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止戈修好

章节字数:4041  更新时间:19-08-22 08: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铁震力毙三恶,坐在地上调息运气好一会,这才起身对哈尔巴道:“哈尔巴,铁某已然胜了赌约,公主呢?”

    哈尔巴道:“来人,快把阿米赤拉公主请上来。”

    一旁的军师张廷顺道:“且慢,公主万万放不得。”

    哈尔巴望着张廷顺,眼中露出微怒之色,道:“军师,为何放不得?”

    张廷顺道:“鞑靼国公主一旦被放回,我瓦剌军便再也无法牵制住鞑靼军,瓦剌国之危如何化解?”

    哈尔巴微一迟疑,张廷顺乘势接着道:“还有这姓铁的更是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一旦他出了瓦剌大营,那便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铁震直盯着张廷顺,冷冷道:“你是何人?”

    张廷顺看着他威严的气势,心中顿时惧怕了几分,强自镇定大声道:“本官乃是大明礼部侍郎张廷顺,是大明派来出使瓦剌的使臣。”

    铁震听罢大笑不止,突然冷冷地道:“怎么铁某从来没听说过大明有你这号人物?”

    张廷顺道:“那是因你是江湖草莾之辈,自然是孤陋寡闻,我乃大明皇帝永乐帝亲封的朝廷正三品命官,那似你这等草莾无知之辈。”

    铁震怒道:“谁是永乐帝?我大明只有一个建文皇帝,永乐帝莫不就是那燕庶人朱棣?哈,哈,永乐帝,狗屁!乱臣贼子,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贼子,天下有谁愿意奉他为皇帝?你又算哪门子的狗官?”

    张廷顺怒道:“你才是乱臣贼子,竟敢辱骂我大明天子,我皇帝禀承天意,乃是天命所归,四海之内有谁不称颂臣服,有谁不高呼万岁?只有你这等瞑顽不灵的反贼才敢在此胡说八道。”

    铁震凛然道:“好个禀承天意,天命所归,让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当皇帝竟然是天意,哈,哈,可笑荒唐至极。当年洪武皇帝临终托孤,要他燕庶人朱棣当周公辅成王一样好好辅佐建文皇帝,但燕庶人违背洪武皇帝遗命,起兵篡位,是为不忠不孝。靖难之役四年,杀伐天下,嗜杀成性,又有多少无辜的百姓丧命其手,仁义何在?似这等禽兽般的人也配当皇上?居然还说甚么天命所归,简直是厚颜无耻。”

    铁震又朝哈尔巴道:“哈尔巴,铁某也想问你一句,瓦剌国为什么要对鞑靼国发起战争?难道也在学朱棣那般的禽兽行径?”

    哈尔巴道:“消灭了鞑靼国,瓦剌便可以一统整个蒙古。”

    铁震道:“我中原三国时期,魏文帝曹丕曾逼其弟曹植七步成诗,曹植七步之内便已成诗: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哈尔巴,你觉得此诗如何?”

    哈尔巴心中有愧,道:“本帅也不想举兵攻打鞑靼,实在是汗命难违,身为将军只有听命行事。”

    铁震突然厉声道:“你不想?若不是你想一战成名,瓦剌与鞑靼国又如何会开战?你身为瓦剌主帅,若能将这场战争所带来的恶果分析给贵国大汗听,他岂会冒然下令出兵?你可知你一己之私念会置瓦剌与鞑靼两国于何地吗?两国兵力相当,交战到最后必然是两败俱伤,即便是瓦剌最终得胜,你哈尔巴威震一时,但瓦剌国也必将因此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你可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面对狼子野心,残暴嗜杀的朱棣和他的数十万大军,哈尔巴,你还能有多少把握可以战胜?到时整个蒙古草原的百姓都将被朱棣的铁蹄所践踏,这也就是张廷顺这奸贼出使瓦剌,挑起瓦剌与鞑靼之间大战的最终目的。哈尔巴,你且三思吧。”

    哈尔巴听得是大汗淋漓,怒目而视张廷顺,喝道:“狗官,是不是如此?”

