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白莲起义

章节字数:5231  更新时间:19-08-24 2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永乐四年三月二十日,各地分舵的白莲教弟子齐聚总坛,总人数有三万之众。起义在即,骆文龙再次召集副教主铁青和四大护法以及十大统领商议起事具体计划。

    唐赛儿最后一次建议先攻打守军薄弱的小县城薄台县,待白莲教实力大增,最后再攻取济南方为稳妥战略。

    铁青和其他多数人都不同意唐赛儿的策略,一心想着攻打济南府。骆文龙听从多数人的建议,决定攻打济南府,先夺下济南府周边的几个县,再直取济南府。

    唐赛儿见无法劝动大家,只好对骆文龙道:“属下想率领一小部分白莲教弟子留在后方做为后应,还请教主答应。”

    骆文龙知道唐赛儿始终坚持己见,便也随了她,命她领三千白莲教弟子留在后方作为起义大部队的接应。其他护法及多数统领都认为唐赛儿是怯战,不免心里鄙视于她,面上却没人敢当面说出来,毕竟唐赛儿在白莲教中声望极高。

    骆文龙亲自号令三万白莲教弟子,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三万白莲教义军以迅雷之势直逼济南府。三万白莲教弟子与官府的官兵衙役们正式展开正面大战,起义之初,白莲教义军便势如破竹般攻下了济南府所属的几个县,济南府知府知道事态严重,忙命人火速求援,请求山东总兵陈山泰派大军前来镇压白莲教反贼。

    陈山泰亦知事态严重,亲率二万大军前来镇压,白莲教义军虽然骁勇,但并无作战经验,更不懂兵法谋略,只知人人奋勇争先杀敌,以致首尾不顾,这样无疑便将兵力分散,给陈山泰有逐一击破的机会。陈山泰见状大喜道:“白莲教乌合之众,本将军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

    陈山泰命全军集中兵力,逐一击破消灭白莲教弟子,官兵以十敌一,纵是白莲教弟子身负高强武功,却也难敌十倍于己、且作战有序的官兵,很快白莲教义军便被打得节节败退,到处可见白莲教义军的尸首。骆文龙领残兵三千逃往蒲台县,意在与唐赛儿部会合。

    唐赛儿率领所属三千白莲教弟子盘踞于蒲台县当地的深山老林中,在深山老林处布好了多处机关,设下了许多陷阱。她得知教主骆文龙所率主力白莲教义军已然惨败于陈山泰之手,骆文龙正率残部退到蒲台县欲与她会合。唐赛儿忙亲自领着大队白莲教弟子赶去与骆文龙会合。

    陈山泰对溃逃的骆文龙残部穷追不舍,一路上砍杀了不少白莲教义军,对当地的老百姓也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乱砍乱杀,目的在逼老百姓交出藏匿于百姓中的白莲教义军。

    双方人马一逃一追,又战了半月余,这时骆文龙所部只剩下一千余人,但终于逃到了蒲台县地界。陈山泰见大军将反贼逼到了蒲台县这穷乡小县,眼见白莲教义军人马所剩无几,心中大喜,以为可以将白莲教反贼尽数歼灭于蒲台县。

    哪知白莲教反贼竟慌不择路,逃往深山老林处,陈山泰命万余大军将此深山老林团团围住,妄图将白莲教义军活活困在深山老林中饿死渴死。他知道这若大深山老林里定有许多野兽可以捕杀,一时间还没那么容易饿死这些反贼,但深山老林内毕竟会缺水,他们总要派人来取水,只要派兵严守住附近的几处水源,便能断了反贼的饮水,那么即便饿不死他们,几天下来也得渴死这些白莲教反贼。

    陈山泰从中抽调出近二千人马看守附近的水源,这才自觉安枕无忧,命大军在通往深山老林的路口安营扎寨。

    当晚陈山泰在营帐中同几名手下将领开始提前庆功吃喝,又命人从县城里找来几名歌妓过来跳舞唱歌助兴。几位将领喝着美酒,听着曲儿,欣赏着美妙的舞姿,好不快活。

    不知何时,山林里突然传来震天的喊杀声,陈山泰惊的立即酒醒了过来,一把推开怀中的歌妓,大叫道:“来人,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一将士进帐慌忙禀报道:“总兵大人,不好了,满山都是匪贼,已将我们包围了。”

    陈山泰怒喝道:“胡说八道,白莲教反贼不过区区千余人,如何能包围我大军?”

