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威震漠北

章节字数:5409  更新时间:19-08-18 22: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那日阿米赤拉公主的贴身婢女其其格匆匆来访,又过了数日,太师阿鲁台仍不曾来访,鞑靼国大汗也没有接见建文帝的意思,着实令建文帝君臣焦虑和担忧。

    王钺忿忿道:“真是蛮夷之人,半点礼数都不懂,岂有此理,本雅失里眼里还有没有我大明皇帝?真是可恨,可恼!”

    铁震道:“此事想必是太师阿鲁台在从中作梗,他是存心要我们难堪,想以此挫挫我们的锐气,万不能让他的奸计得逞,我等既然来了鞑靼国,那便既来之,则安之,铁某倒要看看谁更能沉得住气来。”

    耿童儿道:“大人说的是,可是本雅失里汗现在将公主都给软禁了,实在是太过份了。”

    铁震心有愧疚,道:“公主受我所累,铁某人实在心中难安,看来我得亲自去一趟鞑靼汗廷打探一番了,看看公主是否还安好,方才放心。”

    耿童儿向铁震拱手笑道:“大人有情有意,耿童儿打从心里敬重大人。”

    铁震笑道:“你少多嘴两句,铁某便心满意足了。”

    耿童儿笑道:“在这驿馆内实在太也清静无趣,耿童儿若不多嘴说几句闲话,怕是所有人都要憋出病来。”

    铁震道:“好了,言归正传,尔等在驿馆内好生保护着皇上,铁某人这就去汗廷打探一番。”

    正说着,耳听到驿馆外一声马儿嘶叫声,有人勒住了缰绳下的马来,正向驿馆而来。

    驿馆外进来了一人,那人一身武官打扮,一进来便表明身份,说道自己是大汗派来的特使,请铁大侠到汗廷有事相商。

    铁震道:“在下正是铁震,不知大汗为何只单独召见铁某,可有言明何时接见我大明皇帝?”

    那特使道:“实不相瞒,大汗之所以单独召见铁大侠您,实是因为太师和公主在大汗面前极是对铁大侠推崇倍至,所以大汗想亲眼见见太师和公主口中的当世大侠到底是何等的人物。”

    铁震本就正要去汗廷打探公主的消息,而现在本雅失里汗派特使来请他去,正好名正言顺的去见一见大汗,看看公主怎么样了,也正好当面问清楚大汗对建文帝究竟要如何对待,打算何时接见大明皇帝?

    铁震道:“既是大汗相请,铁某便随特使去一趟汗廷见过大汗。”

    那特使道:“如此甚好,铁大侠,请!”

    铁震向建文皇帝告辞,向建文帝说明此去正好可以当面问明本雅失里汗对我君臣究竟是何态度,打算要何时接待我大明皇帝。

    建文帝道:“铁爱卿,你此去一切小心,尽量不要与本雅失里和阿鲁台有冲突,我等君臣毕竟是在他鞑靼国境内,日后复国大业还要靠他们相助,所以凡事也只能忍让三分,给足他们面子了。”

    铁震道:“皇上所嘱,臣铭记在心,皇上放心,臣自有分寸。”

    建文帝道:“为了朕让你受委屈了。”

    铁震忙道:“皇上严重了,为了复国大业,臣受这点点委屈算得甚么。”

    铁震随同特使一同出了驿馆往汗廷而去。

    铁震与那特使骑着快马奔行,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汗廷外,那特使先进去禀报,不一会便出来请铁震入内。

    铁震进了汗廷内,见一人正坐在主位上,那人年纪三十左右出头,长得满脸的胡须,双眼大而有神,鼻梁甚高,生的甚是高大粗壮,一眼给人粗犷豪爽的感觉,铁震心想:“此人必是本雅失里汗无疑。”

    本雅失里汗的两侧站了四人,在他左侧站着的一人身着鞑靼人装束,身材高大,长的结实粗壮。铁震一眼便瞧出此人必定力大无比,是一名大力士。这鞑靼大力士身旁还站着位中年喇嘛僧人,铁震打量了他一眼,知这喇嘛的内力必定很深厚,定是西藏密宗的得道高僧。本雅失里汗的右侧则站着一名手持武士刀的日本忍者,他身着一袭黑衣,面上全无表情,脸色苍白,极是冷酷,令人一见便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日本忍者身旁则是位腰佩利剑,一身白衣的年轻剑客。铁震想:“这四人都非比寻常,必是贴身保护本雅失里汗的护卫高手。”

