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泰山聚义

章节字数:4448  更新时间:19-08-23 21: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面对声势浩大的白莲教,山东地方州府、县衙都开始震惊,知道白莲教对官府和朝廷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于是各地官府都调动了大量官兵对当地的白莲教组织进行血腥镇压和屠杀。许多白莲教弟子惨遭迫害,一些人受刑不过,又招供出其他的白莲教人员,一时间白莲教受到重创,声势渐微,白莲教上下是人人自危。

    当此生死存亡之机,白莲教教主骆文龙在滨州分舵召集了四大护法,十大统领议事,商议对付官府的计策。

    骆文龙首先言道:“官府已经对我白莲教展开血腥镇压,当此生死存亡之际,本教主决定举旗起事,与官府来个正面较量,誓要杀尽这些个狗官,推翻朱棣暴政,迎回我大明正统皇帝建文帝重登大位。”

    铁青道:“我白莲教是时候开始反击了,爹,您在天之灵保佑白莲教起事成功,推翻朱棣暴政,我和师父及白莲教上下一定会完成您的遗志,迎回建文皇帝重登大位的。”

    唐赛儿道:“起事之事非同小可,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和制定好周详的计划,未知教主心中是否已经想好了计策?”

    骆文龙道:“本教主决定下月初八召集教中所有分舵首领齐聚泰山之巅商讨起事大计,共同商议出一个万全的对策。”

    统领王乾道:“教主英明,我教中所有分舵首领齐聚泰山之巅,如此必能大涨我白莲教士气,于起事极是有利。”

    唐赛儿思索了一会道:“在泰山上聚义,的确是能大涨士气,但如此人数众多的白莲教弟子齐赴泰山,只怕会惊动到官府,引来官府的围剿。怕是不妥······”

    骆文龙道:“唐护法所虑不无道理,所有到泰山聚义的白莲教分舵首领都先化作普通乡民,分批三两人结伴的登上泰山,这样便不会引起官府的注意。”

    唐赛儿道:“泰山乃泰山派的势力范围,我等白莲教上百名教中首领齐聚泰山,必定会惊动到山上的泰山派,怕是会泄了起事的秘密,依我看还是改在哪个分舵商议起事大计更是稳妥点。”

    骆文龙道:“唐护法小心谨慎是好事,但你只管放心,泰山派掌门清风道长与我是多年至交好友,泰山派是武林名门正派,同样恨透了官府的所作所为,我只要修书一封告诉清风道长,他一定会令门下所有弟子守口如瓶的,不会将我们起事的消息外泄出去。”

    唐赛儿见教主如此坚持,不好再一味反对,只好道:“为防万一,属下请命带一部分白莲教弟子藏匿在泰山山脚下做接应,这样万一有甚么意外也能应对。”

    骆文龙笑道:“好罢。”

    永乐四年三月初八日,白莲教教中自教主骆文龙、副教主铁青及下面四大护法、十大统领、各地分舵首领等教中重要人物百余人化作普通乡民分批登上了泰山之巅,百余人齐聚泰山之巅,甚是壮观。

    时当春季,高山顶上天气寒冷,寒风时而刮来呼呼作响。这些教中重要人物个个身怀绝技,倒也不觉得有多冷,只是前途茫茫,时时受到官府的迫害,心倒是凉了。

    骆文龙站在正前方,他身材高大魁梧,双目如炬,此时身着一件灰色旧长袍,长袍被风吹得呼呼飘动,甚是威风凛凛。骆文龙言道:“今日召集诸位兄弟姐妹齐聚这泰山之巅,诸位一路奔波到此,实在是辛苦了。眼下官府对我白莲教弟子大肆的抓捕和杀害,当此危急存亡之际,未知诸位可有甚么对策?”

    众首领道:“教主英明盖世,自有好的良策对付官府,我等谨遵教主号令行事便是。”

    骆文龙“嗯”了一声,对身旁的铁青道:“铁副教主,你有甚么想法?”

    铁青道:“属下以为,与其为官府所迫害,不如先发制人,所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我白莲教是时候高举义旗起事造反了。只要我们发动起义,天下受苦的老百姓必如影随行。”

    骆文龙问道:“众兄弟姐妹以为如何?”