    那将士支吾道:“总兵大人,您自己出去看看吧?”

    陈山泰冲出了帐外,果然见到四面八方火把环绕不息,喊杀声从山林里各个方向传来。陈山泰难免大吃一惊,叫道:“怎么会这样?必是贼军虚张声势,快,快,叫所有将士们不要慌乱,稳住阵脚。凭反贼区区千余人如何敌得了我一万大军?”

    他自己嘴里虽是这么说,但心里也怯了几分,瞧贼兵喊杀之声势,还有那延绵不断的火光,贼兵哪里只有区区千人,真不知从哪冒出来这么多的反贼来。正是因为太过突然,陈山泰才会胆怯。

    这时林中深处传来齐齐的喊叫声:“活捉陈山泰,活捉陈山泰。”

    陈山泰又惊又怒,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害怕,他强自镇定,大声喝道:“鼠辈,有胆的便都给我出来,不要藏头露尾的,敢与本将军大战三百回么?”

    他话未说完,“嗖”的一声,从黑暗中飞来一支火箭,那箭射来的速度极快,正朝着陈山泰而来,陈山泰惊慌中忙向旁躲闪,但终究是晚了一步,他的左臂正好被射中,左衣袖跟着着起火来。

    陈山泰“啊哟”一声痛叫,跟着忍痛拔去了左臂上的箭,随从士兵赶忙来为他扑灭了袖子上的火苗。

    林中深处传来一声音清脆的女子声:“陈山泰狗贼受伤了,弟兄们,捉活的呀!”此话一出,喊杀声越逼越近,林中深处各个方向的人马已向陈山泰大营靠近,杀将过来。

    陈山泰心下暗惊:“哪来这么多的伏兵,难道我中了骆文龙老儿的奸计,他是故意引我大军于此,早在此埋伏好了不成?眼下我军心大是不稳,与敌兵在黑夜中交战必讨不了便宜,惟今只有集中兵力突围出去,待日后重整兵马再杀他骆文龙片甲不留。”

    当下率三千精锐随自己冲杀过去,其余人马随后跟上应对多个方向杀来的白莲教反贼。

    双方人马终于面对面的靠近,陈山泰见到匪贼个个都是些寻常的百姓装扮,手中的兵器也多是铁铲、锄头之类的农家工具,心中的畏惧之心顿时消失,暗道:“原来是些不知死活的刁民。”

    这群人当中为首之人是个年纪二十来岁的女子,她身着一身白衣,头戴一朵小白花,模样儿倒是俊美,她手持利剑,站在人群最前面,甚是威严。

    陈山泰一看便知这女子是这群反贼的头目,但见她如此年轻,却也不把她放在眼里。陈山泰大声喝道:“一群目无王法、不知死活的刁民,不好好的在家种地,竟干起反叛朝廷的叛逆之事,真是活腻了。还有你这小姑娘,瞧着模样长得倒是挺漂亮的,不好好嫁人在家相夫教子,偏要做什么白莲教的女匪。”

    那女子道:“总兵大人教训的是,小女子领教了。只是小女子生来便叛逆,最喜欢跟你们官府作对,那又如何,你能把我怎样?”

    陈山泰怒道:“好,那本将军便好好教训你。”说罢拔起大刀便要向那女子砍去。

    一名拿着锄头的白莲教弟子上前道:“慢着,总兵大人,凭你还不配跟我们的大护法交手,就让我老孙头先领教领教吧。”

    陈山泰怒道:“滚一边去,你是什么身份,也配跟本将军交手?谁是你们的大护法,快叫他出来。”

    那老孙头怒道:“你是眼瞎了么?这位就是我们的大护法。”他指着那白衣女子道。

    陈山泰再瞧了那白衣女子一眼,鄙视道:“你是白莲教的护法?”

    白衣女子道:“怎么,不像么?”

