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取信叛贼

章节字数:3871  更新时间:19-10-01 1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莲教偷袭柳军大营,因叛徒王乾出卖而致三万先锋军几乎全军覆没。

    此役惨败,教中弟子情绪和士气难免低落,埋怨和责怪声四起。

    有弟子以为此役惨败副教主铁青要负全部责任,是她过于轻敌,才会冒然令全军突袭柳军大营,这才会中了柳军的埋伏、包围,以致此役惨败,令白莲教元气大伤,士气受挫。

    这边九死一生幸存的先锋弟子们更是有怨气,怪教主唐赛儿决策有误,在没有打探清敌方虚实的情况下,便命令三万先锋弟子出兵突袭柳军大营,才会导致三万先锋弟子白白牺牲。

    这日,教主唐赛儿命教中各分坛和总坛所有首领一起商讨此役惨败的原因。这些白莲教领兵的首领们又开始互相争论责怪起来,一时间争吵声一片。

    唐赛儿大声喝道:“吵够了没有?安静。”

    众首领听的教主发怒大喝,顿时都安静下来,不敢多言。

    唐赛儿道:“请你们来是商议讨论战败的原因,而不是叫你们来吵架,互相指责的。我白莲教弟子当此危急时刻,更要互相团结,齐心协力,才能打胜仗,这样争吵不休,只会伤了彼此的和气和信任,何谈齐心?”

    众首领不敢吭声,唐赛儿道:“好吧,你们先暂时退出营外等候,本教主先与铁副教主和耿大侠好好商讨下失败的原因何在。”

    众首领退了出去,营帐内只剩下唐赛儿、铁青、耿童儿三人。

    众首领在帐外焦急的等待,耳听到营帐内教主唐赛儿的声音道:“铁副教主,此役你所率的三万白莲教先锋大军几乎全部阵亡,对此你有何话要说?”语气甚是严厉。

    铁青道:“属下乃是奉教主之命行事,率三万先锋大军连夜不停的行军,按照教主的布署,率大军突袭柳军军营,哪知道柳升狗贼竟然用兵如神,竟算准了我们要突袭他的大营,早早就埋伏好了,这才使我三万先锋军惨败。属下身为三万先锋军的直接指挥者,是难辞其咎,但教主对此役惨败也有决策失误之过。”

    唐赛儿怒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一仗之所以惨败,完全是因为本教主之过了?”

    铁青道:“属下可不敢这么说。”

    帐内的耿童儿大声地怒道:“唐姑娘,你虽是白莲教一教之主,但耿童儿忍不住不得不说,此役三万白莲教先锋弟子几乎全部阵亡,你身为教主,要负主要责任。铁副教主领着被围困的三万先锋军奋死杀敌,连自己的性命也差点不保,她何错之有?要不是教主你冒然令三万先锋军连夜行军偷袭柳军大营,何至于中了柳升大军的埋伏,何致枉死这么多的白莲教弟子?”

    唐赛儿怒叱道:“耿童儿,你是甚么身份,竟敢如此跟本教主说话,这里可是我白莲教,岂容你胡说八道?若不是看在铁大侠的份上,我一剑斩了你。”

    耿童儿怒道:“不错,我耿童儿算不得甚么人物,但请你记住,我可不是你白莲教弟子,你大教主还管不了我。公道自在人心,难道我耿童儿还不能说句实话么?要我说,是你唐赛儿这个教主领导无方,既是如此,应该退位让贤了。”

    唐赛儿大怒道:“放肆,怎么,你想做我这个教主之位么?来人呀,将这狂徒拉出去砍了。”

    帐外进来两名白莲教弟子,上前便押住耿童儿,耿童儿双手用力甩开,怒视着这两名白莲教弟子。

    铁青见唐赛儿要将耿童儿砍了,顿时服了软,道:“求教主念在耿童儿以往为我白莲教立下不少功劳的份上,饶他一命吧?”

    唐赛儿道:“不杀他本教主何以号令白莲教十万弟子,本教主威信何存?”