    太师阿鲁台和公主阿米赤拉正坐在本雅失里汗左右两侧位子上,阿米赤拉见到铁震来了,喜得不由得起身过去相迎铁震,叫道:“大哥,你来了。”

    铁震见到阿米赤拉脸庞消瘦了许多,人也憔悴不少,心中心疼愧疚,道:“阿米赤拉,你瘦了,是大哥连累你了。”

    阿米赤拉道:“大哥快别这么说,小妹终于说服了汗兄,让他亲自见你一面,以后他不会阻止我见你了。”

    铁震道:“好,好。”

    二人一同走到本雅失里汗身前,阿米赤拉先自引见道:“汗兄,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大明皇帝手下的大将军,天下第一剑客铁震。”

    本雅失里汗仔细的看了铁震一会,道:“你就是铁震?”

    铁震向本雅失里拱手施礼道:“正是在下,铁震见过大汗。”

    本雅失里道:“太师和王妹都说你武功盖世,英雄了得,本汗今日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铁大侠,快快请坐。”

    铁震谢过本雅失里,这才向阿鲁台拱手问好:“太师,有劳你在大汗面前为铁某美言了,多谢!”

    阿鲁台起身回礼道:“铁大侠客气了,你、我是甚么交情,阿鲁台敢不为你的事情上心?”

    铁震再次谢过阿鲁台,这才在阿鲁台身旁坐位上坐下。

    本雅失里汗命人给铁震上酒,铁震谢过大汗,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本雅失里大笑道:“铁大侠海量,痛快,痛快。来人,再添酒。”

    铁震举杯向本雅失里敬酒,又一饮而尽。

    本雅失里道:“铁大侠果然是豪爽之人,与本汗正是趣味相投。太师在本汗面前对你是倍加的推崇,说道你的武功天下第一。太师是我鞑靼国的第一勇士,能被他看得起、佩服的人那必是真正的英雄人物,本汗这才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见铁大侠。今日本汗亲见铁大侠,瞧着铁大侠如此的豪爽,真是相见恨晚啊!”

    铁震忙拱手道:“大汗抬举铁某人了。”

    本雅失里道:“宴无助兴不乐,铁大侠是武功方面的大家,这四位是本汗手下的得力护卫,也算会得三招两式,不如便让他四人在铁大侠面前表演一番以此助兴,也好让铁大侠从中指点一二,铁大侠以为如何?”

    铁震忙道:“大汗手下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铁某不敢指教。”

    本雅失里笑道:“铁大侠谦虚了,就本汗手下这几个人算得甚么高手,在铁大侠面前献艺怕是要见笑出丑了。”

    本雅失里先命那名鞑靼大力士表演,那大力士道:“汗廷帐中地方偏小,小的没办法施展技艺,且请大汗和贵客一同到帐外观看。”

    本雅失里相请铁震出了汗廷,汗廷内所有的人都出了外观看。

    那大力士面前正站立着一只野生驯化了的高壮骆驼,足有千余斤重。那大力士四肢运劲,单手抓住骆驼细长的尾巴,用力向后使劲一拉,那骆驼尾巴吃痛向前拼命用力挣扎,却是无法前行的半步。那大力士嚎叫的一声,使足了力气,竟拉着骆驼的尾巴向后将骆驼拖出了数丈之远,力气之大,实是惊人。

    铁震心道:“看来本雅失里汗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明为表演献技,实则借此展示下他手下高手的实力,向铁某人示威,既是如此,铁某便不能让本雅失里失望了,正好借此挫一挫本雅失里的锐气,好让他明白我大明皇帝不容轻视小觑。”

    果然那名大力士表演完便朝铁震走来,道:“不知铁大侠以为巴图的本事如何?”

    铁震道:“力大无穷,不愧是鞑靼国的大力士。”

    巴图道:“不知巴图的力气比之铁大侠如何?”

