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王子求婚

章节字数:3790  更新时间:19-08-25 2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光飞逝,建文帝君臣等人不知不觉在鞑靼国已生活了四年,这年正是大明永乐四年。四年来,铁震身为鞑靼国的骁勇大将军,肩负着训练鞑靼士兵的任务,另一方面他也亲自传授锦衣卫部下们的武功,为复国大业时刻准备着。

    四年来,阿米赤拉对铁震一直是以礼相待,再没有非份之想了,她与铁震的关系正如兄妹,虽然亲密但却总刻意的保持着一定的感情距离。这四年,她看上去生活的很快乐,似乎已经将对铁震的那份深情忘却了,她照样同姐妹们去牧马放羊,哼着歌儿,只是一旦有鞑靼的贵族青年子弟前来向她求亲,她总是婉言拒绝,美丽善良的阿米赤拉公主难道真要一辈子不嫁人?

    铁震当然明白她的心思,这四年来她对铁震的爱意其实丝毫未减,反而是更加浓厚,铁震从她深邃的双眸里看到了她的忧伤和无奈,更觉对不起阿米赤拉。他陷入到深深的矛盾中。他惟有拼命的在校兵场上训练士兵们,以此来逃避和冲淡自己对阿米赤拉的感情,然而事与愿违,铁震心里始终放不下阿米赤拉,而阿米赤拉更不可能忘掉对他的感情。他们两都在逃避,却只有徒增痛苦罢了。

    这日,铁震正在校兵场上训练鞑靼士兵,正亲自指导士兵们战场上的作战战术,耿童儿突然来了,神情极是悲伤和焦急。

    铁震见状有不祥的预感,忙问道:“发生了甚么事?”

    耿童儿哽咽道:“王公公不行了,他要见你最后一面,交待你些事。”

    铁震心中难过,想起这几年与王公公共同患难,王钺平时待人友善,与铁震更是相处极好,突然之间听到他要撒手西去,铁震实不敢相信这是事实。铁震惊道:“怎么回事,王公公好端端的怎么就不行了?”

    耿童儿道:“王公公昨晚上突然犯病,竟自起不了床,好几次差点一口气喘不过来就要去了。蒙医说是油尽灯枯,没得救了。王公公知道大限已至,这才命我传你回去。”

    铁震对士兵们道:“你们好好自行练习,把今天本将军教你们的都练熟了。”

    士兵们齐声道:“是。”铁震这才同耿童儿去了。

    王钺已然是奄奄一息,双眼半闭着,房间里只听见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声,锦衣卫们都围在他身边,建文帝则坐在床檐,所有人都是泪流满面,却说不出半句安慰的话,此时说甚么都是多余了。

    铁震赶到了,王钺见到他,拼尽了力气道:“我可终于等到你来了。”

    铁震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他床前,握住了王钺枯瘦无力又冰冷的手,已然是热泪盈眶,轻声道:“我来了,你有甚么要交待我的,只管说来,铁某必尽全力办到。”

    王钺道:“四年了,不知故土安好?这四年老奴日夜思念着故国,盼着有朝一日我皇帝能重返大明,重登大宝。可惜老奴是等不到这一天了,希望我死后铁大人能将老奴的骨灰带回到我大明故土埋葬。老奴十三岁入宫,侍奉了洪武皇帝和当今皇上两代君王三十多年,蒙二位主子厚爱,信任老奴,先皇洪武皇帝更是临终嘱咐老奴要侍奉好当今皇上,老奴有愧于先皇,未能侍奉好皇上,死后是再无颜面去见先皇了。”说到这,王钺已是气喘吁吁,呼吸急促。

    铁震怕王钺一口气上不来,忙将王钺轻轻的扶起,命两名锦衣卫小心搀扶着,自己在他背后灌注真气。

    王钺这才缓和了些呼吸,续道:“老奴今生最大的心愿便是皇上能重新得登大宝,朱棣这天杀的,必会遭到应有的报应,如此老奴便死也瞑目了。”

