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疑云重重

章节字数:3770  更新时间:19-09-27 2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铁震匆匆回来见过建文皇帝,将在汗廷中所议之事详细的说与建文帝和一众锦衣卫下属听来。

    建文帝道:“本雅失里汗和阿鲁台终于肯主动出兵助我们复国,这是好事,看来复国有望了。”

    铁震神情凝重地道:“但愿如此,可是臣心里总觉得这事事有蹊跷。以阿鲁台的为人,他不可能毫无条件的主动帮助我们出兵复国,他能不顾信义的毒杀降兵,便有可能毁弃盟约,臣只怕是一旦鞑靼和瓦剌联军打到我大明,会是引狼入室,两国联军将乘机侵占我大明河山,杀戮我大明百姓,到时非但复国无望,臣与皇上都将成为我大明的罪人。”

    建文帝听罢冷汗直流,道:“铁爱卿所虑不无道理,朕虽然一心想着复国,但如果复国之路是要牺牲我大明无数百姓的性命和割让我大明大好河山所换来的,朕宁可不要复国,情愿归隐山林或是遁入空门。倘若鞑靼国真是心怀二心,明为助我,实为侵占我大明,铁爱卿你一定要设法阻止才是。”

    铁震道:“只怪臣当初不该力主皇上远赴鞑靼国,要是留在大明境内,召集天下忠义之士,或许复国反倒有望,也不至到今天进退两难,臣实在有负皇上,愧对大哥和方先生所托啊。”

    建文帝宽慰他道:“铁爱卿无需自责,若不是爱卿,朕恐怕早已遭朱棣的毒手,我大明境内全是朱棣的势力范围,哪还有朕容身之地,远赴鞑靼国实是唯一的选择。”

    铁震道:“如今山东白莲教起义声势正旺,白莲教教义便是匡服正主,起义的目的是推翻朱棣暴政,迎回皇上您重登大位。若是臣能护着皇上回到大明,到山东白莲教去主持大局,那么白莲教起义必能席卷整个大明境内,皇上复国便指日可待了。”

    建文帝道:“铁爱卿说的是,朕若是能回到大明,白莲教起义便能明正言顺,大举义旗,同时亦可召集昔日我朝旧部联同白莲教共抗朱棣反贼,那朕复国便有望了,只是如今你、我君臣身在鞑靼国,又如何能回到大明?本雅失里汗和阿鲁台怎会让我们回去?”

    铁震道:“鞑靼国若是真心助我君臣复国,便会答应皇上随大军一起打到大明境内去,若是本雅失里汗和阿鲁台不肯答应皇上随行,那他们助我复国便是假的,实为侵占我大明,那到时臣便是拼了一死也要护着皇上重回大明去。”

    建文帝道:“但愿本雅失里汗和阿鲁台是真心助我,若是他们真的狼子野心,要将朕留在鞑靼国借此牵制住铁爱卿。铁爱卿到时不要顾及朕的安危,一定要阻止鞑靼大军侵占我大明,朕纵是一死也绝不做我大明的卖国罪人。”

    铁震道:“皇上放心,臣也绝不会做大明的罪人,更不会让鞑靼人杀戮我大明的百姓,臣也不会不顾皇上的安危,臣拼着一死也要保皇上周全。”

    建文帝道:“但愿这事是我们多想了,张辅二十五万大军已在鞑靼国边境,两军开战是无法避免了,本雅失里汗既令你赴瓦剌,请瓦剌派兵支援,两国联军已势在必行,你快去和公主道个别吧,一旦开战,你和公主又要分别好长时间了。”

    铁震告别了建文帝,嘱咐手下的锦衣卫们保护好皇上,这才去见阿米赤拉。

    铁震到了汗廷公主住处,见房门外竟有大汗的亲兵把守,甚是疑惑。亲兵们见是铁震来了,一人忙上前道:“小人见过铁将军,铁将军可是来见公主的?”

    铁震道:“正是,为何你们会在门外把守?公主呢?”

