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锦囊之计

章节字数:3406  更新时间:19-10-07 12: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北征二十五万大军副帅张辅依主帅朱能临终所言将大军驻扎于离鞑靼边境两百余里外之处,静候朝廷和皇上的旨意行军。



    司礼监掌印、东厂督主王彦奉旨急急赶赴边关重镇,令辽东、宣府、大同、山西、宁夏、甘肃等边关驻军将领严阵以待,严加防犯鞑靼及瓦剌大军打到边境城下,有敢玩忽懈怠者,诛其九族论处。



    王彦来回奔波于边关诸重镇,已是月余时间过去,他急急赶赴漠北与张辅会合,此时鞑靼大军已然与张辅所领二十五万大军展开正面交战。



    张辅得闻王彦亲自来到军中,大喜不已,忙亲自出营帐去迎接。张辅将王彦迎进主帅营帐中,王彦宣读了皇上旨意,令张辅为二十五万大军主帅,权全指挥与鞑靼大军作战,司礼监掌印王彦为监军,协助张辅。



    张辅忙跪下接旨,谢过圣恩。张辅接过圣旨,才道:“督公一路辛苦了,有督公相助张辅,张辅必能大胜鞑靼军。”



    王彦道:“元帅客气了,本督奉皇上旨意从旁协助元帅,一定尽心尽力。本督临行之时,皇上曾亲手写了封密信,置于锦囊之中,令本督亲手交到元帅手上,元帅看罢便一清二楚了。”说罢从怀中掏出一锦囊来,交与张辅。



    张辅从锦囊里取出密信来,看罢,道:“皇上果然是对阿鲁台知根知底,有皇上此计,必能生擒阿鲁台。”说罢将信交与王彦过目。



    王彦忙推脱不看,言道:“此乃皇上写与元帅的密信,本督岂敢造次过目?”



    张辅道:“督公既为我三军之监军,又为皇上最为信任倚赖之近臣,与你看之又何妨?”



    王彦这才接过密信阅览,道:“阿鲁台此人颇是自负,必会中计。”王彦又问道:“敢问元帅,鞑靼军中都有哪些将领出战,可有看到铁震领兵?”



    张辅道:“鞑靼军副帅便是铁震,但令人奇怪的是,我军与鞑靼军数场交战下来,并未见到铁震亲自领兵,这倒令本帅颇为不解,据派出去的探子回报,说是阿鲁台与铁震生了嫌隙,并未将大军交与铁震指挥。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王彦道:“这倒是奇了,倘若此事当真,那对我军来说是个天大的好事,铁震此人实在太可怕了,本督曾亲自领教过,他的武功实在高的让人可怕,连皇上也都败在他的手上,此人武功可怕倒还罢了,竟精于用兵之策,丘福二十万大军便是败在他的手上,此人实为我朝最大的威胁。”



    张辅惊道:“铁震的武功真的有这么可怕?本帅曾听先父说起过,皇上才是军中第一高手,皇上的武功尚在先父之上,真的连皇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王彦道:“此乃本督亲眼目睹,自然不假。既然探子回报说是铁震与阿鲁台之间有了嫌隙,我们更该好好利用,最好能想办法离间他二人的关系,让他二人从此互不信任,如此鞑靼军方可大破。”



    张辅道:“督公所言甚是,且依皇上锦囊之计行事。”



    张辅传令军中主将进帐议事,军中各主要将领奉命前来,向东厂督公王彦行过大礼,这才各自分别坐下。



    张辅令各营将领各自领命行军,令宣武将军陈开德率两万精骑连夜奔行绕到鞑靼大军后方,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翌日清晨,张辅亲自点兵十万,率十万大军再次与鞑靼军展开正面交战。



    鞑靼军领兵的正是主帅阿鲁台,他骑在战马上亲自指挥着战斗,见敌军阵营中有一年轻将领好不骁勇,身骑战马,手持长枪,穿梭于鞑靼大军之中,竟如入无人之地,他手中的长枪如毒蛇般凶狠灵活,只一瞬间便刺出了好几十枪,将鞑靼骑兵挑落马下。



    阿鲁台既惊又怒,纵马迎了过去,对着那明军年轻将军喝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那年轻将军道:“凭你还不配问我的名字,先吃本将军一枪再说。”



    阿鲁台大怒,道:“好个不知死活的黄口小儿,待本帅将你的首级斩下。”说罢纵马近前,手中的大钢刀向对方砍去。



    那年轻将领忙提枪向阿鲁台刺去。阿鲁台的钢刀正迎向他的长枪枪身,两件兵器相交,双方竟都不能前进的半分,力道算是旗鼓相当,二人互是惊讶不已。



    阿鲁台道:“你究竟是何人,小小年纪竟有这等本事?”



    那年轻将领笑道:“你也不错,竟能招架的住我的长枪,想必你就是鞑靼主帅阿鲁台吧?”



    阿鲁台惊道:“莫非你就是张辅不成?”



