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奇兵突至

章节字数:3922  更新时间:19-10-08 22: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领军赶来救援阿鲁台的那名将军正是铁震,铁震见到阿鲁台被两名明军将士押着,一动不动站立在那,显是被人点住了穴道。铁震飞身而起如鹰般扑向阿鲁台身前,欲救出阿鲁台。

    张辅见来将勇不可挡,又听得王彦口中喊他为铁震,大骇不已,眼见铁震即要将阿鲁台救走,他不加思索,飞身攻向铁震,手中大刀砍向铁震。

    铁震见对方杀来一员年轻勇将,手中长剑如蛇般迎向张辅砍来的大刀。长剑剑尖正迎向刀身,张辅虽出尽了全力,却被逼得连退数步,持刀的右手只感发麻无力,待他再上前要迎战时,铁震整个人已飞身到了阿鲁台跟前。

    押着阿鲁台的两名将士正要动手杀向铁震,他们手中的大刀尚未抬起,已被铁震的长剑挑落于地,吓得这两名将士浑身冒汗。

    铁震伸手解开了阿鲁台身上的穴道,这个动作只在一瞬之间,阿鲁台穴道被解开,顿时运劲将缚着的粗绳崩断。

    阿鲁台向铁震道:“多亏了铁将军及时赶来相救本帅,本帅在此谢过铁将军救命之恩。”

    铁震道:“元帅无需多礼,当下是要率全军尽快杀开一条血路,冲出敌兵包围,否则我数万骑兵危矣。”

    阿鲁台道:“铁将军,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住了敌军主帅张辅,那我数万骑兵便可安然而退。”

    铁震道:“元帅所言极是,敢问敌军主帅张辅何在?”

    阿鲁台道:“适才与你交手的年轻将军便是张辅。”

    铁震道:“他就是张辅?好,待末将将他擒之。”

    张辅也正迎向铁震杀来,不远处的王彦惊叫道:“元帅,快快退开,你不是铁震的对手,小心被他擒住了。”

    王彦也急急的杀了过来营救张辅,张辅虽然听到王彦的喊叫,却是年轻气盛,不肯退后避开,反而迎向铁震杀去。

    铁震身影闪向张辅,张辅尚未看清对手是如何出招,手中的大刀竟为对手的长剑击落,右手掌心处渗出血来,只觉整只右手使不出半分力气。

    王彦挥掌拍向铁震,意图将张辅从铁震手中救出,铁震见攻来之人是王彦,大喝道:“阉贼,找死。”左掌迎向王彦。

    双方手掌相碰,王彦竟被震出丈外之处,又向后连退了数十步才停下脚步,与铁震相碰的右掌被震的抖动不已。

    此时铁震的长剑已在瞬间架在了张辅的脖子上,铁震大声喊道:“你们的主帅已为我所擒,不想他死的,全部住手,让开一条道,让我大军撤去,本将军保证不伤他性命,定会让他毫发无伤的回来。”

    张辅平素自以为武功了得,而今在对手手上不过数招便被对手擒住,自觉羞愧难当,又为对手的武功所折服,心道:“铁震的武功实在太可怕了,难怪王彦说连皇上都败于他手,看来是不得不信了。”张辅大声道:“众将士听着,不要管本帅的性命,此战定要全歼这些鞑靼骑兵。”

    铁震在张辅的脖子上划了一道血痕,大声喝道:“不要逼我出手杀了他,识相的快快让开一条道来。”

    王彦见张辅被擒,生怕铁震一怒之下真的杀了张辅,那可是谁也担待不起的,王彦忙喝令所有将士:“还不快让开道来,元帅真有什么闪失,你们谁也吃罪不起。”

    众将听到王彦喊话,忙退开一旁让开道来。

    鞑靼骑兵乘势冲出了明军包围逃离出去。铁震押着张辅上了战马,和阿鲁台最后一起离开。

    明军将士尾随着铁震跟在后面,铁震和阿鲁台骑马奔行了数里路才停了下来。

    阿鲁台向铁震道:“如今我鞑靼骑兵已全数逃出敌兵包围,而张辅却落在我们手里,以本帅之见,杀了张辅,敌军没了主帅,三军必会大乱,我大军便可乘势将敌兵一举歼灭。”

