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生离死别

章节字数:3077  更新时间:19-08-23 08: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三不知昏死了多久,醒来时只听得耳边传来打斗声,林三微微的张开了眼,眼前突然亮的刺眼,原来数十名衙役举着火把在后,前面尚有八名弓箭手对着牢门,牢门口正站着一名白衣女子,手持着一把长剑,这女子正是唐赛儿。

    林三拼尽力气在叫:“赛儿,快走啊,危险!”

    唐赛儿听到是林三的声音,大喜道:“三哥,是你么?我来救你了,你放心,待我把这些衙役给收拾了。”

    唐赛儿正要拔剑劈开牢门,弓箭手们见状忙将箭射出,她只是拿剑随便的一挡便打落了射来的箭。

    衙役们见状惊得连连后退,唐赛儿索性向衙役们逼了上前,刚走的一丈多远,头顶上突然“呼”的一声作响,她尚未来得及闪开,整个人被一个大铁笼给罩住。那铁笼重达近千斤重,看来唐赛儿是无论如何也出不来了。

    这时牢房外进来了县太爷,他身后跟着的是那名幕僚。县太爷抚着自己的一小撮胡须,甚是得意地道:“唐赛儿,任你武功再厉害,也逃不出本太爷的手掌心。哈,哈,本太爷就等着拿你立功,升官发财了。”

    唐赛儿笑道:“是么,区区一个铁笼就想困住我?”

    县太爷道:“死到临头了还在此逞口舌之利,本太爷倒要看看你如何出得来?”

    唐赛儿拔出了手中的飞龙剑,剑身寒光闪闪,杀气逼人,唐赛儿道:“我手中这把飞龙剑乃是当世神兵,我倒要看看这铁笼子如何困得住我。”说罢,挥剑向铁笼横扫了过去,上、下横扫了两次,却是无声无息。

    县太爷见状哈哈大笑道:“甚么神兵,是破铜烂铁吧?”

    唐赛儿笑道:“你看清楚了。”右脚对着铁笼门横扫,“铛,铛”连声,手腕粗的铁柱竟从中断开,唐赛儿从铁笼中走出,这时县太爷连同衙役们都吓破了胆,发一声喊,朝牢门外逃命。

    唐赛儿冲上前先抓住了落在后面的那名幕僚,左掌对着他的天灵盖劈去,顿将那幕僚给结果了。她人冲向关押林三的牢门口而去,飞龙剑朝着牢门一削,她轻轻一推便进了牢房内。

    牢房内的几名白莲教弟子过来向唐赛儿行礼,唐赛儿手一挥,径往林三身前而去,蹲下身来将林三抱住,眼中含着泪道:“三哥,苦了你了,是我连累了你。”

    林三两眼无力的看着唐赛儿,勉强微笑道:“真好,老天爷待我林三总算不薄,让我能见到你最后一面,我······我死也瞑目了。”眼中的泪水流到了脸庞。

    唐赛儿此时更是泪如雨下,轻叱道:“我不许你胡说,答应我,你要好好的活下来。”说完将林三的身子扶着坐着,在他背后为他运功疗伤。不一会,林三头顶便直冒热气,唐赛儿也是累得香汗淋淋。

    林三的身子突然向前弯曲,“哇”的吐出一大口淤血,顿时又昏了过去。

    唐赛儿忙抱住了他,连叫了数声:“三哥。”却是叫不醒他。唐赛儿惊慌中忙背起林三急急的出了牢房,直奔当地最有名的医馆“回春堂”而去。

    到了回春堂,神医为林三把了把脉,翻看了他的眼皮,又扒开他的嘴看了看,才摇着头道:“你丈夫的五脏俱损,受到了很重的内伤,非药石所能医治,看来是活不成了,请恕老夫无能为力。”

    唐赛儿拉着神医的手哭求道:“您是神医,一定会有办法的,求求您一定要救他啊!”说罢竟跪了下去磕头不止。

    神医忙扶住了她,叹道:“医者父母心,救死扶伤乃是老夫的本份和职责,老夫但凡有半点办法能医治他,又岂会见死不救?”

    唐赛儿知道再没有办法医治好林三了,失魂落魄的抱起了林三,对着林三惨然一笑,道:“三哥,咱们回家去。”

    出了回春堂,看着依旧未醒的林三,唐赛儿悲愤交集,仰天大叫:“狗官,还我三哥来。我要将天下的狗官杀尽。”

    到了家里,她将林三小心的放到床上,便静静的守在床前,看着他,自言自语道:“平时我生病时,都是你细心照顾我,还记得么,三年前你冒着那么大的狂风暴雨深夜为我去请郎中,结果郎中不肯来,你竟上深山为我采药,结果摔伤了右脚落下这病根。你对我这么好,可我对你做过什么?没有,没有,我完全没有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没有为你做一餐饭,没有一天好好的陪在你身边。现在你成了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连累了你,枉我自命本事了得,救人无数,如今却连自己的丈夫也救不了,我·····我还配做你的妻子么?”

