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奔袭瓦剌

章节字数:3986  更新时间:19-08-20 0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瓦剌军经过这惊魂的一晚,到了第二日晌午方才重整旗鼓,军中副帅阿尔金命人清点人马,结果竟然损兵达五千人之多,最要命的是连军中主帅哈尔巴都失踪不见了,生死未卜。

    瓦剌军群龙无首,军心顿时焕散不稳,亏得军中几员重要战将即时控制住了下属军队,才不致生乱。将士们正担忧着主帅的安危,哈尔巴独自一人骑着马回来了。瓦剌将士们欢声雀跃,上前迎接哈尔巴。

    哈尔巴垂头丧气的回到中军大营内,军中几位重要将领忙关心的问元帅发生了甚么事。

    哈尔巴将被擒始末说与众将听,将军们都恨的咬牙切齿,说道要为元帅血洗耻辱,纷纷请命领兵攻打鞑靼军。

    哈尔巴问计于军中军师,这军师正是永乐皇帝朱棣派来瓦剌的使臣,叫张廷顺。他此番出使瓦剌的任务正是要挑起瓦剌与鞑靼国之间的战争。正是因为他在瓦剌大汗面前传达了永乐皇帝的旨意,说道只要瓦剌灭了鞑靼国,那整个蒙古草原都为瓦剌一统,大明将会与瓦剌结为兄弟之邦,互为友好,永不相侵。瓦剌受到怂恿,这才出兵攻打鞑靼。

    张廷顺道:“看来这铁震果然是个厉害人物,颇通兵法,他既能想到先虚张声势,扰乱我军心,再乘我军大乱之时夜袭我大营,活捉了元帅,那我们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哈尔巴道:“军师此话何意?那铁震的武功天下第一,便是十个哈尔巴也休想生擒他。”

    张廷顺道:“本军师并没有叫元帅生擒那铁震。”

    哈尔巴道:“那军师的意思是要生擒谁?鞑靼主帅阿鲁台吗?阿鲁台号称鞑靼国第一勇士,骁勇无比,又身在万军当中,要擒他谈何容易?”

    张廷顺道:“要擒那阿鲁台简直是难比登天,敢问元帅,在鞑靼国内,谁是本雅失里汗最亲近之人,谁又最容易下手?”

    哈尔巴想了一会道:“我知道了,军师说的是······”

    张廷顺笑道:“元帅既然知道了,就不用说出来了。”

    副帅阿尔金疑惑道:“元帅和军师打的甚么哑谜?究竟要生擒谁?”

    哈尔巴笑道:“阿尔金,该是你派在鞑靼国的密探立功的时候了。”

    阿尔金道:“元帅说的是‘十二飞鹰’密探?”

    哈尔巴道:“正是,你快书信一封飞鸽传与‘灵鹰’,命她联同其他飞鹰一起行动。”

    阿尔金听到‘灵鹰’二字,便明白了元帅和军师口中所要生擒的是何人了,当即道:“末将这就去写书信与‘灵鹰’。”

    鞑靼国主帅阿鲁台和铁震等一众军中主要将领在主帅帐中商议接下来的战事该如何布署。阿鲁台叹息道:“哈尔巴这一放走,等于是放虎归山,只怕后患无穷啊。”

    铁震道:“末将既能放他,便有把握再擒他一次。元帅不用过于担心,末将心中已有计策。”

    阿鲁台道:“铁副帅有何妙策?”

    铁震道:“元帅熟读兵法,必定知道孙膑和庞涓的故事吧?”

    阿鲁台道:“孙膑用兵如神,为后世兵家所景仰,本帅对他的《孙子兵法》拜读过多遍。”

    铁震道:“那很好,那咱们便依着兵法也来一次围魏救赵。”

    阿鲁台喜道:“好计,只要我们派大军攻打瓦剌,瓦剌受困,哈尔巴将不得不回师救援,我们再给他来个前后夹击,瓦剌大军必败无疑。”

    铁震道:“元帅果然是深通兵法,末将请命,领兵攻打瓦剌,等哈尔巴率大军回援之时,元帅再率大军从后路追击瓦剌大军,你、我两路大军首尾痛击瓦剌军,必能杀得他瓦剌军人仰马翻,再将哈尔巴生擒一次又有何难?”

