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两军交战

章节字数:3829  更新时间:19-09-09 0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丘福二十万大军顺利的跨过卢朐河进入鞑靼国城防边境。双方大军正面展开大战。两军前锋杀得是喊杀声震天,狼烟四起,号角阵阵。双方交战整整一天,天黑了下来才各自鸣金收兵。

    丘福坐镇中军大营,营帐内两边位子上分别坐着王聪、李远、火真、王忠四位副帅。

    丘福道:“没想到鞑靼军如此的顽强,一时之间很难灭了鞑靼军。”

    李远道:“元帅莫急,鞑靼国兵力与我相当,这场仗势必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丘福道:“李将军此话何意?是在长敌军士气而灭我威风么?鞑靼军虽也号称二十万之众,但不过是乌合之众,怎可与我大明二十万精锐之师相比?待明日天一亮,本帅将调动十万大军参战,必杀得鞑靼军丢盔弃甲,狼狈溃逃。”

    李远道:“元帅误会了末将的意思,皇上临行时曾有旨意,要我等用兵需当谨慎,不可有轻敌之心,以末将看······”

    丘福打断了李远的话,道:“够了,究竟三军主帅是你还是我?少拿皇上的旨意来压我,我看你是胆小怕死,只一仗便被鞑靼人打怕了?这样吧,你要是怕死不敢应战,明日之战便由本帅亲自领兵十万上阵杀敌,另外十万大军便留在营地负责保护你的安全,如何?”

    李远受此羞辱,愤而离帐出去。

    翌日大早,丘福亲自点兵十万,令大军主动出击鞑靼军。

    铁震率五万先锋大军迎战丘福,双方再一次展开正面近身撕杀,杀了一个多时辰,双方均死伤不少人,一时之间还难以分出胜负来。又混战撕杀了一个多时辰,鞑靼兵终于因兵力悬殊而败下阵来,鞑靼士兵开始边战边退,渐渐溃不成军,开始有人丢盔弃甲逃命。

    丘福见敌兵终于大败,兴奋不已,命全军全力追击败逃的鞑靼军,自己更是杀得兴起,骑在马上手持长枪一路挑刺败逃的鞑靼兵。

    鞑靼军全面溃败,往北边方向逃命。丘福率一万精锐穷追猛赶,很快在大漠中追出数十里,渐渐离主力大军远了,却是不等主力大军赶来会合,而是人人见敌便追赶上去砍杀,好不勇猛。丘福更是大声发令:“我大明的将士们听着,一战功成在此一役,都给本帅拼了命的杀敌!”

    这时突然的响起一声清脆的哨声,声音在大漠中传出数里,溃不成军的鞑靼军突然的调头像发了疯似的冲向丘福万人大军。

    丘福所率万人精锐将士见此状况都惊愕不已,此时谁都知道中了敌人的奸计,此刻正是孤军深入,势单力薄,人人开始惊恐,那敢恋战。

    铁震所率五万前锋大军开始对丘福万人精锐展开合围之势,双方大军再次展开激烈的混战,丘福大军因寡不敌众,战不多时便死伤过半。

    丘福心中懊悔不已,怪自己贪功轻敌冒进,中了敌军的诱敌奸计,此时却是悔之晚矣,丘福在心里叫苦:“我命危矣,大丈夫生死不足道,只是愧对皇上的重托和信任,更是有愧于二十万将士啊。”

    双方大军又撕杀了一阵,丘福万人精锐大军死伤殆尽,他自己身上也受了不少伤。到后来只剩下几百名将士在奋死保护着丘福,眼见要尽数丧命,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喊杀声,丘福见是李远率兵赶来救援,此刻是死里逃生,悲喜交加。