    铁震道:“末将答应过会放他离开,自然要放他离去。”

    阿鲁台道:“请铁将军不要意气用事,此事关系到我大军的成败,万不能放张辅回去,即便是不杀他,也要将他留在我大军之中。”

    铁震道:“元帅可以不讲信用,但铁某人却以信义为重,人是我抓住的,我既承诺了要放他回去,便要放他回去。”

    阿鲁台怒道:“你?铁震,别忘了我才是主帅,由不得你私自做主。”

    铁震将张辅推下马去,喝道:“还不快走。”

    张辅拱手道:“你果然言而有信,告辞了。”说罢转身奔逃而去,不一会便赶上了前来营救于他的明军将士。

    阿鲁台怒道:“铁震,你好大胆,等着军法处置吧。”

    铁震怒道:“阿鲁台,你好不知好歹,若不是铁某赶来相救,你此时焉有命在?我铁某犯了何条军法,凭什么处置我?”

    阿鲁台气得连道:“你,你······”

    此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巨响,阿鲁台回身见半空中升起一团烟雾,是燃放了信号弹。阿鲁台见此大喜不已,对铁震道:“你私自放人之事回头再找你算帐。”

    铁震也在此时见到刚才好不容易冲出明军包围,逃回去的鞑靼骑兵又杀了回来,骑兵人数似乎多了不少,应是鞑靼主力赶了上来,骑兵身后紧跟着奔跑的步兵将士。铁震暗自吃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鲁台调转了马头,大声朝杀来的鞑靼骑兵喊道:“给本帅杀啊!”

    大军如离弦之箭杀向明军主力,铁震大是吃惊不解,只好纵马随大军而去。

    张辅所率明军主力再次与鞑靼主力大军交战,双方数十万人马混战在一起,场面甚是激烈惨状。明军正与鞑靼军杀得难解难分,此时明军身后突然传来震天的喊杀声,明军后排将士惊得忙回身去望,这一望着实惊吓得不轻,不知何时他们的身后杀出来数不尽的鞑靼骑兵,看来的兵马人数,不下十万之众,此时两路鞑靼大军已将明军前后围住。

    张辅在大军阵中指挥着作战,见鞑靼大军突至,甚是吃惊,暗道:“这些鞑靼骑兵是何时绕到我军身后的,为何我明军探子竟没有打探到这路骑兵的踪迹?瞧鞑靼大军这两路人马的兵力不下三十万之众,鞑靼国举国兵力也没有这么多的将士,这么多的人马是哪来的?”

    张辅身旁的王彦也大是惊诧,对张辅言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鞑靼兵哪来的这么多人,如今我大军被鞑靼军前后夹击,情势危急,当命大军尽快杀出包围,否则我大军危矣。”

    张辅道:“督公所言甚是,本帅即令全军不得恋战,先杀出敌军包围再做计议。”当下命全军且战且退。

    明军依令撤退,两路鞑靼军合兵一处,继续追赶撤退逃离的明军将士。

    双方大军一追一逃,一路拼杀,竟奔行了百余里。此时天已暗了下来,阿鲁台才不敢冒然追赶,令全军就地扎营。

    当晚,鞑靼军营篝火点起,军中主要将领围着火大喝着酒,吃着烤羊,为今天大胜明军而庆贺。

    阿鲁台对众将领道:“此仗之所以能大胜张辅大军,有一人居功至伟,是此仗获胜的最大功臣。”

    众将领道:“此人自然是元帅您了,元帅统兵有方,领着我等打胜仗。”

    阿鲁台笑道:“本帅可不敢贪他人之功,有请我们的大功臣哈尔巴大元帅。”说罢他拍了三下掌声。

    众将领身后走过来一人,竟是瓦剌大元帅哈尔巴。众鞑靼将领都吃惊不已,不知哈尔巴何时到了鞑靼军营,而且身上所穿竟是鞑靼大军的军装。众将忙起身行礼,见过哈尔巴。

    铁震见到哈尔巴突至,更是无比吃惊,心中却明白了什么。

    哈尔巴依次与众将打过招呼,来到铁震身前时,扑了上去抱住了铁震,道:“贤弟,你、我兄弟又见面了。”

    铁震淡淡道:“是啊,没想到你、我竟会在鞑靼大军军营中相见,实在是出人意料得很。”

    哈尔巴松开了抱着铁震的手,道:“为兄曾经说过,要助你复国,此事为兄一刻也不敢忘,今天便是我哈尔巴兑现承诺的时候。”

    铁震冷冷道:“是吗?哈尔巴,当着长生天,你敢起誓吗?你今天率大军前来,真的是为了助我复国?”