    铁青道:“耿童儿并非我白莲教中人,他是建文皇帝身边的锦衣卫,是铁叔叔令他留在白莲教相助我们的,你若杀了他,置建文皇帝于何地?又如何向我铁叔叔交待?”

    唐赛儿犹豫了好一阵,才道:“好罢,耿童儿,念你是皇帝的锦衣卫,铁大侠又对我有救命之恩,本教主姑且饶你一命。但铁大侠既命你留在白莲教,你当听从本教主的调令,而你竟胆敢出言冒犯本教主,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逃。来人呀,拉出去打五十大板。”

    两名白莲教弟子又上前押住耿童儿,耿童儿大叫道:“唐赛儿,你仗着自己是白莲教教主,便不许别人讲真话。你竟对我耿童儿乱用私刑,耿童儿不服,我乃是皇上身边的锦衣卫,是朝廷的官员,你凭什么对我用刑?”

    唐赛儿怒道:“凭我是一教之主,这里是我白莲教,便是建文皇帝亲自来了,也赦免不了你。来呀,还不拖下去打?”

    耿童儿被拉了出去,耳听得板子声和耿童儿凄厉的痛叫声。

    铁青忍不住掉下泪来,唐赛儿也闭上了双眼。

    五十大板打完,唐赛儿才命所有在外等候的教中首领全部进帐。

    唐赛儿对首领们道:“教中规矩不可乱,以后谁还胆敢对本教主不敬,耿童儿就是他的榜样。”

    众首领道:“我等誓死忠于教主,若是谁敢对教主有不忠不敬之心,当天诛地灭,依教规重处。”

    唐赛儿道:“今天先议到这吧,各位回去好好照顾手下的受伤弟子,对于阵亡弟子的亲属家眷要好生抚恤。我白莲教弟子都是穷苦人出身,我们起义造反都是被官府朝廷给逼的,是他们不给我们活路,我们才要拼死反抗。此役伤亡了这么多的弟兄,如此血海深仇,一定要教柳升狗贼血债血偿。不杀柳升狗贼,本教主誓不为人。”

    众首领齐声道:“血债血偿,杀了柳升狗贼,为兄弟们报仇。”

    耿童儿这五十大棍挨下来,伤得着实不轻,屁股血肉模糊不说,还伤到了腰部,这一躺便是五日。

    铁青悉心的照顾着他,耿童儿好是感激,言语中不时的表露出对唐赛儿的愤恨不满,言道对白莲教已是心灰意冷,决意离开白莲教。

    铁青言语中也颇对唐赛儿不满,但她还是力劝耿童儿留下来帮忙,说道白莲教乃是师父骆文龙一生的心血,不能就这么让它毁了。

    耿童儿对铁青道,白莲教有唐赛儿如此独断专行的教主,灭亡不过是迟早的事,他反劝铁青同他一起离开白莲教。

    铁青早已发过誓要与白莲教共存亡,又岂会随耿童儿出走。耿童儿任是好说好劝,她也始终不肯离开白莲教。

    耿童儿无奈,只好孤身一人向唐赛儿辞行,说是要离开白莲教,回鞑靼国追随铁大人,保护皇上。

    唐赛儿也不加挽留,由着他离去。

    耿童儿收拾好行礼,便离开白莲教营地而去。

    耿童儿行了一阵路,发觉有人跟踪于他,大喝道:“何方鼠辈,偷偷摸摸的跟着,还不滚了出来?”

    身后果然有人现出身来,耿童儿见到此人,大是吃惊,冷冷道:“王乾,是你?怎么?是唐赛儿派你来跟着我的?她是对我不放心么,想派你来杀人灭口不成?”

    偷偷跟踪耿童儿之人竟是白莲教统领王乾,王乾忙道:“耿大侠误会了,不是教主派我来的,是我自己跟着耿大侠来的。”

    耿童儿怒道:“你跟踪我作甚么?是想杀了我向唐赛儿邀功吗?”