    阿鲁台道:“本帅准你所请,调拔一半兵马与你,令你领兵直杀入瓦剌城下。”

    铁震道:“末将用不着这么多人马,此次攻打瓦剌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入瓦剌都城下,令瓦剌人猝不及防,所以末将只需要领五千骑兵即可。”

    阿鲁台道:“好,本帅便调五千精骑与你。”说话声音中充满了对铁震的信任和掩饰不住的喜悦。

    铁震领命持令旗到营中点兵,半个时辰后便从各营挑选出五千精骑。这五千人马都是各营中的骑兵精锐,人人训练有素,善骑射又骁勇能战。

    铁震站在正前方一块大石上,居高临下,右手握着令旗,左手朝五千精骑一挥,大声道:“众将士,可愿听从本将军号令?”

    众将士齐声大叫:“我等唯铁副元帅之命是从,刀山火海,勇往无惧!”

    铁震大声道:“瓦剌人无故犯我鞑靼,掠我城池,杀我百姓,我鞑靼将士血染沙场,我们要不要回击他们?”

    将士们声如洪钟,激动的道:“杀,杀,杀死瓦剌人,为我鞑靼枉死的百姓和将士们报仇血恨。”

    铁震等他们停下喊叫声,接着大声道:“敢不敢与本将军一同杀到瓦剌国去?”

    众将士们又齐声大喊:“杀,杀!”

    铁震等声音停下,才又正色道:“此次出击瓦剌国,贵在神速,攻敌不备,行军当中有敢畏敌懈怠拖延,耽误行程者,甚至有半道逃跑者,皆当场杀之。凡有杀敌立功者,本将军必如实禀明元帅和大汗,对其论功行赏。”

    战前动员令发完,铁震骑上一匹纯白高头战马,手持长剑,用力将剑一挥,大声说道:“出发。”

    五千精骑跟在铁震后面快速前行,马蹄身后卷起漫天的尘沙。

    与之同时,阿鲁台率全军主力主动出击瓦剌军,意在麻痹瓦剌军,掩护铁震五千精骑顺利抵达瓦剌边境。

    五千精骑快速奔行了一天,天已暗了下来,铁震命全军停下起灶生火,顿时荒野间篝火连天,肉香味传至数里外。将士们大口的嚼着肉,这刻因奔行了一天,都很饥饿,这美味简直胜过了天下任何佳肴美食。将士们心里在想,此刻要能喝上几大口酒就更好了。

    正当此时,传来几声犬吠。铁震不由吃惊,将士们也都停下了吃肉,拿好随身兵器准备应战。

    不一会,果见三条黑色的大猎犬冲了过来,直扑向香喷喷的熟肉。铁震暗自庆幸:“若非猎犬为肉香味所诱,敌兵在此设伏我军都全然不知,后果实在不堪设想。敌兵既已来了,只有奋死一战,先发制人。”

    铁震以三颗石子瞬间打死了三条猎犬,将士们纷纷叫好。

    铁震一声令下:“全部安静,听本将军号令。”

    顿时全军鸦雀无声,铁震侧耳倾听,隐约中听到有战马奔袭的声音,甚是快速,正朝着这边而来,估摸着人数有两千人左右。

    铁震道:“敌兵已向我而来,全是骑兵,人数大约有两千人,兵力远不足我军。将士们听我令,集中精力备战,不可轻敌,兵分两路,一路直迎敌军,诱敌出击,由本将军亲自领兵,一路由先锋将军俄日斯楞领四千主力骑兵快速绕到敌军身后,我两路骑兵给他来个前后合围,以最小损失全数歼灭敌兵。”

    俄日斯楞将军领命,率四千主力骑兵快速绕道而行。

    铁震一声令下,一马当先,大声的喝道:“杀。”千人骑兵如离弦之箭直迎向朝自己这边而来的敌兵。

    不到半刻的时间,两军终于相迎。铁震飞身离鞍,连着数脚踢翻了敌兵好几骑,将士们见主将如此神勇,更是斗志昂扬,以一挡十。双方正激斗时,铁震突然发出暗号令全军撤退。将士们不敢违背军令,且战且退。直退了数里。

    这时敌军后方突然传来一响亮的信号声,一团火光冲天而起。铁震见此命全军调头反击敌兵,将士们见已然对敌军形成前后合围之势,更是越战越勇。

    敌兵受到前后夹击,顿时慌乱,溃不成军,不多时便全军覆没。

    铁震命人查看敌兵尸首和清点俘虏人数,却发现不见了敌兵主将。两名将士押了一名俘虏到铁震身前,铁震厉声喝问:“说,你们的主将何在?”

