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假意投敌

章节字数:4321  更新时间:19-10-02 15: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耿童儿与王乾商议好,由王乾亲笔手书一封信交与耿童儿,作为投靠柳升的引荐信,而王乾则返回白莲教继续做内应,到时里应外合,必能全歼白莲教。
    耿童儿将引荐信收好,目送王乾返回白莲教大营,待确定王乾走远,这才离去,行了约一里路,不远处有一间草屋,耿童儿到了草屋门前,早有一对农家父女在门前相迎。
    那老农道:“耿大侠,你可来了,教主和副教主在屋内等候多时了。”
    耿童儿由老农领进了屋内,屋内最里面一间房内,唐赛儿和铁青正坐在长板凳上等候。
    唐赛儿见耿童儿来了,忙起身相迎,道:“耿大侠,让你受委屈了。”
    耿童儿道:“谈不上委屈,一点皮肉之伤,查出了叛徒是谁,又取得了叛徒的信任,值了!”
    唐赛儿、铁青齐问道:“叛徒究竟是何人?”
    耿童儿道:“王乾。”
    唐赛儿怒道:“是他?难怪他最近行事总是让人感觉怪怪的,可恨我没有尽早查出他叛变了,不然三万先锋弟子也不至······”
    铁青听到是王乾,更是愤恨起身,提刀要出门去。
    耿童儿忙拦住了她道:“你要做什么?”
    铁青怒道:“我要亲手宰了这叛徒,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耿童儿道:“王乾这贼人是该千刀万剐,但此时还不是时候。”
    铁青急道:“那还要等到何时?”
    耿童儿从怀中取出王乾写的引荐信交与铁青和唐赛儿看,说道:“我猜这叛徒必然有跟柳升联络的特殊方法,此刻他回到白莲教,必定会想方设法联络上柳升,将我准备投靠柳升之事告知于柳升,柳升只有收到了他的密信,才会更加确信我投靠于他是真的,所以眼下要做的事情,便是密切的跟踪王乾,看他究竟是用什么方法与柳升联络,将消息传出的。到时候人赃俱获,再找他报仇不迟。”
    唐赛儿道:“耿大侠说得对,我们正要好好利用王乾,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耿童儿道:“我已想到大破柳军之计,只要能设法取得柳升的信任,此计便可成。”
    铁青急问道:“你想到了什么计策?”
    耿童儿在她二人耳边小声的说出了具体计策。
    唐赛儿、铁青听罢大喜,齐声道:“好,好,此计甚好。”
    铁青道:“耿童儿,你此行深入敌营,万事要小心,万一不慎败露了,一定要想办法全身而退,活着回来。”说罢竟红了双眼。
    耿童儿看在眼里,心中一阵暖和,顿生怜爱疼惜之情,开玩笑道:“放心,我耿童儿命硬着呢,你等着我回来同你斗嘴吧。哈,哈。”
    铁青骂道:“贫嘴,都这个时候了还开玩笑。总之你万事要小心。”
    耿童儿道:“嗯,你们也要保重,我这就去会一会柳升老贼。”说罢拱手告别,出了草房外而去。
    铁青跟着出了门外,目送着他远去,心中在祈求:“老天爷保佑,教耿童儿平安的回来。”
    唐赛儿也在心中盼望他安全归来,但与铁青的心境却是大不相同了。
    耿童儿直奔柳升大营而来,柳军将士见有人擅闯军营,纷纷摆开战斗阵势,耿童儿大叫道:“烦请军爷通报一声,告知柳升大元帅,耿童儿前来投奔于他。”
    一名将士马上进去大营内禀报。不一会,柳升由徐先奉和几位军中将领陪着,全身戎装而来。
    柳升大声喝问:“来者何人,胆敢孤身一人闯我大营,还要面见本帅,是何用意?”
    耿童儿道:“在下耿童儿,特来投靠大元帅,我手中持有王乾兄弟的引荐信,请大帅过目。”说罢从怀里取出信来。
    一名将士壮着胆走到耿童儿身前,将信接过呈与柳升。
    柳升看罢,见是王乾的笔迹,暗道:“刚刚收到王乾的飞鸽传来书信,言道耿童儿要来投诚,此人便是耿童儿?”
