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北归受阻

章节字数:5105  更新时间:19-09-07 0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应天京城的朱棣时刻关心着山东剿匪的战况,这日,信使八百里加急送来柳升的战报,信中言道已将反贼打得溃不成军,并已诛杀反贼首领骆文龙,剿灭白莲教反贼已是指日可待。朱棣龙颜大悦,边看边笑道:“柳升果然没有辜负朕。”

    司礼监掌印、东厂厂公王彦急急赶来奏请皇上,小太监进去通传,朱棣命王彦进御书房。王彦行过大礼,急急奏报:“启禀皇上,据微臣派在地方的探子来报,已发现铁震和阿米赤拉公主的踪迹,他们正要赶回鞑靼国。微臣请皇上示下,该如何应对,要不要派兵去截杀他们?”

    朱棣道:“凭你手下的锦衣卫和东厂那群饭桶能杀得了铁震吗?”

    王彦听了支吾了半天,才道:“难道任由铁震回到鞑靼国不成?那对淇国公讨伐鞑靼国可是大为不利。”

    朱棣道:“你说得对,不能让铁震活着离开我大明境内。他既来自江湖,那便由江湖中人去对付他。江湖中人多的是能人异士,正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只要重赏之下必有能人可以对付铁震。你传朕的旨意,广纳江湖中的奇人高手,若有人能除去铁震,朕封他为侯,让他当武林中的盟主。”

    王彦道:“皇上圣明,微臣这就派人去寻访武林中的高手来对付铁震。”

    边关小镇,来往的客商不少,带动了小镇的繁华。小镇上的一家“招朋客栈”这日的生意好的出奇,整个客栈竟然是座无虚席,其中有好几张桌子被一路人给包下了,这路人说话阴阳怪气的,脸上白白净净的没有胡须。

    还有一张桌子上坐了五个相貌奇特的头发俱已花白的老人。他们中一人的额头秃起一个老大的包;一人长着十二根手指头;一人背驼的差点平靠在桌子上;一人手中执着一把扇子,是一把铁扇,看他的模样像个书生,只是年龄实在有点大;最后一人目光最是有神,在座的人都不敢多看他的眼睛,似乎只要一看他便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思想,而任由他使唤操控,更奇的是此人的头发两边花白,中间却黑如泼墨。

    这一群说话阴阳怪气的人对这五位长相奇特的老人极是毕恭毕敬,纷纷上前敬酒,净说恭维拍马屁的话。

    这时店外又进来了一男一女,男的是个中年人,身旁的年轻女子一身白衣,长得比天仙还美。他二人身后跟着十多名随从。这中年人和年轻女子等有人结帐空出了位子才过去坐下,十多名随从也等其他客人离开才挤着一张桌子坐下。

    中年汉子吩咐伙计上了几道小菜和两个荤菜,叫了两坛好酒,自己一坛,另一坛给身旁的随从们喝。

    那双目摄魂,两边头发花白中间乌黑的怪老人向旁桌的那群阴阳怪气的人使了个眼色,这时便有两个人离了坐向那中年汉子桌前走来,二人道:“朋友,好雅兴,美酒当前,美人作伴,实在是羡煞旁人。但一人独饮岂非无味,不如我二人陪你喝几杯如何?”

    中年汉子冷冷地道:“朋友?凭你们也配做朋友?不过是东厂的两条狗罢了,怎么,你们的主人王彦呢,他怎么没有来?”

    那二人恼羞成怒,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厂公的名字岂是你叫的?”话未说完,二人已先自出手,下手当真之快,直击向那中年汉子身前的要害。

    那中年汉子后发而制人,只见他右手一闪,接着便听得凄厉的惨叫声,那二人的手臂竟然脱臼,而这只在一瞬之间。中年汉子道:“不要动不动就出手伤人,更不要仗着人多歁人,且给你们小小惩戒,还不快滚回你们的坐位上去?”

