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阴谋尽露

章节字数:4803  更新时间:19-09-30 0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铁震策马匆匆赶回到鞑靼国,直往鞑靼汗廷复命。

    铁震到了汗廷面见本雅失里汗时,却见到建文皇帝坐在本雅失里汗身旁椅子上,大是诧异。

    本雅失里汗见铁震来了,问道:“铁将军,此行瓦剌,可有请到瓦剌派兵支援?”

    铁震面露愧色,道:“臣此行有辱使命,瓦剌国内以把秃孛罗为首的一些大臣极力反对出兵支援我鞑靼,瓦剌大汗思考再三,最终还是不肯出兵助我鞑靼。”

    本雅失里怒道:“把秃孛罗这个朱棣的奸细,他是朱棣亲封的什么安乐王,自然是向着朱棣,此贼实是我蒙古人的败类。瓦剌不肯相助,难道本汗便怯了不成?有铁将军和太师亲自领兵,我鞑靼大军便能所向披靡,前有丘福二十万大军败于我鞑靼大军,张辅二十五万大军同样要全军葬送于我鞑靼大军之手。”

    铁震道:“瓦剌大汗也写了一封书信要臣转交与大汗,请大汗过目。”说罢从怀中掏出书信来交与亲兵。

    本雅失里从亲兵手中接过书信拆开看完,竟将书信当场撕烂,怒道:“全是借口,胆小如鼠的背信小人。”

    铁震不知信中写了什么竟令本雅失里如此气愤,想是信中提到了不肯出兵相助鞑靼的理由,定是瓦剌大汗惧怕与朱棣大军开战,这才使本雅失里愤怒无比。

    铁震道:“臣一定协助太师击退张辅二十五万大军,请大汗宽心。”

    本雅失里道:“铁将军放心,他瓦剌国可以背信弃义,不顾两国之间的盟约,本汗却是信守盟约之人,本汗既答应了帮助建文皇帝复国,必定会全力相助。此番请建文皇帝屈尊到我汗廷,便是要商议如何出兵击退张辅大军,再乘胜南下打到大明去,助建文皇帝重登帝位,诛杀朱棣这个奸贼。”

    铁震心下思道:“本雅失里汗言辞凿凿,不像是在说谎话,难道是我多疑误会了他?”铁震拱手深鞠一躬,道:“大汗恩情,臣感激不尽。”

    本雅失里道:“我鞑靼大军与张辅二十五万大军开战在即,为能让铁将军在沙场上安心领兵,无后顾之忧,本汗决定让建文皇帝同本汗一道住在汗廷内,这样有汗廷亲兵时刻保护着,建文皇帝的安全便能保证,本汗与建文皇帝在汗廷等着你们大胜的消息。”

    铁震大惊,暗道:“他这是何意?明为保护建文皇帝,实则是软禁监视吧?”

    铁震道:“大汗厚爱,臣无以为报,只不过臣倒有个更好的建议,望大汗采纳。”

    本雅失里道:“哦?你且说来。”

    铁震道:“此番与张辅大军开战,既是要乘势南下打到大明去,助我皇帝重登帝位,如果我皇帝能够亲临军中坐镇,必能士气高昂,一旦打到了大明边境,边境百姓和将士们得知皇帝亲临,便知道了朱棣是阴谋夺位,必会反戈助我建文皇帝,那么我皇帝必能重登帝位,诛杀朱棣逆贼。”

    建文帝道:“铁爱卿言之在理,有鞑靼大军助朕,朕若能亲临军中,张辅大军之中必有部分忠于朕的将士倒戈,弃暗投明,助朕打回到大明去,如此朕复国便有望了。”

    本雅失里急道:“大明皇帝太过于天真了,张辅大军都是效忠于朱棣的叛贼,又岂会归降于大明皇帝?大明皇帝若是亲临军中,势必危险重重,张辅必会派人伺机刺杀于您,大明皇帝身肩复国重担,岂容有半点闪失?依本汗之见还是留在汗廷为妥。”

    铁震道:“皇上有我和手下的锦衣卫在身边保护,谁也伤不了皇上。挥军南下打到大明,只有皇上亲临,出兵才能明正言顺,否则鞑靼大军兵临大明边境,那便是侵略犯境,最终只有惨败而归。”

    本雅失里微怒道:“铁将军不必多言,本汗心意已决,我鞑靼铁骑从来都是战无不胜,有你铁将军和太师亲自指挥,相信必能顺利攻占大明边境重镇,那时再请建文皇帝亲自到军中坐镇也不迟。”

    铁震心中愤怒,知道本雅失里助建文皇帝复位全是假的,借机侵占大明江山才是真的,他此时终于彻底清醒,但此刻建文帝身在汗廷,他虽天下无敌,却也没把握毫发无伤的救出建文皇帝,即便能将建文帝从汗廷中救出,也逃不过鞑靼大军的追杀,最终只会连累到建文帝的性命难保。

