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邋遢僧人

章节字数:3680  更新时间:19-09-02 1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唐赛儿领着众人到了南寨内,令手下弟子准备好了丰盛的酒菜,大坛的酒不停的端上桌来,唐赛儿命教中弟子们喝个痛快,欢迎铁大侠的到来。

    铁震安顿好阿米赤拉后才出来与众人一起喝酒。

    酒席间,耿童儿与铁青互不相让,二人斗起了酒量,喝到后来连舌头都不听使唤了,但仍在继续喝着,谁也不服输。

    铁震与骆文龙互敬了几大碗酒,都是一饮而尽,豪气十足,待与唐赛儿互相敬酒,反倒拘泥了起来,酒喝得虽也多,却不见开怀豪爽之气氛。

    骆文龙在旁看得清楚,心想:“铁贤弟与教主两个人不像是寻常的旧识,他二人之间难道······”

    骆文龙正心下想着,这时下面有一弟子急急来报:“教主,不好了,柳升狗贼亲率大军攻克了蒲台县,我们城中的近千名弟子全部阵亡。”

    骆文龙听罢惊怒无比,狠狠的将手中的酒碗摔了出去,怒道:“可恶,老夫非将柳升千刀万剐了不可。教主,属下请命亲自去迎战柳升,誓要取下柳升狗贼的人头来祭奠我白莲教阵亡弟子的在天之灵。”

    唐赛儿道:“柳贼杀我白莲教弟子,此贼当杀之。骆长老,就由你亲自领弟子三千,迎战柳升,定要夺回蒲台县。”

    骆文龙上前领命,唐赛儿又对铁青道:“铁副教主,你速去济南城联络各地的白莲教弟子,尽快召集白莲教弟子赶来协助骆长老攻城。”

    铁青领命下去,骆文龙正要出去召集三千弟子,铁震此时却叫住了他:“骆兄,且慢。”

    骆文龙回身问道:“贤弟,有事吗?”

    铁震道:“柳升为人狡诈,骆兄要提防着他使用诡计。小弟请骆兄切不可孤身一人犯险,深入敌阵当中。”

    唐赛儿道:“铁大侠说的是,骆长老一切得小心为是,不可一人犯险。战场之上的形势瞬息万变,有甚么情况要即时与我联络。”

    骆文龙答应了她会小心行事,又想到还要为阿米赤拉再行针过穴,这才由铁震陪着去阿米赤拉房里为她医治。治疗完了,他才匆匆召集三千弟子而去。

    唐赛儿这时也过来看望阿米赤拉,看着躺在床上一直不醒的阿米赤拉,唐赛儿只觉得她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实在是美到了极致,她也大概知道了些阿米赤拉公主对铁震的真情和付出,心想难怪铁大侠对她情有独钟,她看着铁震望着公主时的眼神,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莫名酸味。唐赛儿问道:“铁大侠,公主的病可有好转些?”

    铁震道:“这十多日来经过骆兄的尽心医治,公主已大有好转,只是还不知道甚么时候能醒过来。”

    唐赛儿道:“公主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好人定会有好报,公主一定会醒过来的。”

    铁震道:“多谢唐姑娘吉言,铁某还有些事要相问唐姑娘。请到外面说话。”

    唐赛儿与铁震一道出了房外,到了议事大厅,铁震问她:“敢问唐姑娘,可有把握击败柳升的十万大军?”

    唐赛儿道:“实不相瞒,小女子实无半点把握击败柳升。柳升的十万大军皆是精良之师,作战经验丰富,武器精良,粮草充足,单就兵力而言便多过我白莲教几倍。若是正面与柳升一战,我白莲教必败无疑。”

    铁震道:“唐姑娘说的是,铁某想请问整个山东境内所有的白莲教弟子若是能聚到一起,有多少人马,可否与柳升一战?”