    张廷顺吓得连退数步,支吾道:“你······你别听姓铁的胡言乱语,挑拨是非,我大明皇帝是为你们瓦剌好。”

    哈尔巴怒道:“他会有那个好心么?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恶人谁会相信他安的好心?好你个张廷顺,差点便让我哈尔巴成了千古唾骂的罪人,你拿命来吧。”右手拔出长刀,直劈向张廷顺脑袋,张廷顺尚未及反应过来,便已成为刀下亡魂。

    哈尔巴将长刀扔在地上,大声道:“快请出公主。”

    阿米赤拉由两名士兵押着上来,哈尔巴见状怒道:“怎可对公主如此无礼,还不快松开你们的脏手。”

    阿米赤拉一眼便看见了全身是血的铁震,铁震见到她,对着她露出微笑。

    阿米赤拉冲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他,泪水顿时夺眶而出,打湿了铁震的肩膀,她声音颤抖着道:“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你······你不要紧吧,不要吓我!”

    铁震为她擦拭泪水,柔声道:“放心,大哥还死不了。”

    阿米赤拉哭着道:“你怎么这么傻?不要命了么,为什么来救我,你这样做值得吗?”

    铁震道:“为了你,大哥纵是拼上这条性命又如何?”

    阿米赤拉心中感动,一阵温暖,柔声道:“我在你心里真的有那么重要,那你以后要怎么待我?”

    铁震道:“傻孩子,我以后当然会更加的疼你,照顾你了。”

    阿米赤拉流下了喜悦的泪水伴着甜甜的微笑,这模样足可以让天下男人心醉,心疼,心喜。只听她低声道:“真的嘛,你会疼我,照顾我?”

    铁震轻抚着她的柔发,道:“你是大哥的结义妹妹,是大哥最亲的人,我不疼你,还疼惜谁呢?”

    阿米赤拉尤如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冰冰的直透心底,她一把推开了铁震,怔怔的看着铁震道:“在你心里我永远只是你的妹妹?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真的不明白我对你的心么?我有哪点不好,为甚么你始终不能接受我?”

    铁震心如刀绞,支吾道:“我······我·······”心中何尝不是困苦矛盾万分:“铁震,铁震,你把阿米赤拉究竟当作什么,真的只是妹妹?你心里真的无半点它念,阿米赤拉这么善良、这么好的姑娘,你真的不喜欢她?人生得一红颜知己,夫复何求?难道要你说一句真心话就有那么难么?”

    正想豁出去要对阿米赤拉说道,我们不要再做兄妹了,我要和你生生世世的在一起。话正要说出口来,脑中又闪现出义兄铁铉和方孝孺二人的身影,心中又想:“我曾答应义兄和先生要助建文帝重登大位,身肩如此重任,何敢再谈儿女私情?铁某尚不知自己能活到几时,岂能自私的误了阿米赤拉的终生幸福。与其长痛,不如短痛,只好将这份痴情深埋心里罢,日后她总会遇上一个她喜欢的人。”

    铁震沉着声道:“我只把你当作我的妹妹。”

    阿米赤拉嘶声道:“为甚么,为甚么?既然这样,你为甚么还要来救我,让我死了反倒干净了,也省得我为你痴心痛苦。那样多好,从此也不会有人来缠着你了。”

    铁震心在滴血,惨然道:“你若死了,我还能好么?”这句话刚说完,突然觉得胸口沉闷,顿时感觉天昏地转,眼前模糊,几个踉跄。

    阿米赤拉惊得忙上前扶住了他,将他抱住,泪水模糊了双眼,忏悔道:“都怪我说错了话,我以后保证再不伤你的心了,好么?”

    铁震无力的抬起右手来为她拭泪,强笑道:“瞧哭成甚么样了,真是个傻孩子。”几声咳嗽,伴着浓浓的鲜血咳出。

    阿米赤拉惊恐道:“怎么会这样,你不要吓我,你不会有事的。”

    铁震道:“你别担心,大哥还死不了。”

    哈尔巴见铁震面色惨白,呼吸困难,知道他受了很重的内伤,加之铁震与阿米赤拉之间的一番对话和痛苦神情,明眼人都看出了他二人理不清情却深的关系,哈尔巴明白铁震内心的痛苦,这份无奈。这种爱而不能的煎熬有几人能承受得住?哈尔巴直到现在才真正佩服这侠骨柔情的大英雄。哈尔巴忙大声唤道:“快传军医过来为铁大侠诊治。”

