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义正辞言

章节字数:3773  更新时间:19-08-20 2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哈尔巴由那名侥幸逃脱的两千瓦剌骑兵主将的口中得知了鞑靼大军突袭瓦剌的事,瓦剌国内此时已是危在旦夕,不免心下焦虑万分,不知该如何是好。三日后,哈尔巴果然接到了大汗令,命他率十万大军回师救援。

    哈尔巴召集军中将领商议,将领们都担心瓦剌城破,瓦剌将就此亡国,纷纷言道保卫都城重要,大汗的安危比甚么都重要,必须马上回师救援。

    哈尔巴心想也只能如此,正要发令,军师张廷顺道:“元帅且慢,万万不可草率退兵,只怕是要中了鞑靼人的奸计啊。”

    哈尔巴道:“你此话怎讲?”

    张廷顺道:“此时若是回师救援,必会遭到阿鲁台从后追击,而在瓦剌的鞑靼大军若是调头迎击我大军,两路鞑靼大军前后夹击我瓦剌十万大军,到时恐怕我十万大军危矣!”

    哈尔巴听罢满头大汗,大声道:“那依你之见就是不回师救援了?那不是眼看着我瓦剌国城破国亡吗?令我大汗被俘受辱?你可知道君辱臣死的道理,你是要让我哈尔巴做不忠不义的贼臣吗?”

    张廷顺吓得冷汗满面,连道:“不敢,不敢,只是······”

    哈尔巴见张廷顺窘迫不已,放低了声音道:“军师也是为本帅着想,本帅不该当面责备于你。但你所想到的本帅何尝不知,只是汗命难违,瓦剌又危在旦夕,可由不得本帅自作主张。”

    张廷顺道:“我明白了元帅的苦衷了。”

    哈尔巴微一点头,这时帐外一名百夫长匆匆入帐,极是兴奋的禀报道:“禀元帅,鞑靼国公主阿米赤拉已然为十二飞鹰活捉,就在帐外。”

    哈尔巴大喜道:“好,都随本帅一起出去见识下这位鞑靼国第一美女阿米赤拉公主。”

    原来那日张廷顺和哈尔巴口中所说要生擒之人正是阿米赤拉公主。

    三日前的一大早,阿米赤拉由贴身婢女其其格陪同到喇嘛庙祈福烧香,祈求瓦剌、鞑靼两国能早日停息战事,两国的百姓都能平安无事。那日因为是大清早,又兼鞑靼国与瓦剌发生战争,所以来喇嘛庙祈福的善男信女并不多,喇嘛庙比之往常冷清了许多。

    阿米赤拉正自虔心祈求,突然面前围上来数名彪形大汉,阿米赤拉大惊,忙呼喊救命,却是无人应她,原来庙里的十几名喇嘛已提前被人控制绑了起来,嘴巴也塞上了东西。

    阿米赤拉大惊道:“你们究竟是甚么人,要做甚么?”

    当中一人道:“要委屈公主随我等走一趟了,灵鹰,这事你办得很好,哈尔巴元帅会对你论功行赏的。”那人后面的话竟是朝着阿米赤拉身边的其其格说的。

    阿米赤拉惊道:“谁是灵鹰?”阿米赤拉转身注视着身旁的其其格。

    其其格目光不敢直视阿米赤拉,低着声道:“公主,我就是瓦剌国派在你身边的灵鹰。”

    阿米赤拉道:“这么说是你将我的行踪透露了给他们了?”

    其其格道:“公主,对不起。其其格也是使命在身,不得已而为之,求公主原谅。”

    阿米赤拉道:“好个不得已而为之,这些年你跟在我身边,我待你如何?”

    其其格道:“公主待我胜似亲姐妹。”

    阿米赤拉道:“可你却要出卖我?”