    唐赛儿道:“整个山东的白莲教弟子应有十万左右人数吧。但他们多是穷苦百姓出身,完全没有一点作战经验,纵是全部聚在一起恐怕也不是柳升大军的对手。”

    铁震道:“如此说来以目前白莲教的实力是无法与柳升正面一战了,铁某有一计策,唐姑娘可愿一听?”

    唐赛儿道:“铁大侠有何妙策,快请说来。”

    铁震道:“既然正面相较不是柳升的对手,那就躲开他的主力大军,采取游而击之,逐一瓦解柳升大军之策,设法牵着柳升大军的鼻子走,让柳升疲于奔命,以此拖垮柳升,与他打一场持久之战。时间长了,敌我兵力和气势必此消彼长,等白莲教的实力足够与柳升大军一战,再全面乘机反攻,一举将柳升十万大军灭之。”

    唐赛儿喜道:“铁大侠所言极是,以我白莲教现在的实力要与柳升正面决战,无异于以卵击石,眼下只有设法保存实力与柳升打一场持久之战,才有可能取得最终胜利。”

    战火连天,繁华的济南城也不例外,昔日作威作福、欺压百姓的乡绅、地主都吓得携带家眷逃离到没有战火的地方去了。济南知府见朝廷大军前来剿匪,又集结了济南城内的官兵协助柳升剿匪。官兵们与白莲教时有小战,互有输赢,拼杀之下只是苦了那些无处可逃的老百姓。

    此时铁青已连夜策马赶到了济南分舵,联络上了分舵的几位重要首领。命他们速去召集下面的白莲教弟子赶往到蒲台县与骆长老三千白莲教人马会合。

    这日,济南城内最繁华的街面上突然来了一个邋遢僧人,瞧他满脸的胡须乱糟糟的,额头上还长了老大一个脓疮,衣服更是破烂不堪,从他身边路过的人都能闻到一股说不出的难闻臭味,令人作呕想吐。路人纷纷避开,生怕沾了晦气。

    邋遢僧人并不在意旁人对他的羞辱厌恶,相反他还朝路人笑笑。不一会,他来到了一个卖馒头的摊上,道:“老板,麻烦给我两个馒头。”从破旧的衣袖里摸出几个小钱来递了过去。

    那小老板喝道:“别乱动,小心脏了我的馒头。”说话间从笼盖内扔出两个馒头,馒头滚落在地上,只听他接着道,“快滚,别碍着我做生意。”

    邋遢僧人缓缓的将手中的小钱放在馒头摊老板身旁的桌子上,微微一笑,俯身去捡地上的馒头,蹲在地上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全然不管馒头脏不脏。

    这时几个好奇的路人围在他身旁笑着指指点点,也就在这时,突听到策马声响,不远处来了数十骑,奔行速度极快。围着的人群慌乱中忙逃离散去。

    那卖馒头的老板也顾不上摊位和馒头了,拔腿便跑。

    耳听得马上有人喝道:“白莲教反贼,一个都不许跑了。”

    那邋遢僧人缓缓起身,疾驰而来的当中一骑正向他面前冲过来,骑在马上的是一名身着盔甲的军官,眼见快马即要撞上邋遢僧人,邋遢僧人瞬间如变了个人似的,只见他整个人突然的飞了起来,左脚正向奔来的快马脑袋上踢去。

    那骑在马上的军官连人带马向后飞出了近一丈远,那马儿摔在地上蹬了两下脚便死了,那军官被压在马下连声都不吭便命丧当场,嘴角不停的渗着血。

    同行的十数骑官兵大骇不已,忙扯住缰绳调转马头逃命,口里却大喊着:“白莲教反贼杀人了!”