    军医很快便过来了,探了几下脉,翻看了下铁震的眼皮,方道:“禀元帅,这位伤的可真不轻,若不是他内力深厚,意志力坚强,此刻怕是早已······他心中尚有一股郁气,致气息不通,他的筋脉也受了严重的损伤,小人实在是······”

    哈尔巴怒道:“怎么,你治不了他?治不好他,本帅便要了你的命。”

    那军医道:“元帅饶命,小的只能尽力而为了,能不能活下去还要靠天意和他自己的意志力了。”

    哈尔巴上前对铁震道:“铁大侠,你可不许死,瓦剌和鞑靼之间能否消除这场战争全在你一人身上,你若是死了,这场战事恐怕就无休无止了,为了两国的无辜百姓,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来,哈尔巴还等着与你痛饮千杯酒呢。”

    铁震对着哈尔巴点了点头,勉强一笑。

    铁震经过三天的医治,在阿米赤拉精心照顾下,总算是从鬼门关里走了出来。而鞑靼与瓦剌两国也终于停战,两国大汗签订和约,成为友好邻国,今后双方互不侵犯,永世交好,结为兄弟之邦。

    本雅失里汗大赏有功之臣,阿鲁台被封为自次王,在鞑靼国内地位仅次于大汗。铁震被封为骁勇大将军,而正是由于铁震在此战立下的赫赫功劳,本雅失里汗才终于亲自到驿馆迎接建文皇帝,按君王身份礼待建文帝,并签下结盟协议,答应日后出兵相助建文帝复国,又专门为建文帝君臣建了一座府院住下。

    半个月后,铁震的伤势痊愈,瓦剌国派来特使想邀请铁震赴瓦剌一趟,言道瓦剌大汗和大臣们都想亲眼一睹结束这场战争的大英雄的风采。铁震有心想让瓦剌也成为日后复国的盟友,在征得建文皇帝和鞑靼大汗的允许下,欣然应允一去瓦剌。

    到了瓦剌国边境,哈尔巴亲自前来相迎,见到铁震来了,策马上前,笑道:“可终于把铁大侠盼来了,你的伤恢复的如何,能陪兄弟喝上几杯么?”

    铁震笑道:“此番有幸前来瓦剌,为的就是要与哈兄喝个一醉方休。”

    二人并肩骑马,一路上哈尔巴为铁震介绍瓦剌国的风土人情,不觉中已然到了瓦剌都城。哈尔巴领着铁震进了瓦剌汗廷,见过了大汗和王子,又与诸位大臣互相客气了一番,之后瓦剌大汗便安排设宴招待铁震。

    宴席结束,铁震被安排到哈尔巴府中休息,哈尔巴命府里下人做了桌丰盛饭菜,请铁震先喝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鲜羊奶,酒桌上,二人把酒畅谈,相谈甚欢,都觉对方心中坦荡,大有相识恨晚之意。

    哈尔巴再敬了铁震一杯酒,道:“兄弟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铁兄可愿成全?”

    铁震道:“哈兄客气了,只管说来。”

    哈尔巴道:“既然你、我志趣相投,又都是坦荡豪爽的汉子,哈尔巴敬你是盖世英雄,实是想与你义结金兰,结为异姓兄弟,不知铁兄意下如何?”

    铁震道:“承蒙哈兄如此看得起铁某,铁某当然愿意。”

    哈尔巴大喜,笑道:“好,好,不如你、我现在就结为金兰兄弟?”说罢起身握紧了铁震的手,道:“好兄弟。”命家仆准备好香火,二人互道生辰八字,结果哈尔巴比铁震长了一岁。

    二人点燃了香火,在院外跪地结义。铁震道:“苍天在上,我铁震今日有幸与哈尔巴大哥结为异姓兄弟,日后当有福同享,有难我当。”

    哈尔巴道:“贤弟,这就是你的不是了,甚么有难你当,你还把我当兄弟么?苍天在上,我哈尔巴对天起誓,日后铁贤弟的事就是我哈尔巴的事。哈尔巴必助贤弟完成复国大业,便是让哈尔巴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铁震心中感激,道:“多谢大哥。”

    哈尔巴双手扶住他的肩膀,笑道:“好贤弟。”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