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初战交锋

章节字数:5422  更新时间:19-09-03 0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骆文龙率领着三千弟子强攻蒲台县。蒲台县城门紧闭,城楼上布有近两千名柳升的将士把守,城内还有柳升的两万精锐,由柳升亲自坐阵指挥。

    白莲教弟子虽然英勇,但城墙上的士兵不断的往下射出箭矢,如雨般直射向攻城的白莲教弟子,几个时辰下来,白莲教弟子伤亡惨重。

    骆文龙空有一身好武功,却是想不出破城之策,无奈之下只好命令收兵整顿人马。骆文龙召集了手下几位首领共商对策。这些人都是草莾出身,要说面对面的杀敌他们还行,要想商议出什么好的计策,那是三个臭皮匠永远也抵不上一个诸葛亮。

    正自大家心烦气燥之时,有弟子来报,说是教主亲临,还有铁震铁大侠也来了。

    骆文龙欣喜不已,忙去相迎。唐赛儿和铁震等人进了营帐内,听骆文龙说了一番眼前的战况。

    唐赛儿道:“柳升果然会用兵,他城内驻扎着数万军队,若是开城迎战,以我们三千人马又怎会是他的对手?但他却守城不出,摆明了是要不损一兵一卒而将我们兵力耗尽,此是用兵之上策。看来要打败柳升十万大军真的要打一场持久之战了。铁大侠,你对眼下这一仗有何看法,依你看该如何才能取胜?”

    铁震道:“眼下我们也只好暂且按兵不动,等青儿的援军赶来了,合兵一处,再寻机会与柳升一战,当前要做的一件事,便是想办法引出柳升大军出城作战。”

    骆文龙道:“这龟孙子就是不出城,能有甚么办法?”

    铁震道:“攻敌莫过于攻心,我们不妨放出假消息来,说是城内的井水都被投了毒,吓一吓柳升,让他数万大军人心慌乱,柳升为稳住军心,必然会被逼出城迎战。若是此计还是不行,我们便挖一条地道通往城内,到时便由铁某和骆兄率一队精锐弟子从地道内进城杀他个措手不及。”

    骆文龙道:“好计,不妨双管齐下,柳升小儿,看骆某如何活捉你。”

    当日唐赛儿命令下去,三千弟子每人分得一斤肉,饱吃了一顿,养好了精神,以待随时听令作战。

    第二日晌午时分,铁青所率两万弟子终于赶来会合,白莲教弟子个个摩拳擦掌,欲与敌军决一死战。

    唐赛儿命数百名精于挖地道的弟子在蒲台县城门下一里外的地方动土挖开一条地道,令在最短的数日之内挖好一条通往城内的地道来。

    骆文龙亲率两万余弟子在城下叫喊,骆文龙以深厚的内力传音:“柳升鼠辈听着,速速开城投降,骆某保证,绝不杀降者。若是冥顽不灵,不肯投降,那就等着受死吧。”

    柳升亲自上了城楼上,身披战袍,全副盔甲在身,站在城楼上是威风凛凛。

    柳升身旁站着两位江湖人士护着他,此二人正是泰山派叛徒徐先奉和王是敬。他二人本投靠了山东总兵陈山泰,陈山泰战死,他二人没了靠山,又怕师父寻到抓回泰山派以门规处置,只好一直躲藏着,直到柳升大军赶到山东来剿灭白莲教,他们才敢现身,便又投靠了柳升,在柳升身边护卫。

    柳升朝着城下大声喝道:“大言不惭,一群不知死活的反贼,本帅要你们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

    骆文龙大声道:“少逞口舌之利,有胆的便打开城门与我一战。缩在城内不出,是要当乌龟王八么?”

    柳升大笑道:“本帅偏不出城,你奈我何?”

    骆文龙命手下的白莲教弟子全部大骂柳升是缩头乌龟,柳升听着竟不理会。悠闲的在城楼上泡起茶喝。

    徐先奉不解道:“大帅为何任由叛贼辱骂,以我城内的兵力足可以将叛贼消灭,小人请命开城与反贼一战。”

    柳升道:“你懂什么,你可知本帅这多日来为何一直紧守城门不出,任由反贼叫骂?”

    徐先奉道:“小人不懂什么兵法,还请大帅明示。”

    柳升道:“前几天攻城的反贼不过区区几千人,你再看看今天反贼的人数有多少?”

