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王乾叛变

章节字数:4099  更新时间:19-09-18 22: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柳升大军经望天谷一役惨败,元气大伤,柳升命全军重新整顿,加强防备,没有将令不得私自与白莲教开战。

    柳升一面安抚将士们低沉的情绪和鼓舞将士们的士气,一面顶着压力再次派人向朝廷请求增援。连日来面对白莲教的叫阵,他命人坚守不出,面对白莲教的激将辱骂,他充耳不闻,只是焦急的等待着援军的到来。

    这日,看守俘虏的将士在营帐外禀报,等候柳升的召见。

    柳升以为是派到京城的人回来了,忙命人传进来,结果进来的并不是派到京城的传信兵,他当即由喜转怒,喝道:“你有何事要禀告?”

    那将士战惊惊地道:“启禀元帅,匪贼王乾到现在还不肯屈服投降,任我们用尽了酷刑,他始终不肯透露白莲教内部的半点机密。”

    柳升这才想起这个被俘的白莲教统领王乾来,心想:“只要王乾能够屈服投降,那对付白莲教便可胜券在握了。本帅这些日子只盼着朝廷的援军到来,倒把这件大事给忘了。”

    柳升骂道:“全是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还得本帅亲自来办,好吧,本帅便亲自会会这个反贼,看看是反贼的骨头硬,还是本帅的手段厉害。”

    那将士忙退出营帐在前面带路。

    白莲教统领王乾被关押在阴暗潮湿的秘室里,他被人五花大绑的缚在一棵木柱子上,身上的衣服血痕累累,破烂不堪,显然是被人用了刑,用皮鞭抽打所致。他面前摆放着一个火炉,一个士兵手里正拿着一个烙铁放在炉火里烤。

    那士兵对着王乾恶狠狠地道:“不知是你的嘴硬,还是我这烧红的烙铁厉害,放在你的胸前这么一按,‘嗞’的一声,那滋味不知会怎样?你要是识相,就快点说出白莲教里有哪些头目,总坛究竟设在哪个地方,快说?”

    王乾“嘿,嘿”冷笑道:“老子我岂是被人吓大的,这烙铁在老子身上不过留下一块疤而已,就是砍了老子的脑袋,你也休想从老子嘴里吐出什么来。”

    “果然是英雄好汉,佩服,俩服。”密室门口传来说话声,所有将士见到来人都毕恭毕敬的,弯着腰行礼,来人正是柳升。

    柳升进了密室,将士们忙端来椅子请他坐下,柳升接着道:“王统领不愧是条好汉,本帅最是欣赏你这种人。”

    王乾冷眼看了他一眼,道:“你就是柳升?”

    柳升道:“正是本帅。”

    王乾道:“在我王某人眼里你不过是朝廷的一条狗罢了。”

    柳升竟然未动怒,平心静气道:“王统领此言差矣,本帅纵然是朝廷的狗,也是皇上亲封的安远侯,是皇上派来剿灭你们白莲教的三军统帅,总好过你王统领为匪为贼,听从一个女人使唤要强吧?”说罢哈哈大笑。

    王乾怒道:“狗贼,不许你亵渎我白莲教教主,教主乃是白莲圣母转世,我王乾能够在教主座下效力,是我的福份,你休想从中离间。”

    柳升道:“她说自己是白莲圣母转世,你便信了?亏得你还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信这种骗人的鬼话。白莲教反贼聚众谋反,跟朝廷作对,其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本帅敬你是个铁骨铮铮的好汉,对你颇是赏识,希望你能迷途知返,弃暗投明,归顺了朝廷,那才是前程似锦,日后加官进爵,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更可光宗耀祖,比你做甚么反贼岂不强上百倍?”

    王乾微一思索,道:“我王乾岂是贪图富贵,出卖兄弟之人,你也太小看我了。休要多费唇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柳升见王乾这话说的不是那么干脆,而是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的,知道他的意志并不是十分的坚定。暗想:“这贼子看来只不过是想逞一时英雄,并不是真的不贪什么功名富贵,看来本帅对他说的话他已有所心动,本帅只要再加软硬兼施,不怕他不降服。”

    柳升突然沉下脸,大声喝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好,既然你想做英雄好汉,本帅便成全了你。来人,用刑。”

    看守的将士听令,正要将那烧红的烙铁往王乾胸前烫去,柳升喝道:“慢着。”

    那将士听到命令又将烙铁收回放到炉火处,问道:“元帅有何指令?”

