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边关客栈

章节字数:3701  更新时间:19-08-28 0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尘沙漫天,少有人烟的边塞路上有一队骑马的商人拉着几大车的货物往大明边关而去。这一行人终于到了边关要塞,明军守城将士站在城头上高声喊叫着:“干甚么的,来的可是鞑靼国的奸细?”

    这一行人当中为首的年轻商人道:“各位军爷,我等是来往于大明和鞑靼两国的商人,都是我大明朝的子民。此行到关外是采购羊皮来买卖,各位军爷行行好,让我们进城吧?”

    当中一守城军官道:“你们既是我大明的商人,那身上可带有边关通行文书?”

    那年轻商人道:“有,有的。”

    城门终于打开,十多名将士上前检查货物,果然几大车都是羊皮,又仔细查看了通行文书,那领头军官道:“你们这些商人真是麻烦,还得军爷们侍候你们打开城门,真是天理何在啊。”

    那年轻商人明白他话中意思,忙从怀中掏出来一大锭银子,交到那军官手上,道:“些微薄银,不成敬意,各位军爷辛苦了,拿去买点酒喝。”

    那领头军官道:“这点银子,你当打发叫化子么?”

    那年轻商人心中怒火顿起,强制压下,又从怀里掏出了四锭,双手捧给那领头军官,陪笑道:“只有这么多银子了,军爷您给个面子,我们做的都是小本小利的买卖,还请军爷通融通融。”

    那领头军官知道再下去也敲诈不出多少银子来,当下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都给我滚了进去吧。”

    这一行商人大队这才入了关,直走了十多里路,这时年轻商人首先发话道:“好险,这一趟下来差点没把我耿童儿给憋死了。”

    这一行商人正是铁震及下面的五十名鞑靼勇士所扮。铁震道:“耿童儿,这次能够顺利入关,真多亏了你,没想到你还是个做商人的料。”

    耿童儿笑道:“多谢大人夸奖,我早说过这次您带上我是不会错的。”

    铁震道:“那是,你向来机灵能够随机应变。但我们既已入了大明境内,更当时刻小心谨慎,此番营救公主遗体回去只能成功,不许失败,所有人都不得马虎大意半分。”

    众人道:“谨遵将军之命。”

    又走了大半天,才来到了边关内的一个小镇上,一行人在小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住下,将货物、马匹藏在客栈的后院,由十名勇士看守。余下四十余人分三间客房住下。

    夜暮隆临,残阳斜射在纸窗口,红通通的满屋,景色极美。只是屋子里的铁震等人此刻心情都很哀伤,只觉得这红红的残阳光照便是布满屋子的鲜血,大家都觉得透不出气,似乎有预感即将会有一场血腥撕杀。

    半柱香时辰不到,小二即来呼唤客人下来用餐。铁震等五十二人挤满了四桌。对面五张桌上也坐满了人,看他们之间有说有笑的应该是一路人。他们的装扮也是身着华丽绸缎的商人打扮。当中一人应该是这群商人的头儿,眉宇不凡,一双眼炯炯有神,令人一看便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但瞧着他的皮肤白细,面目清秀,脸上竟没有长胡须,说话更是阴阳怪气的,真不像个大男人。

    铁震早已暗中注意他,悄悄对耿童儿及一干下属道:“这伙人来历不清,咱们当小心的提防才是,听他们说话个个阴阳怪气的,但却又都中气十足,显然个个都是内力高深的好手,说不定这伙人便是东厂派来的太监,铁某若是没有猜错,他们必定是冲着我们来的,而且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底细。”

    果然那对面桌上的为首头儿朝着铁震走了过来,手中端着酒杯,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朋友,干一杯酒交个朋友如何?”

    铁震道:“好,客气了,在下先干为敬。”说罢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那人道:“好酒量。”亦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喝罢将酒杯往地上一摔,顿时摔得稀巴烂。他人这时已走到铁震身前,笑道:“好朋友,咱们多亲近亲近。”张开双臂要抱铁震,突然半道上出左拳猛向铁震胸前要害击去。

    这一变化实在太快,铁震早有所防,面露微笑,伸出右手向对方左拳抓去,对方的拳头一触到他的右手掌竟不能前进半分。两个人拳掌相抵了好一会,铁震始终是面露微笑,而对方额头已然渗出汗水。

    那人先自开口道:“阁下的武功果然了得,未知比起昔年天下第一剑客铁震又如何?”

    铁震道:“你的武功也还不错,东厂之人有如此功力者,看来也只有王彦一人了。”

    那人笑道:“既然你、我都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那就无需再遮遮藏藏了,不错,本督正是王彦。”

    铁震道:“你可是奉了那朱棣之命前来捉拿铁某?”

    王彦道:“不错,皇上命本督若是活捉不了你,便就地当场格杀,带具死尸回去也成。”

    铁震哈哈大笑道:“就凭你王彦,还有这些个阉贼也能捉拿铁某?朱棣未免太小看了铁某人。今晚便叫你等阉人血溅当场。”

    王彦道:“休要狂妄,你可知客栈外已有本督的一千名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在等着你?哈,哈,任你武功再高,今晚也休想活着离开此。”

    果然就在这时店外燃起了火把,不知何时店门外已围满了数不清的身着盔甲的官兵,这些人全都是随王彦而来的锦衣卫和东厂爪牙。最前面的一排人手上拉满了弓箭待发,箭头上燃着火团,正对着客栈大门。

    王彦道:“只要本督主一声令下,你们这些人就全都得万箭穿心。”