    徐先奉道:“是啊,前几天攻城的反贼不过区区几千人,大帅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将反贼歼灭啊,为何大帅放过这等歼敌良机?如今反贼人马有数万之众,要想一举将反贼消灭恐怕没那么容易了,小人愚顿,实在想不出大帅的用意。”

    柳升笑道:“你能猜到本帅的用意,你就是三军主帅了。本帅之所以坚守城门不出战,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反贼的主力全部集中到蒲台县来,如今白莲教反贼数万主力已齐集城下,本帅只待副帅刘忠的大军赶来,再开城门前后夹击反贼,如此必能将反贼一举歼灭。”

    徐先奉这时才真正听明白,躬身道:“大帅真是用兵如神,小人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骆文龙见柳升竟不搭理他的话,大声道:“柳升,你只管做缩头乌龟吧,我也懒得攻城了,反正过不多久你城内的大军便会不战自乱,不战自亡,哈,哈。”

    柳升听他此言,心下疑道:“这贼人之话是何意思,什么不战自乱,不战自亡?”心中虽有疑虑,却仍是对骆文龙置之不理。

    骆文龙大声道:“城内的官兵听着,所有的井水已被我们在城内的弟子投了毒药,你们就等着中毒身亡,或是全部活活的渴死吧。”

    城上的官兵听到骆文龙说井水被投了毒,顿时骚动起来,柳升也心中惶恐起来,心想若是井水真被反贼投了毒,那城内的二万余大军可就真的不攻自破了,只怕等不到刘忠大军赶到,城内的大军要尽数灭亡了。好狠毒的反贼。柳升又想这或许是反贼的攻心之计,井水未必被人投了毒,当下大喝道:“全都不许慌乱,这是反贼故意在扰我军心说的谎话,我城内防守严密,反贼如何下得了毒?将士们切莫听信了反贼的谎话而自乱了阵脚。”

    一时的慌乱得以平静,但城内官兵也因此人人心中担心害怕,柳升急命人下去查验城内的所有井水。

    骆文龙接着在城下发话:“城内的人听着,老夫再说一遍,现在投降还不迟,等我们攻破了城门那可要大开杀戒了。”

    城楼上的官兵不为所动,毕竟柳升治军严明,谁都不敢触犯军规。

    徐先奉这时夺过一名士兵手中的弓箭,将弓拉满了,对准了城下的骆文龙射去。

    骆文龙挥刀将射来的箭砍断,这时才看清楚了城楼上的徐先奉和王是敬,怒喝道:“泰山派的叛徒,等城门攻破了,老夫必代清风道长清理门户,杀了你们两个狗贼。”

    徐先奉和王是敬道:“老匹夫,有本事来杀我们啊。”

    骆文龙气得肺都快炸了,却也奈何不了他二人。

    双方人马相持了半天,白莲教弟子一强行攻城,便被城上的官兵用箭矢和滚石打退,始终攻不下城门。

    唐赛儿命白莲教部分弟子继续攻城,悄悄撤回大部分人马。增派人手帮助挖地道的弟子加紧开挖地道。

    白莲教义军连着三日在城下攻城叫骂,却不再强攻城门。

    柳升见白莲教反贼并未拼死攻城,心下起疑,却也一时猜不透白莲教反贼意欲何为。

    这日,骆文龙依旧在城下叫阵,大骂柳升缩头乌龟,是胆小鼠辈。骆文龙正自大骂,手下一名弟子上前悄悄在他耳边说着话,骆文龙脸上露出喜色,当即命手下白莲教弟子全力攻城。

    城楼上的官兵见反贼突然不要命的攻城,忙拉起弓来不停的往下放箭。

    双方人马战得正酣,半空中突然一声巨响,城下白莲教义军的身后上空处腾起好大一团烟雾来。跟着身后传来震天的喊杀声。

    白莲教义军惊得忙调转头去看,见身后杀来了数不尽的官兵,大骇之下调头与杀来之官兵杀成一片。

    柳升见到副帅刘忠大军赶来,已形成合围之势,大喜不已,命城内的将士打开城门,全部冲杀出去,务必将反贼一举歼灭,自己仍坐镇城头指挥。

    白莲教前后受敌,敌军人数不下五万之众,拼杀之下,白莲教伤亡惨重。唐赛儿奋勇当先杀敌,领着弟子们杀开一条血路,柳升大军人马太多,这边刚冲出一条血路,前路又被官兵堵住,任唐赛儿杀红了眼也杀不出敌军包围。