    铁震见敌兵主力大军赶来增援,知道再拼杀下去于己方大军不利,便命全军且战且退,退入到边关城内,命将士们严守住城楼。

    丘福大军并未再行攻城,只就地在城下数里外安营整顿兵马。丘福死里逃生,不敢再傲慢自大。此番多亏了李远及时率军赶来救援,才保住了自己一命,心中对李远是感激不已。

    当晚,丘福在中军营帐内摆下酒席,与几位副帅把酒同饮,他亲自下座走向李远座位上,向李远敬酒,谢过李远救命之恩。李远自是谦逊一番。

    酒足饭饱,丘福送几位副帅出了营帐,他累了一天,也惊吓了好一阵,突然觉得从未有过的疲倦。回到床榻上休息倒头便入睡。睡梦中梦到被敌兵追杀,一名鞑靼兵持刀砍向他的头顶,吓得他当即惊醒,已是吓出冷汗湿透了全身。

    铁震率军退入边关城内,一面命守城将士固守城门,一面连夜同几位将军商议接下来如何应敌,谈到今日之战,全歼丘福一万精锐,而且差一点便能生擒了丘福,将军们都兴奋不已,大赞副帅用兵如神。

    铁震谦虚了一番,道:“此战全赖诸位将军指挥得当,才有此大胜。今此一役必教丘福贼军再不敢小觑我鞑靼军,此番重创丘福贼军,大大打击了贼军的士气,敌我双方大军的实力也将从此逆转,今后管教丘福大军只有挨打的份。”

    众位将军道:“不错,必教丘福二十万大军全部丧命于我鞑靼大军。”

    铁震道:“此战虽然重创丘福贼军,但贼军主力尚在,而且经此一战,丘福必定会谨慎用兵,再不敢轻易犯险主动出兵,这样一来情形反而对我们大为不利,看来要做好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了。要看谁能耐得住,坚持下去,谁就是最终的胜利者。”

    将军们道:“副帅,贼军经此一战,兵力已不如我鞑靼军,不如我们改为主动出击,打他个措手不及,要是我军一直跟敌军这么的胶着,长期耗下去,只怕粮草不能供应。”

    铁震道:“你们说得很有道理,但目前尚不是全军主动出击的最好时机,我们得耐住性子等待,我军粮草不济,敌军同样也如此,谁都耗不起打长久战。眼下要做的就是固守住城门,另一方面多派一些口舌滑利的将士出城到敌营去叫骂,历数他们的罪行和不义,骂得越难听越好,要设法激怒丘福,令他愤怒生气,只要他生气,便会心浮气躁,乱了分寸,失去理智,他便会出兵来主动攻城。到时我军再伺机消灭他的大军。”

    将军们道:“副帅高明,我等谨遵副帅之令。”

    鞑靼军天天在丘福营外叫骂,骂丘福是缩头乌龟,只一仗便打得吓破了胆不敢再出战,又历数朱棣是如何的阴谋篡位,如何的残害忠良,屠戮无辜百姓,实是天理难容,早晚要有不得好死的报应。

    丘福听得肺都快气炸了,几次便要下令率兵攻打鞑靼军,便都被李远和其他的副帅给拦住。

    李远道:“元帅要沉住气,敌军是故意要激怒您,逼您主动出战。眼下即将进入严冬腊月,粮草紧张,一旦开战,我后方粮草供应线路太长,怕是难以接应上,而贼军占尽了天时和地利,两军主力若是全面开战,对我军极是不利,依末将看还是暂时忍耐,等朝廷的粮草运来,待到明年开春,水草丰盛,战马有了吃的,而我军养精蓄锐,再出兵与鞑靼军正面一战,必然大胜。”

    丘福道:“鞑靼人实在是辱人太甚,本帅恨不能杀尽鞑靼人,要本帅忍气吞声几个月,真是要把本帅活活气疯了不可,我丘福何曾打过这么窝囊的仗?”