    那二人倒也识时务,忙忍痛退回了坐位上。

    那双目摄魂的老人朝着中年汉子道:“一剑飞天铁震果然是名不虚传,武功当真了得。”

    这中年汉子正是铁震,铁震朝着这五位长相奇特的老人道:“若是在下没有猜错,前辈可是纵橫江湖四十余年的勾魂使者路平?至于这四位,独角仙徐峙,铁手无情柳无风,驼背苍龙金无恨,铁扇书生程思远。你们五位都是江湖中大有名头的武林前辈,为何齐聚这边陲小镇?更令在下想不通得是何以与东厂的阉贼走在一起,难道五位前辈也甘愿当了朱棣的走狗?”

    双目摄魂的老人正是勾魂使者路平,只听他道:“你既然知道我们的名头,想必也清楚了我们到此的目的。人生在世,短短数十年,图的甚么?不就是荣华富贵,金钱美女,功名利禄吗?皇上请我们出山,只要能杀了你,我们便能封侯做朝廷的大官,从此要什么有什么,今天你是死定了。”

    铁震道:“五位退隐江湖多年,临了还甘做朱棣的一条狗,看来你们以前的声名亦都是假的,在下本不想与你们为敌,但你们既然要做朱棣的狗,那就休怪铁某今日要大开杀戒了。”

    铁扇书生程思远道:“江湖传闻一剑飞天铁震剑法无双,独步天下,今日我铁扇书生倒要领教一下,看看是我的铁扇厉害还是你的剑快。”

    此刻整间客栈都充满了杀气,暴风血雨即将来临。阿米赤拉紧张担心无比,香汗淋漓,铁震见状对她笑了笑,柔声道:“放心,相信大哥。”命手下十几名勇士在阿米赤拉身侧保护。

    铁震道:“在下久闻前辈的铁扇专打人身体七十二处穴位要害,前辈出道四十余载,大小战不计其数,除了刚出道时败过一次,之后几十年便未逢敌手。在下末学后辈,在此斗胆领教前辈的铁扇神功。”

    程思远道:“铁大侠果然是艺高人胆大,这么多年还没人敢向我铁扇书生当面挑战。”

    铁震道:“在下有的选择么?此战是不战也得战,不是吗?”

    程思远道:“不错,你是非战不可,请。”

    铁震道:“前辈请。”话刚说完,人已闪电般出手,此刻他的手即是剑,比剑更锋利而有力,直刺向铁扇书生的身前要害,他知道这一战容不得半点闪失和心软,对方全是当今武林的绝顶高手,自己若以一敌五绝不是对手,唯有借着这些人的自负心里不肯联手一起对付他,自己先下手为强逐一击破方有取胜之机。

    铁扇书生见对手来势凶猛,忙以铁扇挡在身前向铁震的手掌格挡过去。

    “啪”的一声响,铁扇书生的铁扇竟自脱手,扇面中间被穿透,这是何等的力道!铁扇书生惊得脸色惨白,他的扇子乃是纯钢打造,由有名的兵器制造师经过九天的时间打造而成。这把铁扇不知打断过多少武林高手的手脚和筋骨,而这一战竟为对手的血肉手掌所击穿,铁扇书生生平从所未见,忙向后连退得数步以化解对方的指剑之气。

    铁震并未手下留情,乘着其他的四位高手在旁观望还未出手,双掌再次拍出,身形快若闪电攻向铁扇书生,铁扇书生以双掌相迎,眼见四掌即要相碰,铁震突然半道收掌,身形如鬼魅般一闪,人已绕到铁扇书生的身后,铁扇书生反应不及,双掌击空,身子向前一倾,顿时失了掌力,脚下不稳,待要闪开已是不及,后背重重的中了铁震一掌,顿时口中鲜血狂吐,五脏俱损。

    铁扇书生几个踉跄栽倒在地,待想强行爬起却动弹不得,他抹去口中的鲜血,惨笑道:“我铁扇书生纵横江湖四十余年,自负武功天下无敌,今日竟是这等惨败,方知天外有人,能死在你铁大侠手里,也是死得瞑目,只是我有一事不明,都说你铁大侠剑术无双,为何不以剑迎敌,而以血肉手掌对敌?而你的指力竟如利剑般锋利,莫非你已练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

