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瓦剌犯境

章节字数:4000  更新时间:19-08-19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铁震从鞑靼国汗廷回到驿馆,向建文皇帝转达了本雅失里汗的话。

    建文帝喜道:“本雅失里终于答应要见朕了,这都是铁爱卿的功劳啊。”

    建文帝此时突然注意到铁震肩上的血迹,惊道:“你怎么受了伤,要不要紧?是谁伤了你?”

    铁震道:“皇上不用担心,一点小伤算不得甚么。”遂将在汗廷一人独斗本雅失里手下四大高手的事说与了建文帝等人听。

    建文帝道:“好啊,好啊,铁爱卿这是大长了我大明的威风啊,也正好借此挫一挫本雅失里的锐气。”

    一众锦衣卫部下听得指挥使大人连胜本雅失里汗手下的四大高手,大叫痛快,过瘾,只恨不能亲眼得见这场精彩的打斗。

    建文帝君臣盼着本雅失里亲自接见又等了十数日,竟没有传来汗廷要接见他们的任何消息。

    这十数日的时间,只有阿米赤拉公主来了好几次来看望他们君臣,她说自己每次问及汗兄打算何时接见大明皇帝时,汗兄总是以国事繁忙抽不出时间来为由。

    建文帝君臣听得明白,本雅失里是不想接见大明皇帝,这才一直故意的拖着。

    铁震心中大是恼火,怒道:“没想到本雅失里竟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铁某算是看错人了。”

    耿童儿在旁道:“大人用不着生气,本雅失里故意的这样拖着不见我皇帝,无非是想与我皇帝见面商谈之时能占得上风,以图得到他想要的利益,我等此时更要沉得住气,万不能中了他的奸计。”

    铁震道:“耿童儿说得对,本雅失里和阿鲁台君臣二人想必还在打着我大明辽东地区和北平的主意,如此丧权辱国之事,我等岂能答应,那不成了千古罪人了?”

    建文帝道:“朕宁可永远放弃帝位,纵是无法复国,也绝不会受本雅失里和阿鲁台君臣二人的胁迫割出我大明一寸国土。”

    铁震道:“皇上说的好,我等绝不让本雅失里和阿鲁台的奸计得逞,且等待时机,总有一天本雅失里会亲自来接见皇上的。不如暂且忘却所有烦恼之事,一起到外面去走走,放松下心情,如何?”

    建文帝道:“甚好,朕来鞑靼国已快一个月了,也该到外面亲身了解下鞑靼国的风土人情了。”

    一行人入乡随俗,在驿馆内先换上了鞑靼人的衣服,这才出去。

    刚出驿馆不到三两里路,来到一小集镇上,见过往的路人有许多人背着沉重的包袱,领着家人孩子匆忙慌张的奔跑着赶路。铁震见此异状,猜想到发生了大事,忙向路人询问。

    原来三日前瓦剌派大将军哈尔巴领兵十万突袭鞑靼国边境,鞑靼国猝不及防,已被瓦剌大军攻下了好几处军事阵地。现在莫说是鞑靼国的普通百姓人心惶惶,便是汗廷中那些个大臣们也是各怀心思和主张。

    铁震心下暗道:“果然不出铁某所料,瓦剌终究还是对鞑靼国开战,只是瓦剌与鞑靼这十年来未曾有战事,为何会不宣而战,突然的犯境?莫非果真是朱棣派了使臣从中挑拨?想必是如此,这一仗对我等的复国大业倒是个机会,如果能借此消除瓦剌与鞑靼之间的干戈,令两国尽释多年来的积怨,化敌为友,那么便可借助两国的兵力一同讨伐朱棣了,那复国大业便指日可待了。”

    铁震等一行人再无心情在镇上闲逛,回到驿馆,铁震便将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所带来的利弊分析给建文帝等人听。

    建文帝问铁震可有化解这场战争的对策,铁震道:“要化解这场战争,关键人物还是太师阿鲁台,他手握鞑靼国全部兵马,此事要成功全在他一人身上。”铁震便将心中的想法和大致计划说与建文帝等人,建文帝以为甚好。