    陈山泰道:“好,那本将军就先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老小子,再来教训你这什么护法。”他口中的老小子自然说的就是老孙头。

    老孙头道:“好得很,总兵大人请吧。”

    陈山泰提着大刀便向老孙头砍来,刀法精湛,老孙头逼得只有招架之力。老孙头大叫了一声:“不好了,官老爷要杀人啊。”跟着一锄头挥过去正迎上砍来的大刀。

    陈山泰只觉对手力大无穷,被他这一锄头下来挡在刀身上,只震得陈山泰手臂发麻。陈山泰见状,忙闪过一旁,老孙头不及收力,向前栽倒。

    陈山泰退在一旁哈哈笑道:“原来只不过是一头光有蛮力的笨牛。哈,哈,还要跟本将军较量,真是不自量力。”

    白衣女子道:“总兵大人果然好身手,小女子领教了。”她身形一闪,在火光中只见一道白影绕着陈山泰,只听到“啪,啪”连响,陈山泰尚未反应过来,那女子已然退回收手。

    火光中只见陈山泰的面颊红的发肿,原来只这瞬间,他已挨了十数个耳光,而他竟全无还手之力,陈山泰惊恐万分,道:“你究竟是何人,使得甚么妖法?”

    那白衣女子道:“小女子乃白莲教护法唐赛儿,你可记住了。怎么,打不过我就说我使得是妖法?真是太可笑了!”

    陈山泰早就听闻过白莲圣母唐赛儿的大名,只是万万没想到这震惊整个山东官府的白莲教女匪首唐赛儿竟是这般的年轻。陈山泰忍着面颊疼痛,道:“原来你就是恶名远播的女匪唐赛儿,本将军倒是失敬了。”

    唐赛儿道:“客气了,你、我还是手底下见生死吧。”

    陈山泰自知不是她的对手,当下大声道:“来人,有谁能拿下这女匪首,本将军连升他三级,还不都给我上?”

    官兵们听得命令,冲上去与白莲教弟子展开了撕杀。

    唐赛儿命手下白莲教弟子边打边退到老林里,陈山泰以为是白莲教怯战逃跑,更不把这群毫无作战经验的反贼放在眼里,他奋勇杀敌在前,数千官兵紧随其后。

    这时,突然的有人“啊”的惨叫,陈山泰回身望去,见有不少将士掉落到陷阱里去,陷阱里布满了尖锐的铁器,掉下去的将士当场丧命。陈山泰惊得冷汗直流,惊魂尚未平复,眼面前又飞来如雨般的飞石。陈山泰慌乱中忙以大刀挥舞挡开飞来的石块。后面又有不少官兵被石块砸中,只疼得“哇,哇”痛叫。

    官兵们害怕不敢前行,陈山泰见状,提刀怒砍了两名畏惧不前的士兵,官兵们这才提心吊胆的继续追赶白莲教义军。

    官兵们直追了半个时辰,而白莲教义军依靠熟悉山林中地形,始终与官兵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将官兵们引入林中腹地。陈山泰所率三千精锐这时见前后四面八方都看不到出路,面对漆黑一片的深山老林,是又惊又怕。

    这时,山林上空放起了一连串的烟花爆竹,跟着官兵们听到“噼啪”的爆竹声越来越响,响声越来越近,正朝官兵们这边而来。官兵们这时终于瞧清楚了,见迎面数十丈距离处冲出来一大群大黄牛,牛头两角上全绑着锋利的尖刀,牛尾巴上绑着的正是一大串点燃了的爆竹,大黄牛听到身后的爆竹声响,惊吓得发了疯似的朝官兵们这边冲来。官兵们见状吓得忙掉头逃命,有不少官兵被牛头上的尖刀刺死,还有不少官兵被疯跑着的牛群活活踩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可怕场面,官兵们吓得是四散逃命,哪还顾得上甚么军纪。陈山泰率一队人马掉头逃窜,唐赛儿率大队白莲教义军随后紧追不舍。陈山泰见白莲教义军紧跟在后,拼尽了力气奔跑逃命,狼狈至极。正自连气都快透不出来,迎面方向又出现了一大队人马,火光中见到为首之人正是自己追赶了十数日的白莲教教主骆文龙。