    王乾道:“耿大侠别误会,以我王某人的武功也不是耿大侠的对手。王某人敬佩耿大侠是英雄好汉,是教主自己指挥不当,领导无能,才致这么多的弟兄枉死,她自己不好好反省,反拿耿大侠来立威,害得耿大侠无辜挨了五十大棍,如此做法,实在令人心寒,我王某人为耿大侠抱不平。”

    耿童儿道:“你身为白莲教中人,竟说出这等冒犯教主的话,你不怕唐赛儿知道了要了你的命?”

    王乾道:“我王某人岂是贪生怕死之人,只不过王某人早就看不惯教主的所作所为,白莲教由她统领,早晚要败亡。”

    耿童儿道:“哦,你真是这么想的?”

    王乾道:“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不知耿大侠要作何打算?王某人敬仰耿大侠的为人,想要追随耿大侠左右,跟着耿大侠一起成就一番大事业,不知耿大侠可愿意让王某做您的马前卒?”

    耿童儿大笑道:“王统领是白莲教中有权有势的十大统领之首,正是前途不可限量,耿童儿如今却是不知前路往何方,怎配王统领来追随?”

    王乾道:“什么统领,什么前途不可限量,留在白莲教只有死路一条。王某人斗胆问一句,白莲教与柳升大军之战,最终是谁胜谁负?”

    耿童儿想了想,道:“这个嘛,耿某不好说。眼下双方是互有胜负,说不准谁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王乾道:“王某人却以为最终的胜利者会是柳升大军,白莲教最终会被朝廷大军所剿灭,所以依王某人之见,耿大侠还是尽早投靠朝廷大军,早日立下大功,这样才能前途无量。”

    耿童儿怒喝道:“王乾,你胡说甚么?休要巧言诈我,你回去告诉唐赛儿,不要逼人太甚,信不过我耿童儿,怕我出卖了白莲教,那大可以杀了我,不必让你王乾来试探于我。耿童儿既不会再效力白莲教,亦不会投靠什么朝廷,从此浪迹天涯,倒也自在。”

    王乾急道:“耿大侠,您真的误会了。王某人真不是教主派来试探于您的。算了,豁出去了,实话跟您说了罢,其实王某人早就已经弃暗投明,投靠了柳升大元帅了。耿大侠既然不知要去哪,而白莲教又容不下您,您何不也投靠柳升大元帅,以您这等人才,只要剿灭白莲教立下大功,何愁没有功名利禄,荣华富贵?”

    耿童儿听到此,心中闪过杀念,但立马冷静了下来,暗道:“难怪三万先锋军遭到柳升大军的埋伏、包围,定是这贼厮告了密。”

    耿童儿道:“你说的可是真话?你真不是唐赛儿派来的?你背叛了白莲教,不怕唐赛儿知道了,要你的命?”

    王乾道:“此事只有你知、我知,等唐赛儿知道我王乾背叛了白莲教之时,那已经晚了,那时她自己已经先自身首异处了。”说罢难抑心中的得意,哈哈大笑不已。

    耿童儿道:“原来你对唐赛儿也早已不满,恨其入骨了,如此说来我二人倒是有共同的敌人了?”

    王乾道:“对,唐赛儿就是你、我共同的敌人,耿大侠,您乃当世英雄豪杰,岂能受她一女流之辈当众羞辱,此仇当报,王某人愿意助耿大侠一臂。”

    耿童儿道:“白莲教势力庞大,耿童儿要报此仇,看来也只有依靠柳升大元帅了。投靠柳升大元帅之事,还要仰仗王统领加以引见啊。”

    王乾道:“耿大侠客气了,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恕王某人高攀,以后就称呼您耿大哥,可好?”

    耿童儿忙道:“这如何使得,小弟比王大哥尚小着几岁,理该我称您为大哥才是。”

    王乾道:“耿大哥,你这话可不对了,小弟虽虚长您几岁,但江湖上的人讲究的是能者为长,小弟自问本事和武功比不得耿大哥,日后耿大哥随柳升大元帅沙场征战,立下赫赫战功,那时还望多加提携小弟才是。”

    耿童儿笑道:“既是如此,我也就不再推辞了,日后你、我便是生死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二人相视大笑不已。

    

    作者闲话:

    多多关注,推荐,收藏,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