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携侣北归

章节字数:5225  更新时间:19-09-04 09: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荒野山林漆黑一片,看不见星星和月亮,时而刮来呼呼的怪风,令人脊背生冷,不寒而栗。远处传来连声的狼嚎,打破了夜的寂静。

    山林间燃起了一大片篝火,柳升数万大军正生火造饭,烤着野味,浓浓的野味香气向四周飘散而去,引来了这一大群狼的垂涎。狼群望着不远处红红的火焰,不敢前行半步,对于火,它们是与生俱来的害怕和恐惧。但面对眼前香喷喷的野味却又实在太过诱惑,它们只有徘徊,既不敢上前,更不甘离去。

    柳升此刻的心境岂非正如这群狼?自此役战败,他损兵折将,更是丢了副帅性命。他这才知白莲教并非想象中那么好对付,此刻他仍是惊魂未定,心中恐惧无比。眼看着蒲台县从自己手里被夺走,他想要重新夺回来,却又害怕再次损兵折将。一想到被铁震穷追不舍的追杀,他不禁的打了个寒颤。心中连问:“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面对营帐外浓香的野味,柳升无半点食欲,他独自一人在营帐内苦思冥想对付白莲教的计策。柳升心下思道:“此役战败,非是计谋有失,完全是因为白莲教中有铁震和骆文龙二人,此二人的武功太可怕了,他二人在万军阵中都能取我首级,有他二人,我还谈甚么剿灭白莲教,只怕连小命都要不保。得设法将他二人除去,方能剿灭白莲教反贼。这铁震有勇有谋,论计谋绝不在我之下,要杀他简直难比登天。至于骆文龙,虽然勇猛无敌,但性子急躁,易冲动,要对付他倒不是件难事。女匪首唐赛儿呢?她不过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竟能号令几万白莲教反贼,想必也有她过人之处。但她毕竟是一女流之辈,应不足为虑,白莲教中真正手握大权之人应是骆文龙,他本就是山东白莲教的创教教主,唐赛儿最多是个傀儡罢了。若能想到办法让铁震离开白莲教,令他无法再相助白莲教,那么剿匪大业便成功了一半。然后再想法子除掉骆文龙,那本帅便能一举剿灭白莲教反贼,立下赫赫战功。”

    想至此,柳升的心情才稍稍好转,他在帐内来回走动着,心中想着如何才能让铁震离开白莲教。他左思右想,终于福从心至,兴奋的大笑不已,上下蹦跳着,自语道:“皇上不是要派淇国公去攻打鞑靼国吗?只要淇国公早一日北征鞑靼,鞑靼国边境危急,必然会派人召回铁震。眼下我即写一封奏书与皇上,请皇上早日发兵攻打鞑靼。只要铁震一走,便剩下骆文龙一人,此人自恃武功高强,完全没有把本帅放在眼里,这也好,本帅只需激他一激,诱他孤身犯险,本帅再为他布下天罗地网,任他是大罗神仙也必教他命丧黄泉。”

    当晚,柳升急书一封交与信使命八百里快急送往京师直呈皇上。又命全军将士好好休息,只待天一亮便全军攻打蒲台县。

    翌日一早天刚微亮,柳升便召集全军五万余将士直赴蒲台县。

    到了城下,见城楼上竟无一人守城。柳升恐白莲教反贼设下埋伏,一时间竟不敢命人攻城。柳升在城下等了半个多时辰,见整个城楼上还是空荡荡无一人,他心想自己五万大军,岂会怕了白莲教反贼不成,纵是反贼设下埋伏又有何惧,当下命人以撞车撞开城门。

    近百名将士听令推动着撞车去撞城门,城门竟一撞便开,竟没有上栓。

    五万大军安然进城,柳升不费一兵一卒占领了一座空城,城里空荡荡的见不到几个人,柳升大是不解,又失望不已,一时间想不明白白莲教反贼意欲何为。

    唐赛儿的二万余白莲教义军撤出蒲台县城,她命教中弟子分散隐蔽于各地的乡村,白天是种田种地的农民,一到晚上便集结在一起偷袭杀死驻守在当地的小股敌军和地方官府官兵。

    铁震同唐赛儿等人回到了总坛卸石棚寨,铁震虽然嘱咐了耿童儿照顾阿米赤拉,但多日未见到阿米赤拉,心中早已焦急担心万分。一回到寨内便直奔到阿米赤拉房里。

    耿童儿此时正一勺一勺的喂着阿米赤拉喝下熬好的肉汤,铁震见了心中感激,轻拍了下耿童儿后背。耿童儿回身见是铁震,喜道:“大人,你回来了?蒲台县可有攻下来,白莲教是胜是负?”