    那俘虏一言不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铁城问身旁的俄日斯楞:“鞑靼国最残酷的刑罚是什么?”

    俄日斯楞道:“对待犯人通常是用箭射死了他,再残酷的便是用火活活的烧死。”

    铁震大笑道:“不够,不够,你可知道我们大明的酷刑有哪些?”

    俄日斯楞道:“末将对大明的刑罚不是很熟悉。”

    铁震道:“大明对待死刑犯人有很多处置刑罚,数不胜数,当中最残忍的有凌迟,有五马分尸,还有炸油锅等等。”

    俄日斯楞问道:“炸油锅应该是将犯人投到油锅里去炸熟了吧?五马分尸末将倒是知道,那凌迟是甚么刑罚?”

    铁震道:“凌迟俗称千刀万剐,就是将犯人身上的肉一小块一小块的割下来,每一刀下去都要拿捏的到位,不能伤到犯人的要害令犯人立马死去,要令犯人受尽千刀,流尽身上的每一滴血,令犯人饱受痛苦而死。”

    那俘虏听他二人一问一答的说道,早已是吓得冷汗淋漓,心惊肉跳不止。这时他要再逞一时英雄,叫道:“要杀便杀,瓦剌人从来不怕死。”说的声音却在颤抖着,显然是心虚害怕万分。

    铁震哈哈笑道:“好,是个英雄。本将军最钦佩的就是你这种人了,既是如此,那便成全了你。先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再将肉片放到油锅里去,你若还是要当英雄,便将那滚烫的油往你的伤口处泼去,再不肯说,便将你整个人投到油锅里炸了。”

    铁震命将士抬来一口大锅,倒满油,生起了火将油煮沸。铁震一声道:“刀斧手准备行刑。”

    几名士兵手持尖锐的利刃朝着那俘虏而去,伸手便撕开了他身上的衣服,将小刀放在他的胸膛上来回摩擦,却不立即割肉。

    那俘虏这时再也不敢逞英雄,连声道:“我说,我说。”忙接着道,“将军乘乱单骑逃往哈尔巴元帅那去了。”

    铁震心下暗喜:“如此一来哈尔巴便知道铁某突袭瓦剌的事了,他必然会回师救援,铁某的计策已然成功了一半。”

    铁震命人看好这名俘虏,既不杀也不放他。

    当夜,铁震命全军执火快速连夜行军,务必要在天亮之前抵达瓦剌城下,攻下他几处军事要地,以此震慑瓦剌汗廷,逼瓦剌大汗命哈尔巴回师救援。

    五千铁骑奔行了一整晚,终于在天亮之前抵达瓦剌边境,铁震一声令下,五千铁骑如离弦之箭攻向瓦剌边境一军事城墙。

    城墙上只有数百名瓦剌士兵把守,面对突如其来的几十倍于己的鞑靼骑兵,吓得是手脚都软了。

    五千铁骑很快攻破城门,将数百瓦剌守军尽数斩杀,又以摧枯拉朽之势连下瓦剌数城。

    瓦剌汗廷得到前线军士的消息,说道鞑靼大军已然攻下瓦剌数座军事重地,鞑靼大军正向我汗廷杀来。

    瓦剌大汗及一干朝臣们惊恐不已,此时瓦剌国内兵力空虚,全部主力已由哈尔巴带走,瓦剌国内的兵力连同老弱残兵不足三万人马。瓦剌君臣尚不知道此次攻打瓦剌的鞑靼大军人马有多少,仓促之下瓦剌大汗忙调集一万兵马守住都城高墙,命全军死守,无论如何不能让鞑靼大军攻破城门。

    铁震亲领的五千铁骑连下数座瓦剌军事重地,五千铁骑已然兵临瓦剌都城之下。铁震命人向城墙高处放箭示威,却不急着攻城而入。

    双方大军这样僵持了三天,瓦剌城内的文武大臣们俱已人心慌乱,害怕鞑靼铁骑攻下城门,瓦剌就此亡国。

    瓦剌大汗在汗廷内焦虑万分,他思虑再三,写下一道加急书命传信兵火速送往哈尔巴那,令哈尔巴大军火速回援以解瓦剌亡国之危。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