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刀剑无敌

章节字数:4735  更新时间:19-08-31 08: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铁震与骆文龙等人围火而坐,这时耿童儿几人已将几只野兔肉烤熟,将兔肉分与众人。

    铁震边吃边言道:“小弟远走鞑靼国四年有余,刚一踏入故土,便听闻到我大明山东境内发生了轰轰烈烈的白莲教起义,骆兄乃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竟然也是白莲教中人,由此可见白莲教起义乃是替天行道。只是以骆兄在江湖中的地位,又有谁有资格能在你之上呢?你们白莲教教主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是隐居江湖的武林前辈异人?”

    骆文龙笑道:“贤弟猜错了,教主并非是甚么前辈异人,年轻有为倒是真的。说出来你也许不信,我们白莲教教主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但是她的才智,她的领导能力却令骆某佩服的五体投地,骆某心甘情愿在她座下效力。”

    铁震大惊道:“这就奇了,当今天下竟有这等英雄人物,而且还是位女子。莫非她出自名门之后?”

    骆文龙道:“她的出身倒是再平常不过,只不过她的师父却是多年前誉满天下的武林前辈‘无忧仙子’。”

    铁震脱口而出:“唐姑娘,骆兄说的是唐姑娘?”

    骆文龙道:“教主正是唐姑娘,骆某倒是一时给忘了,教主曾对骆某说过贤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对你是一直感激在心呢。”

    铁震思绪回到当年与唐赛儿相识的情景,问道:“唐姑娘这些年可还好?”

    骆文龙道:“教主算是个苦命人,嫁给了她从小订好婚的林三,本来小夫妻俩生活得倒是甜蜜,她丈夫林三是个难得的好人,对她是无微不至的照顾,可恨官府无道,一年前林三被县府的人抓去县衙,受尽了折磨,伤痕累累,竟因此身亡。”

    铁震暗道了一声:“她原来已经嫁人了。”

    骆文龙道:“贤弟,骆某有一不情之请,希望你能答应。”

    铁震道:“骆兄客气了,有甚么事尽管说来。”

    骆文龙道:“眼下你伤势未愈,还需要休养一阵子,不如随骆某一道去一趟山东白莲教总坛,助我白莲教一臂,共同对付柳升的十万大军,未知贤弟可否答应?”

    铁震为难道:“小弟知道骆兄是一番好意,我虽有伤在身,但公主的遗体一日未能营救出来,我是不会离开应天城的。”

    骆文龙道:“可是你的伤?”

    铁震道:“这点伤算得甚么,公主为我而死,我便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将她的遗体带回鞑靼国。”

    骆文龙知他心意已决,又担心他的伤情,想了一会道:“这样吧,就由骆某随你一道去营救出公主遗体。”

    铁震道:“此行凶险万分,小弟不想连累到骆兄,骆兄的心意小弟心领了。”

    骆文龙道:“正是因为凶险万分,骆某才更要陪你一起去闯一闯那龙潭虎穴。”

    铁震心中感动,点了点头道:“多谢骆兄助我!”

    骆文龙道:“骆某心中有一疑问,说出来贤弟看看能否帮着解释?”

    铁震道:“骆兄有何疑问?”

    骆文龙道:“公主身亡的时日有多久?”

    铁震道:“差不多有一月之久,骆兄为何这么问?”

    骆文龙道:“一月之久?按常理来说公主的遗体早就应该入土下葬了。而这一月的时间应天城内并没有传出公主下葬的消息,而是等到你们入了大明境内,东厂的阉贼才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你们来钻。所以骆某觉得这一切全是朱棣为你们设下的圈套。”

    铁震听罢似有所悟道:“骆兄所言极是,公主是朱棣召告天下所迎娶的大明皇后,公主身亡,不可能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还不下葬,这究竟是何原因?”

    骆文龙道:“骆某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说出来贤弟可愿意相信?”

    铁震道:“骆兄请说。”

    骆文龙道:“骆某以为公主或许还活在世上,此时应是被朱棣软禁在皇宫内的寝宫内。”

    铁震听罢大喜万分,跳了起来,道:“对,对,公主定然还活着。天可怜见,但愿公主还活着。好,为了营救出公主,铁某便闯一闯朱棣的皇宫大内,拼着一死也要将公主救出来。”

    骆文龙道:“好,骆某也想再会一会朱棣,定要与他分出个武功高下。”

    铁震道:“你我兄弟既已决定联手,不如现在就折回去,深夜闯一闯朱棣的皇宫?”

