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英雄殒命

章节字数:4167  更新时间:19-09-05 08: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转眼数月过去,已是初冬,万物枯死,天气渐寒。这几个月下来柳升大军与白莲教交战不下百次,全是小股战斗,且多是柳军处在被动,为白莲教乘夜偷袭。柳军损失不小,连耗了这么数月,柳军粮草开始不济,将士们多已疲惫不堪,不知这仗还要耗多久才能结束,实不知什么时候能是尽头。

    柳升大是头疼,他苦于不能与白莲教主力正面交战,心知长此耗下去对大军实在不利,再这么下去朝廷和皇上定会治他用兵不利之罪。他一面征收粮草,一面杀戮与白莲教有过来往的百姓,其目的就是要逼骆文龙现身一战。

    这日,朝廷来了八百里加急,信使传达了皇上的旨意,责备柳升剿匪不力,耗费了朝廷大量的兵力、财力,却未能尽早将白莲教反贼消灭,实有负皇恩,又说过几天朝廷的军饷和粮草都将同时运到,命柳升派大军前去接应。

    柳升命人好生招待信使,开怀大笑道:“粮草充足,我三军无忧,白莲教可灭也!”

    山东地界到处都有白莲教的探子,朝廷运来军饷和粮草供给柳升之事很快便传遍白莲教上下。白莲教中人都担心一旦粮草和军饷顺利运到柳升军营,将对柳升是如虎添翼,对白莲教极为不利。有首领建议派人劫下这批军饷和粮草,这样白莲教义军便能供给充足,同时对柳军是致命打击。

    唐赛儿在卸石棚寨总坛召集教中上百名首领人物商讨此事,最终一致决定劫下这批军饷、粮草。

    劫粮夺饷非是易事,柳升定会派大军前来接应押送。所以须派出精锐人马,以迅雷之势攻敌以措手不及,参与劫粮饷的弟子必须是以一敌十的教中高手,骆文龙请命领兵,担此重担。

    唐赛儿思之再三,答应了骆文龙之请,又命副教主铁青和耿童儿等高手从旁协助骆文龙。

    此次劫粮饷行动共有三百名身手好的弟子跟随骆文龙,另外又有三千弟子在后面接应,负责押运劫来的粮饷。

    唐赛儿亲自敬酒,祝骆文龙能马到功成,旗开得胜。临行时又再三嘱咐,务必要速战速决,不可与敌军过久纠缠,倘若发现是敌军主力,当立即取消此次行动,设法全身而退,万不可陷入到敌军大军的包围当中。

    骆文龙召集好人马,星夜出发,轻装简行,行动神速,天尚未亮便已埋伏在敌军押送粮饷队伍的必经之地。

    近一个时辰过去,天渐亮起来,一队上千人的敌军押送队终于从不远处的大道而来,渐渐的清晰可见。

    骆文龙暗中数了下有三百二十三辆运粮马车,另外还有十三辆装满大箱子的押运马车,箱子看上去很沉,两匹马拉着都很吃力。骆文龙心下暗喜:“这么多运粮车装满了粮食,最少也有上百万斤粮食吧?箱子里装着的定是军饷,若能将这批粮饷劫下来,我白莲教十万弟子便可衣食无忧了,柳升小儿,没了粮草和军饷,你如何与我白莲教一战?”

    一旁的铁青道:“师父,要不要冲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骆文龙道:“好,正要如此。”他手一挥,令三百弟子准备冲出去劫粮饷。

    耿童儿急道:“再等等,小心有诈。”

    铁青白了耿童儿一眼,嗔道:“是你自己胆小怕死吧?”

    耿童儿怒道:“你懂甚么?骆大侠,你且想想,这批粮饷对柳升是何等重要,他怎么会如此大意的只派这么少的人马押送,这分明是柳升使得奸计,其目的是要诱我们现身劫粮,再将我们一举歼之,依我之见,且再等等,看看敌军接下来会有甚么行动?”

    骆文龙道:“你说的不无道理,但如果错过了这绝佳劫粮时机,等敌军大军赶来接应,那我们这次行动可真要无功而返了,柳升一旦得到了这批粮饷,那定会对我白莲教进行全面围剿,形势对我极为不利。以老夫之见还是冲出去杀他个措手不及,即便真是柳贼设下了奸计,以我三百余名精锐高手,要全身而退也不是甚么难事。”

    耿童儿觉得骆文龙的话也在理,不好再反对,便不再相劝。

    骆文龙一声令下,三百名白莲教高手如从天而降,从半山腰飞身下来,直杀向敌军的运粮队伍。

    押运粮饷的千名士兵见突然有反贼来劫粮饷,惊恐失措,丢下押运车辆便要冲杀逃命,但骆文龙手下的三百弟子个个武艺了得,不多时便将千名士兵尽数杀死。

    三百名弟子纷纷拔刀上前去砍运粮车上的布袋,袋子内哗哗啦啦的掉下东西出来,正是白花花的大米。

    白莲教弟子欣喜不已,骆文龙仰天大笑道:“天助我也!”

