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内贼为祸

章节字数:4700  更新时间:19-09-20 06: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望天谷一役,白莲教大胜柳军,全教上下士气大振,唯一的遗憾是教中统领王乾失踪,生死不明。

    连日来,白莲教上下几乎找遍了战场周边的地方,就是没有王乾的下落。唐赛儿命人全力寻找,说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日一大早,便有弟子来向唐赛儿禀报,说道王统领自己已经回来了。

    唐赛儿等教中首脑人物都是欢喜不已,忙一同去看望王乾,王乾人虽然看上去很憔悴,但终究是没有损伤的活着回来了,总算是一件大喜事。

    王乾编了些故事,说自己当时奋力杀敌,不幸落了单为敌兵包围,最后奋死冲出了敌阵,逃了出来。一路上敌兵追赶不舍,待甩开敌兵追踪时,自己已然身负重伤,没办法马上回到白莲教总坛。只好找个山林躲了起来养伤,这些日子全靠吃些花草、树皮充饥,待伤好了些才能打些野味来充饥,总算是留住了一条命回到白莲教。

    他说的极是可怜,直把在场的所有头领说的感动难过。

    唐赛儿命人送来了些治疗外伤的药材,还有人参等补气之药给王乾,吩咐下面的弟子好好照顾王统领。

    这十多日来,白莲教上下都在整顿休养,一面照顾受了伤的弟子,一面安抚好阵亡弟子的家属,同时又在日夜操练杀敌之技,筹备粮草等。

    这些时日两军倒是难得的没有发生大的战事,只有小部分白莲教弟子到柳升军前叫阵,用以激柳升先自出战。这表面的平静却预示着更大一场战事的爆发,双方大军都严阵以待,谁也不敢松懈半分防备。

    经过近一个月的休养,白莲教和柳升大军双方人马都得到了调整和恢复元气。都具备了再打一场大战的实力和士气。让柳升高兴的是已得到派去京城的信使的回报,说是朝廷已派总兵杜重喜率五千火铳军将士赶来支援,过不多久便可与剿匪大军会合。

    柳升早闻得火铳军的火器之厉害,有了杜重喜的五千火铳军支援,真可谓是如虎添翼,加之白莲教内有王乾为内应,对白莲教的一举一动都能了如指掌。柳升对剿灭白莲教信心倍增。心想着剿灭了白莲教反贼,那便立下了不世战功,满朝上下有谁可与相比?想至此,柳升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唐赛儿经手下弟子的打探回报得知,杜重喜的五千火铳军已在赶往山东的路上,她深知一旦火铳军与柳升会合,那么敌我双方实力将又成为敌强我弱之势,对白莲教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唯今只有趁着杜重喜的火铳军尚未赶到与柳升会合,与柳升大军打一场硬仗,以此削弱柳升的实力。

    唐赛儿召集教中所有弟子会聚总坛卸石棚寨,声势浩大,士气之盛达到空前。唐赛儿着一身白衣,腰佩飞龙剑,站在最前方中央,威严无比。她清脆响亮的声音道:“朱棣狗贼阴谋夺位,实乃天下第一反贼。本来谁当皇帝对我们老百姓而言都是一样,我们只要有田耕,有地种,有口饭吃便知足了。但是朱棣残暴不仁,他治下的贪官污吏更是不让老百姓好活,老百姓苦不堪言,弄得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贪官污吏无道,我白莲教当如何?”

    十万弟子齐声道:“替天行道,杀贪官,除恶吏,誓要推翻朱棣暴政,迎回建文皇帝重登帝位。”

    唐赛儿接着道:“据我白莲教弟子打探到的消息,朱棣已派杜重喜的五千火铳军赶来增援柳升,不需十天便可赶到与柳升会合,一旦他们合兵一处,那对我白莲教将极为不利,唯今只有乘着他们尚未会合,先发制人,倾我白莲教全部兵力狠狠的杀他柳升一个措手不及。此战关乎到白莲教的生死存亡,所有弟子都要有不畏死,奋勇杀敌的决心,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打胜此仗。”

    十万弟子齐声大喊道:“誓死杀敌,教主领着我们打胜仗。”

    唐赛儿道:“好,听本教主号令。命副教主铁青领三万弟子做为前锋,乘夜出发偷袭柳升大营,余下弟子由本教主亲自指挥在后面接应铁副教主。今天本教主要好好犒劳所有弟子,人人有酒喝,有肉吃,吃饱喝足了,养足了精神才能打好这一仗。”

    酒香扑鼻,众弟子你一碗我一碗的大口喝着酒,热腾腾的水煮肉端了上来,大口的吃着肉片喝着肉汤,真是痛快。

    王乾与兄弟们互敬了几碗酒,不一会说道尿急要去方便一下,大家伙正吃喝的尽兴,便随他去了。

    王乾左顾右盼看了下周边,见没人留意自己,悄悄的溜下了山。

    王乾到了山脚下,此时离山寨大营已经很远,他从怀中掏出一竹制管乐,放在嘴里吹了几声,清脆的乐声在宁静的晚上尤为响亮,这时漆黑的天空中突然扑腾的响,飞下来一只信鸽,落在王乾的右手掌上。

