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计中有计

章节字数:3368  更新时间:19-10-03 0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乾与耿童儿分别后便回到了白莲教总坛卸石棚寨。

    当晚夜深人静,教中弟子都已入睡,王乾才偷偷的起床,来到后山崖壁,他从怀里取出管乐,吹得几声,不一会,漆黑的夜空处飞下来一只信鸽,停在他的手里。

    王乾从袖子里取出写好的信件,正要绑在信鸽的脚上,突然身后传来女子清脆的声音:“王乾,你一个人来此作甚?”

    王乾惊魂之下忙回头转身看去,直吓得他魂飞九霄云外。

    原来说话之人竟是教主唐赛儿,她身旁站着铁副教主,还有教中四大护法,九位统领。

    王乾结巴地道:“没,没什么,睡不着,出来透透气。”说话间大汗直流,显然是作贼心虚,心中害怕至极。

    唐赛儿道:“好个睡不着觉,看来王统领的兴致很高啊,居然跑到这后山来透气,那你手里的鸽子又是怎么回事,你手里的信件是要传给谁啊?”

    说话间,唐赛儿身形一闪,直逼向王乾,王乾尚未反应过来,手中的信鸽和信件竟然全部到了唐赛儿手中,唐赛儿冷冷地道:“信里面写的甚么,要本教主念出来给众位听听么?”

    王乾知道事情败露,心知难以活命,但垂死亦要挣扎,他突然出掌攻向唐赛儿。

    唐赛儿何等身手,只一闪便避开了。在场的四大护法和统领们见状纷纷上前擒拿王乾。唐赛儿便退开观战。

    王乾如何是这么多人的对手,平日里单打独斗尚无胜算,何况这么多高手群起围攻他一人,只瞬间便被生擒。

    唐赛儿看过信件内容,将信件交与当中一名年长的统领过目。

    那年长统领看完信的内容,气得咬牙切齿,道:“王乾,原来是你这叛徒勾结了柳升,难怪柳升狗贼对我白莲教行军了如指掌,竟是你告的密,害得我三万先锋弟子枉死,王乾,你这狗贼,居然与姓耿的一起联手出卖我白莲教,想要来个里应外合,要灭我白莲教,他娘的,老子先将你千刀万剐了,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再去找耿童儿那狗贼算帐。”说罢便要动手。

    唐赛儿赶忙叫住了他道:“徐统领,且慢。”

    徐统领道:“教主,留着这叛徒做甚么,让属下将他千刀万剐了。”

    唐赛儿道:“王乾是死有余辜,但不可私自将他杀了,得依着教规,当着教中所有弟子的面,以教规处置,让所有弟子找他算算这笔血帐。另外有一事本教主必须要同诸位说清楚,耿大侠并不是叛徒奸细,而是打入到柳升狗贼那的卧底、内应,为了白莲教大业,耿大侠甘愿当众忍受皮肉之苦,假意与本教主决裂,为的就是要设法取得柳升的信任,同时查出我白莲教的叛徒是谁,也正因此王乾这叛徒才会中计,现出原形。”

    王乾听得是心惊胆战,原来这一切竟是个圈套,是一出苦肉计,为的就是引他中计,枉他自命聪明一世,竟栽在耿童儿手上,心中想到教中处置叛徒的教规,想到所有白莲教弟子每人向他割上一刀,他吓得脸都惨白了,浑身软软的发抖。

    四大护法及九位统领听得教主说道耿童儿的大义之举,心中都佩服感动万分。

    唐赛儿接着道:“这封信还是要送到柳升的手上,如此柳升才能相信耿大侠投诚是真的。徐统领,本教主知道你精于书法,最善于模仿他人笔迹,你且看清楚王乾的笔迹,可否模仿的了?”

    徐统领道:“属下不敢说十分,但九分相似还是可以做到的。”

    唐赛儿道:“这就行了,以后与柳升联络的事就交给你了,我们要反过来知道柳升的一举一动。”

    徐统领笑道:“那属下不成了王乾的替身了,那这叛徒的罪名不是要扣在我头上?”

    众人听罢都大笑不已,唐赛儿将信件缚在信鸽脚上,任它去传递。

    一众人将王乾押回了寨中严加看管,只待天明后依教规处置。

    耿童儿呆在柳升军营中好吃好喝了数日,柳升只是好生的招待于他,却未再提让他在军营中担任何职。

    连日来,柳军也只是在休整兵马,并未主动出兵去围剿白莲教。

    耿童儿心知柳升还是在观查他的一举一动,显然对他还不是那么信任,不敢对他委以重任。他知道只有让柳升彻底的打消了对他的疑虑,才会对他委以重任,才会听信于他。耿童儿眼下能做的只有耐心等待,等待时机。

    柳升确实是在暗中打探监视耿童儿的一举一动,只要稍有异常,不对劲的地方,耿童儿便会立马粉身碎骨。

    好在暗中调查的密探们并没有查到什么不妥,柳升与几位亲信将领商议耿童儿的事,柳升道:“这耿童儿是个难得的人才,他若是真心诚意的投靠本帅,那对我大军剿灭白莲教反贼是如虎添翼,但他若是白莲教派来的奸细,那我大军的一举一动都将为白莲教知晓,那对我们将是灭顶之灾,所以眼下一定要确定耿童儿究竟是敌是友,未知诸位将军对此有何高见?”

