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危机四伏

章节字数:4228  更新时间:19-08-29 08: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铁震等二十一人急急策马连奔了十数日,终于赶到了应天城,一路上奇怪的是竟然没有追兵,铁震知道愈是平静背后的凶险反而会更大,令余下诸人要格外小心。他们找了一家衣铺,换了套衣服,又稍加易容打扮,一眼看去便似换了个人。

    耿童儿不禁大赞铁震的易容术了得。铁震道:“我等虽已易容,但只怕是敌人早已盯上了我们,一定要格外的谨慎,打起十二分精神应敌。”属下众人点头,说道一切全凭将军之命行事。

    铁震等二十一人找了路边一家小吃摊吃了面条,旁边桌上还有几位客人聚在一起边吃边聊。谈论的是京城最近发生的一些大小事情。

    一客人道:“听说上个月来我们大明的那位鞑靼国公主竟然自杀死了。唉,仙女一样貌美的人儿就这么死了,真是令人惋惜。”

    另一名客人道:“可不是。听说明天那位公主就要下葬入土了,我还听说到时会经过这条道呢。”

    又一名客人道:“这样的大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该不是瞎说的吧?”

    那客人道:“谁瞎说了,不信你明天再这等着看看。”

    正在端面过来的老板道:“他没有瞎说,今儿一大早就有几名官差到我这来命我明天不要在这摆摊了,说是公主的棺木要经过这儿。”

    铁震听得暗喜,又随即心如刀绞,心下痛道:“阿米赤拉,大哥来带你回去了。”

    当晚,一行二十一人找了家客栈住下。铁震坐在窗前,夜已深,人已静,风声听得清晰,孤苦中的思绪又回到了过往。想起他与阿米赤拉的初遇,池塘边义结金兰,想起四年来阿米赤拉对他的一往情深,不觉心中充满了感激和甜蜜。想到阿米赤拉为了他不惜以身犯险假意嫁给朱棣,而意在刺杀朱棣,结果事败竟自自杀身亡,想及此,铁震心中愧恨万分,悲伤痛苦如潮涌而至,泪水如雨直下。

    铁震心里恨透了自己,枉自己自命英雄了得,立誓做一番大事业,不负义兄和方先生所托,助建文皇帝完成复国大业,而今却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又何谈甚么复国之事?他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天底下最没用之人。此时他很想大声的嚎叫发泄下心中的郁闷和悲苦,更想放声痛哭一场,然而他却不能,只有一双眼里含满了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不知不觉中客栈不远处传来了几声鸡鸣声打破了夜的寂静,不久之后,天渐渐明亮了,人们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巳时前后,街边传来了锣鼓、号子声,很快人群围满了大街,堵得水泄不通。

    铁震等人藏在人群当中,只见好大阵势的仪仗队驶来,前面有几百名身着盔甲的手执兵器的士兵在最前面开道,一边拦住围上来的人群。跟着后面是几十名乐器吹鼓手,再后面是由十六名精壮士兵抬着的一口金丝楠木棺材,最后面是几百名锦衣卫和东厂的人护着。

    如此庞大的送葬队伍,死者的身份一定是很尊贵。街上的人都在议论躺在棺材里的人就是鞑靼国公主。铁震听得清楚,命耿童儿等人做好营救公主遗体的准备,只待棺材到了身前,便杀他个措手不及,将公主遗体救走。

    棺材抬到了近前,铁震右手握住了剑鞘,将挡在身前的一人轻轻一推,脚下轻轻一点跃向半空,直向棺材飞去,手中的剑已然出鞘直劈向棺盖。

    那十六名抬棺士兵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吓得松了手中的杠子,忙闪身躲开。眼见棺材便要掉在地上,铁震持剑在棺材底部用力往上一挑,整个棺身竟向上飞起八尺之高。铁震跃上前数步,竟以左手托住了棺材底部,将棺材轻轻的放下,这才一掌将棺盖震飞。扑过去待要看棺材内的阿米赤拉遗容,口中道:“阿米赤拉,大哥带你回去了。”

    突然铁震“啊”的惊叫一声,显是遇到了惊惧之事,就在这时棺内竟飞出了一人,乘铁震不加防备,双掌拍向铁震的胸口。

    铁震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竟一时忘了招架,棺材内的人双掌正击中了铁震的胸前,铁震整个人竟向后飞了出去,待站立时竟踉跄着几个连退。跟着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来。铁震怒道:“阉贼,原来是你?”