    柳升仔细看清了耿童儿,道:“耿童儿,果然是你?你杀了我那么多将士,还敢到我军营中来?简直是自投罗网,来人,将耿童儿拿下。”
    一群将士上前将耿童儿包围住。
    耿童儿大声道:“来吧,要杀便杀,只怪我错信了王乾兄弟的话,说什么柳升大元帅知人善用,定会不计前嫌重用我耿童儿,我这才冒着风险前来投靠。没想到你柳升也是鼠目寸光,小肚鸡肠之人,算我耿童儿看走了眼。来吧,动手吧。”
    柳升大笑道:“耿大侠果然是英雄豪杰,佩服,佩服。适才本帅不过是对你稍加试探,还请不要见怪。王乾已经飞鸽告知本帅,说耿大侠要来为本帅效力,本帅还在想,这王乾该不是戏弄本帅吧?想想耿大侠是何等人物,一身的好武功,勇猛无比,在战场上无人可敌,想我千军万马,竟奈何不了耿大侠,这等英雄,岂甘屈尊效力于本帅?今日见到耿大侠真的来了,可真是喜从天降,有你相助本帅,本帅便是如虎添翼,剿灭白莲教反贼指日可待。”
    耿童儿道:“元帅太抬举耿某了,若不是元帅手底下留情,耿某早就死在元帅大军的刀剑之下了。”
    柳升道:“好,好。你、我从今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客气话就不多说了,来,随我入营,本帅要为耿大侠好好的接风洗尘。”
    耿童儿随柳升等人入了大营,柳升命人摆好酒席,把酒畅饮,共赏歌舞。
    一干将领陪同出席酒席,柳升先自举杯敬耿童儿,道:“耿大侠肯屈尊助本帅一臂,本帅实不胜感激,来,这杯酒本帅先干为敬。”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耿童儿忙起身干了一杯酒,道:“多谢元帅赏识抬爱,日后还望元帅多多提携才是。”
    柳升笑道:“快快坐下,那是当然,有我柳升的,便有你的,你、我兄弟齐心合力,剿灭白莲教反贼,又何愁没有功名富贵?只是眼下本帅倒有一事颇是为难,实在不知如何安排方为妥善。”
    耿童儿道:“元帅有何为难之事,只要是耿某能够效力的地方,必万死不辞。”
    柳升道:“耿兄弟严重了,本帅是不知要封你什么军职为好,耿大侠在白莲教中已是数一数二的重要人物,今日肯来投奔于本帅,按说封你为军中副元帅都不为过,但这个得要皇上下旨亲封才行,本帅也做不了主,要是封个其他的军职,恐又委屈了耿兄弟,所以本帅实在是为难。”
    耿童儿暗道:“柳贼分明是在试探于我,好个奸滑的老贼。”
    耿童儿道:“只要能在元帅帐下效力,就是让我当一个帐前小卒也行,耿某肯效力元帅,虽然图的是建功立业,青史留名,但更大原因是为了报我在白莲教中所受之羞辱。耿某唯一心愿便是消灭白莲教,亲手杀了唐赛儿。”
    柳升道:“耿兄弟所受的羞辱,本帅也大概知道了一二,女贼唐赛儿刚愎自用,容不得他人比她厉害,也难怪耿兄弟会遭她当众羞辱。耿兄弟何等英雄,若是长久的留在白莲教,势必会对唐赛儿的教主地位构成威胁,她又岂容得下你?”
    耿童儿道:“元帅说的极是,唐赛儿此人心胸狭窄,是她自己领兵无方,才造成白莲教惨败于元帅,她却反将这失败的罪责怪到别人头上,耿某不过是说了句实话,她便恼羞成怒,令耿某当众受辱,此仇不报,耿某誓不为人。”说罢愤恨的连干了三杯酒。
    柳升见状心中大慰,暗道:“看来耿童儿前来投诚是真心的,他果然是因为受了女匪唐赛儿的羞辱,才会投靠于我。大丈夫最恨的便是被女人当众羞辱,看来他是恨透了唐赛儿,这真是天助我也。”
    柳升道:“耿兄弟莫气,放心,本帅一定助你杀了唐赛儿,来,来,喝酒,喝酒。”
    二人举杯共敬,又是连饮数杯。柳升问道:“以耿兄弟看,本帅与白莲教反贼之战,最终会是谁胜谁负?”
    耿童儿道:“白莲教不过是一群草寇,军心不稳且不说,教中又有几个会打仗能用兵之人?他们只不过是因为得益于熟悉当地的地形,占据了地利的便宜,所以才致元帅剿匪不力,但长久打下去,最终的胜利者必定是元帅。”
    柳升道:“说的好,本帅能不能早日剿灭白莲教反贼,还要耿兄弟鼎力相助才行。耿兄弟对白莲教可谓是一清二楚,了如指掌,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有了耿兄弟相助,本帅定可大破白莲教。”
    一众将领陪着柳升和耿童儿直喝了一个多时辰,这时柳升命人押上来一个全身枷锁的蓬面囚犯,说是要拿这囚犯试剑助兴。
    那囚犯见到耿童儿在座,大是吃惊,怒道:“耿大侠,你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成了柳贼的座上宾?”