    铁震道:“白莲教义军已经攻下了蒲台县,柳升也被杀得仓惶败逃而去。不过白莲教义军已经全部撤出了蒲台县,此时蒲台县已是一座空城。”

    耿童儿不解道:“这是为何?好不容易夺下来蒲台县,为何又要放弃整座城,这不是便宜了柳升?”

    铁震道:“以目前白莲教的实力还远不是柳升大军的对手,倘若坚守蒲台县,只会令守城的白莲教义军全数阵亡,最终还是会被柳升攻破城门夺下蒲台县。既然守不住,那就不如主动撤出蒲台县,如此方为上策。”

    耿童儿点了点头,铁震接着问道:“这些日子我不在公主身边,有劳你照顾她了。”

    耿童儿道:“大人客气了,这是我应该的,公主也是我耿童儿的朋友,为朋友做这点事又算得甚么,只希望公主能早日醒来。”

    铁震道:“你也辛苦了,去好好休息下吧,剩下的肉汤让我来喂公主喝下。”

    耿童儿将汤碗递给铁震,这才出了房下去休息。

    铁震将剩下的肉汤喂完,将碗放下,为阿米赤拉擦拭干净嘴角。这才静静的守着阿米赤拉,深情的看着她。

    不一会,骆文龙进来看望阿米赤拉,为她把了把脉,喜道:“贤弟,公主的病已大有好转,我再为她施几天针,相信她一定会醒过来的。”

    铁震欣喜道:“是真的么,她真的会醒过来?那可太好了,真是多谢骆兄了。”说罢起身不停得向骆文龙弯腰鞠躬致谢。

    骆文龙忙扶住了他,笑道:“你跟我还这般客气,见外了吧?”

    铁震露出了难得的开心笑容,道:“我是从心里感激骆兄,骆兄能将阿米赤拉医治好,那可是小弟的大恩人啊。”

    骆文龙笑道:“好了,好了,看把你激动的。”骆文龙让铁震扶起阿米赤拉坐好,这才为她在头上穴位处施针。施针完毕又以内力为她行血通脉。

    铁震看着骆文龙治疗完毕,才将阿米赤拉好生的放下到床上躺着。

    骆文龙请铁震到外面说些话,铁震随骆文龙一起到了寨外的山顶处。

    铁震问道:“骆兄有何事与小弟说,竟如此慎重?”

    骆文龙道:“你、我兄弟同是铁铉将军的生死好友,铁将军不幸惨死于朱棣之手。朱棣是你、我二人不共戴天的仇人。铁铉将军遗愿便是杀了朱棣,迎回建文皇帝重登大宝。我白莲教揭竿起义,为的就是要推翻朱棣伪朝廷,迎回建文帝。如今建文皇帝由贤弟护着暂居鞑靼国。骆某知道贤弟是想借助鞑靼国的军队来为建文皇帝复国,贤弟的心意是好的,但有句话骆某却不得不说,骆某窃以为贤弟此举实无异于引火烧身,引狼入室,其结果是非旦不能助建文皇帝复国,还会置我大明百姓于鞑靼人的铁蹄之下,从此我大明百姓将受尽战乱之苦,贤弟也将成千古之罪人。”

    铁震听罢冷汗直流,道:“骆兄何出此言?你是说鞑靼国不会真心助我?”

    骆文龙道:“自元顺帝北逃,太祖皇帝建立大明,蒙古人这几十年来一直不甘心失败,总想着有朝一日能重新入主我中原大地,他们又岂会心甘情愿无条件的助你?”