    棺材内的人竟然是东厂督公王彦,王彦奸笑道:“没想到吧?一代大侠竟然也有中计之时,哈,哈。”

    铁震喝道:“奸贼,拿命来。”身影直逼向王彦。

    王彦赶忙招架,待要拔剑,终是晚了一步,他的胸前也受了铁震一掌,整个人便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去,身后数名东厂太监迎了过去去接住王彦,竟全部被王彦的身子压倒在地。

    铁震用了这一掌,当场又吐出一大口鲜血。王彦见状,知道铁震受了内伤,赶紧喝令手下:“快,快,杀了这逆贼,赏银万两,官升三级。”

    功名利禄当前,谁也不想落后,数百名锦衣卫和东厂之人团团围住了铁震,送葬仪队最前面的士兵也向铁震围了过来,人群中的耿童儿大叫道:“不好了,官兵要杀人啊,大家伙赶紧的逃命啊!”

    人群骚乱起来,冲开了围上来的官兵,耿童儿等人乘机砍杀围上来的官兵。

    包围圈越来越小,铁震大喝道:“铁某人今日要大开杀戒了。”利剑横扫一圈,剑气如排山倒海般逼向围着的锦衣卫和东厂之人,只听到最前排围着的锦衣卫和东厂太监们惨叫连连,纷纷倒在地上,有人被剑气削断了手足,还有人竟被齐腰分为两截,现场惨状实在太过恐怖,锦衣卫和东厂爪牙吓得连连退后。

    铁震喝道:“不要再逼铁某人大开杀戒,全都给我让开了。”

    围着的人吓得纷纷让道,王彦见此大喝道:“有敢畏敌不前者,杀无赦!”

    东厂和锦衣卫们都知道王彦的手段,于是又有一群人围住了铁震,有几名胆大点的东厂小太监挥刀砍向铁震。

    铁震怒道:“找死。”剑又划了一道圆圈,这时倒没有听到有人惨叫声,只是不一会便听得“铛,铛”的兵器掉落声,原来围着的锦衣卫和东厂太监都吓得掉落了手中的兵器。

    王彦叫道:“魔鬼,你是魔鬼,姓铁的,你根本就不是人。”声音中充满了惊惧。

    原来围在最前面的锦衣卫和东厂太监们的头顶上的头发全被削去,脑袋顶上光秃秃的一片,显然铁震并不想再多伤人命,不然此刻这些人的头颅焉还能在脖子上?也正因此,所有的锦衣卫和东厂太监都吓破了胆,谁都没有再上前拼杀的勇气了。

    铁震身形如鬼魅般的直逼向王彦,王彦吓得待要拔腿逃跑已然不及,铁震的剑又一次架在他的脖子上。

    王彦暗叫道:“看来这一次我王彦难逃一死,只有使出最后一招试试了。”王彦冷笑道:“姓铁的,你只管向本督喉咙上割去,我王彦绝不皱一下眉头,只不过你永远也不知道鞑靼国公主的遗体在哪了。”

    铁震道:“快说,公主的遗体究竟在何处?说出来,铁某便再饶你一次。”

    王彦道:“你的剑架在本督的脖子上,叫本督如何说?”

    铁震收了剑,冷冷道:“谅你也耍不了甚么花样。”

    王彦道:“其实皇上早就料到了你会来,又正愁公主的遗体不知如何处置方为好。正好你来了,便由你带回鞑靼国,那实在是再好不过。”

    铁震怒道:“废话少说,朱棣奸贼会安那好心?你还是乖乖的带铁某去见公主遗体,否则小心铁某的剑下无情。”

    王彦忙道:“是,是。”当下命人叫来马车,自己与铁震同乘行至皇家陵寝附近。

    这里有上千名将士把守,列着整齐的队伍,前方堆满了花儿,到了近前,花丛中躺着的赫然正是阿米赤拉,她依旧是那么美丽,花儿衬着她,更显着她的纯洁,可惜天妒红颜,她那双美丽的眼睛紧闭着,再也睁不开了。此情此景,铁震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悲痛,冲了上前,俯下身来抱住了阿米赤拉,泪水又夺眶而出。就在此时铁震的脸色突变,一把将怀中的阿米赤拉松开,却已不及,阿米赤拉公主竟然伸出右手来在铁震胸口拍了一掌。

    铁震惊怒道:“你究竟是谁?为何竟同公主长得一模一样?”

