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血染后宫

章节字数:4182  更新时间:19-08-26 21: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漫漫长夜,若大个皇宫显得是冷冷清清,朱棣这几日是卧枕难眠,思念发妻之余,又盼着鞑靼国公主早日到来,不知觉中入了梦乡。睡梦中见一白衣女子来到他的床前,长得是美貌无比,端庄高雅,朱棣问她是谁,来此做甚?那女子答道,她乃是鞑靼国公主,是来侍奉皇上就寝的。朱棣见她娇美欲滴,起身要去将她抱住,那女子竟突然不见了。朱棣惊醒了过来,才知是一场梦,想到梦中之人,不禁神往,又不免更觉孤寂,轻叹一声,打更声这时刚好响起,已是五更天,黎明渐晓。

    如此连盼了一月有余,终于有小太监来禀报,说是王彦等人已将鞑靼国公主迎来,已经到了大明境内,估计这两天便可抵达京师应天城。

    朱棣大喜,命太监、宫女们整理布置好后宫,准备迎接公主入主东宫。皇宫上下贴满了喜字,装灯结彩,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朱棣得意欣喜万分,命文武百官全部随自己去城外迎接公主,令应天城的百姓家家户户门口都要挂上红灯笼,以示普天同庆。

    朱棣身骑一匹红棕色高头大马,身后跟着上百名文武大臣,大臣们后面跟着数百名锦衣卫,两侧边上围着整齐威严的士兵,有上千人之多。如此庞大的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直开往城外,所到之处百姓无不跪下磕头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到了城外,朱棣改坐了龙辇等候,直等了两个时辰,才见远处有一顶轿子过来,前面骑马领头的正是王彦,轿子后面有一大队将士护着。朱棣见了不由得下了龙辇,又骑上那匹红棕色大马迎了过去,百官急急的奔跑着在后面紧随。

    王彦见皇上亲自来迎接了,忙下马行礼跪拜。朱棣命他平身,便下马朝着轿子去了。抬轿子的八人赶忙停下,跪下行礼。一人小声的对轿内的人道:“禀公主,皇上亲自来接您了,您还是下轿来见过皇上吧?”

    阿米赤拉公主拉开轿帘,露出身来。朱棣见她身着白衣长裙,头戴一顶圆帽,帽子上嵌了一颗大珍珠,仔细瞧着她的容颜,果然跟梦中所见一样,心中欣喜不已。

    阿米赤拉见着面前之人长须飘飘,鼻似鹰勾,一双眼不怒自威,心中不由得有几分害怕,见这大胡子身着龙袍,身后又有百官和将士们恭恭敬敬的,心想此人自是当今明朝皇帝朱棣了。阿米赤拉下得轿来,微一行礼:“阿米赤拉见过皇上。”

    朱棣痴痴的看着她,道:“阿米赤拉,好听的名字,你就是鞑靼国公主,朕要迎娶的皇后?”

    阿米赤拉略作羞态,用衣袖遮住了半边脸。朱棣更觉她美到了极致,简直比梦中所见还要美了几分,多了几分真实。朱棣得意忘形,仰天大笑道:“上天待朕果然不薄,赐与朕如此美丽贤德的公主做朕的皇后。哈,哈,得此美人,夫复何求?”说罢双手抱起了阿米赤拉往自己的马上而去。

    阿米赤拉本能的尖叫道:“放开我。”

    朱棣吃惊道:“怎么了,你是害羞,还是不喜欢朕?”

    阿米赤拉差一点便要脱口而出:“我恨不能马上杀了你,谁会喜欢你?”转瞬间想到要杀朱棣就必须先设法讨得他的欢心,让他疏于防范戒备,自己才有机会下手。想至此,强把头藏进了朱棣怀里。

    朱棣哈哈大笑,将阿米赤拉抱上了马,自己坐在她的身后,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手则牵着缰绳。

    迎亲队伍入了城内满城百姓大放烟花爆竹,敲锣打鼓的,实在是热闹喜庆。到了皇宫内,太监、宫女们将御膳和美酒端上桌来,君臣同乐,把酒同庆。宴席结束,才举行婚礼仪式。几名宫女手捧着凤冠霞帔和一套鲜红的凤袍,请阿米赤拉公主更衣。

    阿米赤拉对宫女们道:“你们去告诉皇上,说本公主习惯了这身白衣,不喜欢穿红艳艳的衣服,你们拿下去吧。”

    宫女们好生为难,全都向阿米赤拉跪下,道:“请公主更衣。”

    阿米赤拉嗔道:“我都说过不换了,没听见吗?”