    邋遢僧人飞身一脚踢死战马的神技很快在济南城内传开,不到一天他便成了整个济南城津津乐道的英雄人物。他一下子成名了,但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大家都叫他“邋遢神僧”。

    邋遢神僧的英雄事迹很快便传到白莲教弟子的耳中,也传到了铁青这。几位分舵首领都提议拉拢邋遢神僧,最好能让他也加入白莲教。

    铁青赞同道:“当前我白莲教正是用人之际,我非常赞同你们的意见。不过做任何事都要小心谨慎为好,若他是敌人派来的奸细,那后果实在不堪想象。你们且去打探查明下他的来历,若是我辈侠义中人,自当亲近,拉拢于他,最好能让他加入到白莲教。”

    首领们都称赞副教主心思缜密,顾虑周全,实乃当世女中豪杰。

    铁青道:“暂且不谈这邋遢神僧之事,当务之急是要调集白莲教各地的弟子赶赴蒲台县,与骆长老会合,夺回蒲台县。诸位首领,你们手上能调动多少弟子?”

    几位分舵首领各自说了手下人数,总共有两万余弟子。

    铁青道:“这便好,速速调集好两万弟子前往蒲台县增援,助骆长老一臂。”

    几位分舵首领领命正要出去。这时有弟子来报,说是门外来了个邋遢僧人,要见白莲教的铁姑娘。

    铁青道:“真是说曹操曹操便到,这邋遢僧人怎会找上我白莲教分舵来?他如何知道我的身份,他究竟是谁?”

    几位首领道:“来者不善,就由属下们先去会会他,摸清他的底细,副教主再决定见不见他。”

    铁青道:“不用了,既然他点名要见我,必是我认识之人,我也正想看看他到底是谁。”

    铁青和几位首领出了门外,果见门口有一衣衫破烂,脸上长着脓疮的僧人。铁青瞧着他的面容,感觉好是眼熟,却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那邋遢僧人见着铁青,深深了鞠了一躬,道:“铁姑娘,我终于找到你了。”

    铁青惊疑道:“你这和尚,究竟是谁?”

    邋遢僧人道:“怎么,铁姑娘不认得我了么?也是,昨日之我已非我,如今的我留着这身臭皮囊只是为了赎满身的罪孽。”

    铁青道:“你说的甚么,我听不懂。”

    邋遢僧人道:“铁姑娘,你且仔细瞧清楚了,我是谁?你这一生最是痛恨之人又是谁?”

    铁青仔细的打量着他许久,终于看清楚了他,怒火冲天,厉声道:“纪纲,奸贼,原来是你?”

    邋遢僧人道:“我正是纪纲,纪纲满身是血债,自知罪孽深重,虽万死不能赎清自己往日之罪过。纪纲此来,是来请铁姑娘杀了我,这样你就可以为父报仇了。”

    铁青怒道:“纪纲,你这是使得甚么花样。真以为本姑娘杀不了你?”

    纪纲道:“铁姑娘误会了,纪纲早已深自悔悟,本该早早一死谢罪,只是纪纲尚有一心愿,就是想死在铁姑娘手中,这样纪纲的罪孽才会减轻点,也好告慰铁铉将军在天之灵。”

    铁青怒道:“这可是你自己要寻死,不要以为我真不敢杀你。”

    纪纲闭起了眼,平静地道:“请铁姑娘动手吧。”

    铁青拔出了大刀,朝着纪纲的肚子直插而去。纪纲竟不回避,大刀插进了纪纲的肚子,鲜血顿时将衣服渗透,红红的一大片。

    铁青大骇,将大刀拔出来,惊得退后了几步。

    纪纲竟微笑着道:“多谢铁姑娘成全。请铁姑娘朝着纪纲的脖子再来一刀。”

    铁青提起大刀朝着纪纲的脖子再次砍去,刀在半空却砍不下去,收了刀恨恨道:“你想死个痛快,我偏不成全你,要让你留尽身上每一滴血慢慢的痛苦的死去。”说罢回身进了分舵屋内,再也不理会纪纲。

    几位分舵首领追着铁青进去了,纪纲满身是血,他缓缓的迈着步子离去,身后地上留下了一道鲜血的痕迹。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推荐,收藏,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