华的苏州城内,后来由于南宫灵庄主为朝廷立下了大功,便举家迁往天子脚下应天城内。你到了应天城,稍加打听便知道在哪了。”

    纪纲大喜,谢过他告辞而去。

    纪纲靠着自己偷摸的本领好不容易凑足了几十两银子,他用这些银子买了匹马,快马加鞭的直往应天城而去。

    南宫世家果然一打听便找到了,等他赶到府门口之时,家丁却告诉他庄主已经收下了三十名弟子,现在要等三年之后才会再次收徒。

    纪纲听罢自然是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他在南宫世家的门口一直跪着两天两夜。家丁出来告诉他庄主已经答应收他为徒了。

    纪纲拖着疲惫的身体跟随家丁进了府内,南宫灵见到纪纲,大赞他有毅力,肯吃苦,颇对纪纲喜欢。

    南宫灵一眼便看出纪纲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在随后的教习过程中时时对纪纲特别的指点传授,很快纪纲便成为弟子中最为得意、进步最快的人。

    纪纲不负师父厚爱,勤加苦练,不到五年时间便已尽得师父的真传,南宫灵见纪纲学有所成,便将他举荐给朝廷,从此纪纲走上了为官之路。

    纪纲在官场之上可谓一帆风顺,他认定了燕王朱棣是当世的枭雄,靖难之役时,他看准了风向,投靠到朱棣这边,通过残杀建文朝旧臣博得朱棣的器重,成为朱棣跟前的大红人,被朱棣亲封为锦衣卫指挥使,一时间纪纲权力达到顶峰,人人景仰于他,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尽入囊中,如花如玉的大批美女投怀送抱,真可谓是得意之极!

    前尘往事,历历在目,曾经叱咤风云的锦衣卫指挥使转眼间沦为满城通缉的死囚犯。

    纪纲实不甘心,但又能如何,他便再有能耐也翻不出朱棣的手掌心,朱棣要他死,他是再不能好好的活了。

    眼望着茫茫大地,不知该去何处,烈日如火般炽烤着他的身体,纪纲心下黯然神伤:“我纪纲的生命算是走到头了,便如这烈日如火,随时要将我烧为灰烬,我纪纲也算英雄一世,还要这样如丧家狗般的逃命到何时?”

    纪纲毫无目的的走了近一个时辰,已到荒郊野外之地,此时他是又渴又累,突然觉得天昏地转,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纪纲昏死过去,做了好长好长一个恶梦,梦到无数个浑身血淋淋的人,双眼也冒着血,他们伸着手向纪纲走来,要找纪纲索命。

    纪纲吓得不轻,慌忙拔腿逃命,逃至一小巷拐弯处,巷口突然伸出一个头来,那人面目极是可怕狰狞,一双眼陷出两个洞来,竟是被人挖去了一双眼睛,他的耳鼻也为人割去,那人朝纪纲一声大喝:“纪纲,拿命来!”

    纪纲吓得魂都去了,脚下倒退的几步,连连道:“铁将军,饶命,饶命。”跟着忙掉头逃命。

    纪纲拼了命的奔跑,前面竟然是条死路,路的尽头站着一持剑白发老人,那老人怒喝道:“纪纲,你这弑师叛徒,受死吧!”

    纪纲看清楚前面的持剑老人正是他的恩师南宫灵,吓得当即跪下磕头,道:“弟子知错了,师父饶徒儿一命。”

    南宫灵怒道:“到了此时你还敢欺骗为师,便让为师亲自来清理门户。”说罢拔剑向纪纲后颈刺去。

    纪纲惊叫道:“师父,不要。”这一惊,吓得他当即醒过来。

    纪纲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已然为汗水湿透,此刻他正躺在一张床上,面前坐着一位白须老僧。

    纪纲本能的惊得坐起身,纪纲惊道:“我怎么会在这,这儿是哪?”

    老僧道:“这里是佛光寺,施主在荒郊野外晕倒,被本寺小僧发现救下。”

    纪纲低声道:“原来如此。”纪纲又问:“在下刚才做了个梦,大师可有听到在下梦中说些甚么?”

    老僧道:“看施主一脸的杀气,想必做的梦也是恶梦吧?”

    纪纲惊道:“莫非大师听到了我说些甚么?大师想必已然知道我是谁?”

    老僧道:“出家人不过问尘世之事,施主是谁与老僧无关。出家人只知道多造善业方有善果,佛祖要度天下一切可度之人,佛有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施主若是已然明白自己的恶业,此时回头,尚未远矣。”

    纪纲目露凶光道:“如此说来大师必定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既然如此,休怪纪某人手下不留情了。”

    老僧道:“阿弥陀佛,看来施主还是执迷不悟,你若真想杀老僧灭口,那便动手吧。”

    纪纲挥掌拍向面前的老僧,右手伸到半路,突然的无半丝力气,眼前金光一闪,恍惚中又看到那无数个血淋淋的人朝他走来,向他伸出血淋淋的手,要向他索命。纪纲惊得大叫一声。眼面前又出现铁铉面目狰狞的脸,和师父提剑向他刺来,这究竟是何,难道自己还在梦境当中?

    老僧口中喃喃的念着经文,所念的正是普庵法师所传的清心咒。纪纲听到经文声,一颗烦躁难安之心方才平静。

    老僧念完了清心咒,问道:“施主眼前看到了什么?”

    纪纲大汗淋漓,吓得从床上起来朝老僧跪下,道:“大师救我,我知道错了。”

    老僧道:“你有何过错?”

    纪纲忏悔道:“在下满手鲜血,害死了数不清的无辜性命,甚至连自己的授业恩师都给杀了,在下实在是罪孽深重,虽万死难赎己罪,只求大师赐我一死。”

    老僧道:“出家人只知救人,你既已真心悔过,那就尚未晚矣,要一死何其容易,你还是留着有用之身为自己赎满身罪过吧!”

    纪纲顿悟,道:“在下明白了,多谢大师指点明路。”说罢起身又向老僧深鞠了一躬告辞离去。

    老僧见纪纲离去,说道:“施主且慢。”

    纪纲停下来回身看着老僧,道:“大师还有何指点?”

    老僧道:“你虽已大彻大悟,但心中深处仍存有一丝贪念和恶念。今我传你普庵法师的清心咒语,每当你心情烦躁难安之时便诵读清心咒数遍,可化解你心中的贪念、恶念,令你心静如水,一心向善。”

    纪纲跪下道:“多谢大师。”

    老僧一句句的念着清心咒,纪纲用心的记下,直到纪纲记熟了,老僧才令纪纲离开,纪纲感念老僧大恩,再次跪下谢过,方才离开佛光寺而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