    铁震想到了当年阿鲁台对他提出的割出北平和辽东地区给鞑靼国做为帮助建文帝复国的条件,心想骆文龙所言极是,当下问道:“那依骆兄之见,小弟该如何是好?”

    骆文龙道:“鞑靼国非久居之地,你当设法护着建文皇帝离开鞑靼国,回到我大明,若是能将建文皇帝请到我白莲教来,那白莲教起义就更加的名正言顺,声势必将席卷整个大明,推翻朱棣伪政便是迟早之事,如此才能真正的帮助建文皇帝复国,重登大宝。”

    铁震道:“骆兄所言极是,且容小弟再细想一番。当找个合适的理由不致鞑靼国君臣生疑,如此才能安稳的离开鞑靼国。”

    骆文龙道:“好罢,此事当从长计议,总之你记着骆某的话,鞑靼国不可久居,尽早脱身回到大明才是明智之举。”

    铁震道:“骆兄的话小弟记下了,多谢骆兄点醒,否则我铁震就真的成了千古罪人了。”

    骆文龙道:“时辰不早了,你回去陪着公主吧。难得公主对你一片真心,你万不可负她,好好待她。”说罢长叹了口气,与铁震一同下山回去。

    铁震回到阿米赤拉床前照顾她,坐在床沿上看着她,心里却想到适才骆文龙对他说的一番话,心想:“若是有一日铁某与鞑靼国真的决裂了,阿米赤拉将如何自处?她必陷入两难境地,一边是她的汗兄,一边是我,为甚么要她做这样痛苦的选择?我该如何面对阿米赤拉?她已经为我死过一回了,我难道还要狠下心来不去接受她,我又岂能再负她?”

    铁震心里痛苦矛盾,实不敢去多想将来的事,正自纠结无法抉择,突然好像看到阿米赤拉的手指动了一动,他以为自己眼花,又盯着看了好一阵,只见阿米赤拉的左手拇指又动了几下。铁震欣喜万分,抓住了她的手,傻笑不已。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阿米赤拉的整只左手五个手指都开始慢慢的动了,铁震激动地道:“阿米赤拉,你快快醒来啊,我是大哥啊。”

    阿米赤拉似乎听到了点声音,嘴唇竟微微动了一动。接着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受到烛光的光亮刺激又随即闭上,跟着又睁开眼来,见到了面前之人,眼里流出泪来。

    铁震此时喜极落泪,俯身将阿米赤拉搂在怀里,道:“天可怜见,你终于醒过来了。”

    阿米赤拉在他怀里好久,终于开口细声的说出了话:“大哥,是你么?我不是做梦吧?”

    铁震道:“是我,我是大哥。”

    阿米赤拉道:“这是哪,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莫非这是阴朝地府,大哥又怎会在这,难道······”说完竟抽泣起来。

    铁震心疼地道:“这不是甚么阴朝地府,你没有死,大哥也活得好好的,你摸摸大哥的手是不是热的?”说罢抓住了阿米赤拉的手。

    阿米赤拉喜道:“大哥的手果然是热的,我,我没有死,今生我还能见到大哥,上天总算待我不薄。”

    铁震道:“是啊,老天总算待你我不薄,从今往后大哥都会在你身边,再也不与你分开了。”

    阿米赤拉道:“真的么?这真的不是梦?”她心中是又喜又怕。

    铁震道:“大哥亏欠你实在太多了,这一辈子怕是都还不清了,唯有用余生好好陪着你,照顾你。”

    阿米赤拉哭着道:“你没有亏欠我,是我对不起你,我,我不小心把你和建文皇帝的行藏暴露给朱棣这奸贼知道了,我,我实在是没脸再见大哥了。”

    铁震紧搂住了她,道:“甚么都不要说了。”

    二人相拥好一会,铁震才松开双臂,叫阿米赤拉好生休息。

    阿米赤拉道:“我不要休息,我怕万一睡下去醒不过来了,那就再也见不到大哥了。”

    铁震安慰她道:“傻瓜,怎么会呢,大哥会一直守在你身边,你好好睡吧。等你养好了身体,大哥还要带你去看小桥流水,去东岳泰山看看山川美景呢。”

    阿米赤拉喜道:“真的?那好,那我听你的。”

    铁震微笑着,柔声道:“睡吧。”

    第二日一早,阿米赤拉醒来,见到铁震扒在她的床前睡着,心里好一阵温暖又十分的心疼,她轻抚了下铁震的长发,铁震立马醒了过来,见到阿米赤拉正看着他,柔声道:“你醒了?怎不多睡一会?”