    铁震道:“手即剑,而非剑,剑虽锋利,却少了灵性,而手却能随心而发,故能无坚不摧。”

    铁扇书生缓缓念道:“随心而发,无坚不摧······”缓缓的闭上了眼,安祥而死。

    余下四位高手皆为铁震的武功所折服,自问不如。此刻若再单打独斗,只怕四人要一一丧命于铁震之手。四人虽然都是江湖中的顶尖高手,平日极是自负,但此时生死存亡之际却也顾不得面子了,唯有联手力敌方有取胜之机。

    铁震料到了他们会联手,全神的应战。

    勾魂使者路平道:“大家一起上,前后左右夹击。”

    铁震一声狂啸,喝道:“只管一齐上,铁某人今日便替天行道,凡是甘当朱棣的走狗之人全都该杀。”

    铁手无情柳无风先行出手,身影一闪攻向铁震,十二根手指如钢叉般锋利坚硬,直叉向铁震的胸前和脸部,只要被他的手指叉着,那便是十二个血洞在身上。

    铁震从容避开,身形看似缓慢却又快如脱兔。柳无风出招虽快,却始终碰不到他。

    驼背苍龙金无恨亦已出手,只见他脚下连转着圆圈,身形化作一团球状滚向铁震。旋转的速度之快实无法形容。

    铁震看得是眼花缭乱,看不清金无恨的身体部位哪是哪儿,更不用说看清他的破绽要害了,飞驰而来的肉球滚向铁震,铁震的胸前连连中招,被击飞二丈余远,人已到了客栈外面。

    铁震何等人物,借着飞出去之势渐渐化解了金无恨的力道,待自站稳,暗吐了一口气,心道:“好厉害的驼背苍龙金无恨,今日这一战必定是场恶战,铁某怕是要难逃此劫,大丈夫死又何惧,只是我若死了,阿米赤拉和一众鞑靼勇士也必遭不测。便是死也要与他们同归于尽,绝不让他们和阉贼伤到阿米赤拉分毫。”

    铁震又想:“要对付他们还是要想办法逐一击破,要制敌必先知敌,金无恨身法奇快,竟看不到他是如何出招的,他整个人似乎无任何破绽可寻,我当以静制动,他看似无破绽,我便当他全是破绽,只需集全身力道攻他身体一处······”

    金无恨此时又攻了过来,又化作一团球滚向铁震。

    铁震喝的一声:“来得好!”整个人化作一把利剑迎向旋转而来的肉球,此刻一声凄厉的惨叫惊吓住了客栈外和客栈内的所有人。

    店内的三大高手及东厂的太监齐冲了出来。只见金无恨背上的驼峰直冒着鲜血,如泉涌般从背上喷射出来,一声长长的凄厉惨叫,金无恨倒在地上而亡。

    勾魂使者路平一双深邃的眼睛直逼铁震,口里恨恨道:“好个天下第一剑客,下手好狠!”

    铁震怒道:“为虎作伥者该杀,下一个轮到的就是你。”

    路平冷笑一声,道:“是吗?看着我。”眼中射出一道寒光,直逼铁震。

    铁震突然间感觉脑子一片空白,人竟不受自己控制,耳听得路平念念道:“世间一切皆虚幻,名利、爱情,一切无不是虚幻。江湖上的人打打杀杀的,拼个你死我活,为着什么?铁震,你这一生究竟杀了多少人?你不觉得自己有罪吗?枉你自命大侠,难道真没有错杀一人?你还不快放下屠刀,还要错到何时?”

    铁震喃喃自语道:“我真的没有杀错一人?”脑中现出无数只血淋淋的手向他伸来,他又喃喃道:“我还要杀多少人?”

