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勇擒敌帅

章节字数:4430  更新时间:19-08-19 2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鲁台翌日一大早便亲赴汗廷见过本雅失里汗,请求令铁震为鞑靼大军的副帅,并将铁震的要求说与本雅失里。

    本雅失里道:“只要能击退瓦剌大军,本汗亲自到驿馆去迎接大明皇帝又有何妨?太师既然认为有铁震相助便能打胜这场仗,那本汗便封铁震为三军副帅。”

    阿鲁台得令喜极而去,亲到军营中号令三军,向三军将士宣布大汗令,封铁震为三军副帅。

    鞑靼、瓦剌两军展开正面激烈交战,结果一仗下来双方互有死伤,胜负未分。

    阿鲁台命人清点将士和马匹的伤亡情况,军中书吏道:“禀元帅,我军此役阵亡三千将士,受伤的将士有二千余人,战马死亡五百匹。”

    阿鲁台问道:“敌军伤亡情况又如何?”

    书吏道:“据报瓦剌军此役伤亡惨重,死伤了不少人马。”

    阿鲁台怒道:“甚么伤亡惨重?究竟是多少?”

    那书吏支吾道:“这个······”

    阿鲁台怒道:“废物,给本帅滚了出去。”

    那书吏吓得赶紧出了帐外。这时有士兵来报:“禀元帅,瓦剌军中发出悬赏令,说是活捉阿鲁台者赏银十万两,取阿鲁台人头者赏银五万两。”

    阿鲁台大怒道:“好你个哈尔巴,本帅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活捉本帅,如何取本帅的项上人头。来人哪,快去传铁副帅来见我。”

    那士兵领命下去,不久铁震便进了帐内来。

    阿鲁台将瓦剌军中的悬赏令说与铁震听,铁震听罢笑道:“好,很好啊,看来元帅的项上人头还是挺值钱的嘛。”

    阿鲁台道:“休要取笑本帅,传你来是要与你商议对策,不知铁副帅可有应对之策?”

    铁震道:“我们不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下一道悬赏令,令全军将士活捉哈尔巴。”

    阿鲁台道:“悬赏令要如何写,赏金是多少?也写上十万两,还是二十万两?”

    铁震笑道:“他哈尔巴还值不了这么多的银两,元帅且令书吏写下这样一道悬赏令:我三军上下将士,凡有活捉生擒或取哈尔巴项上人头者,赏银一文钱。”

    阿鲁台惊疑道:“赏银一文?铁副帅这是何用意?”

    铁震笑道:“哈尔巴本就一文不值啊,我们这么写下悬赏令正是要好好的羞辱他一番,挫一挫他的锐气,同时也能大涨我鞑靼军的士气。”

    阿鲁台听罢大笑道:“好个一文不值,就要这样写,气死他哈尔巴。”

    铁震道:“末将愿为这一文钱赏银请命活捉哈尔巴,请元帅准许。”

    阿鲁台道:“好,本帅便准你所请,说吧,你需要多少人马才能活捉哈尔巴?”

    铁震道:“三百精骑即可。”

    阿鲁台惊道:“甚么?三百人?三百人如何能在万军之中活捉哈尔巴?军营之中铁副帅不要跟本帅开这种玩笑。”

    铁震道:“兵不在多,贵于精。用兵之道在于出奇制胜,攻敌不备。末将请命今晚领三百精骑突袭哈尔巴中军大营,到时一定将哈尔巴活捉到元帅的面前。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发出悬赏令,先挫一挫瓦剌军的士气。”

    阿鲁台道:“既然你成竹在胸,那便依你所言行事,本帅一定全力配合你夜袭敌营的行动。”

    鞑靼军营中的这道悬赏令传遍了鞑靼全军,士兵们戏笑哈尔巴是一文将军,这道悬赏令也很快传到哈尔巴的瓦剌军营中,气得哈尔巴是吹胡子瞪眼,怒道:“好你个阿鲁台,岂有此理,竟全不将本帅放在眼里,本帅非亲手活剥了你不可。”军中副将道:“元帅不必动怒,行军打仗又不是耍嘴皮子,看他阿鲁台还能狂妄到何时。”

    哈尔巴道:“不错,且看本帅如何活捉阿鲁台,传令三军,今晚好生犒劳三军将士,吃饱喝足了,明日开战,谁能拿下阿鲁台,本帅必禀明大汗,对他论功行赏,封侯拜将不在话下。”

    当晚瓦剌军营篝火连天,将士们大口的喝着酒,吃着肉,谈天论地,商议着如何才能活捉阿鲁台弄个将军当当。哈尔巴正与属下几个重要将领们烤着全羊吃,下属将领们大赞哈尔巴用兵如神,是如何的战无不胜,直把哈尔巴捧得有些自得意满。