    众首领道:“副教主所言极是,官府打压迫害我白莲教太甚,与其被抓被杀,倒不如跟官府来个决一生死,拼个你死我活,纵是战死,也算死得轰轰烈烈。”

    骆文龙道:“好,既然大家一致同意高举大旗起义,那我们就好好商议下甚么时候起兵,先攻打哪里为好,诸位有甚么好的意见只管说出来。”

    众首领没人敢第一个开口,大约沉寂了一刻左右时间,唐赛儿终于先自开口:“小女子年轻见识浅,便斗胆先行抛砖引玉了。小女子以为要起事一定要先攻打防守薄弱地处偏远的小城镇,这样首战必能告捷,可以大涨我白莲教的士气,让更多的老百姓加入我白莲教。”

    这时有许多教中的首领提出了反对意见,他们认为攻打小城镇无异于小打小闹,不足以壮大白莲教的声势,要起义就要先攻打影响较大的州府,这样才能声势浩大,壮大白莲教。

    骆文龙听到教中首领们各有想法,对先攻打哪个地方意见都有不同,便命众人先安静下来,这才又问铁青:“铁副教主对兄弟们的看法有何意见?”

    铁青道:“属下也以为要起事就要先攻打地方州府,如此我白莲教才能一战成名,声势大涨,才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我白莲教共同对付官府。属下以为不如先攻打济南府,济南府只要一攻下,便能轰动整个山东境内,我白莲教必能乘势发展壮大。”

    铁青话一出,便有众多的分舵首领表示赞同。

    唐赛儿急道:“我以为攻打济南府万万不能。”

    骆文龙见唐赛儿提出异议,问道:“唐护法,何以认为济南府不能攻打?”

    唐赛儿道:“济南府驻有山东布政使司衙门,城内有山东总兵陈山泰的数万大军驻守,以我白莲教现在的实力如何攻得下济南府?”

    铁青道:“我白莲教亦有教众数万人,岂惧他陈山泰?唐护法,你未战而先怯敌,是在长敌人之士气,似乎不妥吧?”

    唐赛儿微怒道:“我唐赛儿什么时候畏惧过官府?该说的我已说了,还请诸位兄弟们和教主三思。”

    众分舵首领又开始议论开来,多数人还是赞同攻打济南府,骆文龙想了许久才道:“既然多数人都赞同攻打济南,那便定于三月二十日起事,攻打济南府。”

    唐赛儿见众意已决,自己也无可奈何。

    骆文龙又命众分舵首领回去后立马召集所属白莲教弟子,务必于三月二十日前赶到总坛会合。参加这次聚义的百余名教中首领这才一同下山去。

    百余人快到山脚下时,突然发现山脚下已围满了密密麻麻的官兵,足有千人之数。前排几百名官兵将弓箭拉满了,正对着下山而来的白莲教众首领。骆文龙等所有人都大惊不已,骆文龙心下吃惊:“此次聚会商议举事之事,一切都秘密进行,官府如何得知,是谁泄露了风声?”

    骆文龙正自疑惑,官兵阵中走出来两个人,这两人身着道袍,长相白净,身材高大,年纪三十岁左右,腰间各佩有一把利剑,当中一人朝着骆文龙道:“骆大侠,别来无恙啊?”

    骆文龙看清了这两位道士,此二人正是泰山掌门清风道长的大弟子徐先奉,二弟子王是敬。二人在江湖上合称泰山双剑,说话之人正是徐先奉。骆文龙怒道:“原来是你们告的密,清风道兄门下竟出了你们两个败类。”

    徐先奉道:“骆大侠说的甚么话,我师兄弟二人都是奉公守法的好人,知道你白莲教匪贼要聚众造反,当然有责任向官府举报你们的罪行,如此才算得是武林正道所为。哪似你骆大侠居心不良,竟敢图谋造反,实在是其罪当诛。”

    骆文龙大怒道:“狗贼,骆某便替清风道兄清理门户了。”说罢,如雄鹰般扑向徐先奉,徐先奉吓得赶紧躲进了官兵后面。

    手持弓箭的官兵们见骆文龙扑来,忙放出了手中的箭,骆文龙挥动衣袖将射来的箭甩开,但数百只箭向他齐射,终是应付不过来,一只箭射中了他的左肩。身后的唐赛儿忙上前以飞龙剑为他挡开其他射来的箭。

    官兵人多势众,一众白莲教首领只能边战边退回山上去。官兵们乘势追赶逼上山来。泰山双剑二人见骆文龙受伤,便无所畏惧,一马当先杀在最前面,二人剑法了得,已尽得泰山剑法精髓,只杀得片刻,便有数名白莲教分舵首领死在他二人剑下。

    唐赛儿见泰山双剑杀死了不少兄弟,心中愤怒,持剑上前与徐先奉斗在一起。徐先奉见她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姑娘,便先自轻视了,结果只交手了数招,便被唐赛儿一剑刺中了左肩,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臂膀,吓得他再不敢轻敌,当下全力应敌。