    耿童儿见此人颇是眼熟,仔细一看原来是随他一同出生入死的白莲教先锋军小头领孙敬之。耿童儿道:“孙敬之,是你?”
    孙敬之道:“难得耿大侠还认得小人,敢问耿大侠,为何成了柳贼的座上宾?他杀了我们那么多的白莲教兄弟,你居然与他······”言语之中愤怒无比又颇为疑惑。
    耿童儿道:“不错,耿某也曾恨不得杀了柳升为白莲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但是耿某九死一生才保住性命回到白莲教,唐赛儿却将战败的原因怪在我三万先锋弟子的身上,还当众责打我五十大棍,是可忍孰不可忍,白莲教在唐赛儿手里早晚要败亡,与朝廷为敌其结果只有死路一条。大丈夫识时务者为俊杰,孙敬之,你该醒醒了,只要你肯向元帅投诚,我保你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元帅,对么?”
    柳升道:“此人既是耿兄弟的人,自然本帅会好好的重用。来人,还不快给这位孙壮士解去锁链?”
    一名将士听令正要上前去解去枷锁,孙敬之大喝道:“滚开,孙某人虽是一无名小辈,但尚且知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官府欺压百姓太甚,以致官逼民反,孙某人头颅可断,志不可屈,要我出卖自己的兄弟,向你们这些朝廷的爪牙屈膝投降,休想。”
    耿童儿起身走了过来,道:“孙敬之,你怎么如此固执,听我好言相劝,投靠元帅,弃暗投明,方为正道。”
    孙敬之怒道:“耿童儿,你这狗贼,枉我平日里对你敬重万分,没想到你竟是这种见利忘义的无耻小人,我呸。”一口唾沫直喷向耿童儿。
    耿童儿竟不回避,任由唾沫吐在脸上,心中却对孙敬之肃然起敬,他不忍心孙敬之再受折磨羞辱,也清楚的知道这是柳升故意安排的一出戏,是要再试他的忠诚。
    耿童儿大喝道:“不识抬举的家伙,耿某便送你一程。”说罢一个闪身,人已到了孙敬之跟前,手掌只一抬,只听“扑通”一声,孙敬之已然倒地身亡。
    柳升看得清楚,原来孙敬之竟被耿童儿一掌劈到了天灵盖,当场身亡,耿童儿出手之快,下手之狠,柳升自叹不如,亦对耿童儿又多了几分信任。
    耿童儿重新回到席位坐上,柳升命人将孙敬之的尸身抬下去喂狗,说道不要因为这种人而扰了酒席的气氛。柳升又命歌舞艳姬上前给耿童儿敬酒。
    那舞姬长得极具姿色,体态婀娜,脸蛋白中透红,双眼明亮勾人心魂  ,实在是美艳无比。
    柳升道:“美女当配英雄,这位可是我军营中最美的歌姬,能歌善舞,伺候人的本事同样是一流。便让她照顾耿兄弟的生活起居吧?”
    耿童儿忙道:“元帅的美意我心领了,只是耿童儿生性孤僻,习惯了独自起居,不喜欢有人伺候。佳人虽在眼前,却恕耿童儿无福消受。”
    柳升道:“耿兄弟果然是非同常人,美色当前居然可以不为所惑,试问本帅的军中又有何人可比,这才是成大事之人。”
    耿童儿道:“元帅谬赞,实是耿某对女色不甚喜好,耿某心中所想的唯有建功立业,将来能够青史留名,如此余愿足矣!”
    柳升道:“说得好,大丈夫既生于天地,当求功名于万世,那才不枉来人间走一遭,来,本帅再敬你一杯。”
    二人再次互相敬酒,那名艳姬识趣的退了下去,继续的歌舞助兴。
    酒席持续了两个多时辰,众将领都喝得舌大嘴笨,摇头晃脑的,柳升才令结束,将领们由下面的将士扶着回各自营地,柳升命人为耿童儿准备了一间上房,安排好后,自己也回去休息了。
    耿童儿躺在床上便呼呼大睡,半夜醒来,见窗外门口竟有士兵把守,心想柳升对他还是存有疑虑,这才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索性埋头继续大睡,这一觉醒来,天已大亮。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