    此时鞑靼国汗廷上下正一片焦虑和害怕,大臣们分为主战派和主和派,是各有主张和想法。

    本雅失里汗正在召开一次紧急的汗廷议会,听取大臣们的意见和应敌对策。

    阿鲁台首先向本雅失里汗请罪:“此番瓦剌突袭我鞑靼国,致使我鞑靼国损兵万余人,丢失五处军事重地,这都是罪臣疏于防范之过,请大汗依法处置罪臣。”

    本雅失里大声责备道:“此时我处置你有甚么用,你一人的性命能抵得上我鞑靼国上万名将士的命,能换得回五座军事重地?我杀了你瓦剌便能退兵么?本汗叫你们来是商议如何退敌的,至于谁有功谁有过,等这场战争结束了再来讨论。”

    阿鲁台道:“罪臣请命亲率十万大军与瓦剌决一生死。”

    本雅失里道:“你可有取胜的良策?”

    阿鲁台道:“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臣并无制胜之良策,但臣自当竭尽全力、奋死一战。”

    本雅失里道:“如此说来你并无取胜的把握,其他的大臣可有应敌良策?”

    万夫长木合里道:“本将以为瓦剌此次犯境,是蓄谋已久,准备充足,其来势何其凶猛,实在是锐不可挡,我大军若是仓促应战,必败无疑。眼下当避开其锋芒,暂将举国百姓北迁,待瓦剌锋芒削减,再由太师领军反攻,方有取胜之机。”

    阿鲁台大怒道:“木合里,你这是不战而逃,乱我军心,是要将我鞑靼国置于亡国啊,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本太师不饶你。”

    木合里吓得再不敢多说一句,本雅失里道:“太师说的对,不战而退便是要亡国,我鞑靼将士宁可战死,也绝不退后半分。太师,既然你没有十足的把握取胜,退守更是万万不能,那么太师可还有其他甚么良策?”

    阿鲁台沉默许久,突然上前跪下,大声道:“罪臣甘愿领下军令状,若不能击退瓦剌大军,罪臣便以身家数十口性命作赔,此战必胜!”

    本雅失里大笑道:“太师快快请起,好,本汗等的就是太师这个必胜之决心。我鞑靼将士惟有必胜之心,才能勇往直前,无畏杀敌,方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太师有如此决心,本汗便放心了。太师阿鲁台听封:命你为三军主帅,统兵十万,全力退敌,本汗在汗廷等着你得胜回师,为你庆功。”

    阿鲁台领命,接过帅印,汗廷议会这才结束。

    阿鲁台回到太师府,却是坐立难安,心神不宁,焦虑万分,他其实心中并没有半分把握取胜,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见他来回的踱步,一会扯着自己的长须,一会又拍着脑袋,却是始终想不出半点对策来。

    屋顶上突然有轻微的响动,阿鲁台抬头喝道:“谁?”

    屋顶上这时有脚步声作响,耳听到有人道:“有胆的便跟我来。”

    阿鲁台夺门而出,寻着那人身影追去,直追到三里外无人之处,那人这才突然停下脚步。

    阿鲁台近到那人跟前,见那人蒙着面,喝道:“何方鼠辈,胆敢在本太师面前放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存心找死。”

    那蒙面人笑道:“你自己已经是快要死的人了,还在此狂妄些甚么?”

    阿鲁台怒喝道:“究竟是谁快要死到临头了?胆敢冒犯本太师,休想活着离开此地。”

    那蒙面人道:“想来便来,想走就走,谁也拦不住我。只是在下看太师已然是死到临头,特来给太师指引一条活路。”

    阿鲁台惊道:“你是何人?凭甚么说要给本太师指引一条活路?”

