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杀心既起

章节字数:3205  更新时间:19-08-25 08: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朱棣从朱能府中回到皇宫,此时已是正午。用过了午膳,便去龙榻上躺着休息午睡一会。朦胧中依稀见到了皇后徐妙云。朱棣大喜,忙翻身起床上前抱住了皇后,叫道:“妙云,我想得你好苦。”

    皇后徐妙云道:“大哥,我也想你,你还好么?没有妙云在身边照顾你,你瘦了很多了。你是一国之主,平日里忙于国家政事,还要操心后宫之事,这样你太累了。三年多了,后宫该是要有一位新皇后帮你主持后宫事务了,大哥,你该立新皇后了。”

    朱棣紧紧的搂住徐妙云,叫道:“朕不要再立甚么皇后,朕的皇后只有一个,就是你,妙云。朕只要你,你,你不要离开我了,好么?”说罢竟自老泪直下。

    徐妙云也哭了,伤心地道:“我又怎忍心离开你,但天意如此,注定你、我要阴阳相隔,只求来生再续夫妻之情。”

    朱棣大吼道:“甚么天意,朕是天子,朕的意思便是天意,朕不许你离开我,谁要带走你,朕就杀谁,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徐妙云哭着道:“你我夫妻难得相见,不要再提杀字了,好么?”

    朱棣点着头,徐妙云才又关切地道:“三个孩子都还好么?”

    朱棣道:“孩子们都还好,一直相安无事,你走了后,他们三个比以前更加亲近了,尤其是高煦,他的脾气也改了不少,对高炽这个哥哥也比以前尊敬了好多,这孩子越来越懂事成熟了,最像朕的人就是他了。”

    徐妙云道:“大哥始终还是想立高煦为太子?”

    朱棣不语,他心中最属意的太子人选当然就是高煦。

    徐妙云叹道:“知子莫若母,高煦素来与高炽不和,高煦又哪会对大哥亲近和尊敬?只恐高煦心中有鬼,表面上与高炽言和,暗里使阴谋诡计是真。”

    朱棣差点脱口而出说道,“高煦也是你儿子,你怎么老是对他有如此成见?”但他终究是忍住没有说出口,怕伤了皇后妙云的心,遂道:“你放心,纵是高煦真有甚么图谋不轨,他也休想在朕的手里得逞。”

    徐妙云道:“凭他一人当然是无所作为,但若是有军中重要将领在背后支持他,只怕到时连你也控制不了局面。”

    朱棣道:“妙云所说的重要将领是朱能吧?不会的,朱能随朕出生入死,情同手足,对朕是忠心耿耿,他绝不可能同高煦勾结来背叛朕,妙云,你多心了。”

    徐妙云道:“但愿如此吧!但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皇上你一定要狠下心来,乘早将朱能除之,以绝后患。”

    朱棣万分难过,哽咽道:“你教朕如何下得了手,你可知朱能的旧疾又发作了?当年朱能与张玉二人舍命拼死保护朕,才使朕杀出了铁铉大军的包围,张玉在那一役战死,而朱能因为替朕挡下一刀,背部挨刀,几乎丧命,而今背部刀伤旧疾常常发作疼痛难忍。虽然痛在他身,朕却感同身受,你让朕怎能杀他?杀了他,又让满朝的文武大臣们、天下的百姓如何看待朕?朕怎能做一个忘恩负义,没有人性的小人?”

    徐妙云道:“我知你很为难,好罢,我也不逼你了,但你定要小心提防着他,切莫让他掌握军中大权,时辰不多了,我也该走了,大哥你要保重自己,照顾好三个孩子,莫要让他们手足相残!”说完身子竟飘了起来。

    朱棣吓得赶紧去抓住她的手,却哪里抓得住,很快徐妙云的身影便消失不见。朱棣哭叫道:“妙云,你不要走啊,不要离开我。”这时人也从梦中惊醒过来,才知是梦,自己的衣衫却已为泪水打湿,想到徐妙云,不觉心中更加的悲凉,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倾刻间人憔悴、苍老了许多,想起梦中皇后所言,即命小太监去传王彦。

    王彦很快便来见朱棣,先行了君臣之礼,才立在一旁听候圣命。

    朱棣道:“你去派人给朕查下朱能府上发生了甚么事,为何朕赏给朱能的数名家丁都不见了,换了几个生面孔在把守着院门外,这几个人又是甚么来历?全给朕查明白了。”

    王彦领旨意而去,回到东厂,即命东厂小太监去调查此事。王彦对那小太监道:“一定要给本督查个清楚,那些新来的家丁是何来历,皇上派去的那些家丁又去了哪,是生是死,都给本督查个水落石出。这事你要是办得好,本督保你从此平步青去,若是办得不好,以皇上的性子,小心灭了你九族。”

    小太监吓得发抖,道:“督主,属下愚昧,究竟属下要如何做才能办得好,还请督主明示。”

    王彦道:“你跟着本督主也有些时日了,怎么竟体察不到圣意,咱们都是皇上的奴才,要学着察言观色,迎合皇上的心意,为皇上分忧,才是做奴才的本份。这样你才可有机会得到恩宠,才能出人头地,若不然,只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本督跟你明说了吧,最近皇上对成国公颇是不满,已对他有了猜忌之心,现在成国公竟敢私自将皇上赏赐给他的家丁给换掉,是为大不敬之罪。所以皇上才命本督查明这事,你懂该怎么做了吧?”