    一将领道:“末将倒有一计,不知可行否?”

    柳升喜道:“王将军有何妙计,快快讲来。”

    王将军道:“且不管耿童儿是否是真心投诚,元帅不妨先委以重任于耿童儿,许他为先锋大将军,命他领五千兵马前去围剿白莲教,他若是敷衍行事,剿匪不力,那么耿童儿必是奸细无疑。他若首当其冲,奋勇领兵杀贼,那么他身上就沾满了白莲教反贼的血,白莲教反贼必定视他为敌,对他恨之入骨,他势必没有了退路,唯有忠心于元帅。”

    柳升道:“此计甚妙,便依王将军所言。”

    当晚柳升再次宴请耿童儿,令他为先锋大将军,耿童儿毫不迟疑,欣然答应。

    耿童儿向柳升敬过杯中酒,道:“耿童儿在军中尚无尺寸之功,得蒙元帅看得起,委以如此重任,耿童儿心中感激,纵是粉身碎骨,赴汤蹈火也难以报答元帅的恩情。”

    翌日,耿童儿率大军五千前去白莲教叫阵,耿童儿身先士卒,面对白莲教弟子毫不手软,一口长剑染满了白莲教弟子的鲜血。

    白莲教中领兵的是副教主铁青,铁青见耿童儿杀了不少白莲教弟子,在阵中对着耿童儿破口大骂,持刀杀向耿童儿。

    耿童儿见铁青杀来,一边招架,一边大声说道:“铁青,你别逼我。”

    铁青怒叱道:“耿童儿,是我瞎了眼,没想到你竟投靠了柳升狗贼,与我白莲教为敌,从今天起,你、我恩断义绝,你手上既沾有我白莲教弟子的鲜血,那就休怪我刀下无情。”说罢纵马持刀迎向耿童儿。

    耿童儿见铁青招招是杀招,怒道:“好,我一心念着你、我往日的情份,才招招退让,你既对我毫不留情,招招杀招,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说罢挥剑杀向铁青。

    二人的武功相差无几,斗了数十余招,耿童儿的左臂为铁青砍伤,铁青也被耿童儿刺中左肩。二人杀红了眼,越斗越凶。

    一个时辰过后,唐赛儿领着主力大军赶来。

    耿童儿身边的副将见情势不妙,请耿童儿即行令先锋大军撤退,耿童儿只好下令撤退回营。

    柳升见到耿童儿受伤归来,忙命军医为他治伤。柳升从耿童儿身边的副将口里得知了耿童儿杀敌勇猛,与反贼匪首铁青更是斗得你死我活,他心中大喜,只道耿童儿是真心的效力于他。

    当晚,柳升又亲自为耿童儿设宴,大赞他勇冠三军。

    接下来的数日,柳升派大军前去围剿白莲教,白莲教弟子见柳升大军来了,又藏进了深山之中,柳军不敢冒然进山,只得一次次的无功而返。

    柳升见无法与白莲教大军展开决战,剿匪时日过久,耗费了朝廷大量的粮草和银两,他甚是焦急,知道朝中上下对他已多是不满,万一真的惹怒了朱棣,只怕是要被灭九族。想至此,他总是不由得冷汗直冒。他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禀报,竟然说与杜重喜将军失去了联系,不知道杜重喜的火铳军此时到了哪。

    柳升急急的召集了多位军中将领商讨灭贼大计,将领们提出来的计策虽多,却没有好的良策。

    柳升问耿童儿:“耿将军,你对白莲教是最清楚的,未知你可有灭敌之良策?”

    耿童儿道:“眼下最主要的是我大军根本没有机会与白莲教主力展开决战,长此耗下去对我军极是不利,我军应该想办法寻求与白莲教主力决战的机会,只有这样才能一举歼灭白莲教反贼。”

    柳升道:“这个本帅当然明白,只是白莲教匪贼一直躲在深山之中不出,而我军对山林中的地形又不熟悉,冒然进山必定会遭到白莲教反贼的伏击。”

    耿童儿道:“末将对白莲教总坛的地形一清二楚,白莲教总坛便设在卸石棚寨内。山寨后面是陡峭的山崖,可谓是山寨的天然屏障,但如果能翻上山去,便能直达白莲教总坛卸石棚寨,直插匪贼老巢,杀敌于出其不意,必能全歼白莲教反贼。只是这山崖实在太过陡峭,极难攀爬,我怕大军无法翻越爬上山顶。元帅还是另想别的办法吧?”

    柳升道:“兵行险招,唯有出奇不意,才能克敌制胜。耿将军,就由你带路,今晚我大军便要翻上卸石棚寨后山山顶,大军直插白莲教匪贼老巢,全歼匪贼。”

    耿童儿道:“末将领命。”

    柳升道:“此战关乎我大军能否全歼白莲教,为保万无一失,当先联络一下王乾,告诉他我军今晚的行动,让他与我大军里应外合。”

    耿童儿道:“元帅想的果然周全,如此周密行军,白莲教必灭。”

    柳升道:“这一仗若能全歼白莲教反贼,本帅必定向皇上奏请,给你一个头功。”

    耿童儿道:“多谢元帅。”

    柳升又同其他将领交待好具体行军计划,方命诸将领回营布署。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