    王乾从怀里取出一卷写好了的信件绑在信鸽的脚上,将信鸽放飞,这才又悄悄的上了营寨继续若无其事的喝着酒。

    铁青与耿童儿率三万前锋白莲教弟子星夜出发,骑兵在前,步兵跑步紧随。一夜快速行军,直奔柳升大营。

    不到天明三万前锋弟子已逼近到离柳升大营不足一里处,铁青做了战前最后布置,命所有弟子冲向柳升大营,杀柳升一个措手不及,所有人只许前进不许退,一定要坚持到教主的主力大军赶来,再与柳升决一死战。

    三万弟子士气高昂,铁青一声令下,三万弟子奋勇直奔柳升军营。

    三万前锋弟子终于抵近柳升军营,此时柳军军营内一片死寂,只有二十来名巡哨的士兵在外面把守。

    铁青和耿童儿率先悄悄的走近敌营,悄无声息的将巡哨兵全部解决。

    二人冲进了当中一个亮着灯火的营帐内,见帐内居然空无一人,只见到帐内的桌子上点了十来只蜡烛,照得整个营帐亮如白昼。

    耿童儿叫的一声:“不妙,赶紧撤出去。”

    铁青恨恨道:“敌军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行动,难道是白莲教内出了叛徒?”

    耿童儿道:“先不管这事了,眼下是要命所有弟子赶快撤离,突围出去。若是我猜的不错,此时我们已陷入柳贼大军的包围当中。”

    铁青冲出了帐外,命令三万弟子火速回撤。

    事情果如耿童儿所言,这时军营外四面八方突然传来喊杀声,柳升的大军已从四面八方围过来,正一步步的缩小包围圈。

    铁青大声喊道:“弟兄们,贼军就在眼前,给我杀啊。”自己率先骑上一匹战马,“驾”的一声冲向敌兵。耿童儿命所有弟子紧跟在铁青身后朝着一路方向突围,这样便可集中力量,有利于突围。

    柳升大军见白莲教反贼奋不顾身的朝着一个方向杀来,忙将其他方向的兵力调往这边阻住冲杀过来的白莲教弟子。

    双方大军展开异常惨烈的撕杀,这一仗直打了近两个时辰,白莲教弟子被柳升主力大军包围着,始终无法突破包围圈。

    这时天已大亮,而白莲教弟子已经死伤过半,柳军亦伤亡不小,整个战场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柳升坐镇中军,令全军务必要全歼三万白莲教反贼,活捉匪首铁青。

    此战柳升早已精心布置,而兵力又远多于白莲教前锋军,全歼白莲教前锋军便在眼前。

    白莲教三万弟子经过数个时辰的惨烈拼杀,已是所剩无几。铁青奋死杀敌,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亲眼见着弟子们一个个的倒下,心痛无比,落下泪来。她抱定了必死决心,杀红了双眼,大刀挥动之下倒下一大片敌兵。

    耿童儿始终护在铁青身侧,尽可能的保护着她,不让她受伤,他自己身上又何尝不是多处受伤。

    双方大军又拼杀了近一个时辰,这时铁青所率的前锋弟子只剩下二千人不到,而且负伤累累,徒作垂死一搏罢了。

    便在此时,柳军阵营突然大乱,倾刻间有不少柳军将士倒下。白莲教弟子远远的见到从柳军后方杀出一名中年汉子,那中年汉子手持利剑,剑法了得,直杀得柳军连连向身后退开。

    柳军阵营中有将领发下将令,命将士们将那中年汉子层层包围住。那中年汉子面对大军的包围竟丝毫不惧,手中利剑如毒蛇般缠向面前的柳军。剑锋所到之处鲜血四溅,直杀得围着他的柳军将士胆寒。

    耿童儿见此人如此神勇,问铁青道:“此人可是白莲教中人?”

    铁青道:“离得太远了,看不清他的相貌,不知道他是何方中人,此人武功如此之高,我白莲教的四大护法及十位统领和一众分舵舵主都没有一个人有如此好的身手。看来此人应该是江湖上的朋友,且杀过去助他一臂。”

    耿童儿道:“正该如此,这等英雄我耿童儿倒想好好结识一下。”

    铁青、耿童儿二人边杀敌边向那人靠近。铁青大声朝那汉子道:“朋友,多谢你仗义相助。”

    那中年汉子转过身朝铁青道:“不必客气。”

    铁青这才看清那汉子的面容,那中年汉子虽然头发蓬乱,满面虬髯,但双眼却炯炯有神。铁青看清了他的相貌却怒火冲天,喝道:“纪纲,原来是你这恶贼,拿命来。”

    耿童儿见到他时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待听到铁青怒喝他的名字为纪纲,心道:“原来是纪纲,这恶贼是朱棣身边的一条狗,怎么他反而向柳军下杀手?”