    其其格忙跪下连连磕头,道:“对不起,对不起。”说罢竟突然起身奔向一丈开外的墙壁上,脑袋对着墙壁狠狠的撞去,顿时血流如注,其其格回身对着阿米赤拉道:“其其格出卖了公主,是我对不起你,唯有一死向公主谢罪。”说完身子缓缓软了下去,就此身亡。

    阿米赤拉痛叫道:“其其格,你这是何苦?我不怪你了,你活过来啊。”

    数名彪形大汉上前将阿米赤拉绑上,在她嘴上塞上了块布,急急的押着她离开了喇嘛庙。

    哈尔巴出了帐外,见到一名绝色美女由两名士兵押着,双手被绳子反缚着,嘴上也塞了块布。哈尔巴见状忙怒喝道:“大胆,怎可如此对待公主?还不快快给公主松绑?”

    两名押着阿米赤拉的士兵忙解去阿米赤拉缚着的绳子,将她口中的布团拿掉。

    哈尔巴道:“公主,得罪了。本帅在此给你赔礼道歉。”说罢拱手作礼。

    阿米赤拉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哈尔巴,冷冷道:“你就是哈尔巴?”

    哈尔巴见到她的眼神,心中莫名生出羞愧感,顿了一下,才道:“正是本帅。”

    阿米赤拉道:“看你长得倒是挺善良的,为何心地却如此的恶毒,行事如此的卑鄙?”

    哈尔巴一张老脸都羞红了,强笑道:“公主此话何意?是怪哈尔巴强行请了你来此吧?公主切莫误会,哈尔巴并无恶意,实是久仰芳容,想亲眼见一见你这第一美女究竟有多美,仅此而已。公主只管在我中军大营小住几日,本帅到时一定恭送公主回去。”

    阿米赤拉道:“原来你这人还是个口是心非的虚伪小人,像我蒙古草原的汉子么?你抓我来无非是想以我来要胁我汗兄,不过你的主意打错了,阿米赤拉便是死也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哈尔巴忙道:“公主严重了,本帅哪有甚么阴谋?你放心,三日后,本帅便送你回去。”

    阿米赤拉义正辞言道:“我难道说得不对么?这几年鞑靼国与你瓦剌一直相安无事,和平相处,民间的百姓更是多有往来,私下里做些贸易交换物品,倒也其乐融融,我蒙古草原的百姓都向往着和平,都希望瓦剌与鞑靼两国永远不要有战争,而你哈尔巴却率十万大军无端的犯我鞑靼。两国开战,几年来来之不易的和平就此毁于一旦,而两国的百姓也因此战而断绝了交往和往日的友情,从此兵戎相见,生灵涂炭。死的人不单单是我鞑靼的无辜百姓,也同样有瓦剌的百姓,他们都是无辜的,你发动这场战争,图得甚么?你是想以一堆堆的白骨来成就你的丰功战绩吧?若如此,为着一己私念而置天下生灵于不顾,纵然你成就了功业,却又算得甚么英雄?如此心地之恶毒,必将成为万人唾弃的千古罪人。”

    哈尔巴听得是大汗淋漓,汗颜万分,苦笑道:“出兵不出兵不是由我哈尔巴说了算的,汗命难违,哈尔巴不过是遵从汗命行事。”

    阿米赤拉道:“瞧你七尺男儿,竟然敢做而不敢当,在这推脱自己的责任。你说汗命难违,难道身为臣子的就没有责任和义务辅佐好大汗吗?难道眼看着你的大汗做错了事还要跟着一起错下去,以致于误国误民,使你的大汗成为后世唾骂的罪人吗?你身为臣子的难道没有过错?倘若是如此,还要文臣武将作甚?你哈尔巴可有尽到做臣子归劝的责任,你又有何颜面面对草原上的百姓?”

    哈尔巴羞愧难当,脸色难看至极,强自喝道:“说够了没有?我哈尔巴还用不着你一个小女子来指指点点。此番出兵,乃为完成我蒙古草原一统大业,如此雄心壮举,有甚么错?待灭了鞑靼国,我蒙古统一,日后老百姓对我哈尔巴的是非功过自有公正的评说。用不着你在此羞辱本帅。”

    阿米赤拉冷笑道:“凭你也能灭我鞑靼国?听说不久前你曾被我铁大哥所俘虏,若不是看你可怜兮兮的求饶,这才放了你回来,你还能站在这说话么?”