    骆文龙又命弟子去打开箱子,白莲教弟子听令动手撬开箱子,突然“轰”的连声剧响,跟着传来白莲教弟子们的惨叫声,箱子竟然全部爆炸,刹那间天空弥漫了团团烟雾,气味刺鼻难闻。

    耿童儿叫道:“有毒,快捂紧了鼻子。”正说着已有一大片白莲教弟子倒下。

    骆文龙怒骂道:“柳升狗贼,卑鄙无耻,竟使这下三烂的手段。”

    “咚,咚”,锣鼓声从四面传来,隐约的听到断断续续的喊声:“活捉骆文龙,活捉骆文龙。”

    不一会,声音更加清晰响亮,只见前后方向黑压压一片,全是敌军。柳升大军正前后堵住了骆文龙等白莲教义军的退路,慢慢收缩围拢。此时骆文龙等是插翅也难飞了。

    铁青惊道:“师父,我们果然中了柳升狗贼的奸计,眼下该怎么办?”

    骆文龙豪气万丈,全无半点惧意,大声道:“兵来将挡,杀他个干干净净。”

    耿童儿道:“骆大侠,依在下之见还是集中力量杀出一条血路,尽可能的保全白莲教这些兄弟的性命才是最要紧的。”

    骆文龙道:“好,咱们兵分两路,骆某率一队人拖住敌军,掩护你和青儿等杀出去。”

    铁青道:“不,师父,纵是死徒儿也要跟师父一起并肩作战,姓耿的,我白莲教兄弟的性命就交托给你了。”

    耿童儿道:“好,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也要多杀些贼军,总之我耿童儿绝不会输给你一个小姑娘。”

    铁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中却流过一丝暖意,暗想:“耿童儿这小子倒也有侠肝义胆。”

    柳军终于逼近,只见柳升身着战甲,骑在一匹红棕色高头战马上,甚是威风。他左右有两骑护着他,正是泰山双剑徐先奉和王是敬。

    柳升大声喊道:“骆文龙,今日你落在本帅手中,还是束手就擒吧,否则必叫你死无全尸,一世英明尽毁。”

    骆文龙仰天长啸,大声道:“柳升小儿,老夫岂是贪生怕死之人,更不会向你这卑鄙小人屈膝投降,纵是死也要拉着你一块陪着老夫共赴黄泉。”

    柳升哈哈大笑道:“你少逞口舌之利,你凭甚么杀得了本帅,有本事便过来杀我啊?”

    骆文龙血气上涌,怒喝道:“狗贼,拿命来。”身体如大鹰般直扑向敌阵当中的柳升。骆文龙手中的大刀连砍向杀来的数十名敌兵。大刀砍向敌兵的脖子,顿时数十颗人头飞在半空,一片血雨飘下,实在令人胆颤心惊。

    柳升见状吓出了一身冷汗,忙调转马头逃跑。徐先奉和王是敬拍着马背,紧随柳升后面。

    柳升边逃跑边喊道:“骆文龙,有种的便来追本帅。”

    骆文龙大喝道:“狗贼,哪里逃。”施展开轻功脚下踩着敌兵的脑袋直追柳升。

    柳升的坐骑是驰骋沙场的宝马,奔行速度快如追风,骆文龙轻功虽好,不多时却也被甩的远了。

    骆文龙一路砍杀,将围堵他的敌兵杀得尸横一大片。骆文龙怒气冲天,越战越勇,直杀了近一个时辰也不知倦,敌兵尸身横七竖八的躺了一路。他虽依旧神勇,但身上各处也受了不少的伤,周围全是数不清的敌兵,稍加不防左臂被敌兵划了一道伤口,他一刀将那偷袭敌兵齐腰斩杀,只这一瞬间,背部又射来一箭,所幸未伤到他的要害,只是鲜血从臂上和背部直流不止。他杀红了眼,发疯似的奋力狂追柳升。