    那阿米赤拉竟站起身来,开口说着话:“能瞒得过铁大侠的一双眼睛,看来我的易容术已入化境了,哈,哈。”所发声音竟是男声。

    铁震惊道:“原来是易容术,阁下的易容之术果然是出神入化。只怪铁某人一时大意才会中了你的道,若是稍加冷静,你的易容术也骗不过铁某。”

    那人道:“哦?难道我的易容术还有破绽之处?”

    铁震道:“公主逝世已有近月,她的遗体又怎会依旧栩栩如生?”

    那人道:“原来如此,这倒是我疏忽了,不过你还是中计了,只怪你铁大侠过于重情,此时明白过来已经是晚了。”

    铁震道:“如何晚了?”

    那人道:“你不觉得现在头有点晕晕的,四肢有点发麻吗?”

    铁震经他提醒果然感到眼花,四肢使不上力,惊道:“你何时对铁某下了毒?没想到你不单是易容高手,竟还是使毒高手,你究竟是谁?”

    那人将面上的人皮撕下,现出本来面目,竟是个满脸皱纹的老者,瘦削的脸却甚是白静,难怪易容成女人竟毫无违和之感。那人笑道:“铁大侠可猜得出我是谁?”

    铁震看着他的样貌在脑子里细想,惊道:“莫非你就是江湖中恶名昭著的千面毒王?”

    那人道:“铁大侠竟知道老朽的名字,老朽倒是荣幸得很。你既已知道我是谁,应该知道你中的毒是无人可解了,便等着受死吧。”

    铁震凛然道:“铁某纵是死,也要先杀了你这为祸武林的恶贼,免得你再为害无辜。”说罢人已逼向千面毒王,手中的利剑向毒王刺去。

    千面毒王惊吓得忙要闪身,却是慢了半步,利剑的剑尖直刺进他的咽喉。剑拔出,鲜血从喉头直射而出。千面毒王面上现出无比惊恐之色,“扑通”倒地身亡。

    铁震一剑击杀了千面毒王,内力又耗去不少,此时毒入全身,更觉天昏地转,脚下不稳。

    王彦见状大喜不已,大声道:“姓铁的已经毒入全身,不足为惧了。给我放箭射死了他。”

    箭如飞蝗般齐射向铁震,铁震强打精神挥动着手中的利剑将来箭斩断,脚下疾驰逼向王彦,这时一排持盾的将士挡在铁震面前,护住了王彦。从盾牌后面发出一连串暗器向铁震射来。铁震腾空飞起,如鹰般直扑向盾牌手,手中的利剑当空挥下,惨叫声连成一片,盾牌后面的暗器手全数倒下,盾牌也裂开为二,正是盾毁人亡。

    铁震大喝道:“王彦狗贼,拿命来。”

    王彦暗骂得一声:“魔鬼。”赶忙躲到人群正中去。

    铁震冲向王彦,待挥剑砍杀完前面的一队士兵,已是气喘吁吁,体力难支,脚下站立不稳,如醉酒般踉跄来回。看来他所中之毒已然全面发作。

    王彦大喜不已,道:“姓铁的,你的死期到了。”王彦不再惧怕,冲出了护着他的人群,拔剑直逼向铁震。

    铁震眼见面前凌厉的剑气逼来,强打精神挥剑相挡,但手中的力道却不足平时的二成,但听“铛”的一声,铁震手中的剑竟然脱手,右臂被王彦的剑划了很长一道口子,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袖,许是右臂的疼痛反而使铁震得以暂时头脑清醒,不再麻木,激发了他心中一股永不言败的斗志。铁震本能的挥掌向身前的王彦拍去。

    王彦促不及防,暗叫不妙,向后退开,却是晚了一步,胸前受了铁震一掌,连连后退,待站稳脚步,口中狂吐出一大口鲜血,幸得铁震中毒在身,这一掌的力道不过平时的三成功力不到,否则王彦此时焉有命在?纵是如此,此时王彦亦已身负重伤,而铁震何尝不是,不过在作垂死挣扎罢。

    王彦抹去嘴角边上的鲜血,狂叫道:“放箭,放箭。”箭又如飞蝗般射向铁震。

    这时,一道强光在半空中划过,如蝗般的箭矢竟在半道上全部折断,半空中飘下来一人,他身着灰衣长袍,身材高大魁梧,手握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刀,威风之至,恍如战神从天而降。

    

    作者闲话:

    喜欢就加入收藏下吧,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