    铁震道:“铁某不与骆驼相较比试力气,铁某的对手从来都只是人。”

    在旁的人听到铁震之言,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巴图受此羞辱,强压怒气,向铁震道:“如此还请铁大侠展示下神力。”

    铁震道:“好,只要你能抬得动铁某的一只脚,让铁某脚下离地,便算是铁某甘拜下风。”

    巴图怒道:“好狂妄,这可是你说的,巴图若是抬动了你的一只脚,巴图要你当面磕头认输,你敢不敢?”

    铁震道:“有何不敢?请吧。”

    巴图当下全身运劲,双手使尽全力抱住铁震的右脚往上一抬,却是抬不动半分,铁震的右脚纹丝不动的立在地上。原来铁震早已使出内力运劲于脚下,巴图又如何抬得动?

    巴图再次使力,累得浑身大汗,心急的满脸通红,却是始终抬不动铁震的一只脚。巴图心灰意冷,唯有放弃,丧气的对铁震道:“我输了,心服口服。”

    说完便向本雅失里汗走过去,惭愧地道:“巴图丢了大汗的颜面,实在没脸再呆在大汗身边,巴图请求回家去。”

    本雅失里劝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你败在铁大侠的手上又不是甚么丢人的事,且先下去歇着,不要再提回家的事。”

    巴图依命下去休息,那西藏喇嘛这时走到铁震身前,道:“小僧西藏密宗传人,法号宝智。适才亲眼见到了铁大侠的内力之高深,小僧不自量力,请铁大侠赐教。”

    铁震道:“原来是宝智上人,铁某有礼了,赐教不敢当,上人请。”

    宝智上人调息了一会内气,便赤手运掌攻向铁震,铁震不敢轻敌大意,当下全力应战。宝智上人的铁掌功甚是了得,掌力所到之处丈外之远的地方都能感觉到掌风。

    铁震身影闪动,轻易的避开了他攻来的数掌,心想:“宝智上人是得道僧人,让了他数招算是给全了他的面子,若再相让,反而是故意的轻视于他,是对他的羞辱。铁某该是主动出招的时候了。”

    铁震掌中运劲,与宝智上人攻来的右掌正面相迎,双掌相碰,宝智上人只感右掌发麻使不出力,身子也为铁震的掌力所迫连连后退,铁震见势收掌,不再出招。

    宝智上人待站立稳身子,上前躬身行了一礼道:“铁大侠内力高深,小僧自愧不如,承蒙铁大侠手下留情,小僧感激不尽。”

    铁震道:“上人的武功也是相当了得,不愧是西藏密宗的得道高僧。”

    宝智上人道:“惭愧。”他近前到铁震的跟前,小声道:“铁大侠要小心那位日本忍者,此人的日本忍术实令人防不胜防,铁大侠务必要全力应敌。”

    铁震道:“多谢上人好意提醒,铁某感激不尽。”

    宝智上人退到本雅失里汗身侧,那日本忍者此时从本雅失里汗身侧走了出来,向着铁震行了一礼,二话不说便拔出了武士刀攻向铁震。

    铁震闪身避过一刀,手指戮向那日本忍者胸前,那日本忍者以刀身遮挡铁震攻来的手指剑气。日本忍者受到手指剑气力道的压迫,脚下连连后退。

    铁震乘势逼向日本忍者,再次出手攻向日本忍者,铁震的右掌正要正中那日本忍者的胸膛,突然面前“轰”的一声响,冒出一团烟雾来,那日本忍者竟在铁震面前消失不见了,这正是日本秘传的忍术。

    铁震眼观八方,却没有发现那忍者的踪影,当下小心的环顾着,以防日本忍者偷袭。铁震突感身后有一道劲风袭来,忙闪身避开,回身一掌拍向身后,却还是不见日本忍者的身影。铁震心中暗道的一声:“日本忍术果然神秘厉害。”

    就这一瞬间的分心,一股劲风又向他左手侧面袭来,铁震忙又闪开,却是慢了半分,手臂为武士刀所伤,割破了左肩皮肉,所幸伤口不是很深,左肩上的鲜血顿时流出浸透了衣服。铁震瞬间右手点住了穴位,使伤口不再留血。

    观战的阿米赤拉见铁震受伤,急得惊叫了起来,差点心痛的哭了出来,她忙向本雅失里道:“汗兄,你快叫他们不要比试了。”