    铁震道:“你放心,朱棣这逆贼总有一天要教他死在铁某的剑下。”

    王钺微笑着点点头,又朝建文帝道:“皇上,老奴再也不能侍奉您了,您要多多保重身体。”

    建文帝含着泪点头,王钺缓缓的闭上眼睛,就此西去。建文帝君臣等伤心哭泣了一天,这才按照王钺的遗愿,将他的遗体火化,熊熊烈火吞没了王钺的尸身,却燃起了建文帝君臣等人与朱棣抗争到底的复国决心。

    离王钺逝世过了三日,这日早上下起了大雨,夹着狂风。阿米赤拉公主却突然跑来了驿馆见铁震。

    铁震见她全身湿透,双眼红肿,似是哭过,问道:“下着这么大的雨,你还来作甚?怎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言语中带着责备,王钺刚死,他心情很不好,加之确实是怜惜阿米赤拉才会说出这话。铁震命耿童儿去拿一套衣服给公主换上。

    阿米赤拉低声道:“大哥,瓦剌王子前来提亲了,汗兄已经答应了婚事。可我根本不想嫁给那瓦剌王子,你心里是知道原因的。你帮我去劝劝汗兄,让他退掉这门亲事,好么?”

    铁震心中感动与怜惜,却狠下心道:“大汗的决定是对的,瓦剌王子身份显赫,文武双全,又长得一表人材,正好是公主最适合的夫婿人选,你为甚么不答应这门婚事呢?”

    阿米赤拉吃惊而又失望的看着铁震,心顿时凉透了,绝望地道:“连你也这么说,这真是你心里话么?为甚么······”人冲出了门外,在暴雨中狂奔着,耳听到她悲凉的哭叫声传来。

    铁震心如刀绞,他几乎就要奔了出去追,这时脑中又闪现出铁铉和方孝孺的影子,他迟疑了,陷入到深深的痛苦当中。

    耿童儿已站在他身后,道:“为甚么不去追她,你不怕会后悔吗?”

    铁震道:“铁某心里只有复国大业,我不敢奢求公主的爱,便让她对我彻底死心了吧!”

    耿童儿怒道:“你真是铁石心肠,你以为她能忘掉你吗?四年了,她拒绝了多少门亲事,都是因为你,公主对你如此深情,我等旁人都看得感动,你却装作无动于衷,要是公主绝望之下做出傻事来,我看你怎么后悔?”

    铁震心头一震,耿童儿的一番话骂醒了他,阿米赤拉冒雨来求他,而自己却如此伤透她的心,万一她真的做甚么傻事,那自己便是万死也难以赎罪了。铁震冲了出去,人狂奔,却找不到了阿米赤拉的踪影。铁震心中焦虑,不由得担心害怕,朝着鞑靼汗廷去了,听到守卫们说公主已经回来了,铁震一颗悬着的心才安定下来。

    守卫们告诉铁震,说公主吩咐了下来不想见任何人,尤其是铁将军你。

    铁震知道阿米赤拉正在万分悲伤气愤之时,不好再去惹她更加难过,只好告诉守卫们道:“烦请你们转告公主,说是铁震来过,告诉她她做甚么事,铁震都会永远支持和赞成,只求她不要伤了自己的身体。”说完这才伤心不舍的离开。

    翌日一早,阿米赤拉过来了,瞧她面庞消瘦了几分,双眼深陷,铁震看着心中怜惜,再不敢说出伤她心的话来,柔声道:“你来了,你肯原谅大哥么?”

    阿米赤拉轻声道:“我能怪你么?你说甚么那都是为我好。你若真的希望我嫁给瓦剌王子,那我便嫁好了,我总是要听你的话。”

    铁震心中一阵难过,道:“你嫁给瓦剌王子真的会快乐么?你既然心中不愿意,那就不要委屈自己了,做大哥的永远希望妹妹你能快快乐乐的,我自当全力去劝服大汗,让他退掉这门婚事,至于瓦剌王子,也由我去解释吧。”

    阿米赤拉心中又喜又悲,铁震终究还是关心她的,她悲的是为甚么铁震始终只把她当作妹妹看待,为甚么四年了,他还是不能接受她。她知道在他的心里只有他的复国大业,她想不通的是难道娶了她便不能复国么?为何两者不能兼顾?