    那蒙面人道:“此番瓦剌主帅哈尔巴领军十万突袭鞑靼国,鞑靼军仓促应战,那是必败无疑。大丈夫当识时务,你若乘早降了瓦剌,我保你还是当你的太师。”

    阿鲁台怒道:“原来你是瓦剌国的奸细,恶贼,拿命来。”

    阿鲁台身形一闪,向那蒙面人攻去,一出手便是凶狠的杀招。

    那蒙面人身手动作极快,只一闪身便避开了他这凶狠的杀招。

    阿鲁台恼羞成怒,加快了出手,招招是致命杀招,直攻蒙面人身上各处要害部位。

    那蒙面人武功当真的深不可测,面对阿鲁台出尽全力使出的杀招,竟被他在举手投足间轻易的给化解了。蒙面人身子向前跨出一步,左掌看似轻飘飘的向阿鲁台拍去。

    阿鲁台见对手攻他胸前要害,忙以右掌相抵。

    蒙面人半道突然化掌为拳,一闪身绕开阿鲁台正面,在阿鲁台的左肋上击出重重一拳。

    阿鲁台猝不及防,受了重重一拳,侧身跌倒在地,痛得大汗直流,竟不能起身。

    那蒙面人站在他的面前,笑道:“太师,还要不要起来再打?”

    阿鲁台忍痛怒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那蒙面人道:“我杀你作甚?在下只是要让太师看清楚眼下的形势,鞑靼国此战必败无疑,太师若肯归降,仍旧做你的太师,岂不很好?何去何从,还请太师三思。”

    阿鲁台道:“我自问不如你的武功,但你也未免太小看了我阿鲁台的为人。我阿鲁台一家三代忠良,三代皆为将,对于将军来说最好的结局便是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我阿鲁台又岂会贪生怕死,归降于你瓦剌?所以你不必再多费唇舌,是好汉的便给我来个痛快的。”

    那蒙面人纵声仰天大笑,阿鲁台怒道:“要杀便杀,有甚么好笑的?”

    那蒙面人道:“阿鲁台不愧是阿鲁台,视死如归,甘愿舍身成仁也绝不做卖国求荣之事,佩服,佩服!”

    阿鲁台疑道:“你究竟是谁?”

    那蒙面人解下蒙巾,阿鲁台见此人竟是铁震,是又惊又怒,道:“原来是你,铁大侠何苦要跟兄弟开这样的玩笑,是存心要羞辱于我么?”

    铁震忙拱手作揖,赔礼告罪道:“恕罪,恕罪,是铁某的不是。铁某听闻太师要亲率大军与瓦剌军决一死战,这事是真的吧?”

    阿鲁台道:“铁大侠真是神通广大,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不错,大汗已封我为三军主帅,领兵十万与瓦剌大军决一生死。”

    铁震道:“此番瓦剌主帅哈尔巴领精兵十万攻打鞑靼国,显然是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其来势之凶猛,士气正高昂,请问太师可有击败瓦剌大军的良策?”

    阿鲁台道:“实不相瞒,本太师眼下并无良策击败瓦剌十万大军,只是汗命难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管胜败如何,本太师都会拼死一战。”

    铁震道:“看来太师对这场战争能否取胜并无多少信心,倘若铁某愿助太师一臂,太师可愿意接受?”

    阿鲁台大喜道:“铁大侠若能助我,那本太师便有十成的把握打赢这场仗。铁大侠,你此话可是当真?”

    铁震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不过铁某尚有一个条件要太师答应才行。”

    阿鲁台道:“铁大侠快说,只要是本太师能办到的,本太师一定答应。”

    铁震道:“你须当无条件助我皇帝诛杀朱棣逆贼,令我皇帝能重登大位。另外要贵国大汗亲自到驿馆去迎接我大明皇帝。”

    阿鲁台心下思道:“眼前最重要的是击退来犯的瓦剌大军,有铁震相助,我必能打胜这场仗,看来也只好答应他的条件了。”

    阿鲁台遂道:“诛杀朱棣,乃我阿鲁台此生之志,我必助大明皇帝重登帝位,但要我大汗亲自到驿馆来迎接大明皇帝,只怕本太师做不了这个主啊!”

    铁震道:“铁某知道太师有这个能力,你若做不了这个主,那铁某也无能为力,恕铁某帮不了你。”

    阿鲁台沉思半天,道:“好,我答应你。”

    铁震道:“那好,铁某也答应你,一定帮助太师击败瓦剌大军,并且生擒瓦剌主帅哈尔巴。”

    阿鲁台大笑道:“有铁大侠相助,本太师对打赢这场仗是信心十足,哈,哈。”说罢纵声大笑,心中的烦恼也在此时抛向九霄之外。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