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生死决战

章节字数:3400  更新时间:19-10-04 11: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莲教当日收到柳升写给王乾的飞鸽书信,得知柳军今晚便要翻过后山,突袭白莲教总坛,令王乾为内应。

    唐赛儿看罢书信大喜道:“耿大侠的计策果然成功了,是时候与柳升大军一决生死了。”

    唐赛儿命人在寨内设好机关,布置陷阱,随后令主力撤出寨内,埋伏于寨外四周,而寨内的帐篷则依然点着灯火,山寨门口由几个武功了得的头领扮作守门巡视弟子,以此迷惑敌军。

    当晚,由耿童儿带路,柳升大军借着绳索开始攀爬后山崖壁。由于崖壁过于陡峭,很多士兵稍一不慎,脚下一滑,手里抓握不稳绳索,便从半山腰处掉下来,摔个粉身碎骨。

    攀爬行动直花了两个多时辰,大军主力才全部上山。柳升信心满满,自以为灭敌便在今晚,他不顾将领们的反对亲自爬上了山顶,他要亲眼目睹白莲教是如何被灭的,此时也唯有白莲教的鲜血才能让他内心痛快。

    柳军小心翼翼,行动快速如风,直逼白莲教卸石棚寨,柳升令将士们将东、南、西、北四个分寨团团围住。

    柳升见寨内营帐点着灯火,再近了些,见有白莲教弟子在寨门外把哨,整个寨内甚为安静,他心想此时已是深夜,白莲教反贼应该已经入睡,才会如此的安静,这可真是天赐良机,我大军尤如天降,白莲教反贼在睡梦之中,毫无准备,惊慌之下必然全无战斗力,全歼反贼就在今晚。

    柳升一声令下,命大军冲向营帐,柳军喊杀声四起,震彻整个山寨。

    那几名由白莲教头领扮作看守寨门的弟子见状忙撒腿逃命,高喊道:“贼军杀来了,都快起来啊!”

    柳军见到守在寨门外的白莲教弟子逃窜,杀得更是兴起。人人拼了命的直冲向白莲教营寨内。

    这时,突然听到有人惨叫之声,有人被夜空中飞来的冷箭射中,有人“咚”的掉进陷阱内,被陷阱内布满的刀枪暗器刺死。

    柳升大叫不妙,知道中计,大怒道:“耿童儿这贼厮,本帅中了你的奸计,来人,去杀了耿童儿。”

    徐先奉守在柳升身旁保护,道:“元帅,耿童儿这奸贼趁我们不备,已经杀了我几员将领,现在趁夜不知逃去哪了。”

    柳升怒气冲天,喝道:“岂有此理,本帅要将耿童儿千刀万剐,碎尸万断。”正说时,突听得四面八方传来喊杀之声,定睛看时,数不清的白莲教反贼已将柳升大军包围。

    柳升见大军反被白莲教包围,心想惟今只有集中兵力杀开一条血路,逃下山去方不致全军阵亡。他命全军聚拢不得分散兵力,但此时全军早已乱了,他的命令又如何传达的到,人人只顾着逃窜。

    双方大军厮杀了一整晚,天终于放亮了,整座山寨已染成一片血红,柳升大军伤亡过半,而白莲教弟子只有少数阵亡。这时天已大亮,将士们不再像黑夜里那般恐慌,柳升命大军集中兵力朝一路方向杀去。

    白莲教见柳军集拢兵力,也集中兵力,将杀过来的柳军击退回去。白莲教弟子并未上前与敌拼死搏杀,只是将柳军围住,一待柳军杀来,又集中兵力将柳军杀退回去。

    看来白莲教是要将柳升大军活活困死于卸石棚寨,时间一长,柳军必将又渴又饿,疲乏之下将不战自败。

    柳升看出了白莲教的用兵意图,却是无计可施,只在心里暗叹:“天要亡我柳升,我命将休矣。”

    双方大军僵持着又到天黑,柳军极是困乏,饥渴难奈,还要提防着白莲教袭击,真是胆颤心惊,苦不堪言。

    白莲教留着一半人马守着柳升大军,另一半人马竟在后方烧起灶火来,肉香味扑鼻,传到柳军将士的鼻子里,柳军只可闻而要强自忍受着饥饿,滋味实在难以言喻。

    此时白莲教这边有人朝柳军大喊着:“好酒,好香的肉啊,真香。”

    柳军将士们的肚子早已是“咕嘟”响个不停,眼见着被困死在这片山寨中,想着再无活命机会,一些将士终于冒着杀头之险,奔向白莲教大军,高声叫道:“投降,投降。”

    柳升见势态不妙,命手下将军们对逃跑的将士们杀无赦,柳升大喝:“谁敢投降,本帅立斩不饶。”言罢,亲自挥剑斩向几名逃跑叛敌的将士,那几名将士倾刻间被柳升斩杀于剑下。

    将军们对着其他逃跑投敌的将士杀去,将投降逃跑的将士全部杀尽,那些本也要投降的将士们见状便不敢了。

    柳升暗松了口气,心道:“差一点就致军心大乱,白莲教这攻心策略好毒啊,眼下当尽力稳住军心,本帅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只求杜重喜将军的五千火铳军能尽快赶来,否则我大军真的要亡于反贼之手了。”