    宫女们不敢作声,只好跪着一动不动。这时房外有人大声道:“朕来看看朕的皇后,哈,哈。”说话之人正是朱棣,他身后跟着几位心腹大臣,有成国公朱能、太子少师姚广孝,淇国公丘福等人。

    宫女们见皇上来了,忙转身磕头不停。朱棣见宫女们手上还捧着凤冠霞帔和凤袍,怒道:“怎么还不给公主换上,都不想活了么?”

    宫女们吓得连道:“奴婢该死。”

    阿米赤拉道:“皇上莫要怪他们,是我自己不想换上这红艳艳的衣服,我这身白衣不好看么?”

    朱棣想起梦中的所见的阿米赤拉也是身着一身白衣,是那么的美丽动人,胜过了天上的仙女,不禁道:“好看,好看。”

    阿米赤拉道:“那我就不用换上这身红衣服了?”

    朱棣为难道:“这件凤袍和凤冠霞帔是婚礼仪式和册封皇后必不可少的穿戴,这样吧,朕准你不用脱去身上的这身白衣,直接将凤袍穿在外面,可以吗?”

    阿米赤拉见朱棣话说到如此,不好再违逆他的意思,她也知道大明的婚礼习俗,只好点头答应。

    宫女们忙为阿米赤拉穿上凤袍,戴上凤冠和霞帔。

    等阿米赤拉穿戴好了,朱棣拉着阿米赤拉的手一起出了房外,丘福等大臣及几名宫女紧跟在后面。

    婚礼仪式终于举行,甚是热闹,之后又是皇后册封大典,朱棣高坐在龙椅宝座,阿米赤拉手持玉如意坐在他身侧凤椅上,朝堂之下的满朝大臣高呼万岁,又高呼皇后千岁。

    仪式完毕,大臣们退下各自回去,阿米赤拉则由宫女们陪着到东宫皇后寝宫。

    不久,朱棣来了,命所有宫女、太监全都退下,阿米赤拉坐在榻上,一只手半遮着脸,故作娇羞。朱棣看得醉了,上前便要抱她,口里说道:“朕的皇后,让朕好好疼你。”说罢便要去亲阿米赤拉的脸。

    阿米赤拉忙用小手堵住了他长满胡须的嘴,道:“不急,先让臣妾敬皇上几杯酒,如何?”

    朱棣笑道:“好,好,皇后敬酒,莫说是几杯,便是千杯又有何妨?”

    阿米赤拉赶忙道:“这可是皇上您自己说的,那便由臣妾陪皇上喝个痛快。”说罢,命外面的宫女去端上御酒来。

    美酒淳香扑鼻,却是烈酒,后劲极强,阿米赤拉连连斟酒,朱棣一口气连喝了十多杯,已是晕头眼花,说话连舌头都不听使唤了。

    阿米赤拉道:“皇上真是好酒量,待臣妾再敬您。”

    朱棣又连喝了五杯,终于意识不清,趴在桌子上睡去了。阿米赤拉连叫了数声:“皇上,皇上······”朱棣仍是不醒,阿米赤拉心中暗喜:“天赐良机,让我有机会杀此恶贼!大哥,阿米赤拉总算能为你做成一件事了。”

    她从怀内掏出了一把早已藏在身上的匕首来,拔出了匕首,寒光闪闪,锋利无比。阿米赤拉用刀尖对准了朱棣的后背,这时一颗心扑通跳得厉害,一时间竟不敢下手刺下去。阿米赤拉不禁暗骂自己:“对这种恶人还留甚么情,赶紧杀了他呀!”她再次将刀尖对准了朱棣的后背,刀在手上握着,却仍是不敢刺下去,她平素连宰羊都不敢看,何况叫她动手杀人。

    但面前之人却是曾经屠杀鞑靼将士十余万人的恶魔,更是铁震的仇敌,她是非杀他不可。阿米赤拉闭上了眼,正要一刀刺下去,这时趴在桌上的朱棣突然开口说道:“刺呀,怎么不刺,往朕的背上狠狠的扎下去。”

    阿米赤拉吓得匕首掉在地上,连退数步,惊恐道:“你······你怎么醒了?”

    朱棣道:“朕根本没有睡着,又何来醒了?”

    阿米赤拉道:“你明明喝醉酒睡着了,怎么······”

    朱棣道:“区区十几杯酒,还喝不醉朕。”

    阿米赤拉惊道:“原来你是假装喝醉的,果然是阴险小人。你又是如何知道我要对你不利的?”