    瓦剌全军正喝得高兴,突然见到西北角上的不远处出现一排明亮的火光,火光中隐约可见好多面旗帜,似是有大军来袭,紧接着那边锣鼓声响起,号角嘹亮,跟着听到有连声不断的叫喊声:“活捉哈尔巴,活捉哈尔巴。”

    西北角上的敌军并不急着冲杀过来,只是来回的迂动,火光排得好长好长。由于附近周边都是衰草丛生,又是夜晚,所以哈尔巴无法看清敌军来了多少人马,只是觉得如此阵势,来得人马一定不少,很有可能敌军是倾尽主力而来。

    哈尔巴正要喝令全军稳住阵脚,东南方向又出现了火光,喊杀声震天。哈尔巴是暗中叫苦,瓦剌军此时已然慌作一团,敌兵未至却早已纷纷逃窜,将领们在混乱之中也无法即时约束部下。

    正待此时,东南、西北两处各冲出来百余名骑兵,慓悍凶猛之极。他们一手执着火把,另一手持着兵器,如闪电般向瓦剌军营中袭来,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地,倾刻间瓦剌军营尸横遍地。

    骑兵当中为首一人大声说道:“烧了他们的营帐,活捉哈尔巴。”这一令下,骑兵们纷纷将火把掷向营帐当中,顿时火光冲天。

    哈尔巴恼羞成怒,取了狼牙棒来当先奋勇杀敌。哈尔巴不愧是征战沙场多年的三军主帅,英勇无比,才一会便将数名鞑靼精骑打落下马,这数名精骑脑袋受到狼牙棒的重击,当场脑浆四溢而亡。

    哈尔巴正杀得性起,身后突然一股劲风袭来,哈尔巴大惊之下忙转身以狼牙棒护住前胸要害处。

    对手更是厉害,一个燕子腾空,一脚踢向哈尔巴的脑袋。

    哈尔巴不及躲避,几个踉跄栽倒在地,狼牙棒也掉落在地。哈尔巴刚刚跌倒,就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喝道:“你是何人,竟有如此身手?”

    对手道:“鞑靼军副帅铁震。”

    哈尔巴惊道:“铁震?莫非你就是大明第一剑客‘一剑飞天’铁震?”

    铁震道:“不错,正是在下。”

    哈尔巴道:“久闻铁大侠剑法独步天下,今日能领教到铁大侠的高招,实是哈尔巴的荣幸,铁大侠果然是名不虚传。以铁大侠的武功,还有如此用兵如神之将才,若是能效力我瓦剌国,我保你富贵荣华,做个大官。”

    铁震笑道:“做你瓦剌的大官?哈,哈,铁某若是能将你生擒回鞑靼军中,头等大功,何愁没有大官可做,何愁没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哈尔巴怒道:“那你是要逼本帅跟你拼个鱼死网破了?”话不待完,先自出招,手中所使的招式竟是中原鹰爪门王家的“大力飞鹰”,看他招式的纯熟竟超出一般的王家传人。

    铁震一面拆招,一面问道:“王承恩前辈是你甚么人,你怎会鹰爪功?”

    哈尔巴道:“王承恩正是恩师。”

    铁震道:“铁某与王老前辈素有些交情,你既是他的弟子,我本不应擒你,但铁某向来言出必行,既然在阿鲁台的面前下了军令状要活捉于你,便只好得罪了。”

    铁震不再防守,改守为攻,只几招便将哈尔巴打得手忙脚乱。铁震一招“神龙探海”,手如游蛇,迅捷无比。

    哈尔巴以一招“神鹰扑翅”还击,手如鹰爪,“嗖,嗖”连声响。

    铁震突然半道变招为“利斧劈山”,用的竟是纯阳之力,左手直切向哈尔巴的手掌,右手闪电般向哈尔巴的穴位探去。

    哈尔巴叫痛的一声,整个人便立在那不动了,口中道:“铁大侠,哈尔巴不是你的对手,今夜被擒,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铁震道:“果然是条汉子,你既然是王老前辈的高足,铁某又怎会杀你?不过铁某知道你一定很想见一见阿鲁台,而阿鲁台此刻也很想见见你,所以只好劳烦你跟我走一趟了。”

    说罢一手拎起了哈尔巴,一个飞身上了坐骑,朝着手下骑兵们说了一句暗语,近三百名精骑如弦般随他而去。

    阿鲁台在中军大营正自担心,一士兵进营帐来禀报,说道铁副帅已经回营,将哈尔巴生擒了来。

    阿鲁台欣喜万分,不禁仰天大笑,连声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不一会,铁震亲自押了哈尔巴进帐来。

    阿鲁台见哈尔巴气冲冲的样子,有心要羞辱他一番,喝问:“绑者何人,为何见到本帅还不下跪?”