    李远忙宽慰道:“大丈夫能忍人所不能忍,元帅且先消气,便让鞑靼人先占了口舌之利罢,我军偏就按兵不动,鞑靼人骂得久了,也就疲了,士气便也跟着消退下去,战斗力也必然衰竭,而我军受尽羞辱,必是人人心中愤怒难抑,渴求一战以血耻辱,恨不能杀尽敌军。待明年开春再战,我军必定斗志昂扬,势不可挡,到时只要一与敌军交战,我军便能大胜。”

    丘福听他所说在理,转怒为喜,道:“李将军所言甚是,好,本帅便隐忍他几个月。”

    从此之后丘福任由鞑靼军如何的羞辱叫骂,始终是令三军按兵不动,偶有手下一两个将领受不住羞辱,私自带兵迎战,回营后被丘福以军法处决,此后便再无人敢擅自出兵了。

    双方大军如此僵持了数月,转眼严冬过去,已是来年的开春。春天到了,万物复苏,茫茫的漠北大漠也能看见绿草成片,战马酣快的吃着嫩草,将士们贪婪的闻着春草的气息,感觉空气是格外的清新,生命注入不息的活力。

    如此美好的春天,万物生长的季节,却将迎来一场空前惨烈的大战,丘福大军的后方粮草已然运到,全军斗志激昂,随着丘福的一声出击将令,全军将士奋勇攻城,人人忘死冲向城门下推动着撞车撞门,架好云梯往城墙上攀爬,憋了数月之久的郁气在这一刻全部释放。

    铁震亲自上城头督战,命守城将士不停的放箭,投下大石砸向爬在云梯上的丘福军。

    丘福大军前头将士阵亡后面又补上攻城,毫无畏惧。丘福见一次次攻城被守城敌兵打退,自己这边伤亡不小,命人调来连弩箭射向城墙上的敌兵,又推来几架投石车向城墙上发射大石。

    守城的鞑靼兵不少人被连弩箭射中身亡,城墙也被大石砸出洞来,铁震亲自挥剑斩向飞来的箭矢,令将士们死守住城门。

    铁震心中暗自担忧,心中佩服丘福军不畏死的作战勇气,心想:“朱棣手下的军队果然强悍,难怪建文帝会败在朱棣之手,这样的军队实在是骁勇无敌,这一仗胜负实在是难以预料。看来如死守这座城池,必然会牺牲许许多多的将士性命,两军交战,当善于避实就虚,保存实力方能伺机反击,看来这座城是不能再死守了,得下定决心尽快撤出此城,先将城中的百姓和贵重钱财物品尽快转移,留下空城给丘福军又有何妨?”

    两军交战至天黑,丘福军才退回营去休整。铁震一面命将士们守好城墙以防丘福军乘夜偷袭,一面下令全城百姓在将士们的护送下安全撤离出去。

    铁震率全军又死守了三天,待此城完完全全的成了一座空城,铁震才乘着天黑之际命全军主力以迅雷之势撤离而去与阿鲁台元帅的主力大军会合。

    丘福待自天一刚亮便率全军再次来攻城。却见城上居然无人把守,心下大是吃惊和不解:“鞑靼人使得甚么诡计,是在跟本帅摆空城计,还是在城内设下了埋伏?且不管他,攻下城门再说。”

    将令发出,全军攻城,由于无人把守城门,城门很快便被撞开,丘福骑着战马率兵进城,见城内空荡荡的无一人,死一般的寂静,对左右将领言道:“贼军定是知道城池快守不住了,这才先行撤走全城的人马,没想到连城中的百姓也撤离了,看来贼军是早就已经安排了撤离,只是这撤离的速度也太快了,本帅都开始佩服敌军主帅的统兵能力了。李将军,依你所见城中的敌军会退往哪里?我军要不要全军追击敌兵?”

    李远道:“以末将看来,城中的敌军定是与阿鲁台的主力大军会合去了。我军守着这座空城没有多大意义,此番出征意在消灭鞑靼军,我看还是尽快命全军追击敌兵,寻求机会与敌军主力决战。至于这座空城,可留下几千人马驻守,做为我军后备屯积粮草的地方。”

    丘福笑道:“李将军与本帅是不谋而合,本帅也是这个意思,好,就命全军火速追击敌兵。”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