    陈山泰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道:“我命休矣,想我陈山泰战场上征战多年,战无不胜,立下不少军功,升至山东总兵。不料今日竟败在这群反贼之手,正是天要亡我啊!”心知无路可退,与其被这群反贼所俘,受尽羞辱,不如自行了断,想罢,提刀朝着自己脖子一抹,当场身亡。

    不多时,唐赛儿等白莲教义军赶了上来,唐赛儿见陈山泰身亡,暗里叹了口气,上前对骆文龙躬身行礼道:“属下见过教主。”

    骆文龙道:“唐护法无需多礼,你是我白莲教上下所有人的大恩人,若不是你,我白莲教怕是要尽数为陈山泰所灭。骆某在此向你磕头表示感激了。”说罢竟弯下双腿向唐赛儿跪下。

    唐赛儿惊得忙扶住了骆文龙,慌道:“教主,你这是作甚?折煞属下了。”

    骆文龙竟不起身,道:“你且听我把话说完了,我再起身不迟。”

    唐赛儿见骆文龙坚持,只好点了点头。

    骆文龙心痛万分地道:“当初我若是听从了你的建议,不去攻打济南府,何至我白莲教数万弟子白白丢了性命,是我害了他们,我对不起他们啊。”

    骆文龙身后的铁青和一众白莲教弟子全都向唐赛儿跪下,唐赛儿大声道:“诸位兄弟姐妹,快快起来,小女子如何承受得起你们这跪拜之礼?当初我没有坚持要劝服你们,我也有错,数万兄弟姐妹惨死,我也有推脱不了的责任,我也给诸位跪下了。”说罢跪下朝着骆文龙等一众白莲教弟子连磕了三个响头。

    唐赛儿当下对天起誓:“小女子唐赛儿对天发誓,必定为死去的兄弟姐妹讨回公道,报仇血恨,誓要杀尽欺压百姓的狗官,推翻朱棣暴政,匡服我大明正统。”

    骆文龙等一起对天发誓。骆文龙这才起身,又将面前的唐赛儿扶起,说道:“唐护法,经此一战,骆某才知道你领兵有方,而且有非比常人的远见,骆某相信我白莲教日后在你的领导之下必定声势壮大,人强马壮,到时推翻朱棣暴政,迎回我正统皇帝建文帝一定指日可待。”

    唐赛儿忙道:“教主太抬举我了,此战能够大胜全仗教主您领导有方,小女子不过奉教主之命行事罢了,日后我白莲教还是要在教主的英明领导下才能起事成功,推翻朱棣暴政。”

    骆文龙哈哈大笑道:“你果然好聪明,你是知道骆某的意思了?既如此,你就更不能辜负骆某的一番诚心,放眼我所有白莲教弟子,论武功、才智、远见和谋略以及领导能力,谁都比不上你。骆某不才,不敢再误了我白莲教的前程和兄弟们的性命。所以教主之位骆某决意传于你,望你不要推辞。”说罢竟向唐赛儿深鞠一躬,大声道:“属下骆文龙参见教主。”

    铁青等所有白莲教弟子全部向新任教主行过大礼。唐赛儿慌道:“使不得,使不得,小女子如何承担的起如此重任。教主,您快收回成命吧,别为难属下了。”

    骆文龙大声道:“教主乃是白莲圣母转世下凡,是来拯救天下苍生的,我等愿誓死效忠追随教主,誓要杀尽贪官污吏,推翻暴政,为天下百姓主持公道。”

    所有白莲教弟子齐声高呼:“白莲圣母,白莲圣母。”

    唐赛儿由此成为白莲教新任教主,亲率白莲教弟子先是攻占了蒲台县,而后又杀青州右卫指挥使高凤,再破即墨等诸县。白莲教教众由不到万人迅速发展到十余万信徒,这起当时最大的农民起义震惊了整个山东,也惊动到了远在京师的永乐帝朱棣。

    

    作者闲话:

    唐赛儿所领导的山东白莲教起义爆发于永乐十八年,为便于故事人物写作,遂将年代时间篡改为永乐四年,希望深知历史的朋友不必过于执着史实。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