    柳升道:“我们这位王统领乃是铁铮铮的硬汉,这小小烙铁他岂会惧怕?我们刑狱衙门里有专门对付十恶不赦的犯人的酷刑,叫做凌迟,又叫千刀万剐,就是将犯人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而又不让犯人马上死去,要令犯人痛不欲生,受尽折磨方才死去。而这凌迟最是适合用在王统领这样的英雄好汉身上。若是王统领连凌迟都不放在眼里,那便再教他尝尝宫刑,让王统领做不成男人,看看这样还算不算得英雄?”说罢哈哈大笑不已。

    那将士附合道:“元帅高明。”

    王乾听得吓出一身冷汗来,骂道:“柳贼,你这天杀的,有本事给老子来个痛快的。”

    柳升大笑道:“你想死个痛快的,本帅又岂会如你所愿,来人,上刑。”

    那名将士取来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刀向王乾走来,嘴里“嘿,嘿”冷笑,直笑得王乾头皮发麻,王乾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溃,大声道:“我投降,我投降。”

    柳升大喜,道:“这样才对嘛,良禽择木而栖,你跟着本帅,保管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日后前程无可限量。来人,还不快给王统领松绑,怎可如此对待本帅的上宾?”

    两名将士忙上前为王乾松绑,柳升接着道:“吩咐下去,令人好生侍候,先把伤养好了,到时本帅再亲自设宴给王统领压惊赔罪。”

    王乾上前跪下行礼,道:“元帅厚恩,王乾感激不尽,无以为报,惟有誓死效忠,虽肝脑涂地亦在所不惜。”

    柳升忙搀扶起他,道:“很好,以后你就是本帅身边的人了,从此刻起你不再是甚么白莲教反贼的统领,你是本帅麾下的记名总兵,他日剿灭反贼立下了战功,本帅定亲自奏明皇上,封你为实名总兵。”

    王乾大喜,又跪下磕头,道:“多谢元帅赏识,属下一定多立军功,不负元帅厚爱。”

    柳升忙又扶他起来,道:“都是自家兄弟,不用行此大礼。等你伤好了,本帅再与王总兵痛痛快快的喝他个一醉方休。本帅还有些军务要处理,先行告辞了。”柳升说罢出了密室而去。

    王乾则由一名将士带去请随军军医治疗身上的外伤。

    随军军医为王乾看了下伤势,在伤口处敷了金创药,写了一张药方命人去济南城内的药铺抓药。

    柳升传下话来,命人将王乾安排在济南城的一士绅员外家,在他家里休息养伤。

    那员外自然不敢怠慢了贵客,好酒好菜的招待。席间请来济南城最为有名的乐坊舞妓来献技。

    数名舞妓优美的舞姿看得王乾是如痴如醉,领舞的那名舞妓长的更是妖艳美丽,那胜雪的肌肤和曼妙的身材看得王乾是暗自吞了口口水,只感浑身燥热难安,脸发烫的厉害。

    那员外看着王乾的眼神,心里暗笑了一阵,道:“总兵大人,来,来,咱们接着喝酒。”

    王乾这才缓过神来,笑道:“喝酒,喝酒。”

    宴席结束,王乾已是喝得醉醺醺,由下人们扶着进了卧房。

    王乾刚要倒头睡下,门外传来银铃般悦耳的女子声音:“大人,我能进来服侍您吗?”

    王乾听得是女人声,忙起身下床,踉踉跄跄的来开门,眼见面前的女子正是席间的那名领舞的美艳舞妓,顿时兴奋的酒醒了五分,半信半疑地道:“你真的是来服侍我的?”

    那舞妓道:“能够服侍总兵大人,是小女子的福气。”

    王乾笑道:“好,好。”说罢壮着胆子一把将她抱起,顺带着将门关上,笑呵呵的走向床边。

    王乾醒来时已是翌日晌午,他睁开眼时,发现枕边已不见了那名舞妓,他穿好了衣服出去见过员外,脑中所想却是那舞妓的身影。见到员外时,见还有两名军营中的将士站立在一旁。

    那员外见王乾来了,忙上前相迎,笑道:“总兵大人昨晚睡得可还安好?”