    铁震惊怒万分,右掌使出十成力道,将王彦整个人震得向后飞去。

    王彦倒在两丈外的客栈门口处,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显是受了很重的内伤。王彦怒吼道:“将这干反贼全部乱箭射死了。”话刚说完,又喷出一大口血来,几名锦衣卫忙将王彦抬了下去医治。

    那随行在店内坐着的东厂太监门急忙起身想要夺门逃出去。说时迟,那时快,铁震身影如鬼魅般的闪到了门口,一瞬间便将门关上拴好。耿童儿和五十名鞑靼勇士忙掏出随身兵器上前便砍杀关在店内的东厂阉人,那些东厂太监虽然也是武功不凡,但对手是铁震这样的绝世高手,还有精挑细选的鞑靼勇士,他们如何是对手,顷刻间几十名东厂太监便被杀了干净。

    此时门外的弓箭手们已将燃着的箭矢射入店内,顿时箭如雨点般的不停从门窗口射入,勇士们不停的朝飞来的箭矢挥砍,但由于射入的箭矢实在太多,顷刻间有十几人被射中,有人当场便身亡倒下,有人因为身上的衣服燃起了火,被活活地烧死。

    铁震大喝道:“大丈夫何惧生死,大家随铁某冲杀出去。”

    正要率先冲向门口,身后一人大声道:“指挥使大人,万万不可。”

    铁震回头一看见说话之人竟然是这家客栈的掌柜,铁震喝问:“你是谁,你如何知道铁某的身份?”

    那掌柜的一脸胡须,体态发胖,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但他的一双眼睛却是明亮有神,行家一看便知他怀有武功,铁震这才细看了他一会,心中大是吃惊。不料此时那掌柜的竟向铁震弯腰行礼,道:“属下见过指挥使大人。”说罢从怀中掏出一物件,竟是一块腰牌。

    铁震接过一看,惊道:“你是当年留在大明境内的锦衣卫?当年的其他那些兄弟可还好?”

    这掌柜的竟是当年留在大明的锦衣卫之一,只听他道:“兄弟们都还好,有的人跟属下一样做些小买卖掩饰身份,也有人加入了声势浩大的山东白莲教起义,当中还有人改头换面混进了锦衣卫里,属下这才得以知道东厂的督公王彦要对大人不利,这才提前买下了这家客栈,用以接应大人。”

    铁震道:“你们都是忠心之人,这些年委屈辛苦你们了,铁某代皇上谢过你们。”

    掌柜的忙道:“属下不敢,这都是我等应该做的事。”

    这时又一阵箭雨射入店内,一旁的耿童儿挥剑砍掉了不少箭,叫道:“大人,眼下我等该怎么办?”

    掌柜的道:“大家都随我来。”他自己在前领路,铁震等跟在后面。

    到了后房柴房,掀开柴草,又扒了半尺深的泥,现出一个大铁盖,将铁盖拿开,里面竟是黑乎乎深不见底的地道,他点燃了一根木棍,自己带头跳了下去,在地道下面叫道:“都下来吧。”

    铁震先自跳下去,其余人跟着下去。这条地道好长,借着火光走了许久,就是见不着出口。铁震问道:“这条地道有多长,通往哪里?”

    掌柜的道:“差不多有一里路吧,通往镇外的一片山林里,到了出口处会有其他锦衣卫兄弟接应我们。”

    铁震又问道:“你买下这家客栈有多少日子,这条地道是之前就已经挖好的吗?”

    掌柜的道:“属下买下这家客栈只有十天,地道是前两天才刚挖好的。”

    铁震抓了一把壁上的泥土,道:“难怪这泥土湿湿的,很是新鲜,这么说来挖好这条地道的时日最多只有八天了?”

    掌柜的迟疑了一会,才问道:“大人为何关心这个,有甚么不妥吗?”

    铁震道:“没有,我只是有些奇怪,这么长的地道在这么短的时日内挖好,得需要多少人力才能做到?”

    掌柜的道:“属下雇用了一百多名劳力,分成两拨人,日夜不停的挖着地道这才在八天时间里挖好了这条地道。”

    铁震道:“你雇了这么多人挖此地道,不怕被人发现了,消息走漏了出去?”

    掌柜的道:“大人放心,为防消息走漏,地道刚一挖好,所有请来的帮工都被我们杀了灭口了。”

    耿童儿等人不禁惊叫的一声,铁震冷冷道:“你做得倒是满干净利落的,简直是滴水不漏。”

    掌柜道:“是,是,为确保大人等人此行的安全,属下才不得已这么做。”

    铁震冷冷的道:“是么?可是铁某人怎么觉得你的做法像极了东厂所为?”

    掌柜的惊道:“大人是在怀疑属下?”

    一旁的耿童儿道:“不只是大人怀疑你,连我也对你很是怀疑。我竟然想不起来你究竟是谁?”

    掌柜的惊道:“你难道也是当年随在皇上身边的锦衣卫?”

    耿童儿道:“不错,我正是当年保护皇上的锦衣卫之一,当年随大人一起保护皇上的锦衣卫兄弟都是我的好兄弟,我岂会不记得他们的长相?可我对你却无半点印象。”

    掌柜的道:“你、我兄弟分别多年,我如今早已不像当年的样子,你一时认不出我来也是正常。”

    耿童儿道:“是么,那我又是谁?”

    掌柜的道:“你是······”却是说不出耿童儿的名字来。

    耿童儿道:“答不出来了吧?你根本不是当年的锦衣卫兄弟,说,你究竟是谁?”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收藏一下,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