    此人竟然是纪纲,那日他身负重伤而去,竟然活了下来。

    铁青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提刀砍向纪纲,纪纲见状忙闪过一旁,一面挥剑刺向杀来的柳军,一边说道:“铁姑娘,纪纲自知万死不足以抵罪,纪纲能死在铁姑娘的剑下算得是罪有应得,理该有此一报,但此刻大敌当前,纪纲只求暂留一命助铁姑娘杀出重围,之后任由铁姑娘千刀万剐。”

    铁青怒道:“用不着你这恶贼帮忙,我就是死也要先杀了你,为我爹报仇。”说罢又提刀砍向纪纲。

    耿童儿见纪纲说的坦诚,不像是说谎,忙朝铁青大声道:“青儿,此刻不是报仇的时候,杀出重围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纪纲恶贼就算是将他千刀万剐也不足以抵消他的罪恶,但他既然有赎罪悔过之心,我们便该成全他,此刻我们应该同仇敌忾的对付柳升的大军。”

    铁青见手下弟子们又倒下了不少人,知道此时不是了断个人仇恨的时候,杀出重围,带领剩下的弟子们活着回去才是最要紧的事。

    铁青恨恨道:“纪纲,且再饶你这一回,再教我见到你时,必取你性命。”

    纪纲道:“多谢铁姑娘不杀之恩,纪纲自知罪孽深重,虽万死不足以相抵我之罪过,此番纪纲早已抱定必死之心,待纪纲先杀了柳升,助铁姑娘突围出去,再来铁姑娘面前领死。”说罢,纪纲持剑奋力杀敌,在敌军阵中一路找寻柳升的身影。

    铁青率剩下的白莲教弟子奋死杀敌,满眼血光撕杀中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此时白莲教先锋军弟子只剩不足千人,眼看着即要全军覆没,这时敌军后方突然杀声四起,柳军将士阵脚大乱,铁青见到远处有数不尽的白莲教弟子正与柳军展开殊死拼杀,铁青知道是教主的主力大军赶来了,当下大声道:“弟兄们,杀啊!”

    剩下不足千人见白莲教主力大军赶来,心中激起无比斗志,这一刻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痛,与柳军拼斗的尤为凶猛。

    很快白莲教主力大军与不足千人的前锋弟子会合到一起,共同杀敌。

    这时柳军阵营中吹起了号角,柳军边战边退。白莲教这一战伤亡惨重,唐赛儿也命弟子们撤退回去。

    纪纲持剑在柳军阵营中一路杀敌,找寻柳升。他手中的利剑在万军之中竟无人可挡,一路杀来,不知倒下了多少柳军将士。纪纲终于杀到柳军中军阵中,远远的瞧见中军阵营中一人似极了柳升。

    柳升见杀来之人身影好熟,只是离得太远尚无法看清面容,只见到对方朝自己这边杀来,越来越逼近。

    纪纲终于逼近柳升,柳升此时瞧清了对方长相,见他虽是头发蓬乱,满脸的胡须,但他还是瞧出了此人是纪纲,柳升自知武功不如纪纲,忙命徐先奉保护在身旁,令弓箭手对准了纪纲。柳升朝纪纲大声道:“纪纲,原来是你,你······你还没有死?”

    纪纲道:“你柳升还没有死,我纪纲岂敢先走一步,先取了你性命,我再一死谢罪。”

    柳升大声道:“纪纲,你、我总算是相识一场,又同朝为官多年,虽然过往有些误会,但我与你谈不上有甚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你为甚么要杀我?”

    纪纲道:“你说的不错,你、我之间的恩怨算不得甚么,只是纪纲深知罪孽深重,而你柳升又何尝不是恶贯满盈?你手上沾了多少人的鲜血,你、我都是该死之人,就让我这个恶人来了结你的性命,也算是恶人由恶人来报吧。”

    柳升怒道:“纪纲,你这个疯子,本帅才不会陪你一起疯,你既想一死赎罪,本帅便成全了你。”说罢命弓箭手准备放箭。

    纪纲飞身而起,手挥动着利剑向柳升刺来,大喝道:“柳升,拿命来。”

    柳升大声道:“放箭。”

    如雨般的箭矢射向腾飞而下的纪纲,纪纲挥剑斩断了迎面射来的箭,但箭矢从四面八方射来,纪纲虽挡开了正面射来的箭,却无法挡开身后的箭,他的背部射满了数不尽的密密麻麻的箭,他从半空中跌落而下,怒目而视着柳升,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来,栽倒在地上,就此断了最后一口气,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柳升惊魂未定,令将士们护着自己回到大营内,这才下令全军整顿休养,以待再战。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