    朱棣道:“从你不肯换去身上的衣服,朕就觉得哪里不对,原来是身上藏了一把匕首才不肯换去衣服。之后你不停的给朕倒酒,目的就是要灌醉朕,朕索性装作醉酒不醒,就是要看看你究竟要做甚么,没想到你竟敢行刺朕。说吧,你为何要杀朕?”

    阿米赤拉怒斥道:“你这杀人恶魔,天下人人得而诛之。当年你杀我鞑靼降兵十余万,乃是我鞑靼国所有人共同的仇人。我阿米赤拉身为鞑靼国人,当然要杀你,只恨我没有本事,杀不了你这恶魔。”

    朱棣道:“朕也后悔当年所犯之罪过,所以才一心要与鞑靼国修好,希望两国之间从此不再有战争,这也正是朕要迎娶你、立你为皇后的原因,难道你就不能给朕一个赎罪的机会吗?”

    阿米赤拉怒斥道:“说得真好听,你会有悔过之心?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篡国奸贼,谁会相信你说的话?”

    朱棣大怒,一巴掌向她的脸庞扇去,阿米赤拉顿时被扇的嘴角渗血,朱棣怒道:“再敢胡说八道,朕杀了你。”

    阿米赤拉道:“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吧?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再活了。”

    朱棣恨恨道:“好,好,别以为朕真的不敢杀你?”

    这时外面已围满了锦衣卫,只等皇上一声命令。朱棣隔着门窗对外面的锦衣卫大喝道:“都给朕滚下去。”

    锦衣卫们忙退了下去,却也不敢离得太远。

    朱棣对阿米赤拉道:“朕知道你不怕死,但你也该知道朕是如何的残暴,朕要慢慢的折磨你,朕要教你生不如死,尝尽朕的手段,哈,哈。”

    阿米赤拉见他毒蛇般的眼睛盯着自己,不由得身子一颤,往后又退了两步,道:“你有甚么残暴手段尽管使出来,阿米赤拉纵是受尽折磨而死,你也活不了多久。”

    朱棣道:“朕君临天下,四海臣服,天下再无人能与朕匹敌,朕自是万岁千秋,又怎会活不了多久,真是笑话。”

    阿米赤拉道:“你且别得意,你屠戮天下,天下人皆视你为仇人,你难道真能寝食安稳,不怕睡梦中掉了脑袋?”

    朱棣听得不由身子一颤,自思平生杀人无数,脑中晃出成千上万血淋淋的手向自己伸来,不觉冷汗淋漓,大喝道:“够了,朕乃是天命所归,自有上天佑朕,谁能杀得了朕?”

    阿米赤拉道:“这世上至少还有一人能杀得了你,我死之后,他自会为我报仇,你就等着他来取你性命吧。”

    朱棣惊问道:“是谁,谁能杀得了朕?”

    阿米赤拉道:“当今天下第一高手铁震,铁大侠。”

    朱棣震惊不已,问道:“铁震,你怎么会知道铁震?”

    阿米赤拉道:“你是不是害怕了,告诉你吧,我当然知道铁震,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着的男人,天底下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你跟他根本没得比。”说这话时她的脸上泛出了无比的骄傲之色。

    朱棣看到她的神情,眼中顿时露出了怨恨、忌妒的怒火,突然之间又露出大喜之色,只听他笑道:“如此说来那铁震定是在鞑靼国了,那么朱允炆小儿也必定是在你们鞑靼国了?哈,哈,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公主,朕倒是要好好谢谢你了。”

    阿米赤拉这才明白自己失言,竟无意中暴露出了建文帝的藏身所在,心中悔恨万分,恨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实在是对不起大哥,再无颜去面对大哥,她懊悔的叫道:“大哥,我是死也不能原谅我自己了。”她突然猛冲向面前不远的一根柱子上,脑袋朝着木柱子撞去,顿时便头破血流,人已然倒下,口中苦涩地念道:“今生无缘,但求来世。”双眼缓缓的闭上,失去了知觉。

    朱棣正自得意,没有料到阿米赤拉竟然选择自杀,朱棣惊吓不已,忙冲上前扶住阿米赤拉,使劲的叫唤着她的名字,阿米赤拉却是再也不醒。朱棣仰天大叫道:“朕乃是九五之尊,难道竟比不上一个江湖草莾之辈?朕有何不好,为甚么你不选择朕,宁愿要为那铁震殉情?为甚么······”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觉得还行就加入收藏吧,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