    骆文龙勇猛无比,手中大刀挥来砍去,杀敌如切菜般。官兵们见他如此神勇,吓得纷纷避让。

    城上的柳升正自得意,突然听到城头上传来杀声一片。柳升见到一人手持利剑冲在最前,他身后跟着上百名白莲教弟子。

    那持剑之人手中的剑所向披靡,所到之处官兵们在倾刻之间命丧剑下。那持剑之人正向柳升迎面杀来。

    柳升惊骇之下忙命将士们护卫,徐先奉和王是敬拔剑在身侧保护着他。

    柳升手下的官兵如何挡得住那持剑之人,只瞬间,倒下一大片官兵,眼见那人离柳升不过两丈来远,徐先奉和王是敬双双持剑上了前挡住来人。

    那持剑之人怒喝道:“哪来的鹰犬,不想死的快快让开。”

    徐先奉喝道:“好个狂妄之徒,看剑。”手中利剑刺向对方。

    王是敬也在同一时间出手,那人一人力战徐、王二人,竟丝毫不落下风。只听那人边战边道:“原来是泰山派门下,素闻泰山掌门清风道长向来与世无争,更从不与官府之人交往,他的门下弟子竟然甘做官府的爪牙,那就休怪铁某剑下无情。”说罢加快了出手剑招,只三招,便将徐先奉和王是敬手中利剑挑落。

    徐先奉大骇的连连后退,道:“你究竟是谁,剑法怎的如此了得?”

    那人道:“铁震。”

    徐先奉和王是敬听到他说出铁震二字,惊得又连连退后,道:“天下第一剑客铁震?”

    柳升也听到了铁震二字,他虽不在江湖,但对江湖中的事也知道一些,知道铁震的名头,也听说了东厂王彦设下层层埋伏,他手下的那么多锦衣卫和东厂高手竟都奈何不了铁震一人。柳升惊得冷汗都冒出来了,当即不加思索的飞身跳下城楼逃命。

    铁震见柳升跳下去逃跑,当下不再理会徐先奉和王是敬二人,亦飞身跳下城去追赶柳升而去。

    柳升到了城下,挥剑砍杀了数名杀来的白莲教义军,朝着自己的人马逃去。

    铁震下了城紧追柳升不舍,柳军见有人追着主帅,忙上前围住铁震,铁震飞身而起,长剑往下一挥,顿时有数十名柳军倒下。铁震踩着人头一纵一跃直追柳升而去。

    柳升见铁震穷追不舍,吓得魂都要飞出来,忙夺过一名将士骑着的马,自己上马不停的拍打着马背狂奔逃命。

    铁震见柳升骑上了马,飞身将一名骑兵从马背上踢落,上了马直追柳升不舍。

    柳升见铁震紧随自己不放,急得连抽打马背,口里不停的喊着“驾,驾。”

    二人一追一逃,始终保持着近十丈远距离。半道上有柳军上前挡着铁震去路,铁震只一挥剑便将挡道的官兵斩杀于阵前。

    这时迎面冲来一匹战马,骑在战马上的一名身着盔甲的将军飞身而起,双掌直拍向铁震。

    铁震亦飞身而起,以双掌迎向敌军将军。

    那将军与铁震双掌相碰,竟被震得如断线风筝般向后疾飞。铁震身子轻轻的飘落在地,而那将军已跌落在数丈外的地上。

    只这一片刻时间,柳升已逃得不知去向,铁震是无法再追上他了。铁震见这满嘴吐血受伤的将军缓缓站起身来,眼中竟毫无惧色,心下对他佩服了几分,问道:“阁下是何人?”