    建文帝查觉到铁震的愤怒和无奈,当下大声道:“铁爱卿,大汗说的话很有道理,朕身肩负国重任,不能有半点闪失,朕便同大汗在汗廷等着你们大胜的消息。记住朕和你曾说过的话,大明是朕的大明,更是我大明百姓的大明,君为轻,民为重,你要明白朕的心意,万不能负朕。”

    铁震心有领会,心如刀绞般痛,道:“臣明白了皇上的意思了,皇上放心,臣定不会辜负皇上。”

    本雅失里听得他们的话不是甚懂,但他也知道铁震起了疑心,遂道:“铁将军放心,本汗一心只想着助你君臣复国,只待我鞑靼大军打到大明边境,本汗便亲自陪同大明皇帝一道亲赴军中,坐镇指挥三军,那时便能助大明皇帝诛杀朱棣奸贼,重夺帝位了。”

    铁震道:“好吧,那皇上便有劳大汗关照了。”

    本雅失里道:“前方战事紧急,铁将军速与太师一道前往大军中指挥,本汗等着你们的捷报传来。”

    铁震道:“臣这就随太师一道前往大军中指挥。臣赴瓦剌国来回已有五天,公主应该祈福回来了吧?请容臣与公主道个别。”

    本雅失里道:“阿米赤拉已经命舍楞传来口信,说是要在喇嘛庙诚心祈福七天,求长生天佑我鞑靼大军得胜。铁将军,边关前线紧急,你速去大军中指挥应战,等你大胜归来,本汗定会为你和阿米赤拉举行隆重的婚事。”

    铁震心里更是犯疑,暗道:“本雅失里为何百般推托,不让我见阿米赤拉?前些天去见阿米赤拉,竟看到有亲兵守在她的房外,难道阿米赤拉是被她的汗兄给软禁了不成?这怎么会呢?”

    铁震道:“此番赶赴前线,未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公主,请大汗体谅臣的心思,敢问公主究竟去了哪座喇嘛庙,臣赶去喇嘛庙相见一面便是。”

    本雅失里道:“本汗明白你的心意,是本汗疏忽了,只顾着处理国家大事,竟忘了问舍愣阿米赤拉在哪座庙里了,本汗实在是报歉。”

    铁震心道:“本雅失里分明是知道阿米赤拉在哪,看来阿米赤拉定是知道了什么,这才不让她与我相见。她究竟在哪,为何她的房外有那么多亲兵把守?相必她定是在房里,但我进到房内时却没有见到她,这又是为何?”

    铁震道:“既是如此,那也只好等大胜归来时再与公主相见了,请大汗代我转告公主,让她安心的等着我回来,不必担心我的安危。臣这就回去准备一下,交代一下手底下的锦衣卫,让他们过来汗廷照顾皇上。”

    本雅失里道:“汗廷有我亲兵精锐守护,铁将军大可放心。”

    铁震道:“皇上一直由锦衣卫们照顾着,衣食起居他们最是熟悉,大汗的亲兵自然可保皇上的安全,但要说到照顾皇上的日常起居生活,那就非锦衣卫们不可了。”

    本雅失里想了一会道:“好吧,那你回去吧,明日一早随太师一道赶赴前线。”

    铁震向建文帝辞行,道:“皇上,保重龙体,相信臣,臣一定不负所望,请皇上安心的等着臣回来。”

    建文帝双眼红了,哽咽道:“你也要好生保重,记住朕对你说过的话。”

    铁震点了点头,离开了汗廷。

    夜暮临,阿米赤拉公主的房外依旧把守着几十名亲兵,亲兵们严阵以待,守在门外,没有人敢分心说话交谈,房内也是没有人声,出奇的静。

    一道身影闪来,亲兵们尚未反应过来,全部呆立在那不动了,很显然是被人瞬间给点住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见一蒙面黑衣人推开了房门进了房内。

    那黑衣蒙面人进到房内,却见房里空无一人,他仔细检查了一遍房中的摆设物件,向着墙壁处伸手探了好一会,却没发现什么异样。黑衣蒙面人这时走到阿米赤拉的床前,见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暗道:“阿米赤拉究竟在哪,既然她不在房里,为何门外还要亲兵把守?这完全不符合道理啊。”

    黑衣蒙面人又朝四周环视了一遍,然后目光又盯在床铺上,他突然双手将铺在床上的被子掀开来,将床板移开,床底下竟现出一个可容人进出的大洞来,洞底下竟透着亮光。

    黑衣蒙面人大喜,顺势钻了进去。洞底下面竟别有洞天,居然是一个好大的地下密室,密室里竟还有一间房,房门被上了锁。黑衣蒙面人伸手抓住锁头,只一拧,锁头便开了,好惊人的力道!

    黑衣蒙面人进了房内,见到房内桌前坐着一名绝美白衣女子,还有一名婢女站立着随侍。

    白衣女子陡见黑衣蒙面人闯进来,大骇道:“你是谁?”