    徐先奉与唐赛儿斗到四十余招,便难以招架,只有连连闪退。二师弟王是敬在不远处正与一名白莲教舵主打斗,见师兄有了危险,忙退开赶到徐先奉这来帮助。

    唐赛儿以一敌二,便一时难以招架了,所幸仗着飞龙剑在手,泰山双剑也很难伤到她。铁青见唐赛儿以一敌二,杀了过来助阵,铁青手中的大刀威力无比,只斗得数招,泰山双剑便难以力敌唐赛儿、铁青二人。二人见状忙边打边逃开,混在官兵队伍中,再不敢出头当先杀敌。

    双方人马打斗了半个时辰,白莲教这边死伤不少,官兵们已将他们逼到半山腰。眼见再打下去白莲教这百余名首领要尽数丧命于官兵之手,唐赛儿这才想起在另一处山脚下有她安排的数百名白莲教弟子。唐赛儿忙从怀中放出求救信号,空中传来一声“啪”的响,一团烟雾在半空中扩散开。半个时辰后,终于等来了几百名白莲教弟子杀过来救援。

    骆文龙等人见自己的援兵赶到,大是振奋,杀得更是性起。只杀得又半个时辰,官兵们伤亡也不小,此时双方成势均力敌之势,谁也无法占得上风优势。

    正在这时,半山腰又出现第三路人马,来的人有四十多人,全部身着道袍,当中为首之人白须飘飘,手持利剑,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这群道士正往这边打斗处赶来。

    骆文龙看得清楚,这为首的老道正是泰山派掌门清风道长。骆文龙大声道:“清风道兄别来无恙啊?是赶来相助骆某的,还是连同官府一起来捉拿我骆文龙领赏的?”语气中甚是不悦。

    清风道长的身影已到官兵和白莲教双方面前,清风道长向骆文龙道:“都是老道教徒无方,门下出了两个叛徒,才致骆大侠等一众白莲教英雄受到官府的追杀,老道在此向骆大侠赔不是了。”

    骆文龙喜道:“如此说来道兄是赶来相助骆某的咯?”

    清风道长却道:“我泰山派门人都是修道之士,从不过问官府和江湖中人的恩怨,所以我泰山派是两不相帮。”

    骆文龙道:“既然如此,道兄率门下弟子赶来此作甚?是来看我白莲教是如何尽数死在官府爪牙手中的么?”

    清风道长道:“泰山乃是我泰山派修道的地方,不容外人在此拼斗打杀,所以还请骆大侠等白莲教英雄就此停手。”

    骆文龙道:“停不停手由得了我吗?”

    清风道长朝官兵们大声道:“各位公差大人,看在老道的份上,还请各位停手休战,至于出了泰山地界范围,各位要怎么拼个你死我活都不干老道的事。”声音洪亮,震的人双耳欲聋。

    为首将军是总兵陈山泰手下的一名千户,他见再与白莲教匪贼拼杀下去,官兵也占不了赢面,而这老道内力如此深厚,倘若他与门下弟子相助白莲教,那自己这边立马便会处于劣势,当此局面,也只好停手,为首千户道:“既然道长开口了,我等便看在道长的面子上,暂且放过这群白莲教反贼。”说罢令官兵们后退。

    骆文龙亦命手下白莲教首领们停战。

    泰山双剑徐先奉和王是敬见到师父和众师弟来了,吓得忙躲入官兵们身后。清风道长早就看到了他二人,朝着他二人的方向喝道:“逆徒,还不随为师回泰山派接受门归处置?”

    徐先奉和王是敬听到师父喊话,哪敢随师父回去,吓得忙调头朝山下拼了命的展开轻功狂奔逃命。

    清风道长待要去追,已然追赶不上。一众官兵随着为首千户一声令下先行退下山去。

    清风道长走到骆文龙面前,道:“我泰山派出了这两个叛徒,令白莲教死了不少弟子,实是老道的罪过,待老道清理了门户,亲手杀了这两个叛徒,再来向骆大侠当面请罪,到时听凭骆大侠发落。”

    骆文龙见他话说到如此,赶紧道:“道兄言重了,这不是你的过错,骆某怎会怪你。还多亏了道兄出面,逼退了官兵,才不致我白莲教遭到灭顶。大恩不言谢,恕骆某还有要事要办,就此告辞。”说罢拱手向清风道长告别,领着一众白莲教首领下了山去。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