    哈尔巴心虚道:“这······贤弟,你此话何意?”

    铁震道:“铁某近来有个困惑一直不解,直到此时你现身鞑靼军营,一切都明白了。”

    哈尔巴惊道:“你明白了什么?”

    铁震道:“你心里自然清楚,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吗?”

    阿鲁台见状忙上前道:“难得哈尔巴元帅来我鞑靼大营,走,去我营帐中说话。”说罢拉起哈尔巴和铁震二人的手进了主帅营帐内。

    营帐内只有阿鲁台、铁震,哈尔巴三人,阿鲁台请二人坐下说话。

    哈尔巴道:“贤弟,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为兄究竟是哪得罪你了?”

    铁震道:“现在只有你、我,阿鲁台三人,你何须再装作不知?”

    哈尔巴道:“为兄是个粗人,不明白贤弟说的什么,贤弟还是明说了吧。”

    铁震道:“我只问你一句话,此番你领兵前来相助鞑靼大军共抗张辅,真的是为了助我复国而来?”

    哈尔巴道:“这是当然,难道贤弟认为我领兵前来还有别的目的不成?”

    铁震道:“当日我奉本雅失里汗之命前去你瓦剌国,大汗临行之时曾交与我一封信,要我亲手交与贵国大汗,说是贵国大汗看过信,必会出兵相助鞑靼,而贵国大汗看罢信后,第二日竟然拒绝了出兵请求,却让我也转交一封信与本雅失里汗,这倒是奇了,敢问两国大汗信中究竟说了什么,两国之间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

    哈尔巴道:“我虽是瓦剌三军主帅,但大汗信中写了什么,我又怎么知道?”

    铁震冷笑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么敢问,既然贵国大汗拒绝了出兵请求,你哈尔巴此时又为何会在此?”

    哈尔巴道:“事情是这样的,自你离开瓦剌国,我大汗思之再三,权衡之下还是决定派大军前来相助鞑靼大军共同抵抗张辅大军,所以为兄才会派大军来此。”

    铁震道:“是么?可铁某怎么觉得这是你们事前早就商议好了的计划?不然你哈尔巴大元帅怎么穿上了鞑靼大军的军装?而阿鲁台本已率骑兵撤退逃离,却在见到空中点起信号烟雾之时,突然命全军调头杀向张辅大军,而你瓦剌大军却身着鞑靼大军的军服出现在张辅大军的后方,两路大军夹攻张辅,致张辅大军败逃,这难道不是事先共同达成的作战计划吗?”

    哈尔巴支吾道:“这······”

    阿鲁台忙道:“不错,这的确是我两军共同计划好的计策,只是事情紧急,尚未来得及向铁将军说明,还请铁将军勿要见怪。”

    铁震道:“好个商议好的计策,那么接下来鞑靼与瓦剌两国联军要做什么?”

    阿鲁台道:“当然是乘胜追击,两军联兵歼灭张辅二十五万大军,然后再挥兵南下,擒拿朱棣逆贼,助你建文皇帝重登帝位。”

    哈尔巴道:“是啊,为兄出兵正是要助你建文皇帝复国,擒杀朱棣逆贼。”

    铁震大笑三声,怒道:“真当铁某人是傻瓜不成?鞑靼与瓦剌攻下我大明国土之时,便是鞑靼与瓦剌瓜分我大明江山之时,这正是本雅失里汗和瓦剌大汗信中商议好的,不是吗?”

    哈尔巴惊出了一身冷汗,慌道:“贤弟,你多疑了,为兄答应过你的,又怎会食言?你要相信为兄才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