    黑衣蒙面人激动地道:“阿米赤拉,是我。”

    密室内的白衣女子竟是阿米赤拉公主,她身旁站立的正是她的贴身婢女卓卓玛。

    阿米赤拉听出了黑衣蒙面人的声音,喜极而泣道:“大哥,真的是你么,我不是在做梦吧?”

    黑衣蒙面人揭下了蒙巾,竟然正是铁震。

    阿米赤拉起身冲过去抱住了铁震,泪水滚滚直下,泣道:“天可怜见,还能让我再见到大哥。”

    铁震紧紧搂住了她,道:“别哭,我们这不是相见了么?”

    阿米赤拉问道:“大哥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还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了。”说罢又伤心的哭泣。

    铁震道:“这也正是大哥心里所不解之处,没想到你的闺房床铺下面竟还有这么个密室,大汗为何将你软禁于此,为何诸般谎言,不让我见你?”

    阿米赤拉道:“汗兄对你说了什么?你又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

    铁震道:“五天前大哥曾来你这向你辞行,却见到有大汗的亲兵在门外把守,当时我便已心生疑虑,问过亲兵,竟然说你去了喇嘛庙祈福,问是哪里的喇嘛庙,亲兵竟推说不知道。恰此时大汗赶来,催着我去瓦剌,请瓦剌派兵支援。因为事情紧急,大哥也没多想,便赶赴了瓦剌,直到今天才赶回到汗廷复命·····”

    阿米赤拉焦急的插了话问道:“那大哥可有请到瓦剌派兵支援?”

    铁震道:“是大哥没用,瓦剌大汗拒绝了派兵支援鞑靼。”

    阿米赤拉此时竟如释重负般,道:“如此便好。”

    铁震吃惊的问道:“阿米赤拉,你为何说好?”

    阿米赤拉顿了一下,才道:“战争是要死很多人的,我鞑靼国与张辅二十五万大军之间的战争已无法避免,倘若瓦剌再派大军加入到这场战争中,死的人将会更多,最终受苦的还是无辜的百姓。瓦剌大汗拒绝出兵,那瓦剌百姓便能免受战争之苦,这不是很好吗?”

    铁震道:“阿米赤拉,你心地真的善良,心里装的始终是天下的百姓,大哥在你面前简直是无地自容。”

    阿米赤拉道:“快别这么说,大哥在我心里是大英雄,是真正的心怀天下的大侠。”

    铁震道:“是么?可我却无法阻止这场战争,甚至还是这场战争的始作俑者,大哥是罪人,不是甚么心怀天下的大侠。”

    阿米赤拉道:“大哥不要这样想,我鞑靼国与朱棣的仇恨由来已久,又岂是因为你而战?”

    铁震道:“我这就带你出去,要当面问清楚大汗,为何要将你软禁在此,又为何不让你、我相见?”

    阿米赤拉急得又哭了,道:“我不要出去,请你也不要向大汗问明原因好么?”

    铁震惊诧道:“为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大哥,好么?”

    阿米赤拉痛苦地道:“求你不要问了,好么?我真的不能说。”

    铁震见她痛苦矛盾无比,心里疼惜,道:“好,大哥不问你。那你随我出去,好么?”

    阿米赤拉道:“我就在这,我不要出去。”

    铁震道:“你为何不随大哥一起出去,是怕出去了,被大汗知道了,大汗要对我不利,是吗?”

    阿米赤拉哭着道:“不要说了,你不要逼我了,好么?一边是我最爱的人,一边是我最亲的汗兄,你们两个都是我最亲最亲的人,为什么要让我选择呢?”

    铁震道:“其实你不说原因,大哥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定是你发现了大汗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怕你说与我知道了,这才将你软禁,不让你、我相见,对么?”

    阿米赤拉惊道:“你怎么会知道?”

    铁震道:“大汗和阿鲁台主动提出挥军南下,助我皇帝重登帝位,但却不同意建文皇帝随我一道去军中,反而是将我皇帝强留在汗廷中,明为保护安全,实则软禁我皇帝,借此牵制于我。大汗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很显然不是真心助我皇帝重登帝位,而是借机南下犯我大明,侵占我大明的江山。”

    阿米赤拉惊道:“原来你都知道了,是我对不起你,我没办法阻止汗兄,但他终究是我的汗兄,请你看在我的份上,无论如何都不要伤及我汗兄的性命,好么?”

    铁震道:“我答应你,你放心,无论何时我都不会伤害大汗,我知道你真正担心的人是我,你是怕我一旦做出对大汗不利的事,所有鞑靼人都要取我性命而后快,对么?”

    阿米赤拉紧紧搂住铁震,道:“我怕,我怕你们当中任何一人有丝毫损伤,更害怕看到你们两个人兵戎相见,我真的好怕。”

    铁震道:“相信我,我一定设法化解这场战争,一定会想到办法阻止大汗侵占我大明。”

    阿米赤拉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时候不早了,你该走了,就当没有见到我,免得汗兄知道了,那就后果不堪设想,事情便难有转圜之地了。”

    铁震点了点头道:“那好,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等着我回来。”说罢不舍得离开了密室。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