    骆文龙道:“贤弟,我知道你急着要救出公主,但请听为兄一言,公主若是还活着,此时想必性命定然无忧,也不必急于一时去救她,你身上的伤还未恢复,不如等过几天你的伤好了,你、我再去营救公主,如此才更有机会将公主救出来。”

    铁震想了一会,道:“骆兄所言甚是,便依骆兄。”

    耿童儿这时说道:“大人和骆大侠要去营救公主,自然少不得我耿童儿,皇宫里的地形和各寝宫所在的位置没有谁比我耿童儿熟悉的了。”

    铁震道:“不错,你身为锦衣卫,确实是没有人比你更熟悉皇宫里的一切了,好,等铁某的伤一养好,便由你带路去皇宫内救出公主。”

    数日后,铁震伤势基本痊愈,一行人这才换了装扮,稍作易容进了应天城内。骆文龙令手下白莲教弟子及鞑靼勇士们一起在皇宫外附近接应,自己连同铁震和耿童儿闯进宫去。

    三人等到天黑,又过了两个时辰,此时已是深夜人静之时。皇宫内守卫已松懈不少。铁震三人飞身入了皇宫内,躲过了巡查的锦衣卫,由耿童儿带着先往皇后寝宫而去。

    一路上三人躲开了一拨又一拨的巡查锦衣卫,皇宫内的防守似乎并不如传闻中的那么严密,铁震心中却反而不安,耿童儿也轻声说道:“大人,会不会有诈?恐贼人又设下了圈套等着我们来钻?”

    铁震道:“是有些不对劲,骆兄,我等三人更要小心防备了。”

    三人快到了皇后寝宫时,果然宫外长长的走廊都围满了锦衣卫和东厂的人,为首之人正是东厂督公王彦,他身旁左右各站着五名江湖人士,王彦见到铁震三人,道:“铁大侠,你果然是艺高人胆大,连皇宫你都敢闯。皇上早就算准了你们会潜进皇宫,所以命我们在此等候多时。”

    铁震和骆文龙借着火光看清了王彦身旁的十名江湖人士,都大是吃惊,

    铁震怒道:“江南剑客独孤一风,天山派掌门白天鸣,昆仑双剑卓氏兄弟,峨眉派子虚道长,崆峒掌门崔万仇,江南霹雳堂堂主雷云风,金枪门门主汪鹤群,铁拳无敌张啸天,一刀斩柳飘云,你们十位都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在江湖中素有侠名,没想到竟全是欺世盗名之辈,竟甘当朱棣的鹰犬爪牙。待会动起手来休怪铁某手下无情。”

    一身白衣的江南剑客独孤一风道:“十五年前我独孤一风败在你的剑下,这十多年来我苦练剑法,为的就是要与你在剑术上比个高低,这几年我苦寻你无果,如今能再有机会与你比试剑法,我岂能错过?”

    铁震道:“如此说来你只为与铁某在剑下分个高低,而不是为了贪图功名富贵甘为朱棣的鹰犬?”

    独孤一风道:“铁大侠,你未免太小瞧了我独孤一风,我一生只为追求剑道,这一生的最大愿望就是打败你,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过是浮云。”

    铁震道:“好,你既然不是朱棣的鹰犬,铁某甚感欣慰,能有你作对手,是铁某的荣幸,出剑吧!”

    独孤一风向其他人道:“这是我与铁大侠之间的单独比试,请各位只管观战,不得介入我二人的比试,若是有人敢背地里下手,休怪我独孤一风剑下无情。”

    独孤一风又朝着铁震道:“请。”说罢拔出了手中的宝剑。

    铁震亦已拔出手中利剑,面对独孤一风他不敢有半点轻视,独孤一风是江湖中顶尖的剑术高手,论剑法他至少可以名列武林中的前五名,十五年前他的剑法已相当精妙,这十五年来他为了找铁震再一较高下,更是苦练剑法,在剑术上必定是更上一层楼。

    两大绝顶剑术高手同时向对方出剑,二人的剑气波及到数丈范围之内,除了在场的十多位武林高手,其他功力修为较弱的那些锦衣卫和东厂小太监全部为剑气所伤,吓得忙退开数丈外。

    铁震与独孤一风从地上打到半空中,转眼间已斗了三十余招。这时二人的剑同时直刺向对方,两柄剑的剑尖相抵在一起,谁都不能前进的半分。

    铁震心下暗道:“独孤一风这些年的剑术果然是突飞猛进,内力修为也长进不少。是个难得的对手,我得尽量保全了他的面子才是。”

    二人相持了一会,独孤一风已是大汗淋漓,渐难支撑,而铁震却面不改色,泰然应对。独孤一风心知自己始终不是铁震的对手,不免心灰意冷,这一分神,手中的剑便力道顿减,利剑竟自从中折断。独孤一风黯然道:“我败了。”

    铁震安慰他道:“独孤兄的剑术在当今武林已是罕有敌手,只需再练得几年,只怕铁某也要败在你的剑下。”

    独孤一风惨笑道:“你何须安慰我,我苦练剑术十五年,自以为能打败你,却终究不是你的对手。人生还有多少个十五年?既生亮,何生瑜?哈,哈。”说罢竟心灰意冷的一人离开了。

    昆仑双剑卓氏兄弟这时竟乘人不备,双双出剑冲向了独孤一风身后,独孤一风未加防备,后背竟为卓氏兄弟的利剑给刺穿了。独孤一风回头怒嗔着他二人,却再也不能出剑,当场亡于二人的剑下。卓氏兄弟怒道:“胆敢背叛皇上,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铁震大喝道:“背后伤人,卑鄙无耻的小人,拿命来。”人剑合一飞向卓氏兄弟二人,卓氏兄弟尚未反应过来,竟被铁震一剑刺穿了他二人的肚子,剑拔出,鲜血涌,人倒地,双双亡。

    在场之人见铁震只一剑便毙了卓氏兄弟,无不大骇。王彦喊道:“各位大侠还不一起上,是想一个个的死在姓铁的手上吗?”