    那将军道:“本将军是皇上钦命的剿匪副元帅刘忠。”

    铁震道:“你是刘忠?是条汉子,比起柳升这贪生怕死之辈强多了。”

    刘忠笑了一笑,又口吐了一大口鲜血,身子慢慢的软了下去,倒在地上断了最后一口气。

    柳升逃命而去,副帅又阵亡,柳军没了统一指挥,顿时乱成一片,纷纷败逃,白莲教义军乘机追上前砍杀官兵。

    这一役白莲教虽然胜了,却也损失惨重,数千弟子丧命,所幸终于夺回了蒲台县。而柳升领着残兵败将败逃,损失更是惨重,竟折兵上万人马,而且副帅刘忠为救柳升而阵亡。

    白莲教义军开始清理战场,将阵亡的白莲教兄弟的遗体好生埋葬,这一役白莲教毕竟是胜利了,唐赛儿命杀猪宰羊犒劳手下弟子,一坛坛的好酒端上桌来。

    席间,骆文龙向铁震敬酒,大夸铁震神勇,一人力挽狂澜,将敌军杀得败逃而去。

    铁震回敬了骆文龙一碗酒,同样夸奖骆文龙骁勇无敌,杀得敌军胆寒怯战。

    唐赛儿亲自上前敬了铁震和骆文龙二人的酒,笑道:“这一仗能够打胜,铁大侠居功至伟,骆长老同样是大长了我白莲教的威风,你二位是这场胜仗最大的功臣。”

    铁震道:“唐姑娘统领几万白莲教义军与柳军作战,这一仗能够得胜还是全赖你指挥有方。”

    唐赛儿道:“铁大侠抬举我了。经此一役,柳升虽然败了,但也看出了他的确很会用兵,此一役若不是铁大侠及时从地道中进入城内,逼得柳升慌张逃命,这才使敌军慌乱败逃。若是让柳升计谋得逞,敌军前后夹击我白莲教,则此役我白莲教两万余弟子恐将全数阵亡。”

    铁震道:“是啊,这柳升果然深黯兵法谋略,此役他虽是败了,但他必定不甘心失败,一定会卷土重来,不久定会率大军来攻打蒲台县。以目前敌我双方的实力仍是敌强我弱,若是死守蒲台县必然要伤亡许多的白莲教弟子。以铁某所见,不如主动撤出蒲台县,设法牵着柳升大军的鼻子走,将柳军引入深山密林,逐一击破,以此消耗柳升的兵力。”

    唐赛儿道:“铁大侠所言极是,小女子也是这个想法,今晚我们便撤出蒲台县,让柳升大军夺回一座空城。”

    骆文龙听罢大声道:“恕骆某不敢苟同,我白莲教弟子浴血奋战,阵亡了数千弟子才将蒲台县夺回,岂可就此拱手让人?柳升小儿此时怕是吓破了胆,哪敢再回头来攻城?我谅他也没那胆子,所有白莲教弟子听着,同意留在城里的就站到骆某这边来。”

    这时一大群弟子站到了骆文龙身边,齐声高喊着誓死守住蒲台县。

    唐赛儿厉声喝道:“白莲教弟子听令,本教主身为白莲教最高统领,执掌着所有弟子的生杀大权和最终决策权力,有敢违我令者,依教规处置。本教主已经决定所有的弟子撤出蒲台县,任何人不得再有异议。骆长老,当初是你极力推举本教主为一教之主,说是甘愿听我号令,还请骆长老不要令我为难。”

    骆文龙惊出一身汗来,他知道唐赛儿已经动怒,当初他曾立下誓言要听从教主的号令。白莲教教规深严,他身为执法长老,更应遵从教主之命,岂能带头坏了规矩?当下大声道:“属下知道错了,谨遵教主之命。”

    唐赛儿向骆文龙深鞠了一躬,道:“多谢骆长老。”

    唐赛儿又接着对下面的弟子道:“所有弟子听令,半个时辰后立即组织城中的百姓撤离出城,两个时辰内要全部撤出县城。记住一定要做好城中百姓的安抚工作,不许伤害到一个百姓,众弟子可听明白了?”

    所有的白莲教弟子齐声答道:“谨遵教主之命。”

    不到半个时辰,撤离行动开始有序进行,多数城中的百姓亲眼目睹了朝廷大军的残暴,知道白莲教义军是替天行道,是为百姓而起义造反的,都主动配合,举家随白莲教义军撤离,只有部分上了年纪的老人和个别不相信白莲教的人,他们是死也不肯随白莲教撤离。义军实在没办法,唐赛儿命留下部分粮食和银两分发给他们,这样撤离行动基本按时完成,蒲台县已是一座空城,白莲教弟子分几路将数万百姓安排往白莲教势力范围的地面安顿好,这样前后已是十多日过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