    那亲兵道:“我鞑靼大军与明军开战在即,为保公主的安全,大汗命我等守在公主房外保护公主,不让公主再有甚么意外。”

    铁震心里疑道:“这里是大汗的汗廷,到处有亲兵巡视,可谓守卫深严,用得着这样近身保护么?”口里却道:“原来如此,辛苦诸位了。公主呢,劳烦通传一声,就说铁震见过公主。”

    那亲兵道:“铁将军,实在不巧了,公主刚刚由贴身婢女卓卓玛陪着去了喇嘛庙烧香祈福,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

    铁震道:“公主既然去了喇嘛庙,为何你们没有跟着去保护公主?”

    那亲兵语塞了一会,才道:“公主怕我们去的人多了,扰了喇嘛庙的清净,只令两名亲兵随着去了。”

    铁震道:“是吗?”人一闪身避开了亲兵,径直推开了房门进到屋内,却见屋内真的空无一人,铁震急出了房外,问那名亲兵道:“公主去了哪座喇嘛庙,我去见她。”

    那亲兵道:“公主没有告诉小人去了哪个喇嘛庙,小人也不敢向公主多问。”

    铁震心里更是疑虑重重,担心阿米赤拉的安危,突然伸手拿住了那亲兵左手臂的穴位处,只微一使力,那亲兵便疼得冒冷汗。铁震喝道:“快说,公主究竟在哪?”

    那亲兵道:“铁将军饶了小人吧,小人真的不知道公主去了哪座喇嘛庙。”

    身后有人大声道:“大胆,竟敢惹得我们的铁大将军生气,不要命了么?”

    铁震回身一见来人,竟是本雅失里汗。铁震松开了手,朝本雅失里拱手行礼,道:“见过大汗。”

    本雅失里道:“怎么,阿米赤拉不在房内吗?”

    铁震道:“臣敢问大汗,这些守在公主门外的亲兵可是大汗所派来的?”

    本雅失里道:“正是本汗令他们保护阿米赤拉的,你也知道,自上次阿米赤拉被瓦剌奸细所掳走,本汗是格外的担心阿米赤拉的安全。此番张辅二十五万大军与我鞑靼大军大战在即,本汗可不想敌军再来伤害阿米赤拉,所以本汗才命亲兵时时守着阿米赤拉,确保她的安全。”

    铁震道:“原来如此,既是这样,为何这些亲兵不随着公主一道去喇嘛庙,难道现在就不担心公主的安危了?”

    本雅失里朝那名亲兵怒道:“本汗说过要你们随身保护公主,公主既然去了喇嘛庙祈福,为何你们没有跟随公主一道去?”

    那亲兵吓得忙跪下道:“大汗息怒,是公主不要我们这么多人跟随,说是喇嘛庙乃是佛门清修之地,不容这么多人去打扰,所以只令队长舍楞和副队长俄日钦二人相随保护。”

    本雅失里道:“好了,你起来吧。既有舍楞和俄日钦二人保护,公主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你可知公主去了哪座喇嘛庙祈福,快快告诉铁将军知道,省得铁将军为公主担心。”

    那亲兵道:“小人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了,岂敢不告诉铁将军。”

    本雅失里朝铁震道:“看来他们真的不知道阿米赤拉去了哪座喇嘛庙。铁将军大可放心,有舍楞和俄日钦二人随身保护,阿米赤拉不会有危险的,时候不早了,铁将军得去瓦剌国了,请瓦剌尽速派兵增援,两军联手方有十成把握打败张辅二十五万大军。此事刻不容缓,铁将军还是尽早动身吧。”

    铁震道:“好,臣马上动身去瓦剌。就此告别,还请大汗代我向公主说一声,就说铁震来看过她了。”

    本雅失里道:“好,本汗一定会告知阿米赤拉的,等你回来,再好好与阿米赤拉见见面,说说话也不迟。本汗写了一封信给瓦剌大汗,你要当面亲手交给他,相信他看了信便会答应出兵助我鞑靼国。”说罢从怀中取出一封密封好封口的信交到铁震手里。

    铁震接过信,放入怀中,这才告辞而去。

    瓦剌国得知铁震来访,瓦剌大汗令瓦剌王子及大将军哈尔巴亲自去迎接,可谓礼待之至。

    到了瓦剌汗廷,铁震见过大汗,直接表明此行目的,请瓦剌派大军支援鞑靼,共同对抗张辅二十五万大军。

    瓦剌大汗道:“此事非同小可,待本汗与众大臣商议后再做定夺。未知诸位大臣对出兵支援鞑靼之事有何看法?”

