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公主获救

章节字数:3809  更新时间:19-08-31 19: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铁震、骆文龙联手击杀十大高手,王彦震惊害怕不已,命锦衣卫和东厂将他三人团团围住,众多锦衣卫和东厂高手却无人敢再上前先行动手。

    铁震喝道:“不想死的就让开一条道。”

    一众锦衣卫和东厂之人面面相觑,虽然心中极是害怕,却也没人敢退开让道。

    铁震手中的剑已出鞘,寒光闪闪的寒气逼人。众锦衣卫和东厂之人吓得又连连后退。王彦怒道:“废物,有再敢后退者杀无赦!”

    铁震大声道:“王彦,你何必令别人去送死,有胆的自己出来受死。”

    王彦怒道:“姓铁的,别以为你自恃武功天下无敌就可以横行无忌,今天本督便让你再开开眼,看你还能否应付自如?”

    铁震道:“你还有甚么手段,只管使出来。”

    王彦朝着一众锦衣卫和东厂之人怒喝道:“一群没用的废物,全都给本督主退开。”

    众锦衣卫和东厂之人忙退了下去,这时他们身后却突然多出了上百名手持火铳的将士来,上百名手持火铳的将士将铁震三人又都围住了,前排二十余名火铳手对准了铁震三人且火铳引线已然点着。

    铁震惊得忙向骆文龙和耿童儿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飞身避开。

    二十余发火药向铁震三人直射而来,铁震三人即时的飞身到半空中避开了。

    前排的火铳手射出了火药当即退后,第二排的火铳手立即换位到第一排,火铳对准了半空中的铁震三人射去。

    铁震使出全力挥动着利剑,一道剑气如排山倒海般涌向射来的火药,火药在半途中爆炸,“轰”得连声巨响,腾起一道烟雾来。

    铁震借着烟雾遮住火铳手视线的瞬间,飞身到了火铳手的身前,剑一挥,竟将前排二十余支火铳从中斩断为二。

    这时,骆文龙和耿童儿也飞身到了火铳手跟前,只瞬间便将百余支火铳尽数毁去。

    王彦这时更加紧张害怕,不由得向后连退。他身后突然有人大声道:“一剑飞天铁震、神刀骆文龙果然是了不得,佩服,佩服!”

    王彦听到说话之人声音,忙命人让开道来,说话之人正是当今皇上朱棣。

    铁震见着面前之人长须过脐,又仔细的瞧了他许久,心中想到铁铉和方孝孺惨死,怒火冲天,随即又想到此行目的是要将公主营救出去,强压住怒火道:“你就是朱棣?”

    骆文龙惊的说了一声:“金甲将军?”

    朱棣目视着铁震道:“你就是铁震?”

    铁震道:“你当知道铁某此行来的目的为何吧?”

    朱棣道:“是要将阿米赤拉公主带回鞑靼?”

    铁震道:“不错,你、我之间的血海深仇铁某暂且放一边,今夜闯入皇宫只为将公主带走,公主究竟在哪?”

    朱棣道:“阿米赤拉公主是朕召告天下册封的皇后,朕岂能让你带走?”

    铁震道:“今天无论如何铁某也要将公主带走,你若不肯交人,那就让铁某手中的剑说话吧!”

    朱棣笑道:“好个铁震,果然是傲视天下,连朕的皇宫大内也不放在眼里。”

    铁震道:“你还有甚么手段,尽管使出来,铁某还会惧了你身边的这些阉贼爪牙不成?”

    朱棣道:“朕知道这些锦衣卫和东厂的小太监加在一起都不是你们的对手,不如这样,你要从朕的身边带走公主,那就看你能不能打败朕。朕若是输了,公主便由你带走,如何?”

    铁震道:“好,铁某正想领教下你的武功。”

    王彦忙上前道:“皇上,万万不可,您乃九五之尊,用不着亲自犯险与一个江湖中人过招比试。”

    朱棣道:“你是怕朕输给了他?”