    昏迷中的林三这时眼中淌出泪水来,却始终不醒,很显然他是听见了唐赛儿所说的话,唐赛儿见林三落泪,叫道:“三哥,你快醒过来啊,我要你醒过来。”

    林三的泪水流得更多了,唐赛儿紧抱住他,哭叫道:“你醒来呀!”

    林三这时突然的张开了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眼睛终于缓缓睁开,朝着唐赛儿缓缓一笑,唐赛儿更抱紧了他,激动地道:“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林三嘴角一直张开着,微微含着笑,突然眼睛又缓缓的闭上,头一歪,永远的睡去。

    唐赛儿嘶心裂肺的痛哭,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然暗了下来,又不知何时,寂静的黑夜深处传来清脆的鸡鸣声。又许久,天渐渐变亮了。一个漫长的夜晚就这样的过去了。唐赛儿一直看着林三,一直在哭泣,声音已然哭哑了,她傻傻的坐在床头看着林三,这时她的脑中已是一片空白,仿佛这个世界已不属于她,她更不属于这个世界,她的灵魂已脱离了身体而去。

    终于吵吵的叫骂声和连声不断的脚步声打断了天地间的宁静,唐赛儿的小屋大门已被人踢开,跟着一个老大的嗓门喊叫道:“来人呀,进屋捉拿反贼,一个也不许放过。”

    有三名衙门捕快闯进了唐赛儿房内,见唐赛儿坐在床头一动不动,先是愣了愣,接着当中两人壮着胆子上前押住了唐赛儿的双臂。

    唐赛儿没有丝毫反抗,像木偶般被两名捕快押了出来。那为首大着嗓门的捕头见唐赛儿被擒住,大喜道:“好,做得好,女匪首抓到了,咱们都立了大功,回到县衙太爷一定会重重有赏。”

    这时远近的四邻村里人也都赶了过来瞧个究竟,乡亲们对唐赛儿都很同情,当中很多人都受过她的恩惠,但普通百姓终究是胆小怕事,不敢与官府作对,只好指指点点的,吱吱喳喳的私下小声议论。

    那捕头喝道:“吵甚么吵,是不是你们当中也有人是白莲教反贼?”

    乡邻们吓得不敢再多舌,顿时变得安静下来。这时如木偶般的唐赛儿突然的念念有词:“白莲圣母下凡尘,降妖伏魔匡正主。吾乃白莲圣母转世,尔等邪魔岂敢在此无礼放肆?”

    她双眼发亮有神,乡邻们看得是一清二楚,唐赛儿本就貌若天仙,本事非凡,在乡邻们眼中早把她当作天上的神仙下凡,加之唐赛儿平常为人坦率,从不骗人,乡邻们听她自称是白莲圣母转世,自然是深信无疑,十几名乡邻纷纷跪倒向她参拜,诚心至极。

    那捕头大怒道:“好个匪贼,胆敢在此蛊惑人心,看来是不想活了?”

    唐赛儿突然的挣脱了那两名捕快,将那两名捕快甩出老远,唐赛儿口中道:“白莲圣母,替天行道,杀尽天下妖魔。”她人影一闪,逼向那捕头。

    那捕头惊叫的一声,腰间的佩刀已被唐赛儿夺了过去,他吓得正要逃命,刚要拔腿,眼前刀光寒气逼来,跟着听到那捕头发出一声惨叫,人已被佩刀砍中腰部,顿时血流如注,倒地而亡。

    剩下的捕快见状直吓得磕头求饶:“圣母娘娘饶命。”

    唐赛儿道:“念你们入魔未深,罪不至死,且饶你们一命,若再敢为虎作伥,必杀无赦,滚!”

    剩下的捕快连忙夹着腿逃跑,唐赛儿对乡邻们道:“官府欺压我们太甚,弄得百姓是饭不得饱,衣不能暖,更甚者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难道我们就这样甘心受欺压吗?”

    乡邻们连连磕头,道:“求圣母娘娘为我们指引明路。”

    唐赛儿道:“正是官逼民反,把本该是属于我们的东西要回来,将作恶多端,欺压良善的妖魔鬼怪都杀尽了。”

    乡邻们齐大声道:“杀尽妖魔鬼怪,我们誓死追随白莲圣母,为百姓替天行道。”

    就这样全村有近百人加入了白莲教,而唐赛儿乃是白莲圣母转世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蒲台县,跟着传遍整个滨州府,不到一月,全山东境内都知道了。白莲教因此声势更加壮大,单一个滨州府境内就有五千余人加入白莲教,直接归唐赛儿所领导。

    唐赛儿将林三好生安葬了,在他的坟前发誓要为他报仇,杀尽天下的贪官污吏,推翻永乐皇帝的暴政,此生绝不再另嫁他人,要为林三守节终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