    那太监道:“属下明白了,属下一定将事情办得妥妥当当,这下成国公是要倒大霉了。”言语中甚是幸灾乐祸。

    王彦道:“成国公始终是有功之臣,与皇上更是情同手足,所以即使查到了甚么,皇上也不会将他怎样,所以你须暗里调查此事,切莫与成国公正面交锋,更不要得罪了他,否则到时连本督也保不了你,还要受你牵连。”

    小太监道:“多谢督主提点,属下一定会办好此事,不会让督主失望的。”

    王彦道:“好,你下去把这事查清楚吧。”那太监领命而去,王彦心道:“皇上如此猜忌成国公,绝非只是因为成国公换了家丁,当中最大的原因怕是担心成国公与二殿下勾结干出谋逆的事情,此话我也只能在心里说说,皇上历来多疑,又残暴嗜杀,一不小心我王彦便要人头不保。”

    数日后,王彦带着调查结果入宫面圣。朱棣在御书房内与王彦单独议事,朱棣问道:“你急着见朕,可是查清楚了朱能府上的事?”

    王彦道:“据奴才手下的人调查所报,皇上派到国公府的那数名家丁,已全遭不测,尸体被埋在城外三十里的荒郊外。还有那几名新来的家丁都是国公爷老家的远房亲戚,还有奴才已经查到······”后面的话王彦竟不敢说下去。

    朱棣喝道:“你查到了甚么,为何不说下去?”

    王彦道:“奴才不敢说,怕惹皇上动怒。”

    朱棣道:“朕现在已经发怒,不管你查到了甚么,你只管说来,一切朕自有主张。”

    王彦道:“是,皇上。奴才查到成国公的伤病竟是装出来的,目的是乘生病不在朝之时暗中与二殿下策划拉拢军中手握兵权的将军们,从而掌控住天下的兵马大权,以图······”

    朱棣一拍桌案,“啪”的桌子裂开碎成一地,只听他雷霆大喝道:“他还想起兵造反么?是不是要逼朕退位,还是说把朕给杀了,好让高煦这逆子登上龙位?岂有此理,朱能你太让朕失望了!不管是谁,休想翻出朕的手掌心,想要篡夺朕的江山,只有死路一条。”

    王彦眼皮一跳,心中害怕:“王彦,王彦,你这颗脑袋也是悬着的。”

    朱棣许久才平下心来,道:“好了,朕已经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王彦这才出了御书房离去。朱棣见王彦去得远了,思虑良久,决定命小太监去传姚广孝即道衍和尚来御书房议事。

    姚广孝来了,行过了君臣之礼。朱棣问道:“先生,大典修纂得如何了?”

    姚广孝道:“在臣与翰林院学士解缙等主修编纂人员共同努力下,还有几个月大典便可编纂完成。”

    朱棣喜道:“好啊,先生辛苦了。”

    姚广孝笑道:“不苦,不苦。”

    朱棣道:“先生是朕最为信任之人,亦是朕生平唯一的知己,先生可知道朕召你前来所为何事?”

    姚广孝道:“是不是朝中发生了甚么大事?”

    朱棣点头道:“朝野有谣传说朱能要连同高煦一同造反,朕是信还是不信?倘事情属实,朕又该如何处之?”

    姚广孝道:“皇上乃一代英明之主,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依臣看来,君臣之谊固然是重要,但比起大明江山却是微不足道。做臣子的心中应要时刻想着效忠于皇上,倘有甚么贰心,那就实在是罪该万死。”

    朱棣道:“多谢先生指点,朕知道该怎么做了。”

    姚广孝道:“皇上,臣可是甚么也没说,一切都由皇上定夺。”

    朱棣道:“你用不着谦虚,这些年若不是你从旁助朕,为朕出谋划策,朕岂会有今天?论功劳满朝大臣谁也不及你,朕该如何封赏于你才好?”

    姚广孝道:“臣随皇上多年,南征北战,这几年又忙着编修大典,实在没有安下心来享过一天清福,臣想等大典编修完了,是该好好享受几年了,皇上既然要封赏于臣,便请赐臣豪宅一座,良田千顷,黄金万两,美姬十名吧。”

    朱棣大笑道:“好,好,道衍啊,道衍,你终于想通了,朕便准你所请,哈,哈。”说罢大笑不已,姚广孝亦是开怀大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