    王彦忙道:“奴才不敢。”

    朱棣道:“好了,命所有锦衣卫和东厂之人退下,不得干扰朕与铁大侠之间的比试,今天朕便与铁大侠好好的打他一场,人生难得寻一对手,胜如何,败又如何?”

    骆文龙和耿童儿停下观战,同时又在时刻提防着锦衣卫和东厂之人。一众锦衣卫和东厂之人听到皇上的旨意也都退到十丈开外的地方。

    铁震,朱棣同时赤手空拳攻向对方,二人一上来便使出平生绝学,铁震的最精妙武功是剑法,但他拳脚上的功夫同样是天下罕有敌手,朱棣的武功自小出自名家指点,又在战场之上经过生死磨练,他手上的功夫亦是了得。二人算得是棋逢对手。

    二人斗在一起,以快打快,转眼间已拆了四十余招,旁边观战的人只看到两个鬼魅般快速闪动的影子一忽儿向东,一忽儿又打到了西,却是无法看清二人的一招一式。

    铁震左掌拍向正面而来的朱棣,朱棣以右掌相迎,两掌正面相碰,二人各自被震开数步,十丈外观战的最前面的锦衣卫和东厂之人竟受到二人掌力的波及被震翻在地,吓得是冷汗直冒。

    铁震暗自佩服朱棣的内力,他闯荡江湖二十余载,能与他内力相当的也只有骆文龙和铁铉二人,没想到这朱棣的内力竟如此深厚。

    朱棣更是心下吃惊:“铁震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朕要想在拳脚上取胜是很难了,他的长处更在剑法上,若是比剑,朕更不是他的对手,难道朕真的要败于他手?”

    二人又拆斗了近百招,仍是不分胜负,铁震见再打下去也是难以决出高下,遂道:“你、我拳脚上功夫算是打成了平手,不如再比试兵器决个高下,如何?”

    朱棣听铁震终于说到比试兵器,心知他剑术无双,难以是铁震对手,但此时哪能未战而先怯,长了敌人的志气,当下道:“好,朕早就听闻你的剑法无双,正要领教。”

    二人收了拳脚,同时拔出剑来。铁震道:“你也使剑?你不怕在兵器上吃了亏?”

    朱棣道:“朕所擅长之兵器同样是长剑,你虽在江湖中号称第一剑客,却不见得能胜过朕手中的这柄剑。”

    铁震大笑道:“好,你、我便在剑术上一决高下。”

    二人同时出剑刺向对方,两柄剑相交在一起,擦出一道耀眼的火光,二人各自退开数步,又同时出剑向对方挥去,两道剑气再次相抗,周围数丈范围都能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剑气源源不断的涌来,内力稍差点的一些锦衣卫和东厂之人受不了剑气的不断压来,只觉胸口沉闷透不过气来,有人竟当场吐出大口鲜血来。

    两道剑气相持了半个多时辰,朱棣的脸上现出汗水来,内力渐渐难支。而铁震此时亦消耗了不少内力,但还能从容应对。此时铁震脚步向前逼近数步,他大喝的一声,长剑向下一划,一道极强的剑气向朱棣逼去,朱棣再无法以剑气相抗,手中长剑竟自脱手,人也连向后退开了十几步。

    铁震直视着朱棣,淡淡道:“你输了!”

    朱棣黯然道:“不错,你赢了。”

    铁震道:“公主在哪,铁某可以将她带走了吧?”

    朱棣道:“好,你随朕来。”说罢回头径直往皇后寝宫而去。

    铁震紧跟其后,骆文龙和耿童儿也跟在后面。王彦见状忙也跟了上前,一众锦衣卫和东厂之人也围了上来。

    朱棣头也不回,大声喝道:“尔等全部退开,让他们三人随朕进来。”

    王彦只好命手下锦衣卫和东厂之人全部退开,令在十丈开外处候命。

    朱棣进到寝宫内,凤榻前正有两名宫女在侍候着。两名宫女见到皇上来了,忙跪下磕头。

    朱棣问道:“公主怎么样,还是这样一直昏迷着么?”