    她当然不明白铁震心中的为难和痛,复国大业是铁震毕生的梦和追求,为此他不敢有半点分心和私念,这是铁震始终不接受阿米赤拉的一个原因,但更有一个更深的原因,正是因为铁震深爱着她,才不敢去接受这份感情,他的仇人是最有权势的大明当今皇上朱棣,他不知道自己哪天就死了,他怕会误了阿米赤拉的终身,还有一个可怕的念想在他内心最深处埋着,就是他隐约有一种预感有一天他可能会与鞑靼国决裂,到时阿米赤拉将会陷入到两难境地,他不想让她做这个残酷的选择。

    阿米赤拉道:“多谢大哥,小妹感激不尽。”

    铁震听在耳里,心中是莫名的酸楚,只觉这话有些生份了。铁震“嗯”了一声。

    阿米赤拉笑道:“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小妹等着听你的好消息。”

    铁震道:“放心,我一定会劝服大汗和王子的。”说罢亲自将阿米赤拉送出好远,这才回来。

    铁震交待好了锦衣卫们一些事情,这才来到汗廷拜见本雅失里汗,恰巧瓦剌王子也在。铁震直接说明了来意。

    本雅失里汗陷入到为难之中,向瓦剌王子道:“王子,你意下如何?”

    瓦剌王子心灰意冷道:“既然公主看不上小王,小王又岂会强人所难呢?”

    本雅失里起身向瓦剌王子拱手道歉,道:“是本汗有负于你,真是对不住了。”

    瓦剌王子笑道:“大汗不必放在心上,小王此行能够一睹公主绝世容颜,便是不枉此行了。公主是天上的仙女下凡,自当快快乐乐的,小王真心诚意希望公主能如愿以偿,与她相爱的人成为神仙美眷。铁将军,你说是吧?”

    铁震道:“王子气度非凡,铁某代公主谢过王子。”

    瓦剌王子笑道:“铁将军,最应该感谢小王的人自然是你,小王若真的娶了公主回去,你该怎么办?哈,哈。”

    铁震一时尴尬,强笑道:“铁某不知王子何意,与铁某何干?”

    瓦剌王子大笑道:“你当我真不知道么?你与阿米赤拉公主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草原,成为佳话,小王只是不明白,公主苦等你四年而不另嫁他人,为何铁将军不娶了公主,难道你不喜欢公主么?”

    铁震心跳加剧,强自辩道:“铁某与公主乃是结义兄妹,王子你多想了。”

    瓦剌王子道:“你何苦自欺欺人,从你的一言一行中我便能看得出来你是喜欢公主的,铁将军是爽快之人,你既不承认,想必是有难言之隐,小王也不便再刨根究底了。”

    铁震暗松了口气,道:“多谢王子,铁某感激不尽。”

    瓦剌王子笑道:“光是嘴上说感激有何用,小王听闻铁将军练兵有素,这几年鞑靼国的将士们经过铁将军的训练,可以说是能以一挡十,小王实在是羡慕,若是我瓦剌将士也能得铁将军指点一二,那便太好了。铁将军,可否随小王一同到瓦剌做做客,也好顺便指点一下我瓦剌的将士,未知如何?”

    铁震道:“这得请示大汗了。”

    本雅失里道:“瓦剌与鞑靼系出同根,又相互结盟,诚如兄弟,王子既然盛情邀请铁将军,本汗当然欣然准许。铁将军,你便随王子一同去瓦剌做客吧。”

    第二日,瓦剌王子同铁震一道上路回瓦剌,本雅失里亲自率大臣相送,一路上甚是热闹。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觉得还行就收藏一下吧!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