    此话无疑是揭了哈尔巴的伤疤,哈尔巴顿时恼羞成怒,喝道:“住口,你不怕本帅杀了你?”

    阿米赤拉凛然道:“要杀便杀,我岂会怕你?”

    哈尔巴怒道:“来人,将她押了下去。”

    两名士兵上前押住了阿米赤拉就走,哈尔巴突然说道:“慢着。”

    一名士兵问道:“元帅还有何吩咐?”

    哈尔巴道:“命人看好了公主,好生招待,若是公主有丝毫损伤,我要了你们的命。”

    铁震围城已过七日,仍不见哈尔巴率军回师瓦剌,心中不由得忧虑:“难道哈尔巴猜透了我的计谋,不来中计?但瓦剌汗命既出,他敢违背汗命不从么?不怕遭到满门问罪,难道他对此战早已成竹在胸,是我铁震小瞧了他?”

    正思着,有将士进帐来禀报:“禀铁副帅,阿鲁台元帅派信使过来有十万火急之事要禀报。”

    铁震命传信使进帐,信使道:“哈尔巴派人抓走了阿米赤拉公主,只怕公主性命危矣,元帅请铁副帅想个计策,最好是回兵再做计议。”

    铁震大怒之下一掌拍向身前的桌子,桌子顿时化为碎片,散在地上。铁震怒道:“好个哈尔巴,卑鄙小人,竟拿公主一个女人做人质,早知如此,当日就该杀了他。”

    铁震来回踱步思索着对策,好一会才道:“你回去禀明元帅,说一切按原计划行事,公主的安危大可放心,哈尔巴既拿公主为人质来牵制我大军,量也不会对公主怎么样,你告诉元帅,让他只管狠狠的出兵攻打瓦剌军,打得越凶,公主才越安全。”

    信使领命而回,铁震出营召集所有将士们,下达军令:三日内攻下瓦剌都城,生擒瓦剌大汗。命令既出,五千精骑即开始攻城,铁震一马当先,朝着城头上弯弓射杀了几名瓦剌兵,鞑靼将士们开始呐喊助威:“破城,破城,活捉瓦剌大汗。”

    鞑靼将士们叫阵了一番,又在城下言语羞辱城墙上的瓦剌守兵。瓦剌军始终不敢开城迎战。鞑靼军叫骂了半天,铁震命全军回营休整。

    到了第二日,鞑靼军架起了长梯搭在城墙上,几千骑兵变为步兵,强行爬梯攻城,上面的瓦剌军惊慌之下忙射箭的射箭,投石的投石,攻城半日,有好多鞑靼士兵被箭射死或被石头砸中而亡。铁震见伤亡不小,知道强攻不行,只好命全军收兵而回。

    当晚,铁震与几名重要将领在营帐内商讨计策,先锋将军俄日斯楞道:“瓦剌城墙高而牢固,易守难攻,很难强行攻下,若是再强行攻城,恐我军会伤亡过大,唯今只有另想他策。”

    铁震道:“俄日斯楞将军言之在理,本将军的目的本不在攻下瓦剌都城,而是要以此逼迫哈尔巴回师救援,以解我鞑靼边境之危机。”

    俄日斯楞道:“哈尔巴这小人以公主为人质,他岂肯轻易的从鞑靼边境退兵?要让他退兵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我们拿下瓦剌都城,但这一时间恐怕很难办到,而且瓦剌一旦城破,只怕公主也将会有性命之忧;二是设法将公主给营救出来,没了公主做人质,哈尔巴也没胆留在鞑靼国边境,必然会回师救援瓦剌。但公主身在敌营万军之中,要救她出来谈何容易啊!”

    铁震道:“俄日斯楞将军说得对,本将军今晚便率几个人策马回去营救公主,俄日斯楞,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记住,只许佯攻不得拼死攻城。”

    俄日斯楞将军道:“铁副帅放心,只是副帅您就带几个人去?”

    铁震道:“此次营救公主是要深入敌营之中,人带的再多也无济于事,放心,我自有把握将公主救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