    一名宫女回话道:“适才太医刚来诊查过,说是公主还是如昨日般,未见好转,能不能醒来,要看她自己了。”

    朱棣怒道:“一群庸医,连治了一个月都不见好转,朕要这些废物有何用?”

    铁震在门外瞧见了床榻上躺着一名女子,像极了阿米赤拉,他冲到近前,瞧见了床榻上躺着的正是阿米赤拉,她虽然还未死,却已是个活死人,安详的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铁震心如刀割,朝着朱棣怒道:“公主为何成了这样?”

    朱棣道:“朕与公主完婚当晚,公主行刺朕不成,便一头撞上柱子寻死。朕虽然命太医全力救治,得以救下她一命,但她却始终昏迷无法醒来。她成了这个样子,朕也心中不忍,朕也希望她早日醒过来。”

    铁震怒道:“公主成了这样都是被你害的,这个仇铁某记住了,他日在战场上相见,铁某定取你性命。”

    朱棣此时亦大怒道:“公主成了这个样子,你才是罪魁祸首,枉你一代大侠,竟然利用一个女人来刺杀朕,哼,哼。”

    铁震怒道:“你?铁某虽然恨你入骨,恨不能生啖你之血肉,但铁某人无论如何也不会为了杀你而去牺牲公主,你休要含血喷人。”

    转念又想到公主成了这样,不正是因为他,公主才会答应嫁给朱棣,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吗?铁震悔恨无比地道:“不错,公主是我害了,我才是罪魁祸首。”

    骆文龙在旁劝慰道:“铁贤弟,这时候不是自责的时候。别忘了我们闯入皇宫的目的。”

    铁震这才忍住悲伤悔恨,对朱棣道:“你、我之间的比试你已经输了,公主我要带走了。”

    朱棣道:“朕乃当朝天子,君无戏言,既然败于你手,公主你便带走。只是公主这个样子,太医尚且无能为力,你把公主带走,那便是置公主于死地,还请铁大侠三思。”

    铁震陷入两难之境,将公主留在此地,自己如何对得住她,只有更加悔恨,而将公主带走,只怕真的如朱棣所说,公主性命立马危在旦夕。铁震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心痛无比,头疼得要命。

    骆文龙此时却道:“既然宫里的太医都束手无策,那留在皇宫又有何益,只会加重公主的病情。骆某不才,倒也懂得点岐黄之术,对金针过穴之术还算是精通。贤弟若是相信骆某,便将公主交由骆某来医治试试?”

    铁震听得骆文龙如此一说,才想起骆文龙的医术相当了得,行侠之余,也医治好了不少江湖中人和普通百姓的病,他虽在江湖,却也不比宫中的太医医术差到哪去。

    铁震这才下了决心要将公主带出宫去,遂对骆文龙道:“如此铁某人谢过骆兄的大恩了,公主就请骆兄来医治了。”

    骆文龙道:“我自当全力为公主医治,但能不能醒来还要靠她自己的求生意念,还得靠你去唤醒公主,贤弟是公主挚爱之人,相信这世上也只有你才能唤醒于她。”

    铁震深情的看着阿米赤拉,道:“从今往后铁某自当好好陪着阿米赤拉,此生再也不会离开她了,她一日不醒我便守着她一日,就算她一辈子不醒,我也要守着她一辈子,我相信终有一日她会醒来,我要让她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我。”

    骆文龙叹道:“公主若能听到你这番话,一定很高兴,相信立马便想醒过来。”

    铁震到了榻前,弯身将阿米赤拉公主小心的抱起来,走出了寝宫门外,骆文龙、耿童儿在他身后紧随而去,一边防备着两侧的锦衣卫和东厂之人。

    朱棣暗叹了口气,却也未加阻拦,命所有宫中锦衣卫和东厂之人全部让开一条道,让铁震等人离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