    王乾道:“让员外见笑了,王某人这一觉竟睡到大晌午,实在是打扰您了。”

    那员外忙道:“哪里,哪里,大人肯在寒舍住上一晚,是小人的荣幸。”

    王乾道:“客气,客气。”

    那员外道:“小人本想多留大人小住上几日,无奈元帅派人过来请您到军中去议事。小人自不敢耽误您的军中大事,唯有盼得大人下次能再光临寒舍,那时小人再与大人把酒言欢,当作赔罪。”

    王乾道:“员外客气了,既是元帅派人来找我去军营,必是有大事要商议,在下只得马上赶去军营,改日有机会必定到贵府相谢,到时再与员外喝他个一醉方休。”

    那员外道:“一定,一定。”

    王乾拱手作别,跟随着两名将士直奔军营而去。

    柳升早已在军营中备好美酒佳肴,桌上坐着的都是军营中的将军们,全是柳升的心腹。

    桌上的美酒佳肴一丝未动,所有人都在等候着一个人,这人便是王乾。

    王乾来时见到这般隆重的场面,知道所有的将军都是在等他入席,忙上前作揖赔罪,道:“在下实在是罪过,让各位将军们久等,甘愿受罚。”

    柳升笑道:“王总兵请坐,不必客气,都是自家兄弟,若是真觉得对不住诸位将军,那你便自罚三杯酒吧。”

    王乾道:“愿罚,愿罚。”王乾挑着最后面一个位子坐下了。

    柳升见状道:“王总兵坐到本帅旁边来,你坐那么远,本帅如何罚你的酒?”说罢连连大笑。

    整个酒席气氛顿时变得欢快轻松起来。

    王乾忙起身坐到柳升旁边的位子,道:“蒙元帅抬爱,看得起属下,属下今后一定为元帅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

    柳升道:“王总兵严重了,在坐的都是随本帅一同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本帅不要你们为我赴汤蹈火,本帅只要你们与我一同战场杀敌立功,待剿灭了白莲教反贼,他日我等一同加官进爵,共享荣华富贵,这才是本帅所希望的。”

    在坐的将军们一同起身向柳升敬酒,谢过元帅的知遇之恩,所有人都把酒畅饮,你敬我、我敬你的,好不痛快。

    席间柳升更是笑问王乾昨晚上可睡得好,那名舞妓可有服侍周到?直把王乾说的胀红了脸,好在酒也喝了不少,正好掩饰他的羞臊。

    王乾端起酒杯来起身向柳升敬酒,道:“多谢元帅厚爱,属下真不知该说什么感激的话好,总之以后属下惟元帅马首是瞻。”

    柳升道:“你放心,你跟着本帅,以后保管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要金银便有金银,要女人便有女人,他日建功立业,封王封侯也未为不可,那可是光宗耀祖,泽福后代的事,比起你在白莲教当什么匪贼,整日的东躲西藏可要强上百倍千倍。”

    王乾忙道:“那是,那是。”

    柳升道:“只要你能助本帅剿灭了白莲教反贼,那这头等功劳便是你的了,以后还不前程似锦?”

    王乾道:“属下跟着元帅,那自然是前途一片光明。”

    柳升道:“这话说的对极了,本帅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家兄弟,要是本帅让你重新回到白莲教做本帅的内应,你可愿意?”

    王乾微一迟疑,心道:“既已成了叛徒,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我王乾还有得选择么?”

    王乾端起一杯酒,一饮而下道:“莫说是要属下重回白莲教做内应,便是教属下即刻去死又有何妨?我王乾的这条命早已是元帅的了,从今以后元帅之命无不遵从。”

    柳升大喜道:“很好,有你做内应,白莲教的一切便尽在本帅的掌握之中,剿灭白莲教指日可待。”

    酒足饭饱,柳升命王乾即刻回去白莲教总坛,以免时日多了,让人生疑。

    王乾不敢推辞耽搁,即马上离开了柳升军营,直奔白莲教总坛而去。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推荐,收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