    瓦剌王子道:“我瓦剌与鞑靼国唇齿相依,又结为盟国,鞑靼国既然请求我派兵支援,理当出兵相助。”

    哈尔巴道:“王子所言极是,臣愿领兵随铁将军一道前往鞑靼,共抗张辅大军。”

    瓦剌元老把秃孛罗道:“我瓦剌素与明朝交好,并未与明朝正面交恶,倘若出兵支援鞑靼,就是向明朝开战,惹得明朝皇帝天威震怒,发兵攻打我瓦剌,那我瓦剌将从此战祸连连,请大汗三思。”

    瓦剌大汗道:“把秃孛罗说的也有道理,此事容本汗再三思考下,再做决定。”

    铁震道:“请容铁某说几句,朱棣之所以没有出兵攻打瓦剌,那是因为以他目前的兵力尚无法做到同时与瓦剌、鞑靼两国大军交战,所以朱棣对瓦剌才暂时采取拉拢,安抚的策略,一旦鞑靼大军被击溃,接下来要对付的便是瓦剌了,正是唇亡齿寒,鞑靼与瓦剌两国实为共生共存,所以请大汗尽早派兵支援鞑靼,共抗来犯张辅二十五万敌军。”

    哈尔巴道:“大汗,铁将军说的极是,请大汗尽早做决定。”

    瓦剌大汗道:“好,本汗定会尽早做决定,这样吧,出兵与否,本汗明日一早定会给铁将军一个明确的答复。”

    铁震道:“那好,那我便静候大汗的回复。”铁震从怀中取出本雅失里亲笔书信来,道:“这是本雅失里汗亲笔写给大汗的书信,让铁某人代为转呈给大汗。”

    瓦剌大汗身侧的亲兵上前接过信件交与大汗。瓦剌大汗接过信件,拆开细看完了,道:“铁将军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先好生歇着,今晚本汗要为铁将军接风洗尘。”

    两名亲兵领着铁震下去休息,瓦剌大汗命群臣退下,只命瓦剌王子、大将军哈尔巴及把秃孛罗三人留下来商议出兵之事。

    当晚瓦剌大汗连同文武百官一同饮宴,为铁震接风。

    席间铁震问哈尔巴:“大哥,未知大汗可有做好决定?”

    哈尔巴言道:“为兄是极力劝谏大汗出兵支援鞑靼,但大汗尚在考虑之中,并未做最终决定。”

    铁震道:“有劳大哥了。”心中却是满腹疑虑。

    第二日一早,瓦剌大汗召集了群臣,请铁震到了汗廷,对铁震道:“铁将军,本汗思考了一整个晚上,我瓦剌国力微弱,实在经不起大的战事,以我瓦剌现在的兵力实无法与明军相抗,请恕本汗无能为力。我这里也写了一封书信,请你转交与鞑靼大汗本雅失里。”

    亲兵将信接过交与铁震手中,铁震心中失落,暗想:“本雅失里汗不是说过瓦剌大汗看过他写的信定会答应出兵支援吗?为何瓦剌大汗想了一整晚竟是拒绝出兵?信里究竟写了什么?”

    铁震见瓦剌大汗当着百官的面做了不出兵的决定,知道再无法让瓦剌大汗回心转意,只好道:“鞑靼前方危急,请恕铁某人不能耽搁太久,就此告辞。”

    铁震出了汗廷,哈尔巴追了上来,面带愧色道:“贤弟,为兄实在是对不住你。”

    铁震道:“大哥,小弟知道你尽力了,请大哥不要自责。你、我兄弟后会有期。”说罢拱手作别。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推荐,收藏,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