    余下七名江湖高手将铁震、骆文龙和耿童儿围住,其他锦衣卫和东厂之人则在外围伺机援手。

    天山派掌门白天鸣,峨眉子虚道长,江南霹雳堂堂主雷云风三人将铁震围住,而崆峒派掌门崔万仇,金枪门门主汪鹤群,一刀斩柳飘云三人则将骆文龙围住,剩下铁拳无敌张啸天一人对战耿童儿。

    白天鸣的天山剑法享誉武林,子虚道长的流云剑法亦是峨眉派传下的一大绝学,霹雳堂堂主雷云风手中的火器更是了不得,竟能识路追人,据传只要被这火器给碰上,立即火器炸毁,人亦被炸得粉身碎骨。铁震一人力敌三大高手,拼斗之下转眼间拆了数十招,竟是难分胜负。

    而骆文龙所面对的三人亦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崆峒掌门崔万仇的三十六路回旋刀法变幻莫测,汪鹤群的一杆铁枪使得是出神入化,虽然铁枪重达三十余斤,但却如一条毒蛇般灵活。一刀斩柳飘云在江湖中外号一刀斩,手中的柳叶刀轻盈而锋利,杀人只需一刀便将对手头颅砍下,可见他的刀法了得。三人的对手是当世第一神刀,论单打独斗只怕没有一人能与骆文龙过上十招,但正是双拳难敌四手,面对三人的围攻,骆文龙竟也占不了半点优势。

    这边耿童儿与铁拳无敌张啸天一对一打斗,双方打斗了二十余招,耿童儿便渐显败迹。

    铁震眼见耿童儿陷入危险之境,当下手中的剑使得更快了几分,他一剑先自逼退了白天鸣,乘势退出包围圈,飞身到铁拳无敌张啸天身前,人剑合一直刺向张啸天,张啸天猝不及防,向耿童儿挥出的铁拳只到半路便停了下来,胸前已然中了一剑,剑拔出,人亦当场身亡。

    铁震这时又一飞身跃到骆文龙身前,与他背靠着背互为犄角。余下的六位高手瞬间将铁震、骆文龙二人围住。那边耿童儿被数名锦衣卫缠斗上。

    铁震与骆文龙刀剑合璧,互为依靠,身后便无需防备,二人联手,威力顿时增加了几倍。

    骆文龙腾空而起,一刀劈向一刀斩柳飘云的头顶上,柳飘云见状忙以刀相挡,骆文龙的这一刀威力无穷,竟将柳飘云的柳叶刀从中一砍为二,大刀正中柳飘云脑门中央。柳飘云脑门中刀,顿时鲜血模糊了整个面庞,他缓缓的软了下去,终于为别人一刀斩而亡。

    对手只剩五名高手,立马难以招架铁震和骆文龙二人的联手。霹雳堂堂主雷云风见危在旦夕,忙从怀中掏出他的霹雳火器来。霹雳火器头似箭尖,中间部位装满了火药,尾巴似喇叭状,尾巴中间处留有一根火药引线,雷云风瞬间将火器点着。那火器脱手而出竟直逼铁震、骆文龙二人。

    铁震、骆文龙二人忙飞身躲开,哪知那火器竟转头直追他二人,铁震二人又闪身避开,火器竟又掉头追着他二人,在旁的雷云风见罢得意不已。

    此时铁震看准了火器飞来的方位,一个飞身先自躲开了火器,跟着长剑挥向火器的尾部,竟将那喇叭状的尾部全数削去。此时火器再也没法追踪于人,直飞向前面的锦衣卫和东厂人群而去。

    “轰”的一声,火器撞上一名逃脱不及的锦衣卫,顿将那名锦衣卫和身边的十数名锦衣卫炸个尸骨无全。

    骆文龙乘着雷云风大骇瞬间,手中大刀已向他挥去,雷云风哪能闪开,只一刀便被毙命。

    铁震此时人剑合一直飞向天山派掌门白天鸣,白天鸣只见一道寒光向自己射来,却是无法闪避,剑已直入他的胸前,一派掌门就此身亡,眼中全是无尽的悔意。

    骆文龙、铁震二人又倾刻间将金枪门门主汪鹤群、峨眉子虚道长及崆峒掌门崔万仇斩杀于刀剑之下。

    十大高手尽数而亡,王彦等锦衣卫和东厂太监们吓得不由得连连退后。

    

    作者闲话:

    谢谢关注,顺便收藏下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