    本雅失里道:“他二人比试尚未分出胜负,你以为汗兄阻止得了他们之间的拼斗么?”说罢竟对阿米赤拉的求情置之不理。

    铁震见阿米赤拉对他的伤情担心焦急,朝着她大声道:“公主不要担心大哥,这点小伤算不得甚么。”

    那日本忍者在两丈开外的地方终于现身,他说的竟是汉话:“大明第一剑客原来是徒有虚名,不过如此。”

    铁震笑道:“胜负尚未见分晓,此时言之还为时过早,铁某便再领教下你的东洋忍术,请。”

    那日本忍者又向铁震攻了过来,待铁震要击中他时,他又再次隐身不见。

    铁震心道:“雁过留声,他再如何会隐身之术也会必然留下一丝声音,铁某索性闭上眼听音辨位,让他无所遁行。”铁震当即闭上双眼,全神贯注的凝听着四面八方的可疑声响。

    铁震辨听到身后有一丝细细的声响,当即回身猛地拍出一掌,跟着听到一声“啊”的大声痛叫声,那忍者在铁震一丈开外现身,此时已是口中吐血,受伤不起。

    本雅失里汗命人将日本忍者抬下去疗伤,阿米赤拉见铁震最终大胜日本忍者,转忧为喜,向铁震奔了过来,关切的道:“大哥,你肩上的伤没有大碍吧?小妹就知道没有人敌得过大哥的。”

    铁震朝她一笑,道:“区区点小伤不碍事,令你担惊害怕了,为兄实在是报歉得很。”

    阿米赤拉笑道:“你没事就好。”

    这时本雅失里身侧的最后一位白衣年轻剑客向铁震走了过来,拱手道:“江湖末学铁剑门弟子唐飞云见过铁大侠,斗胆向铁大侠讨教剑法。”

    铁震惊道:“你是铁剑门门下弟子?素闻铁剑门的剑法独特,乃我中原武林有名的剑派,铁某能有幸领教到铁剑门的剑法,倒是荣幸得很,请。”

    唐飞云道:“能够向当世第一剑客铁大侠讨教剑法,更是晚辈的荣幸,铁大侠,请。”

    唐飞云拔出剑来,铁震以两根手指相迎,唐飞云的剑法果然精妙,瞬间从不同方位刺出数剑,攻向铁震的身前各处穴位要害。铁震有心见识下铁剑门的剑法精妙处,并不急着取胜,二人相互拆剑到四十余招,唐飞云的三十六路剑法招数已尽数使尽,铁震见此,当即看准唐飞云刺来的一剑,两指竟夹住了剑身,用力借势向后一甩,唐飞云手中的剑便脱手而出。

    铁震一人连胜本雅失里汗手下四大高手,阿鲁台亲见了铁震的武功,心下惊道:“原来铁震往日与我过招果然是有所保留,他的武功当真是深不可测,我阿鲁台的武功与他相比实在是相去甚远。”

    本雅失里见铁震轻易的连败自己手下四大高手,真是既惊又大是佩服铁震的武功,当即命人请铁震近前说话。本雅失里道:“本汗今日亲眼得见铁大侠的武功,果真是天下无敌,了不得,了不得。”

    铁震道:“大汗过奖了,铁某在此敢问大汗一句,不知大汗打算何时接见我大明皇帝?”

    本雅失里道:“本汗这阵子忙于处理国事,倒把这事给忘了,铁大侠多多担待,待本汗抽出空来一定亲自隆重的接见大明皇帝。”

    铁震道:“如此甚好,铁某静待大汗接见我大明皇帝。”

    本雅失里道:“不知大明皇帝这阵子在驿馆住的可还习惯?”

    铁震道:“多谢大汗挂念,我大明皇帝一切安好。”

    本雅失里道:“如此甚好,有劳铁大侠向大明皇帝转达本汗的歉意,本汗这几日一定安排好接见大明皇帝。”

    铁震道:“大汗有心了,铁某这便回驿馆将大汗的话转达给我大明皇帝。容铁某就此告辞。”说罢拱手向本雅失里作别。

    铁震又向阿鲁台辞别,待走到阿米赤拉跟前,阿米赤拉见他要回驿馆,双眼突然的红了,竟是难舍他离开,阿米赤拉道:“大哥放心,我明天就去驿馆看你。”

    铁震点了点头,这才离去。

    

    作者闲话:

    请多多关注收藏,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