    柳升大声道:“将士们,本帅不得已才杀了这些叛逃士兵,你们随同本帅一起出征,同患难,共甘苦,你们都是本帅的手足,是本帅的亲人。但这些叛逃的士兵却临阵贪生怕死,背叛朝廷,本帅杀了他们,实在是痛心,本帅请你们好好的三思,你们是我大明的将士,身受着皇恩,食着朝廷的军饷,当思报效于朝廷,忠心于皇上,而这些叛逃的士兵竟要投降白莲教反贼,令他们的父母、妻儿无辜的遭受牵连,背上不忠不孝的罪名?你们再好好想想,你们哪一个人身上没有沾上白莲教反贼的血?投降白莲教反贼,白莲教真的会让你们好活,就不怕秋后算帐?我们是大明将士,要有男儿血性,当同仇敌忾,奋死杀敌,只要坚持住,朝廷派来的五千火铳军马上便会赶到增援,到时我两路大军再里外夹击,白莲教反贼必灭。等我大军灭了白莲教,三军将士人人是有功之人,朝廷必会为每一个将士论功行赏。”

    柳军将士们听到元帅这般肺腑之言,心中都在想:“要是我等真的投降了白莲教反贼,那我的爹娘和妻儿必受连累,哪还能活命?不错,我等身上都沾满了白莲教反贼的血,这些反贼又岂会饶过我等性命?看来唯有与白莲教反贼拼死一搏,血战到底方有一线生机,只是这援军何时能来?”

    柳升见将士们都陷入深思,脸露困惑之色,心中已明,大声道:“本帅向你们保证,杜重喜将军的五千火铳军三日之内必能赶到增援,只要坚持住三日,白莲教的末日便到了。”

    柳军将士听到援军三日内会赶到,心情不再悲观沮丧,柳升见此心里才稍稍安定。

    白莲教这边也听得清楚,唐赛儿等首领深知要让柳升大军内部大乱是不可能的了,耳听到柳升说道杜重喜的五千火铳军三日内会赶到,心中都大惊焦急。

    唐赛儿对一众首领道:“眼下是决定生死的时候了,我白莲教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柳升全军,绝不能让柳升大军与火铳军会合,一旦敌军两路人马会合,形成里外夹击之势,那我白莲教将会遭到灭顶之灾。”

    铁青道:“教主说的是,趁着现在柳军人困马乏之机,我白莲教全军乘夜进攻被围之柳军,将柳升大军彻底消灭。”

    唐赛儿道:“铁副教主说得是,决一死战就在今晚。我白莲教所有弟子都要打起十分的精神来,抱定必死杀敌之心,万不可有半分轻敌之心,否则我白莲教将一败涂地,反被贼军消灭。”

    唐赛儿一声令下,白莲教几万弟子一齐杀向被围的柳军,柳军也早已做好了应战准备。

    双方大军展开一场殊死搏斗,顿时间血流成河。这场大战直杀到天明,柳军只剩不到万余残兵,而白莲教也伤亡惨重,只剩三万余白莲教弟子。

    唐赛儿首当其冲,杀在最前面,见柳升由徐先奉护着,心想擒贼先擒王,持剑杀向柳升。

    徐先奉忙持剑上前与唐赛儿斗在一起,二人拆斗数十余招,徐先奉渐呈败迹。

    柳升见状忙持剑上前相助徐先奉,唐赛儿以一敌二,顿时难以招架,连连后退。

    在不远处与柳军拼杀的铁青见教主被二人夹攻,提刀冲了过来,叱道:“柳升,纳命来。”

    战况又成唐赛儿与铁青合斗徐、柳二人。徐先奉被唐赛儿杀的渐渐只有招架之力。唐赛儿加快出剑速度,徐先奉身上已多处受了剑伤,血流不止,更是难以招架。

    唐赛儿怒叱道:“泰山派的败类,你杀了我白莲教多少弟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说罢手中的飞龙剑直刺向徐先奉心口。

    徐先奉忙闪身避开,手中的剑向刺来的剑用力挡去。“铛”的一声,徐先奉的剑与飞龙剑相交,竟从中被削断,徐先奉惊骇之下连退数步。

    唐赛儿的剑瞬间又向徐先奉刺来,徐先奉再无可挡,飞龙剑从徐先奉的肚子穿透入后背。唐赛儿猛然一拔剑,血如泉涌般从徐先奉肚子伤口处喷射而出,徐先奉整个人跟着倒下,就地气绝而亡。

    铁青持刀与柳升相斗在一起,柳升虽是沙场战将,但论单打独斗又如何是铁青的对手,十招过后便杀的难以招架,数名柳军将士见元帅危急,忙上前相助。

    铁青挥刀连砍杀了这几名上前来相助柳升的将士。柳升见铁青倾刻间连杀数名将士,大骇不已。心知活命无望,持剑奋死杀向铁青。

    铁青手中的大刀力若千斤般向柳升压来,柳升忙持剑相挡。刀剑相交,两人力道相抗,柳升竟被压的腰都向后弯曲,手中的剑被对手的大刀压得渐渐向自己的脖子靠近,差得稍许剑便要割断柳升自己的喉咙。柳升拼死相抗,额头上的大汗直冒。

    铁青怒道:“柳升狗贼,今天便是你的死期,我要取下你的人头祭奠师父的在天之灵,狗贼,受死吧!”

    “呯,呯”连声的震耳巨响,惊动整个卸石棚寨,铁青陡为巨响声惊动,手中的力道稍弱了几分,柳升乘势向后连退数步,终于暂时捡回一条性命,这时又有多名柳军将士护在柳升身前。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