    阿米赤拉道:“我已经睡了很久了,该是起床活动下了,再睡怕是连走路都不会了。”

    铁震将她扶起身,为她穿好鞋子,搀扶着她下地走动。

    阿米赤拉大病初醒,脚下无力,走动的甚是吃力,只走得十来步便香汗淋漓,但她却开心的坚持走着。

    这时耿童儿过来看望公主和铁震,见到阿米赤拉醒了还能在地上走动,大喜不已,道:“公主,你可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阿米赤拉朝耿童儿道:“让耿大哥担心了。”

    耿童儿笑道:“我没事,只是这些日子来实在是苦了大人,他闻听你自杀而亡,伤心悲痛的竟当场吐血,为了将你从朱棣手里救出来差点连命都丢了,大人是真心在意你啊。”

    铁震忙道:“耿童儿,快住嘴,说这个干嘛?”

    阿米赤拉听到这,泪水滚滚而下,感动的看着铁震道:“你怎么这么傻,值得么?”

    铁震道:“值,为了你大哥纵是丢了性命亦在所不惜。”

    阿米赤拉将头埋入铁震怀里,铁震轻抚着她的柔发。

    耿童儿笑道:“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去给你们准备吃的来。”

    唐赛儿、骆文龙和铁青听说公主醒来了,都一齐过来看望她,铁震向阿米赤拉一一介绍他们认识。

    时光飞逝,转眼间半个月过去,阿米赤拉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铁震带她到周边的乡村散心,赏着乡村田野别样的景色。阿米赤拉露出了久违的开心笑容,有铁震在她身边陪着,她觉着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这半个多月来,柳升大军一直在寻找机会与白莲教主力一战,但白莲教义军分散于各地的乡村或藏于深山老林中,柳升见抓不到白莲教反贼,便命人将当地的百姓抓了起来,威逼百姓们供出白莲教反贼藏身之所。

    骆文龙见柳升杀了不少无辜百姓,愤怒无比,多次请命出战,唐赛儿劝骆文龙忍耐一下,不可冒然与柳军一战。铁震也劝骆文龙忍一忍,莫中了柳升的奸计。

    此时铁震派出的两名鞑靼勇士也从外面打探回来,说道已经联络上大汗派来的几名传信使,信中写到朱棣已经派其手下的大将军丘福领兵二十万远征鞑靼国,请铁将军速速赶回鞑靼国帮助阿鲁台元帅抵御丘福二十万大军。

    铁震明白事态紧急,须尽快赶回鞑靼国。铁震向唐赛儿和骆文龙等人辞行。

    唐赛儿知道无法留住铁震,只好亲自送别他和阿米赤拉,临别时双眼微红,眼里尽是万般的不舍,此刻她心里是甚么滋味,她自己也说不明白,只觉得顿时空落落的,她甚么也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只是对铁震和阿米赤拉说了珍重,祝福他们能白头到老。

    铁震临别再三嘱咐唐赛儿不可冒然与柳升大军正面交战,只能打一场持久之战,待以后白莲教的实力足与柳升一战方能决一死战。唐赛儿点头答应。

    铁震又与骆文龙告别,说到柳升为人奸诈,而骆兄是正人君子,得小心提防着柳升,切不可小觑了柳升,凡事多与唐姑娘商量。

    骆文龙道:“贤弟的话骆某会记在心里,贤弟也要记着骆某对你所说过的话。”

    铁震点头道:“好,小弟定会铭记于心。”又与铁青作别,命耿童儿留下来帮助白莲教,交待好了一切,才同阿米赤拉及鞑靼勇士们策马北上鞑靼。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推荐收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