    柳升不禁为他的神勇和疯狂而胆颤,心里也不由得佩服他的武功。柳升命徐先奉和王是敬上前堵截拦住骆文龙。自己则停下马来歇下观战。

    徐先奉和王是敬虽心中害怕至极,但元帅之令却不敢不从,只好纵马上前拦住了骆文龙的去路。

    骆文龙怒道:“泰山派的两个叛徒,当日你们出卖我白莲教,今天便与你们算算这笔血债,拿命来。”说罢飞身杀向马背上的徐先奉。

    徐先奉忙飞身离开马鞍,拔剑与骆文龙在半空中斗在一起。王是敬也几乎在同时飞身杀向骆文龙。

    骆文龙以一敌二,却从容有余,十招不到徐先奉和王是敬便只有招架之力了。

    柳升见势不对,又拍马奔逃。

    骆文龙见柳升逃远,心急无比,当下挥动着大刀向徐先奉手中的剑直砍而去,“铛”的徐先奉手中的剑竟被大刀砍断为二,半截掉落在地。骆文龙跟着飞起一脚直踢他的胸口,直将徐先奉踢出数丈之远。

    王是敬见状不对,哪顾师兄死活,忙调身逃跑,飞身骑上了马朝柳升逃去的方向追随而去。

    骆文龙也不再管徐先奉的死活,一个纵跃飞身骑上了徐先奉留下的战马,拼命的拍打着马背追着柳升而去。

    骆文龙追了数里路,前方发现了柳升的身影,柳升竟勒住马缰停在那等着骆文龙。

    柳升朝着骆文龙大叫道:“骆文龙老匹夫,有本事来杀我啊,来呀,来呀!”说完忙又拍马奔逃。

    骆文龙见柳升如此羞辱自己,怒火冲天,加快了骑马速度直追柳升。

    二人始终保持数十丈远的距离,柳升仗着自己骑着的是千里良驹,倒也不担心骆文龙能追上他。

    骆文龙见追了许久都无法追上柳升,又怒又急,竟将手中的大刀用尽全力掷向柳升。

    飞刀快若流星,紧跟着听到一声凄厉的嘶叫声,柳升的坐骑屁股上正中了飞刀,直插而入,它痛得嘶叫不止,上下蹦窜。

    柳升惊吓之下忙飞身跃起,拔开了腿奋力奔逃。

    骆文龙哈哈大笑,道:“柳升小儿,没了坐骑,看你还怎么逃?”当下亦飞身离开马背,展开轻功直追柳升。

    柳军见匪贼逼近元帅,纷纷上前奋死阻拦。骆文龙手中没了大刀,便全凭掌力,却也是勇猛无比,无人可挡,手起掌落,上前来的敌兵尽数毙命。

    骆文龙已然逼近柳升,只差得十多丈远,他如鹰般直扑向柳升,掌力生风,敌兵一面护着元帅,一面惊恐的连连后退,谁也不敢上前来寻死。

    骆文龙一个燕子飞身,大半空中连跃的数次,掌风笼罩了柳升。

    柳升眼见性命危矣,忙奋死闪过一旁。

    骆文龙双脚着地,双掌离柳升只差得数尺,突然感觉脚下踏空,竟整个人陷入到地下去,跟着听到他一声“啊”的惨叫,原来骆文龙竟掉入了陷阱,下面全布满了锋利的刀剑和有毒暗器。

    柳军乘势围上来,数十名将士瞬即将一张布有暗器的铁丝网封住了陷阱洞口。

    骆文龙刚飞到陷阱口又被铁丝网挡了回去,掉落在陷阱里又是一阵锥心的痛叫。

    柳升近前朝着陷阱下的骆文龙得意的笑道:“骆文龙,任你武功再怎么厉害,也逃不出本帅的手掌心,今天你的死期到了。”

    骆文龙忍着剧痛怒喝道:“卑鄙无耻的小人,骆某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柳升打了个寒颤,令人将早已准备好的热水倒入陷阱内。

    一桶一桶的热水向陷阱内泼下,骆文龙惨叫不已。

    柳升又命人撤下铁丝网,令弓箭手对着陷阱口不断的放箭。

    陷阱下的骆文龙已没了声息,柳升仍自畏惧,又等了一会,见仍没有动静,才壮着胆命人上前将骆文龙从陷阱里拉上来,自己却躲在将士们身后丈外远。

    骆文龙被拉了上来,已经被折磨的气绝身亡了,他浑身插满了箭矢和暗器,头皮被烫的脱了皮,只有一双眼竟未闭上,怒目而视,虽死犹威。

    柳升见着骆文龙惨不忍睹的样子,看着他的双眼怒目而视自己,又不禁的发抖浑身颤动了一下。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推荐收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