    独角仙徐峙和铁手无情柳无风见铁震暂时失去控制意识,乘机上前攻向铁震。徐峙对着铁震的背部狠狠的一掌,柳无风如铁叉般的十二指叉向铁震的胸前。

    铁震竟未还手,身前和背后同时受此重创,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胸前为柳无风指力所伤,十二道血洞流血不止。

    铁震因感剧痛,神智顿时清醒,方知适才受了路平的摄魂大法所控制才迷失了心智意识,眼见徐峙和柳无风再次攻来,他一招“移形换位”人已在瞬间脱出二人的掌力所及之处。当此同时,铁震如离弦之箭直逼向二丈余外的勾魂使者路平。

    路平大骇之下忙以掌相迎,四掌相碰在一起,路平人如断线风筝般直向身后飞去,撞在四丈开外的一棵大树杆上,吐的一口鲜血人便软软的倒下,再也爬不起来。

    铁震此时也吐了口血,胸前的血一直在流,他连点了胸前几处穴位才让血不再继续流,他一双眼直视着徐峙和柳无风。

    徐峙和柳无风二人浑身打了个冷颤,从所未有的死亡恐惧向他们的内心深处袭来,向来是杀人不眨眼的两大江湖高手此刻面对死亡迫近,才知生命对谁都同样的重要和脆弱,他们也同样的怕死!

    徐峙忙大声道:“姓铁的已身负重伤,命不久矣,大家一齐上,谁杀了姓铁的谁便立了头功。”

    客栈外一旁观战的数十名东厂太监冲上前围住了铁震。他们深知这一战九死一生,却不得不战,逃了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奋死一战还能有一线生机。

    铁震面对这么多的东厂高手全无惧意,大喝道:“一齐上吧。”

    这时店内负责保护阿米赤拉公主的十多名鞑靼勇士也护着阿米赤拉出了客栈。阿米赤拉命他们上前相助铁震,只留下两名勇士护着阿米赤拉,余下十多人全部上前盯死了东厂的太监们。

    双方同时出手,铁震一人力敌徐峙和柳无风两大高手的联手,而鞑靼勇士们则与东厂的太监们混战在一起。

    徐峙素以内力深厚,掌法高明闻名于江湖,便是掌风也能伤人,死在他掌下的武林高手不计其数,但此刻他所面对的对手是天下第一高手铁震,他的掌法虽然精妙,铁震却全都轻易的给化解了。

    铁震深知自己身负重伤,不宜以内力与徐峙相拼,他尽力的避开徐峙的掌法,手中食指化作一道利剑突然带向柳无风,柳无风的铁手直插过来,铁震正面相迎,旦听的“咔”的声响,伴着嘶心裂肺的惨叫声,柳无风的铁手十二指关节处全为铁震的食指利剑所划断,此刻他成名数十年的铁手已经废掉,人已如同废人。

    铁震不再理会柳无风的生死,转身目光直视着徐峙,徐峙见铁震连毙三大高手,还有一个柳无风与死人无异,如今只剩得他一人,顿时吓得丧失了斗志,竟跪地向铁震求饶。

    铁震仰天一笑,蔑视地道:“贪生怕死之辈,柳无风的武功已经废了,你是要死还是自废武功保全一命?”

    徐峙忙从东厂的一名死尸身上夺过一把刀,对着自己的左手筋脉狠狠的一割,顿时血流不止,额头上汗水直冒。他用嘴巴咬住了刀柄又割向自己的右手筋脉,顿时双手全废。

    铁震冷冷道:“铁某自不屑杀你这等怕死鼠辈,但你既杀不了铁某,朱棣和王彦又岂会让你活命?”说罢转身出手将剩下的东厂太监全部杀死。

    铁震见敌人全部毙命,一口气松了下来,人也累得倒坐在地。阿米赤拉忙上前扶住了他,将他抱在怀里,吓得哭了出来。

    铁震朝她笑了笑,柔声道:“放心,我歇一下就没事了。”

    阿米赤拉听他说没事,心才稍安,却将他抱得更紧了。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支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