    那年轻将领道:“不错,本帅正是张辅。”



    阿鲁台道:“好,你、我便比个高下。”说罢使出全力运劲于刀上。



    二人相持许久,仍不分胜负,互相示意撤力退开再战。



    紧接着又在兵器上比试,直拆了数十招,从马背上打到半空之中,拼得是异常凶狠,依然难分胜负。直到百余招时,张辅渐渐招式见拙,慢慢处于下风。



    阿鲁台果然不愧是久经战场的鞑靼国第一勇士,打斗了近一个时辰竟毫不知疲倦,招式越斗越凶狠,张辅枪刺出去的速度渐渐慢了半拍,招式上也现出破绽,阿鲁台看准了时机,钢刀向张辅持枪的右肩上砍去。



    张辅见状忙飞身向后避开,以枪身挡住砍来的钢刀,“咔”的一声,长枪竟从中砍为两断。张辅大骇之下忙飞身骑上马,拍马便逃。



    阿鲁台见张辅逃跑,忙飞身骑上战马直追张辅,口里喊道:“败军之将,哪里逃。”



    阿鲁台一面追赶张辅,一面用蒙语和汉话轮着大喊:“明军败了,张辅逃跑了!给本帅杀啊!”



    鞑靼将士听到阿鲁台的喊声,斗志昂扬,人人冲锋在前。而明军将士见到主帅拍马奔逃,顿时乱了阵脚,随着张辅奔逃的方向撤逃而去。



    阿鲁台领着数万精骑如影随行的追赶着张辅,一逃一赶间不觉已奔行百余里。



    此时张辅突然勒住马缰绳,停下等候追赶而来的阿鲁台,他的身后不远处则杀来数不清的明军将士,领军之人正是王彦。



    阿鲁台见张辅突然停下,而他的身后突然多了数不尽的明军,暗叫不妙,心知中计。



    张辅大笑道:“阿鲁台,你中计了。你真以为本帅怕了你不成?”



    阿鲁台怒道:“好奸贼,待本帅上前将你斩于马下。”说罢纵马冲向张辅。



    张辅身旁的一名将士将手中的长刀抛给张辅,张辅单手接过,亦拍马杀向阿鲁台。



    两军主帅再次交战在一起,二人打得是难解难分,双方大军亦混战在一起,杀得是鲜血成河,尸横遍地。



    阿鲁台正与张辅战的正酣之际,突然感觉到后背一股劲风袭来,他正全力对付张辅,自然无法防备身后之敌。他的后背被人重重拍了一掌,顿时跌落马下,口中吐血,伤的着实不轻。待自想站立起身,面前却多了一人,那人一脚狠狠的踩在他的胸前,正自得意的微笑。阿鲁台口中又渗出了鲜血,见着此人面庞白净,甚是熟悉,只是一时记不起是谁来。



    那人笑道:“太师,别来无恙啊?”



    阿鲁台怒道:“你这恶贼,究竟是谁,为何面孔如此熟悉?”



    那人道:“太师真是贵人多忘事,本督正是大明的迎亲大使司礼监掌印王彦,你、我可是见过面的。”



    阿鲁台怒视着王彦道:“原来是你这阉贼,背后偷袭,卑鄙无耻。”



    王彦笑道:“成王败寇,你如今被本督踩在脚下,有什么脸面说道本督。哈,哈。”说罢伸手将阿鲁台的穴道点住,阿鲁台便不能动了。



    阿鲁台为明军将士用绳子缚着,口里大骂:“张辅,王彦,你们两个小人,施以诡计,算甚么好汉,本帅纵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两个。”



    张辅道:“好,且让你败得心服口服。你且看你鞑靼大军身后有什么动静?”



    此时随着阿鲁台而来的数万骑兵身后传来喊杀声一片,尘土满天飞扬在上空。数万鞑靼骑兵身后杀出来数不尽的明军骑兵,对鞑靼骑兵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阿鲁台惊骇不已,连道:“不可能,不可能。”



    张辅道:“你还有何话要说,我大军已对你鞑靼骑兵形成合围之势,此时纵是放了你,让你指挥你的鞑靼骑兵,你数万骑兵也难逃被全歼之结局。”



    阿鲁台悔恨难当,恨自己过于轻敌,才会冒然率数万骑兵追赶张辅,以致中了张辅的奸计,自己一条性命算不得什么,只是连累到数万精骑跟着被敌歼灭,如此一来鞑靼国更是危矣。阿鲁台怒道:“本帅既已落在你手,是好汉的便给本帅来个痛快,杀了本帅。”



    张辅怒道:“你想速死?本帅偏不让你死,本帅要你亲眼见着你数万鞑靼骑兵死在你的眼前,让你知道,这些人都是因你而死。”说罢纵声大笑。



    阿鲁台怒喝道:“奸贼,你快杀了我!”



    张辅怒叱道:“你也有今天,想想当初你杀我明军之时是何等残忍,毫无人性,竟自毒杀我数万降兵,实在是天理不容,今天教你落在本帅之手,这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张辅一声令下,前后两路明军对包围着的鞑靼骑兵展开进攻,鞑靼骑兵见主帅被擒,大军又陷于敌军包围之中,顿时乱了阵脚,无法形成有序作战。明军与鞑靼军战不多时,便将半数鞑靼骑兵斩于马下。



    双方大战了半个时辰过去,鞑靼骑兵已剩下不足万人,这时大军身后又传来一阵震天的喊杀声,从明军身后又杀来一路大军,冲破了明军防线,杀到包围阵中来与鞑靼骑兵会合。这路大军为首的将军手持长剑,骑在战马之上,可谓是勇冠三军,所到之处明军将士无不被长剑刺于马下,而所伤部位全部是右臂肩膀,明军将士受伤跌落在马下,却并无伤及性命,都暗自惊奇和庆幸小命尚在。



    大军之中的王彦见到持长剑的这名鞑靼大将,吓得不轻,惊恐的叫道:“铁震,是铁震。”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