    哈尔巴怒目圆瞪着阿鲁台,冷笑道:“你就是阿鲁台?可惜啊,可惜。”

    阿鲁台道:“可惜甚么?”哈尔巴道:“可惜见面不如闻名,阿鲁台也不过如此。”

    阿鲁台大怒,喝道:“你,你不怕本帅杀了你吗?”转而又笑道,“我阿鲁台是不过如此,不过比起你这一文将军,阶下之囚还是要强上百倍。眼下你已为板上鱼肉,任我阿鲁台宰割,我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你有甚么资格说道本帅。”

    哈尔巴道:“嘴长在我身上,我偏要说你阿鲁台没用,是小人,若是真有本事就应该与我在战场之上做个正面较量,偏要乘夜偷袭,做那不光彩之事,虽是此刻擒住了我,我也不服”

    阿鲁台听罢大笑不已。

    哈尔巴大怒道:“你笑甚么?阴险小人。”

    阿鲁台道:“我笑瓦剌国无人,竟然用你这等蠢材为主帅,真是贻笑天下。”

    哈尔巴怒道:“士可杀不可辱,阿鲁台,有种的便杀了我,休要在此羞辱本帅。”

    阿鲁台道:“你身为瓦剌主帅,当知两军交战,靠的不光是军力,还有策略和战术,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最终取得胜利,那便是赢了。哈尔巴,你可知夜袭你大营的我鞑靼军有多少人马?”

    哈尔巴道:“有多少人?”

    阿鲁台道:“只有区区三百名精骑,枉你瓦剌军号称十万之众,竟败在我三百名骑兵的手上,还活捉了你这个瓦剌主帅,你不觉得惭愧、羞耻么?”

    哈尔巴心里震惊,他万万没想到区区三百骑兵竟打得他整个瓦剌大军毫无还手之力,哈尔巴一张老脸不由的羞红了,嘴上仍不服气地道:“这次是我疏忽大意了,有本事便放了本帅这一次,若是再能活捉本帅,本帅便真的服了你阿鲁台。”

    阿鲁台冷笑道:“你当我阿鲁台是傻子啊,放了你?你是在做梦吧?”阿鲁台义愤填膺的接着道,“你瓦剌国无端的不宣而战,犯我边境,杀我百姓,掠我城池,我万余将士血染疆场,成为冤魂,如此血债累累,你哈尔巴便是罪魁祸首,放了你?那本帅如何向无辜枉死的我鞑靼百姓和将士的亡魂交待?今晚便要以你的人头祭奠他们的在天之灵。”

    哈尔巴眼前突然晃出许多血淋淋的狰狞面孔,这些人正伸出血淋淋的双手向他走来,向他索命,哈尔巴吓得大叫一声:“不要。”身上已是冷汗湿透了全身。

    阿鲁台怒道:“此时说甚么都已晚了,来人呀,将哈尔巴拉了出去砍了,首级悬挂示众。”

    刀斧手进了帐,押住哈尔巴两手正要出帐。铁震说的一声:“慢,杀不得。”

    阿鲁台惊道:“为何杀不得,难道真要本帅放了他不成?”

    铁震道:“杀了一个哈尔巴并不能让瓦剌大军就此退兵,相反还会激起瓦剌军的仇恨,说不定到时瓦剌会倾尽举国之兵力来对付我鞑靼国,这样战争要打到什么时候?到头来受苦的还是两国的百姓。”

    阿鲁台道:“本帅若是就此放了他哈尔巴,岂不是在向瓦剌示弱,叫将士们寒心?”

    铁震道:“元帅应该也听过我中原三国时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故事吧?咱们不妨效仿一下诸葛当年,教哈尔巴败得心服口服,令瓦剌大军知难而退。”

    阿鲁台道:“这么做等于是放虎归山,本帅可不能拿将士们的性命作赌注。”

    铁震道:“末将既然敢放他回去,就有把握再生擒他一次。”

    阿鲁台沉思半晌,道:“好罢,本帅信你。”

    铁震道:“多谢元帅如此信任末将。”转身对哈尔巴道:“若是就这么杀了你,你心里肯定是不服气,虽然你是死有余辜,但铁某人敬你总算是一条好汉,要死也要战死在沙场之上,我便放了你,他日战场之上再相遇,可不要再被铁某生擒。”

    哈尔巴惊道:“你真要放了我?你不怕后悔吗?他日战场再见,休要心存我对你会有感激之心而饶你一命。”

    铁震道:“下次再被铁某擒住,可没有今晚这般幸运了,请吧!”

    哈尔巴大步出营,铁震突然道:“慢着。”

    哈尔巴转过身来,道:“怎么,这么快就后悔了?那便杀了我罢。”

    铁震道:“铁某再奉劝你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望你好自为之。”

    哈尔巴说的一声:“承教了!”说罢急急的出了敌军大营。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